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柯文哲唱起〈岛屿天光〉:我的三月记忆



二〇一四年三月三十日,五十万黑潮走上街头,已届满一年。

那个三月究竟留下些什么,人们至今仍在争辩、挖掘,但 330、50 万之类毋需过多诠释的数字,大致已普遍深植心中。对我个人而言,印象最深刻的,反倒与这些都没什么关系——而是三天前,看到何韵诗在大港开唱的演唱,让我想起,柯文哲其实也翻唱 cover 了一曲〈岛屿天光〉。不过,这个版本显然不存于大多数人的记忆中。

与十一月投票前热烈的气氛大不相同,那时汇聚在柯文哲身上的期待尚属淡薄,距离代表在野人选协调出个结果也还有数个月。运动期间,尽管他也颇为关注其发展,却选择相对低调的姿态,后来更决定远离台北参与妈祖遶境,相较其他候选人,他的角色自然边缘化了些。

 

RpkQ43Y

摄影:金牌霖

三月时我几可说是办公室中唯一在文宣部帮忙的成员,节奏忙碌时,一人分饰数角不说;战略方向未明而前途未卜时,无所事事起来则更难以忍受。在选战中缺乏着力点,也让过往自以为还算得上社运参与者的我颇感挫折。

在这百无聊赖间,每天游荡于运动现场之外,便只能等待各种消息更新了。330 行动者号召大规模示威前晚,一个灵感突然出现:何不为柯文哲录制一版〈岛屿天光〉呢?以音乐诗歌表达心意,可说是最古老的政治手段之一,亦有鼓舞人心的作用。我透过 LINE 传了两个超连结给候选人:一是灭火器乐团上传于 youtube 的歌曲,另一则是魔镜歌词网中的歌词。

在电话中向候选人简短说明原委后,我便开始联络翻唱授权,并一边构思歌曲架构:它不能是完整版、因为没有时间练习、录音与后制,顶多只能撷取片段。加上考虑若要请乐团输出没有人声的卡拉伴唱带,也太过为难麻烦人家,因此当下便决定,干脆趁那个晚上重新编曲。

晚上十点回到电脑前,打开作曲软件,我便开启了漫漫长夜的编曲马拉松。

隔天白日,整夜无眠的我与候选人约在他的家中。打开门迎接的是笑容可掬的陈医师,柯医师则穿着白色吊嘎、坐在沙发上,满脸纠结地盯着手机中的歌词,瞇着眼搔著后脑勺。“欸我问你喔,为什么要选这首歌?我觉得齁⋯⋯我觉得它的旋律很难记⋯⋯”大概是因为配合台语歌词声调的关系,〈岛屿天光〉主歌部分确实比较缺乏记忆点,尤其是对于前一天才看到歌词的人而言。总之,两个小时后,我们总是把全曲录完,剩下就是我的事了。这时,我还有两、三个小时可以进行剪接、后制,以赶在下午游行前将录音释出。

::

要说最终成果如何,大概可以用当时相依为命的黄大维(现任北市府副发言人)听完的一句评语来提示。他久久狂笑不已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说:“这东西放出去的话,我们就不用选了。”倒不是因为难听,而是因为喜感远多于希望感,加上后来种种不值一提的原因,“柯文哲翻唱〈岛屿天光〉”这个标题,便没有出现在媒体版面上了。

后来我总耿耿于怀,如果我们拥有七月之后的完整团队、各路伙伴皆已进驻,我们大可以录制小额募款专辑《台北调》规格的录音室、混音工程来制作〈岛屿天光〉了。

但是,这个独特的经验,也让我看到许多柯文哲作为候选人的优点:首先,他很信任部下的判断;尽管这一开始不过是个看似跳 tone 的想法,它来自一个政治资历不丰的年轻人,且这个人后来还转念决定不发,可说是时间上彻底失败的投资。此外,他不矜持;虽然录制前他一再狐疑地说,他很久没唱歌了,他仍很愿意学习,认真地把录音完成。最后,他非常投入;他不断在许多句子希望多练几次,自觉唱得不够好也会多录几次。

或许是我们过于严苛、也过于多虑了,毕竟后来我们逐渐发现,这位候选人之所以受到支持的原因,除了许多上述提及的特质外,更因为他让人看到真实的一面;就如同今年年节,民进党录制了蔡英文主席与各执政县市首长翻唱的〈晚安台湾〉一样,虽然不乏走音,却也触动人心。一个政治人物是否适格,当然需要的远不止这些,但柯文哲确实具备它们,而我是在这次录制个过程中有了第一手具体而微的确认。就这些人格特质而言,至今我仍感到相当敬佩。

一年过去,柯文哲不再是候选人了,既然不致影响选举结果,我想便能公开这段插曲。仅献给他的支持者、也献给仍在等待岛屿天光的人们。

 

* 已经过当事市长同意公开此歌曲

 

本文由战斗音乐学授权,请勿任意转载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设计与生活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