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租赁经济比共享经济更火

2014 年迎来了一波新的经济思潮,被误解为“共享经济”。但是他更精确的说法应该是“租赁经济”——获得授权的任何人可以通过移动手机屏幕的触摸操作获得收入等一些列的改变。今年,租赁经济比共享经济更火,并且已经开始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看到分散型创业公司的集中增长,普通老百姓取代传统意义上的商家成为了可能。比如在的士行业、酒店连锁行业。

Airbnb 允许一般人以更加便宜的价格向游客出租他们的房屋或者房间的玩法,改变了酒店行业的游戏规则。Uber 通过让普通百姓在本地用私家车接送人员的方式,彻底改革了的士行业的服务。

这些租赁经济创业公司的最美之处就在于他使得买卖双方都受益。理论上,租赁者通过他们的资源获取收入,同时,承租人通过选择相对于集中商业模式更加便宜或者更加便捷的方式节约开支。

Airbnb 和 Uber 两家公司今年都有较大规模的增长。特别是 Uber 公司,今年估值超过 400 亿美元,使其成为资本市场最大的创业公司。

下面将列举 2014 年渗透到我们生活各个方面的租赁经济。

MTI2ODcyMzE3MDkwMzcyMDYy.jpg

搭便车

Ride-renting(乘坐出租)应用软件,类似于 Uber。它为没有私家车或者使用公共交通的人提供了一种付费的选择,以便给人们的出行提供更多的方便。

因为他们不必要购买和维持许多数量的汽车,这些像的士的汽车除了在用车高峰期(价格飙升),收取的费用要远低于正常的士的平均价格。正是由于飙升的价格,吸引了更多的私家汽车参与进来以满足交通高峰期的需求。Ride-renting 公司说,尽管这样的做法引起了部分乘客的不满。(他们甚至试图抗议这样的行为)

Ride-renting 应用的大受欢迎带来的高速增长已经扰乱了主要城市的的士市场。大城市的士的价格受迫于 Uber、Lyft 和 Sidecar 的压力与已经下降了 17% 到 20%。

除了一些抗议活动,的士司机为了和这样的行为竞争,也都安装了一种名为 taxi-hailing 的应用软件,称为”飞轮“。和 Uber 想类似,”飞轮“可以让用户通过集中调度来叫车,甚至完成支付。

不过,这似乎无法阻止 Ride-renting 应用的使用。在 2014 年,Breeze(原名 ZephyrCar),针对想从 Uber,Lyft 或 Sidecar 挣钱的却没有车的人们推出了一款新的汽车租赁服务。

Breeze 接受 Ride-renting 司机的申请,然后配备车辆给他们,一次收取几周的租金。Breeze 是由 Uber 出来的员工组建,旨在解决快速增长的用车需求和后期车主供应的问题。

租车

新的点对点租车公司的目标就是打破传统汽车租赁行业现有规则。众包的商业模式允许汽车共用服务公司提供更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并且取消会员费。他的竞争对手是 Zipcar 一种以小时为单位提供租车的集中商业模式。

机场停车

汽车共用服务公司甚至鼓励外出的游客将他们停在机场的闲置汽车出租。

将来,短途驾乘更有竞争的价格和方便的技术和汽车租赁应用软件将为大大减少新车和二手车的需求。

睡觉的地方

给旅客住宿一个更便宜并且更舒适的选择,Airbnb 正在全球超过 34000 个城市重塑旅游住宿服务。这项服务允许普通人将他们空闲的房间出租给旅游者,并且灵活的允许租房客选择日期和租户。

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比如在德克萨斯州,”网站增长百分之一(包含 Airbnb 的增长),将会给限定的市场的酒店收入带来 0.05% 的减少“。研究强调,Airbnb 致使廉价酒店收到了巨大的冲击。

为何仅仅停闲于房屋?事实上,新的创业公司正在使用 Airbnb 的模式来连接房主和房客的其他属性。


文章来源:readwrite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网络与创业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