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Thiel:畏懼死亡的同性戀 信奉自由意志的傳奇投資人

..

Peter Thiel:畏懼死亡的同性戀 信奉自由意志的傳奇投資人【編者按】本文摘編自騰訊科技頻道《彼得·泰爾:一位信奉自由意志的億萬富翁》相關文章,希望方便大家閱讀。

也許我們都知道Peter Thiel是PayPal聯合創始人,也是美國硅谷傳奇投資人,但也許鮮有人知道,他還是一名同性戀;一位畏懼死亡而對抗衰老技術有些痴迷的人;他厭惡政治卻又參與過政治;他是喜歡哲學的德國人,還是一位信奉自由主義的億萬富翁。

投資與創業生涯:

1)2002年,Thiel和朋友Elon Musk在一家咖啡館Café Venetia(位於帕洛阿爾托最熱鬧地段大學街,Thiel的大部分產業幾乎都在這家咖啡館附近,去這裡的大多數人都討論創意點子和風險投資)開始討論PayPal,後來PayPal以15億美金價格被eBay收購,Thiel也獲得了人生中第一桶金5500萬美金。

2)PayPal被收購后,涉足投資領域,設立了避險基金Clarium Capital Management ,自己私人注入了1000萬美元

3)2004年,由Reid Hoffman和硅谷頑童Sean parker引薦,Thiel投資了扎克的Facebook 50萬美金,是Facebook獲得的收筆外部投資,贏得了7%的Facebook股份並成為公司董事會成員,如今股份估值為15億美元

4)2005年,投資5000萬美元創辦Founders Fund風險投資公司,致力於扶植Web 2.0公司,2007年實現第二輪融資,曾投資過Spotify,Yammer以及Quantcast。

5)接着聯合創立了Palantir Technologies(後來搬入Facebook辦公室舊址)並投資3000萬美元,現在這家公司市值25億美元,Thiel擔任董事會主席。

6)除投資互聯網以外,Thiel還投資,納米技術、外太空探索和機械人研製上。他成為奇點研究所(SingularityInstitute)的主要捐助人,還為致力於抗衰老研究的Methuselah Foundation投資了350萬美元

7)也是Halcyon Molecular抗衰考研究機構的最大投資人和董事會成員,毫不猶豫地為Halcyon第一輪融資投入了50萬美元

8)2010年9月想到為那些輟學創業有天賦的年輕人提供獎學金的計劃。然後迅速開始着手實施這個計劃,在舊金山舉行的一年一度的TechCrunch Disrupt會議上,他宣布了Thiel獎金計劃,為20歲以下的年輕人每人提供10萬美元的創業資助。

雖然他投資互聯網,卻又懷疑互聯網的力量。他認為互聯網技術革命沒有創造充分多的就業崗位,也沒有提升製造業水平和社會生產力。一個個虛擬世界的創新並不能取代現實世界的技術進步。但是卻同樣關注着技術的發展,事實上,他對技術很着迷。

關於畏懼衰老與死亡

這點要追溯到他9歲的時候,Thiel他坐在父母在克里夫蘭公寓里的牛皮地毯上。他問父親這些地毯是從哪兒來的?父親告訴他是取自於牛身上。他問,牛怎麼了?父親答道,牛死了。他又問,這是什麼意思?死亡是什麼東西?父親告訴他,所有的牛都要面臨死亡。所有動物和所有人類都要死的。他說道,那就像發生在今早一樣歷歷在目,「那是一個非常非常鬱悶的一天,」泰爾回憶道。可見當時那個故事對他的影響有多大。

他從來沒有停止過煩惱。甚至成年後,他對死亡還是無法釋懷,或者對他所謂的每個人都將無法避免死亡的想法無法釋懷。Thiel把死亡看作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越早解決越好。在現有的醫療研究水平上,他希望自己能夠活到一兩百歲,這是他在綜合考慮現在最長壽命可能性折中后的結果。所以你才看到,他那麼重視看衰老技術,除了投資互聯網,上一節中提到的Halcyon Molecular公司目標就是徹底改善遺傳病檢測和治療的質量,Thiel決定通過Founders Fund為其進行首次注資。

並且與研究如何延長人類壽命藝術《100+》的作者索尼婭·阿里森成為了好友。

在泰爾構想的科技烏托邦中,住着幾千名美國人,他們擁有由機械人駕駛的汽車,每個人都能活到150歲,而其他人則會被比他們聰明的機械人擠掉工作機會,然後60歲就死掉。

正如泰爾所言,「最極端的不公平是來自活人和死人之間。」很大的可能性是,第一個依靠這種藥物活到一兩百歲的人肯定是有錢人。

dead

關於同性戀

直到2003年泰爾才向自己的朋友公開自己是同性戀,那時候他35歲左右,他問朋友,「你知道有多少金融業的人會出櫃嗎?」這麼問,大概也是不想自己的性取向問題會對工作造成影響。

他身上有很多矛盾和衝突的元素。」 他既是同性戀者,又是一名基督徒,這兩個事實他不會在公 共談話中透露,從和不和別人討論同性戀話題。

與PayPal聯合創始人Max Levchin的關係也有點意思,當然不能說他倆就是同性戀,只是Levchin說,「 我喜歡結交聰明的人,我發現自己喜歡和Thiel呆在一起。」在開發第一款PayPal模型時,倆人總是拿出古怪刁鑽的數學題,希望難對方。Levchin表示,「就像是情侶之間古怪的取悅方式一樣 ,這是我們這種怪人取悅彼此的一種方式。」

去年,他在自己位於聯合廣場中的曼哈頓公寓中舉辦了一次募資活動,旨在為保守派同性戀群體 GOProud籌款,還邀請了右翼評論員安·寇特(Ann Coulter)為特約演講人。(去年,他參加了一個針對同性戀婚姻的籌款活動,他還為保護記者委員會進行了捐助。)

關於哲學與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主義者崇拜個人自由,鄙視社會規範,這對那些不想長大的人來說具有十足的吸引力。高中時期,他開始信仰自由意志主義,甚至成為自由意志主義的極端信徒。曾經也喜歡科幻小說,最喜歡的電影就是《星球大戰》。

在硅谷,極少有人能夠像Thiel一樣,既能縱橫商界,又在哲學上有廣博見識愛看Leo Strauss哲學著作The American Challenge,也喜歡指環王,索爾仁尼琴和蘭德的作品(很多哲學家都出生在德國,Thiel有德國人的血液,不難理解他為什麼喜歡哲學了),寫過The Diversity Myth並於1995年正式出版。

Thiel敞開懷抱接納新事物,他的朋友們對此評價是知識分子的古怪性格。PayPal另一位元老Elon Musk這麼評價Thiel:「他從不墨守成規。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像他這樣擁有不受限制的批判性思維。大家不是通過類比思考就是隨大流。泰爾更喜歡以第一性原理來看待事物。 我也是一個自由意志主義者,但是泰爾是一名更加徹底的自由意志主義者。」

Thiel還是是海洋家園協會(Seasteading Institute)早期捐助人,海洋家園協會是一家基於自由意志主義 的非營利性機構,Seasteading意即海洋家園,是指在漂浮在國際水域的新國家,住在這個水上社區的公民可以 不受任何國家法律法規的約束。此舉的目的是為了創生一個極簡主義形態的政府,以此刺激現存的社會政體在競爭的壓力下進行改革。泰爾對這個點子很着迷,並且為此項目捐了125萬美元。

081_2

關於科技正放緩發展步伐,Thiel的答案是,那些企業主力量太過單薄,也過於魯莽,被發展的憧憬 蒙蔽了雙眼,以至於忽視了了無知大眾的需求。2009年,Thiel在卡托研究所網站上發佈了一篇文章《論一名自由意志主義者的養成》(The Education of a Libertarian)。他寫道,「在我們這個時代,自由意志主義者偉大的任務就是逃離政治的所有束縛形式,從極權主義、原教旨主義到盲信的所謂社會化民主,目前我們正處於技術和政治殊死搏鬥的時代,世界的命運取決於某個人的努力,取決於某人是否建立和傳播自由主義的理念,讓這個世界更好地適宜於資本主義發展。

Thiel特別喜歡「瓦解」和「風險」這兩個詞,從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他並不關心普通民眾的生活,對於他們因為無聊的工作、債務危機和孩子們不高興而產生的心碎和挫敗感無動於衷。Thiel和他在硅谷的圈子一起暢想未來藍圖,這是其他人不可能體驗到的。

每個人都能為自己的觀點找到邏輯和分析上的支持,但是一個個體的個人哲學通常會受到早期對世界印象的影響,即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Thiel也不例外,他想要永遠活下去,選擇逃到外太空或者海洋城市裡,和一個能和他討論托爾金的機械人下棋,這些都是他童年時代都想象過的夢想。關於他的同性戀傾向,我們無可非議,愛無性別之分,同性戀的人也有他們的快樂,祝福他們。

雷鋒網專稿,轉載請註明來自雷鋒網及作者,並鏈回本頁)

''

@雷鋒網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