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其實不需要 Meerkat 這樣的視頻直播服務

我們人類大部分時間的生活都很無聊。除非我們的日常生活因周圍娛樂設施而變得豐富多彩,否則沒什麼驚喜,除了直系親屬和朋友圈子,很少有人真正關心我們。Meerkat 恰恰就是誕生在這個冷漠、黑暗的世界。

作為一個在西南偏南音樂節(SXSW)上面爆紅的應用,Meerkat 可以讓用戶將視頻直播發送給 Twitter 上面的粉絲。一旦你在自己的 Twitter 帳號放出一段流媒體視頻,你的粉絲會立即發現,並可以看到每一次手機掉落和每一個奇特的角度,直至你將視頻關掉或者是他們放棄觀看。在我看到的一段視頻中,吉姆· 加菲根(Jim Gaffigan)和亞當·戈德堡(Adam Goldberg)正試圖搞清楚如何使用這款應用。這段視頻主要由加菲根的前額和鬍子片段組成,實時地傳輸給大概兩百人,其中就包括我本人。

我們人類天生就不擅長做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儘管有的時候未經編輯的原創視頻很重要——在面對災難或試圖展現醜陋或真正迷人的一面時——但人類的確並不需要成為流媒體視頻的傳播者。

社交媒體是一種高度定製化體驗。Instagram 和 Vine 之類的工具要求用戶必須提前準備並具備一定技能才能保持其吸引力,結果,病毒式視頻和唯一流行起來的「半實時」(semi-live)視頻都以「報複色情」(revenge porn)——有些人因自己遭受懲罰而惡言漫罵,即便這種懲罰是應該的——或者是警察暴力執法的片段為主。后一種視頻大多是在事後編輯的——這的確是一種令人傷心但卻真實的體驗。你不會用 Meerkat 來傳播警察暴力拘捕嫌犯的畫面,你會用它先錄下來供事後上傳。我們任何人,甚至是粉絲達到 100 萬左右的吉姆·加菲根,都無法用實時視頻來吸引足夠多的人,最終讓這段視頻火爆起來。

毫無疑問,一個像 Lady Gaga 或 伊吉·安扎莉(Iggy Azalea)這樣的大牌媒體明星可能會吸引數百名流媒體視頻直播的觀眾,但那又怎樣呢?偶爾,有人會說出一些愚蠢的話,然後他們的公關部門就會宣布實時視頻的製作不合法,並要求由律師審查這一切。這樣,讓現場直播視頻流行起來的人恰恰會遇到危險。

screen-shot-2015-03-30-at-9-40-34-am

下面是將來會發生的事情:Meerkat 和 Twitter 的 Periscope 最終都會陷入掙扎,並被人所遺忘。這種事情其實已經發生了。如上圖所示,同 Meerkat 一樣,Periscope 的用戶活躍度在達到頂峰以後開始下滑。因此,直播流媒體工具其實是無用的,至少現在是如此。它們沒有讓我們自戀的身體沐浴在明媚的陽光下,它們沒有實現仔細的定製化,它們不允許出現曖昧內容或與大多數即時分享系統有關的色情內容。你需要耗時幾個小時才能製作出 威爾·薩索(Will Sasso)的檸檬視頻 ,無論好壞。

Meerkat 在上周完成了 1200 萬美元融資 ,但它必須再次作出重大轉型,提供企業級實時流媒體解決方案,而 Periscope 則會重蹈 Facebook Paper 的覆轍——後者作為一款重要的企業級應用已經徹底失敗。

需要明確的是:並不是所有的流媒體直播都是不受歡迎的。Twitch 正是將觀看別人打視頻遊戲的無盡歡樂與評論者的互動恰當地融合起來,成為一個火爆的服務。但是這樣的案例是少之又少。

我可能是錯的——也許你當主角坐在沙發上觀看《Adult Swim》(該節目含有不雅內容)的長達數小時的視頻,將會成為下一部《公民凱恩》(Citizen Kane)——但我對此表示懷疑。直播視頻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媒介,需要大量的計劃才能完成得很好。雖然我們可以抱怨全球媒體的方法簡單,但無拘無束的直播還是很愚蠢的。

但這是一件可愛和有趣的事情,許多人將打開這些視頻直播應用,然後關閉,把它們放到保存有 Qik 和 Livestream 的文件夾里。

題圖來源:布萊斯·德爾賓(BRYCEDURBIN)

翻譯:皓岳

Schrödinger』s Meerkat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