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之父」姚壯憲:我創業做遊戲十年的得與失

i黑馬認為,「仙劍之父」姚壯憲某種意義上開創了中國90年代的遊戲潮流,但他的蹉跎,也浪費了中國單機遊戲黃金十年的許多機會。

他是「單機遊戲界教父級」的人物,一手創作的《仙劍奇俠傳》和《大富翁》系列遊戲至今暢銷於兩岸三地。前一個10年,他在台灣度過,后一個10年,他在北京蟄伏。在他看來,自己就像是「阿土仔」,告別農村,到城裡闖蕩,最終成就了一番事業。

和姚壯憲先生約定採訪之前,我放了他三次鴿子。他每一次都非常禮貌,淡淡地說:「周一、周三不行,其他時間都可以。」《仙劍奇俠傳6》的開發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之中,他每天準時上下班,吃工作餐,和主創溝通進展,「國內單機遊戲的市場已經非常低迷了」,此前《仙劍奇俠傳5》和《仙劍奇俠傳6前傳》兩款產品的累計銷售量突破200萬套,公司的整體情況因此稍微好轉。

45歲的姚壯憲把這段時間稱為「國產單機遊戲的青銅時代」,不會更好,但也不會更差了。這位跑來大陸創業已逾十幾年的台灣人是「單機遊戲界教父級」的人物,他一手創作的《仙劍奇俠傳》和《大富翁》系列遊戲至今暢銷於兩岸三地,是載入電腦遊戲界史冊的經典之作。

時間彷佛在姚壯憲這裡停滯,一切都和兩年多以前第一次採訪他時沒有什麼不同,無論是辦公室,還是體態神情,他幾乎都沒有什麼變化。身上那件快要洗掉色的T恤,配上銀框眼鏡和略微鬆弛的神情,他的內心戲份永遠要更多。他的桌面上擺放着一台iPhone手機和一台小米手機,iPadmini斜在一邊,屏幕閃現着有關仙劍的內容。

姚壯憲被稱為「仙劍之父」,做遊戲大概是他這輩子最成功的一件事了。

對於電腦遊戲玩家而言,《仙劍奇俠傳》和《大富翁》系列遊戲可能是一代人的記憶。稱其為有史以來累計擁有最多和最忠誠的支持者的中國遊戲毫不為過。更重要的是,在整個國產單機遊戲產業剛剛起步的時候,這兩款產品讓所有人——無論是玩家還是從業者——看到了純中國化題材在遊戲領域的前景和希望。李逍遙、趙靈兒、阿土伯和錢夫人註定成為與超級瑪麗比肩的偉大的遊戲形象。

台灣來的「阿土仔」

姚壯憲總是笑稱自己是來自台灣的「阿土仔」,這是他創作的遊戲《大富翁》系列遊戲里的人物形象——典型的台灣農民,靦腆、樸實、憨厚。私下裡,他看上去確實也和阿土仔一樣,性格敦厚,話不多,對於別人的要求總是有求必應。

姚壯憲的童年是在台灣東部的花蓮鄉下度過,那是一段完全與大自然相親近的日子,沒有電視,沒有遊戲機,「所以我後來也在反思,無論是《仙劍奇俠傳》還是《大富翁》,它們的劇情,確實是潛意識裡的一種想法,我的生活歷程也是如此,好像RPG (角色扮演遊戲Role-Playing Game的簡稱)」。在他創作的遊戲中,無論是李逍遙還是阿土仔,他們的生活背景都是來自鄉下小鎮的青年,一文不名,經過一番奮鬥后終得成就。

他的遊戲人生始於任天堂8位機的時代。上中學時,他用打工攢下的錢買了屬於自己的第一台遊戲機,但在那樣一個玩遊戲即是壞小孩的年代,他只能躲着家人,在沒人的時候偷偷玩。初中畢業后,少年姚壯憲以全優成績進入台北工專礦冶專業。因為家中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就讀工專成了當時最優的選擇——學費最低而且可以早兩年就業。

在讀工專的5年裡,他把所有時間幾乎都花在了計算機程序上,在學校的機房編製了無數小遊戲。畢業那一年,姚壯憲意識到自己今後必定會走上開發遊戲的道路。於是他帶上自己的兩款射擊遊戲作品,走上了尋訪遊戲公司的道路。

20世紀80年代末的台灣遊戲業,一切都還在蹣跚學步中,「大宇資訊現在當然是台灣遊戲界重量級的遊戲廠商,但那會兒也在經歷創業摸索的階段。」姚壯憲在大宇資訊成立的第二年進入公司,《軒轅劍》的主創蔡明宏比他要早一年。「當時我們都年輕,有自己創作遊戲的想法,正好遇到大宇的總經理李永進,他想做中國人自己的遊戲,於是雙方一拍即合。」

1989年,姚壯憲開發出了《大富翁》初代。在初代中共有8個角色,其中已經有了後來聞名遐邇的阿土仔、大老千和錢夫人等人物形象。在這款看上去類似國外強手棋類型的遊戲中,姚壯憲只保留了擲骰子、買房子和交過路費這三項基本規則,其餘要素則全部都是創新。在大宇資訊以10萬元台幣將版權買斷後,《大富翁》初代在台灣一舉賣出3萬套,這在當時是一個驚人的成績。「要知道遊戲軟件當時在台灣要賣200台幣一套。」1992年,姚壯憲在大宇資訊製作完成了《大富翁》二代,不但完善了初代的系統,而且還改良了畫面。二代的市場反響持續強烈,他也奠定了自己在大宇的地位。

隨後的1996年到1998年,姚壯憲領銜大宇狂徒製作組推出了《大富翁》系列遊戲的三代和四代產品,每一代銷量都遠遠超過前一代。根據大宇公司的統計,《大富翁4》在台灣的銷量為22.6萬套,這個數字甚至超過後來的經典之作《仙劍奇俠傳》,是中文遊戲銷售史上的傳奇。

如今,《大富翁》系列遊戲並沒有停止開發,至今已經更新了十幾代,一直暢銷。在姚壯憲辦公室的櫥窗里,至今擺放着光盤時代《大富翁》系列遊戲的每一款產品。姚壯憲聳聳肩,那當然還算不上他的巔峰之作。

樹立豐碑的《仙劍奇俠傳》

上個世紀90年代,《大富翁》系列的成功給了姚壯憲更大的野心和想法。

1993年,24歲的他服完兩年兵役回到公司,突然提出想要做一款武俠RPG,名字叫《仙劍奇俠傳》。「當兵的日子非常無聊,我在部隊是庫管員,每天只能翻翻武俠小說,金庸、古龍,還有還珠樓主,後來還自己偷偷弄了一台電腦進去。」

當時大宇資訊的另一個系列《軒轅劍》已經轟動了遊戲界,主創蔡明宏是當時武俠類遊戲領域「大神」級的人物。如何支持姚壯憲完成這樣一款全新的遊戲開發,成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大概沒有任何人想到《仙劍奇俠傳》後來會變成整個遊戲界的不二經典。「一個音效、一個美工,再加一個我。」3個人湊成了《仙劍》最初的創作團隊。那是一段沉悶但快樂的時光,姚壯憲每天做的就是研究如何將趙靈兒和林月如的笑顏做到動人,將李逍遙的一招一式做得華美絢麗。他白天編程序,晚上改劇本,凌晨畫圖,程序中的每一個字符、每一句對白,都是純手工輸入計算機。「林月如在鎖妖塔的時候犧牲掉了,所有工作人員都群起反對,他們在情感上接受不了。可是我當時很理性,劇情必須這麼走下去。所以我也不管他們,這也是主創權利帶來的好處,我自己晚上偷偷地就把對白輸進去了,不聽他們的,最後大家也沒辦法。」

《仙劍奇俠傳》並不是一個順產兒,原本一年該完成內容,姚壯憲的團隊整整耗費了兩年零4個月。

在兩年多的日子裡,姚壯憲就像一個宅男,足不出戶,安心創作。期間,他愛上了團隊中另一名女性主創。坊間盛傳姚壯憲當時正經歷着失戀的痛苦,才會有之後《仙劍》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沒有戀愛,不是戀愛,只是暗戀。那是一個早就認識的女生,後來人家有了男朋友,我性格比較內向,那時候也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所以只好把所有的情感都投射到遊戲之中。」姚壯憲遊戲生涯中最大的喜悅就是因為寫遊戲而結識的一段緣分,如今的妻子為他孕育了一雙兒女,「這些事她也都知道,我都告訴了她,挺美好的。」姚壯憲說。

1994年夏天的台灣電玩展上,姚壯憲大着膽子放出《仙劍奇俠傳》的DEMO版。他發現,現場的所有人都朝着自己展台的大屏幕圍繞過來,想要探知這款遊戲的詳情,他隱隱意識到了什麼。「當時只是單純認為國產武俠遊戲劣質,但至於《仙劍》到底該是個什麼水準,自己其實並不知道。」媒體的爭相報道給了他答案。「台灣媒體很苛刻,DEMO版一出來,他們就各種攻擊,說這款遊戲怎麼怎麼奇怪,比如45度角畫面,快速戰鬥,總之很奇怪。但他們卻沒有一家不報道我們,反而大寫特寫。」外界的或貶或褒堅定了姚壯憲的信心。隨後的一年時間,他按照自己的節奏不急不緩地完成了《仙劍奇俠傳》的後續創作。

《仙劍》上市的第一天,一萬份拷貝銷售一空。「下午經銷商就給我們打電話說得趕緊備貨,這很恐怖。」在姚壯憲的記憶當中,他從未想過自己的作品從此將影響整整一代人。《仙劍》一代的正版遊戲拷貝最終銷售了二十多萬套,而盜版更是數以億計。同年獲得了年度CEMSTAR「最佳角色扮演遊戲獎」以及「KING TITLE」遊戲類金袋獎,並於2004年被改編成同名電視劇。

大獲成功后,姚壯憲功成名就,最終成為大宇資訊派駐大陸、負責開發新興市場的負責人。2000年,大宇資訊北京分公司軟星科技成立,他成為CEO。

「創業」這10年

與很多天才型的作品一樣,《仙劍奇俠傳》一代之後的續作均不很出色。姚壯憲將之歸結為驕傲后的停滯。「二代的項目計劃早就在日程上,用3D引擎、深度渲染、古典音樂、煽情對白,但大家都陶醉在之前的成功面前,這些新的計劃總是止於討論。」從1995年的《仙劍》一代,到2003年的《仙劍》二代,姚壯憲和軟星整整蹉跎了8年時光。「8年後,3D也不是什麼前沿技術,仙俠的遊戲題材也並新鮮,新的戰鬥系統也層出不窮。」

單機遊戲的黃金時代也隨着這8年的蹉跎一去不復返。經歷了上個世紀90年代的盜版、新世紀初的互聯網狂潮到現在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單機遊戲成了整個遊戲行業的小眾派,「台灣的人才都流失到電子行業中去了,大陸很多人有才華,但網絡遊戲賺錢,大家又多扎堆去做網遊了。」

2000年來到北京后,姚壯憲第一次真正看到了他作品中描繪的山川河流。「我去過蘇州,林月如的老家,和想象中的一樣。」他佩服同胞林毅夫,「那是台灣人來大陸最成功的一位。」

2004年非典,他主持創作的《仙劍奇俠傳3》大賣。同年,《仙劍》一代被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登上熒幕,胡歌、劉亦菲、安以軒分別擔任遊戲中李逍遙、趙靈兒、林月如的角色。「胡歌是我挑的,我從人堆里一眼就挑出了他,又高又帥,看人賊賊的。」姚壯憲說,劉亦菲和安以軒亦是他心目中趙靈兒和林月如的完美人選。

電視劇中,安以軒飾演的林月如死在鎖妖塔中,勾起所有仙劍迷當年心中的痛。「每當看到這裡,我心中也會泛起漣漪,回憶起當年的點點滴滴。」但姚壯憲的沉吟轉瞬即逝,「人總是要向前看……」

2007年,單機遊戲市場份額大跌,軟星在上海的分公司被迫解散,公司經歷了重大的人事變動。

2010年,位於北京的軟星辦公室遭遇火災,燒毀了大部分的機器,眾多數據資料喪失。

那是姚壯憲稱之為災難的幾個年份,他連連遇挫。直到2011年,《仙劍奇俠傳5》創作完成,上市熱賣。次年,《仙劍奇俠傳5前傳》廣受好評,之後一切觸底反彈。

10年來的潮起潮落,姚壯憲更像是一個倔強堅持的手工藝人。「遊戲有沒有用心去做,玩家一玩便知。」他承認自己也曾面臨過很多誘惑,「那些都是掙快錢,能留下什麼呢?逆向思維,往往能找到真實的方向。自己對的地方要堅持,哪怕所有人都反對也要堅持。玩家們會喜歡你認真做出來的東西。」雖然自詡洒脫逍遙如酒劍仙,但在現實中,姚壯憲是個看上去非常普通的人,他的睿智深藏不露。而在面對他的時候,卻很難忽略那些鐫刻在過往的記憶……

「在鹿港小鎮郊外的某個農村裡,住着一個很老實的年輕人,鎮上的人都叫他阿土仔。阿土仔國中畢業后就留在家中跟着老爸阿土伯學種田,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轉眼阿土仔已經25歲仍然一事無成。有一天,阿土伯把兒子叫到跟前,說道:阿土!到城市裡去闖闖看吧。於是,阿土仔賣了田,告別了阿爸,告別了老水牛,踩着腳踏車,獨自一人踏上人生的冒險旅程。」這是姚壯憲親自撰寫的一段《大富翁》遊戲中的對白,或許也是他想要告訴別人的真實的內心獨白。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Pad 遊戲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