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光晕:HUD是在机器剥夺人类驾驶权利之前,在众多不安全的开车方式中最安全的一个

去年,一款Navdy算是把HUD的概念炒火了。HUD是抬头显示(head up display)的简称,意思是将那些跟行车相关的功能,比如导航、微信、影音娱乐、电话等内容放到车前挡风玻璃处进行投影显示,这样在开车时就不用低头看车机或手机了,也更安全。目前的HUD分为前装和后装,前装代表为宝马HUD,后装则以国外的Navdy为代表。

Navdy去年8月份上线众筹,11月份拿到650万美金天使轮,今年4月份又拿到2000万美金的A轮融资。有国外现成的例子在,国内自然少不了追随者。除了前段时间我们报道的Car+,我最近接触到的深圳Halo光晕网络科技也是这样一个HUD创业团队。

Image title对于HUD,我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它是否让开车变得更安全。在我看来,在前挡风玻璃上看投影信息一样会占据人进行语意分析的大脑内存,占内存就会造成反应迟滞,反应迟滞就会……针对我的这个疑问,Halo创始人何杰从现实层面为我做出了解释,“中国存量车1.6亿,每年新增2千万辆,其中1/3的车主在开车时是没办法放下手机的。”换句话说,安不安全是有相对性的:任何跟驾驶不直接相关的都会影响安全。既然如此,在同等条件下,使用HUD导航、接电话一定比用车机、手机操作更安全。

相比我所认为的人脑反应速度,HUD解决的是目光从仪表盘到前方的时间差。何杰告诉36氪,Halo希望能让车主在顾及安全的情况下解决使用手机的问题,让驾驶员能获取需要的互联网内容。兼顾安全和人性。

而他们采取的方式就是结合手势和语音操作。其实一开始何杰也和团队尝试过语音+实体按键的方式,但后来他们发现,实体按键虽然有最直接的反馈,但它并不适合车联网丰富内容的需要,“这就如同07-09年移动互联网过渡期的全键盘手机,更像进化过程中的一小段逆流,变革还不够彻底。”对这点我有些许体会,以特斯拉的17寸中控大屏为例,屏固然大,但操作时还需要精准触控到某一图标才能完成操作,在这一过程中,眼光肯定是要离开路面的。

在何杰看来,非触摸式的手势+语音对于车联网就如同智能手机中高频使用的多点触摸和虚拟键盘。在手机上用触控和键盘完成输入,而在车里,这一输入方式最好就变成手势和语音。

Image title

落实到产品上,Halo包括一个语音输入麦克风、两个摄像头和一个光学呈像镜。这两个摄像头一个位于产品前端,做行车记录仪之用;另一个集成在产品朝下的面板上,能够识别用户的手势,而为了将用户手势转化成计算机可以看懂的语言,Halo还内置了一个高性能的GPU,有一套手势交互算法。这样,你要是摆摆手挂电话,还是动动手指换音乐,Halo都能识别了。

当然,话说“抬头显示抬头显示”,显示之于用户体验是重中之重。Halo团队在光学问题上尝试了3种不同曲率和镀膜方式的透镜,以及上百种不同的投影成像材质,从最开始的基于Microvsion激光HUD、透明OLED、 TFT液晶反射,到最终Halo选择了目前的DLP成像方式。至于散热,何杰表示Halo采取悬挂式既避免了散热问题也避免撞击安全问题,而且,悬挂式HUD还成全了行车记录仪,因为如果HUD安装在中控台上的话,是没办法覆蓋到行车记录仪该有的视野的。

何杰此前曾在腾讯参与研发过QQ输入法,在淘宝天猫做过搜索算法,他还是百度深圳的第一个T8工程师。另一位外号咸鱼的联合创始人梁宇涵在创业前一直混迹华强北芯片行业,何杰赞他“很懂电子行业供应链。”此外,Halo团队里还有MagicLocker的创始人韩宇和联创莫冰,他们曾在百度大数据部负责车联网;还有柴火空间的早期创客韩博。“背景这么diverse,完全因为HUD的技术壁垒在于跨界。”何杰说道。

最后,我问何杰,怎样的HUD才算好的HUD,而一款好的HUD怎么才能让广大人民喜闻乐见,何杰的看法是,成像够清晰、内容不多不少,既不造成干扰又丰富适用,简单说,就是用得体的交互方式将内容呈现出来。

回过来说我上面提到的,HUD顶多算是机器剥夺人的驾驶权利之前,人们又想好好开车又想玩手机的过渡产品,是众多不安全的开车方式中最安全的一个。也许等到自动驾驶进化到比人更安全的时节,我们摸摸方向盘反而成了不道德的行为的当子,这些做HUD的创业大潮退去,剩下的是那些定义了“未来我们如何交互、如何呈现内容”的创业者。

世界既需要志存高远只关心无人驾驶的Google,也需要脚踏实地的HUD们。

原创文章,作者:Nicholas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网络与创业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