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租賃經濟比共享經濟更火

2014 年迎來了一波新的經濟思潮,被誤解為「共享經濟」。但是他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租賃經濟」——獲得授權的任何人可以通過移動手機屏幕的觸摸操作獲得收入等一些列的改變。今年,租賃經濟比共享經濟更火,並且已經開始滲透到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

我們看到分散型創業公司的集中增長,普通老百姓取代傳統意義上的商家成為了可能。比如在的士行業、酒店連鎖行業。

Airbnb 允許一般人以更加便宜的價格向遊客出租他們的房屋或者房間的玩法,改變了酒店行業的遊戲規則。Uber 通過讓普通百姓在本地用私家車接送人員的方式,徹底改革了的士行業的服務。

這些租賃經濟創業公司的最美之處就在於他使得買賣雙方都受益。理論上,租賃者通過他們的資源獲取收入,同時,承租人通過選擇相對於集中商業模式更加便宜或者更加便捷的方式節約開支。

Airbnb 和 Uber 兩家公司今年都有較大規模的增長。特別是 Uber 公司,今年估值超過 400 億美元,使其成為資本市場最大的創業公司。

下面將列舉 2014 年滲透到我們生活各個方面的租賃經濟。

MTI2ODcyMzE3MDkwMzcyMDYy.jpg

搭便車

Ride-renting(乘坐出租)應用軟件,類似於 Uber。它為沒有私家車或者使用公共交通的人提供了一種付費的選擇,以便給人們的出行提供更多的方便。

因為他們不必要購買和維持許多數量的汽車,這些像的士的汽車除了在用車高峰期(價格飆升),收取的費用要遠低於正常的士的平均價格。正是由於飆升的價格,吸引了更多的私家汽車參與進來以滿足交通高峰期的需求。Ride-renting 公司說,儘管這樣的做法引起了部分乘客的不滿。(他們甚至試圖抗議這樣的行為)

Ride-renting 應用的大受歡迎帶來的高速增長已經擾亂了主要城市的的士市場。大城市的士的價格受迫於 Uber、Lyft 和 Sidecar 的壓力與已經下降了 17% 到 20%。

除了一些抗議活動,的士司機為了和這樣的行為競爭,也都安裝了一種名為 taxi-hailing 的應用軟件,稱為」飛輪「。和 Uber 想類似,」飛輪「可以讓用戶通過集中調度來叫車,甚至完成支付。

不過,這似乎無法阻止 Ride-renting 應用的使用。在 2014 年,Breeze(原名 ZephyrCar),針對想從 Uber,Lyft 或 Sidecar 掙錢的卻沒有車的人們推出了一款新的汽車租賃服務。

Breeze 接受 Ride-renting 司機的申請,然後配備車輛給他們,一次收取幾周的租金。Breeze 是由 Uber 出來的員工組建,旨在解決快速增長的用車需求和後期車主供應的問題。

租車

新的點對點租車公司的目標就是打破傳統汽車租賃行業現有規則。眾包的商業模式允許汽車共用服務公司提供更具有競爭力的價格並且取消會員費。他的競爭對手是 Zipcar 一種以小時為單位提供租車的集中商業模式。

機場停車

汽車共用服務公司甚至鼓勵外出的遊客將他們停在機場的閑置汽車出租。

將來,短途駕乘更有競爭的價格和方便的技術和汽車租賃應用軟件將為大大減少新車和二手車的需求。

睡覺的地方

給旅客住宿一個更便宜並且更舒適的選擇,Airbnb 正在全球超過 34000 個城市重塑旅遊住宿服務。這項服務允許普通人將他們空閑的房間出租給旅遊者,並且靈活的允許租房客選擇日期和租戶。

波士頓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比如在德克薩斯州,」網站增長百分之一(包含 Airbnb 的增長),將會給限定的市場的酒店收入帶來 0.05% 的減少「。研究強調,Airbnb 致使廉價酒店收到了巨大的衝擊。

為何僅僅停閑於房屋?事實上,新的創業公司正在使用 Airbnb 的模式來連接房主和房客的其他屬性。


文章來源:readwrite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