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醫生「被倒掉」之後,市場覺得互聯網醫療有多不靠譜?

春雨醫生「被倒掉」之後,市場覺得互聯網醫療有多不靠譜?

春雨醫生CEO 張銳 (攝影師新華社沈伯韓)

10月18日,本身是一個周末,照理大家都在各自休息,但一篇5個多月前的舊文《論春雨醫生的倒掉》卻在微信和微博上迅速傳播。大部分人對這樣的文章是非常錯愕,春雨並沒有倒掉,也沒有聽說有任何先兆性的信息。拋開所謂的陰謀論不談,單就這消息的快速傳播就說明了市場對於互聯網醫療的不確定性有多強烈。與互聯網所進入的任何一個傳統行業相比,互聯網醫療的發展所引發的爭議和各方激烈的立場都是很少見的。

編者註:在今天上午和《論春雨醫生的倒掉》的作者丁醫生的討論中,在問到:「這次春雨這篇文章是第二次發出來后突然被炒火,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推了一把?」丁醫生表示:


應該是。一是我的「雷」(《論春雨醫生的倒掉》的文章內容)好,二是大家着急,三是有人黑,四是我的題目給人誤解或者說扎眼。不知誰看到了這麼好的「雷」,趕緊引爆。


互聯網醫療之所以難以形成市場的共識,主要的原因是其至今無法形成自身發展的邏輯。受制於中國醫療體制的特殊性和用戶需求的扭曲,互聯網醫療在中國的數年發展始終沒有形成一個能說服市場的商業模式,也始終沒有一個公司找到了快速增長的源泉。

在一個莫衷一是的市場,互聯網醫療正在成為一個言論場


各家公司紛紛開動輿論機器,意圖去搶佔話語權。有些公司甚至直接投資了媒體,希望能有輿論為自己搖旗吶喊,有些公司不惜重金聘請前資深媒體人加盟。各家公司希望在強大的媒體造勢中能夠獲得市場的認可,從而能引得用戶和投資人的關注,無論在營收還是融資方面都能拔得頭籌。

目前互聯網醫療的言論場中主要的觀點分為兩部分:


一方面是意圖利用互聯網去推進變革,彎道超車;

另一方面是互聯網無法改變線下的服務,最多只是醫療服務的互聯網化,為醫療機構提供服務。


平心而論,這兩種言論都是各走極端,沒有抓住問題的本質。基於醫療服務市場的互聯網醫療只是支付方控費的工具和手段,既不能擔當醫改的大任,也不是醫院的附庸。互聯網醫療要發展,必須扭轉現今的體制,讓支付方發揮強監管的作用,從如今的醫療機構強勢改為支付方強勢。只有從支付的角度控制了醫療服務,互聯網醫療的發展才能說迎來了春天。如果強制要求線上的輕模式去顛覆或改變線下的重服務,那隻能說是緣木求魚!

但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中國醫療市場的扭曲並不是一天形成的,也不是一天能推倒的。因此,現在的辯論各方更多的都是在喊口號,無論是理論建構能力還是分析辯論能力都顯得過於蒼白。由於中國的教育長期忽視邏輯分析,這導致很多似是而非的觀點和分析卻也受到了市場的追捧。

為何說互聯網醫療的熱潮更多的是被資本催生出來的?

互聯網醫療並不是一個水到渠成的市場,行業也並沒有臨近爆發點,目前的熱潮更多的是被資本催生出來的。當然,隨着政策的變革,有可能在某些點出現突破,但中國整體醫療服務體系的變革不是一朝一夕即能轉變過來的,整體性市場的機會確實還沒有出現。

與國外的資本相比,中國的資本本身的投機性過強,這就導致其對市場和產業的培育是沒有耐心的。國外的醫療基金存續時長一般都是7-10年,而中國很多卻只有5-7年,特別是一些互聯網基金只有3-5年。資本有強烈的退出需求,這就導致資本的短視。而資本市場的短視也限制了很多模式的發展,很多時候大家都希望能給一些公司更多的時間來探索,但資本等不起。

在一個無法自身造血的市場,資本的周期決定了市場的周期,這不是一廂情願所能解決的。如果創業者繼續只能燒錢而不能賺錢,只有尋找一輪又一輪的接盤俠,如果沒有人接,那就非常危險了。這也是整個互聯網醫療行業脆弱性的核心表現。

互聯網醫療發展到今天,整體市場的信心已經非常匱乏

如果不能在短期內扭轉市場的信心,整個市場的洗牌在所難免。隨着宏觀市場的寒冬到來,如何共度難關才是題中應有之義。開源節流,先活下來而不是大規模的燒錢,尋找能盈利的手段而不是輕言改變,低調務實而不是高調浮誇才是創業者應有的姿態。

質疑過去有,未來還是會有,質疑改變不了行業的生態,正如吹捧一樣。所以,應對質疑和扭轉市場的信心並不是去喊口號或者融更多的錢,而是找到盈利的路徑,這才是最好的回應。

擴展閱讀

以下內容來自《張銳開腔:所有可稱其為偉大的東西,在一開始看都像一個笑話》,作者:萬笑笑

10月18日,春雨官方發表了一份《春雨致朋友們的一封信:我們不撕逼,只做善意生》的聲明,但是除了欲說還休的吞吞吐吐,並沒有擲地有聲的正面回應。


11.jpg12.jpg

面對輿論對春雨商業模式質疑的進一步發酵,18日下午,春雨醫生CEO張銳用三個關鍵詞正面回應並梳理了春雨自成立至今的發展路徑。

第一個關鍵詞:自問與回答

張銳幾乎把所有外界對春雨的質疑詰問都總結了,他一條條自問,又一條條回答:「春雨是一家什麼公司?」「為什麼要做輕問診?」「為何會選擇這個切口來進入?」「春雨示的醫療有沒有科學嚴肅性?」……

張銳承認春雨一開始想「直接從美國抄一個戰略算了」,承認春雨在不明朗的政策間閃展騰挪,以「輕問診」之名,行「醫生到線上,進行一些診斷行為」之實。

張銳表示,春雨當時在創業初期,創業團隊還不懂醫療,只能用普通用戶的角度去看移動醫療,所以選擇了輕問診的切入口,所以春雨一開始是遠程問診公司。這個階段的春雨存在兩個問題,用戶體驗的不完整和如何保證醫學嚴肅性科學性問題。

第二個關鍵詞:私人醫生

張銳說春雨當然明白自己的問題所在,也一直試圖解決。張銳說他在用「群體動機性」解決醫學科學性問題,用診所去解決用戶體驗完整性問題。在春雨平台上,醫生跟患者建立起長期持續的穩定性的信任關係成為可能,張銳因此相信,醫生的動機會發生改變,它將帶來醫學質量的改變,而且「這個解決方案是可持續的解決方案」。

張銳說,《論春雨醫生的倒掉》是五個月前宣布做春雨診所時有人寫的,他現在希望能把為什麼要干診所說清楚。

春雨做診所的目的是使用戶得到體驗的完整性,解決用戶線上問診后開處方、拿葯、做檢查等等線下才能做的事情。春雨目前在全國已經運轉起154家診所,張銳撂下狠話:「今年年底如果開不到300家,你們怎麼罵張銳都OK。」

第三個關鍵詞:保險

「現在融資已經不是大消息了。春雨下一步大計劃是將推『春雨健康險』的產品,核心是私人醫生。近期春雨將會宣布跟國內一家特別大的保險公司合作的消息。」張銳透露。

「在控費方面,春雨的優勢就在於我們手裡掌握着大量關於醫療行為的數據。」 張銳表示,「而且,我們現在已經推出的私人醫生服務,很大程度上已經具備了保險的性質。它就是幫助用戶加強健康管理,來降低醫療費用。」

移動醫療致力解決醫療的各種痛點,可是「支付方在哪裡」是移動醫療本身最大的痛點。張銳卻認為,大家都說沒有支付方,移動醫療公司有自己的醫療網絡,有自己的用戶,移動醫療公司為什麼自己不能做保險呢?

這個觀點其實並不是春雨在此次「被黑」后發出的新論,早在數月前,張銳就表達過春雨希望整合各種線上線下服務,將醫療行為打包,實現「商業上划算」的終極目標。這本身就是一個保險的生意。張銳認為,「移動醫療的模式,不管南坡北坡,最後一定是保險」。春雨的私人醫生服務,「很快你就會看到有商業保險公司替我們完整銷售。」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