「貓王之父」曾德鈞:這個社會不相信眼淚|鈦媒體影像「在線」

【鈦媒體影像欄目《在線》,力圖準確記錄互聯網創業大潮中那些個體:初生牛犢的創業新貴、名利場上的資本明星、聚光燈下的高官巨賈、籍籍無名的程序員、運營、極客、地推、快遞員、講師……他們的瞬間,都值得被記住。圖文版權為鈦媒體所有,未經鈦媒體特別授權請勿轉載】

鈦媒體註:在中國音響行業,曾德鈞是最有故事可說的人之一。

曾德鈞來自湘西貧困山區,他當過知青、經歷過文革的動蕩、在二炮服過役、在軍事院校從事過教學和科研,後來以極大的勇氣複員,到深圳創業。做音響30多年,他設計的產品超過一百件,有「中國膽機之父」的美譽。最近被人熟知的貓王手工收音機讓許多人一見傾心,創造了音頻硬件類眾籌的新高度。

7X16小時的工作節奏,他保持了很多年,這個年紀,他依然能每天工作到凌晨一兩點,第二天仍然激情澎湃,「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自然就能精神百倍」。

如今,年近六旬的他正在經歷傳統行業的互聯網轉型,曾德鈞說:我要做的,是互聯網時代的國際化音響品牌,我已經看到了希望。

11月30日到12月5日,鈦媒體影像「在線」記錄了曾德鈞6天的工作和生活:

家和萬事興,這句樸素的話,用在曾德鈞身上,非常貼切。每個星期7天,老婆每天都給他和女兒做不重樣的早餐,「有水果、有魚油,有不複雜的主食,要豐富一點足夠保證這小老頭一整天的能量,我小時候我媽媽就是這樣,每天很早起來,給一家人做早餐。」

家和萬事興,這話用在曾德鈞身上非常貼切。每個星期7天,妻子每天都給他和女兒做不重樣的早餐,「有水果、有魚油,有不複雜的主食,要豐富一點足夠保證這小老頭一整天的能量」,他妻子說,自己小時候,媽媽就是這樣,每天很早起來,給一家人做早餐。

曾德鈞家裡,擺滿了功放、收音機、音箱,但收拾得井井有條。「他東西太多了,老往家裡帶收音機,把空間全都佔了,來送快遞的人,以為我們家是做淘寶的。」不過她說,雖然念叨他,但這些東西她都喜歡,「他喜歡的東西都差不了」。這些年,曾德鈞買收音機、做收音機,花了不少錢,妻子一直都很支持他,「如果他需要,我會傾盡所有。」

曾德鈞家裡,擺滿了功放、收音機、音箱,但收拾得井井有條。「他東西太多了,老往家裡帶收音機,把空間全都佔了,來送快遞的人,以為我們家是做淘寶的。」不過她說,雖然念叨他,但這些東西她都喜歡,「他喜歡的東西都差不了」。這些年,曾德鈞買收音機、做收音機,花了不少錢,妻子一直都很支持他,「如果他需要,我會傾盡所有。」

曾德鈞家裡最古老的是一台產於1893年的美國蠟筒留聲機,是他花了1000度美元在美國西部優尼卡附近的一個小鎮上購買,並抱回來的,這台機器至今還能使用。

家裡最古老的是一台產於1893年的美國蠟筒留聲機,是他花了1000多美元在美國西部一個小鎮上買回來的,這台機器至今還能使用。

收音機是曾德鈞的吉祥物,人生的每個重大節點,都有一台收音機伴隨:7歲時在老紅軍家第一次看到收音機使得他對外面的世界萌發好奇心,14歲和姐姐一起勤工儉學買了人生中第一台收音機,18歲入伍后修好團長的收音機人生發生轉機。14歲買的那台收音機,他一直保留到現在,就是這台收音機,強化了年少的他對科學技術的喜好。

收音機是曾德鈞的吉祥物,人生的每個重大節點,都有一台收音機伴隨:7歲時在老紅軍家第一次看到收音機使得他對外面的世界萌發好奇心;14歲和姐姐一起勤工儉學買了人生中第一台收音機;18歲入伍后修好團長的收音機人生發生轉機。14歲買的那台收音機,他一直保留到現在,放在家裡最醒目的位置,就是這台收音機,強化了年少的他對科學技術的喜好。

深圳市南山區科技園,雲動創想辦公室,曾德鈞打開自己做的貓王Bigger收音機,書架上和桌子上的音頻設備,幾乎都是曾德鈞親手做的。不論到辦公室還是回家,他第一件事一定是打開音樂,出差時他背包里還會帶着便攜音箱,對他來講,音樂是必不可少的,「音樂可以凈化心靈,讓人忘記煩惱,集中精力凝聚智慧去創造」。

深圳市南山區科技園,雲動創想辦公室,曾德鈞打開自己做的貓王Bigger收音機,書架上和桌子上的音頻設備,幾乎都是他親手做的。不論到辦公室還是回家,他第一件事一定是打開音樂,出差時他背包里還會帶着便攜音箱,對他來講,音樂是必不可少的,「音樂可以凈化心靈,讓人忘記煩惱,集中精力凝聚智慧去創造」。

曾德鈞為合作夥伴的設計師講課,他們從事音響外觀設計,「他們是設計專業的專家,但是不太懂音響,我搞音響的,所以關於音響這方面的知識,我應該多跟他們溝通,只有這樣才可能產生好的設計。」

曾德鈞為合作夥伴的設計師講課,他們從事音響外觀設計,「他們是設計專業的專家,但是不太懂音響,我搞音響的,所以關於音響這方面的知識,我應該多跟他們溝通,只有這樣才可能產生好的設計。」

「我尊重他們的設計,我講我的想法和理解,他們理解了以後再設計,設計中雙方不斷碰撞,才會有新東西,好的設計不是簡單的疊加,一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定是相互啟發相互認同。」曾德鈞很尊重設計師,他認為這樣的合作才是最有效的。

「我尊重他們的設計,我講我的想法和理解,他們理解了以後再設計,設計中雙方不斷碰撞,才會有新東西,好的設計不是簡單的疊加,一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曾德鈞說,自己尊重設計師,這樣的合作才是最有效的。

為了讓設計和環境融合,雲動創想的辦公室里,設置兒童房、客廳、餐廳、廚房、書房等場景。

為了讓設計和環境融合,他在公司的辦公室設置兒童房、客廳、餐廳、廚房、書房等場景。

深圳一家報社記者以「創意達人和他的工作空間」為主題採訪曾德鈞。曾德鈞的辦公室是個書房,他說,產品的設計發明是個發散的過程,創造力只會在很輕鬆的環境下產生,所以辦公室一定要有文化氣息和輕鬆氛圍。  採訪見報后,他辦公室的圖成了這個專題頁面的看點圖片。經常在各類媒體露臉,這樣是不是太高調了?他說自己不是一個高調的人,「誰要加我微信或者要我手機號,我都不會拒絕,我們眾籌和銷售平台上,每個客戶我都會回答,我從沒覺得自己是什麼,我一直在用一顆平常心和用戶打交道。」曾德鈞認為,互聯網精神就是開放、包容、平等,只要有這樣的態度就好,高調到張揚的人往往沒有一刻平常心去面度榮譽和社會的掌聲。

深圳一家報社記者以「創意達人和他的工作空間」為主題採訪曾德鈞。曾德鈞的辦公室是個書房,對他來說,產品的設計發明是個發散的過程,創造力只會在很輕鬆的環境下產生,所以辦公室一定要有文化氣息和輕鬆氛圍。採訪見報后,他辦公室的圖成了這個專題頁面的看點圖片。經常在各類媒體露臉,這樣是不是太高調了?他對「高調」有自己的看法,「誰要加我微信或者要我手機號,我都不會拒絕,我們眾籌和銷售平台上,每個客戶我都會回答,我一直在用一顆平常心和用戶打交道。」曾德鈞認為,互聯網精神就是開放、包容、平等,只要有這樣的態度就好,高調到張揚的人往往沒有一刻平常心去面度榮譽和社會的掌聲。

經常會有合作夥伴或者行業內尋求幫助的人找到曾德鈞,「只要是真心做事的」,他一般都不會拒絕,尤其是對一些有實際需求,比如尋找供應商、資源的人,他都會幫助對方,「不論是用戶或者喜歡我的人,只要是對我有所期待和需求,我都不會去拒絕。」

經常會有合作夥伴或者行業內尋求幫助的人找到曾德鈞,只要他絕對對方是真心做事的,他一般都不會拒絕,尤其是對一些實際需求,比如尋找供應商、資源,他都會幫助對方,「不論是用戶或者喜歡我的人,只要是對我有所期待和需求,我都不會去拒絕。」

幾乎每個到訪者都會被公司辦公室三個醒目的硬件展示所吸引:曾德鈞30年以來的代表作;從蠟筒留聲機到在線音響,壹百多年以來信號源變遷;從摩托羅拉大哥大到如今的智能手機,幾十年以來移動終端設備的變遷。他說,這些都在提醒自己,時代是在變化的,每一次變化都帶來產業洗牌,做產品不能自嗨,而是要像喬布斯那樣去站在產業格局上去思考問題、規劃產品。

幾乎每個到訪者都會被公司辦公室三個醒目的硬件展示所吸引:曾德鈞30年以來的代表作;從蠟筒留聲機到在線音響,壹百多年以來信號源變遷;從摩托羅拉大哥大到如今的智能手機,幾十年以來移動終端設備的變遷。他說,這些都在提醒自己,時代是在變化的,每一次變化都帶來產業洗牌,做產品不能自嗨,而是要像喬布斯那樣去站在產業格局上去思考問題、規劃產品。

看產品的時間是曾德鈞最嚴肅的時候。工廠送來了一台貓王3的T1樣機聽聲音,他看到樣機很臟,並且有些細節沒處理到位,他非常生氣,「雖然聲音沒問題,但那些細節,都是態度問題」,他要求馬上提出警告,要求完善措施防止再出現類似問題。

看產品的時間是曾德鈞最嚴肅的時候。工廠送來了一台貓王3的T1樣機聽聲音,他看到樣機很臟,並且有些細節沒處理到位,他非常生氣,「雖然聲音沒問題,但那些細節,都是態度問題」,他要求馬上提出警告,要求完善措施防止再出現類似問題。

從雲動辦公室下班,曾德鈞一般都會步行回家,近4公里路程,對他來講是很好的鍛煉,尤其是自己天天都背着包,「我這個背包用了6年,我每天背着,所以我身體還不錯」。

從雲動辦公室下班,他一般都會步行回家,近4公里路程,對他來講是很好的鍛煉,尤其是自己天天都背着包,「我這個背包用了6年,我每天背着,所以我身體還不錯」。

每天下班回家,他都能吃到妻子準備的可口飯菜。結婚30年,雖然事業上遇到過坎坷,但夫妻感情一直都很順。他妻子從事音樂軟件行業,女兒在騰訊工作。「一個家,每個人各盡其責,女兒孝順乖巧,小老頭在外面說大了是奔事業,說小了是掙個養家的錢,我就把他們伺候得妥妥的」,曾德鈞的妻子說。

每天下班回家,他都能吃到妻子準備的可口飯菜。結婚30年,雖然事業上遇到過坎坷,但夫妻感情一直都很順。他妻子從事音樂軟件行業,女兒在騰訊工作。「一個家,每個人各盡其責,女兒孝順乖巧,小老頭在外面說大了是奔事業,說小了是掙個養家的錢,我就把他們伺候得妥妥的」,曾德鈞的妻子說。

妻子廚藝很好,加上這一家人和睦好客,女兒常常會帶朋友閨蜜回家吃飯,客人都喜歡去廚房「偷學廚藝」。這套位於南山區的房子,是曾德鈞2004年購買,夫妻倆把廚房改小了,硬是整出了一個大書房,「廚房太小,人一進來就會影響我做菜,所以老曾就寫了個『告示』貼在廚房門上」。

這套位於南山區的房子,是曾德鈞2004年購買,夫妻倆把廚房改小了,硬是整出了一個大書房。妻子廚藝很好,加上這家人和睦好客,女兒常常會帶朋友閨蜜回家吃飯,客人都喜歡去廚房「偷學廚藝」,「廚房太小,人一進來就會影響我做菜,所以老曾就寫了個『告示』貼在廚房門上」。

12月3日晚上,曾德鈞受邀在一個智能硬件微信群做分享。從2015年年初第一次在線下活動做分享開始,他常常收到各類線上線下的邀請,一般只要有時間,對方是認真做事,又是公益性質的,他都會接受邀請,並且精心準備材料。

12月3日晚上,曾德鈞受邀在一個微信群做互動分享。從2015年年初貓王2收音機眾籌開始,他常常收到各類線上線下的邀請,只要有時間,遇上邀請方是認真做事,又是公益性質的,他都會接受邀請,並且精心準備材料。

在工廠的辦公室,曾德鈞掏出最近領的一個行業獎項的獎盃。這些年,他拿到的獎不計其數,其中包括4次CES創新獎,2015年11月10日,CES頒獎典禮舉行,通知他去領取2016年度的創新獎,他沒有過去,「為了領個獎跑紐約去,何必呢,我對獎的態度很冷漠,這只是對你工作的一個肯定,不要看得太重」,而其他很多靠「贊助」頒獎的場合找到曾德鈞,他一概拒絕,「客戶對我的認同才是最大的認同,不需要這些方式來認同」。

在工廠的辦公室,曾德鈞掏出最近獲得的某獎項獎盃。這些年,他拿到的獎不計其數,其中包括4次美國CES獎項,2015年11月10日,CES頒獎典禮在紐約舉行,通知他去領取2016年度的創新獎,他沒有過去,「為了領個獎跑紐約去,何必呢,我對獎的態度很冷漠,這只是對你工作的一個肯定,不要看得太重」,很多靠「贊助」頒獎的組織找到曾德鈞,他一概拒絕,「客戶對我的認同才是最大的認同,我不需要這些方式來認同」。

1992年來到深圳創業,這過程中,曾德鈞經歷過合作夥伴一夜之間搬空公司卷錢跑路,也經歷過被人竊取技術,還打過官司。工廠名叫極典科技,是曾德鈞在1994年一手創辦,2008年金融危機差點讓工廠倒閉。  最困難的時候,10個核心員工,最多的人累計拖欠工資18個月,但這些員工一直都沒離開曾德鈞,10個人里有8個人工作年份超過10年,2個超過5年,「當時如果有任何一個員工去勞動局投訴我,我就得倒閉」,極典從2014年開始恢復盈利后,曾德鈞準備拿出35%的股份分給這10個員工。

1992年來到深圳創業,曾德鈞遭遇過合作夥伴一夜之間搬空公司、卷錢跑路的極端經歷,也曾過被人竊取技術,還打過官司。名叫極典科技的工廠,是曾德鈞在1994年一手創辦,2008年金融危機差點讓工廠倒閉。 最困難的時候,10個核心員工,最多的人累計拖欠工資18個月,但這些員工一直都沒離開曾德鈞,10位員工有8位工作年份超過10年,「當時如果有任何一個員工去勞動局投訴我,我就得倒閉」,極典從2014年開始恢復盈利,曾德鈞準備拿出35%的股份分給這10個員工。

連續8年的虧損,曾德鈞一度搭進自己所有身家,甚至借高利貸發工資。最艱難的時候,自己也沒有絕望過,他說,創業,意志不堅強是做不下去的,絕望着急沒有用,這個社會不相信眼淚,被坑被騙不成功都不要緊,只要年輕吸取教訓,任何時候都有機會。

連續8年的虧損,曾德鈞一度搭進自己所有身家,甚至借高利貸發工資。最艱難的時候,他也沒有絕望過,他說:創業,意志不堅強是做不下去的,絕望着急沒有用,這個社會不相信眼淚,被坑被騙不成功都不要緊,只要年輕吸取教訓,任何時候都有機會。

貓王收音機就是由極典生產。曾德鈞到工廠的管理時間,一個月加起來不到一天,其他時間到這裡,他只談技術問題,只討論產品和具體的設計。

貓王收音機就是由極典生產。曾德鈞到工廠談管理的時間,一個月加起來不到一天,其他時間到這裡,他只談技術問題,只討論產品和具體的設計。

在工廠,曾德鈞有個專屬工作間,相對於布滿精密儀器的工作台,他更喜歡這裡有溫度的工作台,貓王的設計和細節打磨,就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完成的。這裡還陳列了曾德鈞這些年的一些手工作品,包括膽機、收音機、音箱。

在工廠,曾德鈞有個專屬工作間,相對於布滿精密儀器的工作台,他更喜歡這裡有溫度的工作台,貓王的設計和細節打磨,就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完成的。這裡還陳列了曾德鈞這些年的一些手工作品,包括膽機、收音機、音箱。

11月,貓王在京東上了全系產品的公益眾籌,目標金額200萬,這個眾籌資金的25%將用來支持曾德鈞發起的「聚匠計劃」,這是一個搜羅、記錄、為全中國匠人造冊的公益項目。為此,曾德鈞特意設計了一款貓王Mini,作為未來聚匠計劃的禮品送出。

11月,曾德鈞發起了「聚匠計劃」,貓王在京東開展了全系產品的公益眾籌,目標金額200萬,這筆資金的25%將用來支持「聚匠計劃」,這是一個搜羅、記錄、為全中國匠人造冊的公益項目。為此,曾德鈞特意設計了一款貓王Mini,計劃作為聚匠計劃的禮品送出。

12月4日,曾德鈞應邀到位於深圳科技園軟件產業基地的京東智能奶茶館做分享,他特意準備了一些周邊小禮物,回答問題的有獎,分享結束還有抽獎環節,他說,和年輕人在一起,一定要互動,要好玩才行。

12月4日,曾德鈞應邀到位於深圳科技園軟件產業基地的京東智能奶茶館做分享,他特意準備了一些周邊小禮物,回答問題的有獎,分享結束還有抽獎環節,他說,和年輕人在一起,一定要互動,要好玩才行。

每次來到年輕人聚集的軟件園,曾德鈞都很興奮,「看到這些很有活力的年輕人,我覺得自己也很有激情,有力量,因為我也有一顆火熱的心,他們的思想可以為我充電。」

每次來到年輕人聚集的軟件園,曾德鈞都很興奮,「看到這些很有活力的年輕人,我覺得自己也很有激情,有力量,因為我也有一顆火熱的心,他們的思想可以為我充電。」

每次分享結束,曾德鈞總會被台下的年輕人團團圍住,加微信的要電話的,問問題的,求幫助的,他都會認真對待。曾德鈞還有個特點,每次有陌生人加自己微信,他都會主動打招呼,這讓一些人感到很意外,「人家憑什麼要支持我?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在行業里,大家的認同和尊重都來自點點滴滴。」

分享結束,曾德鈞被台下的年輕人團團圍住,加微信的要電話的、問問題的、求幫助的,他會認真對待。曾德鈞有個特點,每次有陌生人加微信,他都會主動打招呼,這讓一些人感到很意外,「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人家憑什麼要支持我?在行業里,大家的認同和尊重都來自點點滴滴。」

媒體採訪是他經常要面對的事情,只要是對方認真做事的,他都會認真回答對方問題,10月30日到12月5日,曾德鈞前後接受了7家媒體採訪,從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到年輕人創辦的不知名的自媒體,「別人來找你是尊重你,你就不應該挑三揀四,那是自傲」。

媒體採訪是他經常要面對的事情,只要對方認真行事,他都會認真回答問題。10月30日到12月5日,曾德鈞前後接受了7家媒體採訪,從中國國際廣播電台《飛魚秀》,到年輕人創辦的不知名的自媒體,「別人來找你是尊重你、需要你,你就不應該挑三揀四,那是自傲」。

曾德鈞出門,從來都不開車,要麼用打車軟件打車,要麼坐地鐵,他覺得開車浪費時間,效率低,還要找停車位,打車的時候,趁坐車的時間還可以做事,用打車軟件還很便宜。

公司已融完A輪,但老曾至今未購置任何車輛。曾德鈞出門,要麼用打車軟件打車,要麼坐地鐵,他覺得開車浪費時間,效率低,還要找停車位,打車的時候,趁路上的時間還可以做事,相比來說價格還很便宜。

59歲的年紀,曾德鈞每天工作16個小時以上,沒有休息日,經常忙到凌晨,第二天仍然激情澎湃,「年輕人都不一定幹得過我,因為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就特別有精神,一定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如果不喜歡就是一種折磨。」

59歲的年紀,曾德鈞每天工作16個小時以上,沒有休息日,經常忙到凌晨,第二天仍然激情澎湃,「年輕人都不一定幹得過我,因為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就特別有精神,一定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如果不喜歡就是一種折磨。」

每天午飯,只要沒有要陪的訪客,曾德鈞都會和同事一起吃外賣,對他來說,這是最節省時間最有效的方法。

每天午飯,只要沒有要陪的訪客,曾德鈞都會和同事一起吃外賣,對他來說,這是最節省時間最有效的方法。

因為生活上一切從簡,他的穿着也很簡單,最標誌性的,是一件馬甲,配一條綠色的軍褲。這樣的馬甲他有6件,因為常常要伏案工作,裝東西方便。曾德鈞兜里裝的東西,卻不簡單。

因為生活上一切從簡,他的穿着也很簡單,最標誌性的,是一件馬甲,配一條綠色的軍褲。這樣的馬甲他有6件,因為常常要伏案工作,裝東西方便,從曾德鈞馬甲里掏出來的物件很豐富。

雲動已在上半年完成2600萬A輪融資,下半年,陸續有投資中介上門,接觸B輪的相關事宜。曾德鈞對投資方的看法是,「第一是認同我,第二是資源能跟我匹配的,第三才是估值給得相對高的」,A輪的時候,一個很有背景實力的投資商找到曾德鈞說,自己投資可以保證雲動一年之內上新三板,曾德鈞沒有動心,「上市這個我沒有專門去想,這是到一定規模水到渠成的事,前提是把事情先做好,事情不做好,上了沒有用。」

曾德鈞創辦的雲動創想已在上半年完成2600萬A輪融資,其後,陸續有投資中介上門,接觸B輪。曾德鈞對投資方的看法是,「第一要認同我和我們的事業,第二是資源能跟我們匹配的,第三才是談估值、談錢」。A輪的時候,一個很有背景實力的投資商找到曾德鈞說:「我們投資可以保證你們一年之內上新三板。」曾德鈞沒有動心:「上市,我沒有專門去想,這是做到一定規模后,水到渠成的事,前提是把事情先做好,事情不做好,上了沒有用。」

「做貓王收音機,其實只是一個小插曲」,曾德鈞在2006年左右,預見到了未來音響的形態,於是開始研究在線音樂流媒體,目前,他已經擁有相關應用核心架構專利,並且作為標準組組長,承擔「智能音頻國家標準」的建立工作,「我們如果只能做硬件,價值不大,也不可能拿到2600萬,互聯網時代,一定要有軟件、硬件以及核心思維,還有對系統的理解」。通過這個應用,用戶可以將家裡的音響設備進行編組,通過音響之間的協議,實現一對多的控制,使音樂無縫拼接,「我的核心技是做設備之間連接,做人與音樂之間的連接,不僅是音響,還包括家裡其他職能設備,這款應用已經開發成功,將在2016年「五一」前後上線。」

「我知道趨勢,很早就知道」,曾德鈞在2006年左右預見到未來音響的形態,於是開始研究在線音樂流媒體,目前,他已經擁有相關應用核心架構專利,並且作為標準組組長,承擔「智能音頻國家標準」的建立工作。「我們如果只做硬件,價值不大,也不可能拿到2600萬,互聯網時代,一定要有軟件、硬件以及核心思維,還有對系統的理解」。通過這個應用系統,用戶可以將家裡的音響設備進行編組,通過音響之間的協議,實現一對多的控制,使音樂無縫拼接,「我的核心技是做設備之間連接,做人與音樂之間的連接,不僅是音響,還包括家裡其他智能設備。這款應用已經開發成功,將在2016年「五一」前後上線。」

雲動創想的北京辦公室,曾德鈞和同事商討工作。做互聯網時代的國際化音響品牌,是曾德鈞的目標,下一步,雲動公司計劃到美國和德國組建團隊,「我們最大的優勢,是硬件、軟件產品的國際化水平,品質我很有信心,中國企業要升級換代,要品牌升級,要有國際化品牌,國際化思路,國際化野心,沒有這些是沒法往前面走得更遠的,這是我的目標」。

雲動創想的北京辦公室,曾德鈞和同事商討工作。互聯網時代的國際化音響品牌,是曾德鈞的目標。下一步,雲動公司計劃到美國、德國組建團隊,「我們最大的優勢是硬件、軟件產品的國際化水平,我對品質很有信心。中國企業要升級換代,要品牌升級,要有國際化品牌,國際化思路,國際化野心,沒有這些,我們是沒法往前面走得更遠的,這是我的目標」。

曾德鈞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外出差,他說,自己不能停下來,也停不下來,自己喜歡的事情,要做一輩子,而且一定要做好。

曾德鈞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外出差,他說,自己不能停下來,也停不下來,自己喜歡的事情,要做一輩子,而且一定要做好。

鈦媒體影像專欄「在線」

力圖準確記錄互聯網創業潮中那些在線的個體

影像是準確的,但影像並不是全部的事實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這個「在線」的時代,我們等你來一起發現

【圖文版權歸鈦媒體影像《在線》所有,轉載請主動聯繫鈦媒體授權】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