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芯片公司并购的好时机

.. 「国内芯片的产能一会过剩,一会紧张,因为我们没有高端产品。」中国集成电路创新联盟秘书长叶甜春在芯谋研究主办的第三届IC NANSHA上演讲时表示,「最后发现从设计企业到制造企业利润都很低。」

叶甜春说,「我们要开辟新赛道,不只是技术创新,要设计产业模式的创新,也要设计整个产业集群的打造、产业生态的构建,还有相应的产业政策要跟紧,全套的组合拳才能做起来。」

中国集成电路创新联盟秘书长叶甜春

开辟新赛道的同时,当下国内芯片公司也要想办法做大做强,并购就是一个很好的路径。

「谈一个并购,七八成会失败,这比投资一家企业难度高得多。」华登国际业务合作人苏东在芯谋研究主办的第三届IC NANSHA上的投融资交流论坛上表示,现在的情况,半导体并购整合出现了很好的供需平衡。」

为什么现在是国内芯片公司并购的好时机?到底如何才能做好并购?

可以遇见的新一轮中国芯片公司并购

2000年后是国内半导体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国内有大量芯片公司成立,不过那时候还是以风险资本为主,因为芯片行业的投资有高风险,国资投入的较少。

到了2008年,全球化阶段开启,国内芯片公司也出现了密集的并购,比如2008年大唐电信,2013年紫光收购展讯和锐迪科。

在全球化阶段,临芯投资靠着将澜起科技私有化奠定了在芯片行业投资界的地位,还给收购对象做了分类。

临芯资本董事长李亚军在投融资交流论坛上分享,并购1.0是国内运营的公司;并购2.0是纳斯达克上市,中国运营使用红筹架构的公司,如澜起科技;并购3.0是纳斯达克上市,华人管理的海外公司,并购4.0就是纯外国公司。

2018年开始,芯片行业进入了逆全球化阶段,美国接连对中兴通讯和华为进行制裁。这个阶段,也是国产芯片替代、自主自强的阶段,从2000年到2018年也是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最快的两个阶段

「现在是再全球化的过程,去年开始出现了新的现象,因为制裁的原因,有企业开始想办法把产品往外销售,刚开始是被动,后来变成了主动,甚至变成了潮流。」李亚军说,「现在有两个最热门的话题,一个是并购,一个是出海。」

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到再全球化,可以遇见中国半导体行业即将出现新一轮的并购。换个角度,以美国半导体行业发展的经验,也能得到同样的结论。

回看过去十年美国的并购交易,可以发现有两个比较高的峰值,一个是2014年到2015年,重要的原因是3G到4G的转变,还有一个是2019年到2020年,这一轮并购的主要逻辑是布局数据中心。

申万宏源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有158家芯片上市公司,但100亿美元的只有6家,大量国内芯片上市公司的市值只有几十亿人民币。并且158家公司中,98家是科创板开板后上市的企业,这类企业进入资本市场不久,还没有太多资本运作经验。

「只有通过并购整合,把企业做大做强,才能摆脱低价竞争。」苏东指出,「2017-2018年是新成立半导体公司的高峰,2021年是半导体企业上市的高峰,但随着上市门槛越来越高,未来资本市场推出的难度越来越大,国内半导体并购整合出现了很好的供需平衡。

也就是说,上市公司想要做大做强,未盈利的企业想要被并购,将有利于并购的达成。

「原来想并购一家企业,根本没办法谈,因为不盈利也能上市,盈利的估值非常贵,现在上市收紧,很多企业都愿意谈了。」李亚军同时表示,「过去两年二级市场估值跌的很低,很多上市公司的股票比非上市公司便宜。再加上政府也出了鼓励并购的政策,最新的是国八条,非盈利企业也可以并购。」

在这些因素的叠加下,国内芯片公司将出现新一轮的并购潮。

芯片公司并购的关键

新微资本管理合伙人陈顺华表示,「目前整个市场处于调整阶段,这对投资机构以及长期投资的投资机构,是非常好的时机。」

真正并购的时候有哪些关键?

李亚军认为有资金、标的、交易、投后四个关键。

并购的资金,应该是资金的组合,要有一级、二级、上市公司专项的资金,还需要有限责任公司,所需要的资金组合比单纯投资资金的难度大很多。

标的可以是上市公司也可以是非上市公司。「要成为这些公司的重要股东。」李亚军说,「上市公司我们应该拿5%~10%左右的股份比例,非上市公司,希望能拿到15%~20%左右的比例,这样才能有影响力。」

交易的方式可以有A控A,A控非A,非A控A,非A控非A的方式,前两种会是主流。

投后是最难的部分。「做不好投后管理,无异于自杀。」李亚军指出,「我们特别强调企业领导者的重要性,找到一个好的领导,才能把企业做大做强。起家靠技术,发展靠管理,做大做强靠并购,如果到了第二个阶段还是理工男的思维,我觉得就很难往前走。」

苏东也分享了5个交易并购的难点,包含并购的失败率及成功率、估值差异、文化冲突、财务风险以及整合风险。

「不管如何,整体的趋势还是推动并购整合的进行。」苏东判断。

实际上华登国际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也进行了很多并购尝试,比如硅力杰上市后收购多家模拟芯片公司,兆易创新收购思立微,参股投资长鑫存储等。

中国会产生世界级的芯片公司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已经解决了0到1的问题,1到10的问题解决了一点,但10到N的问题还没解决。中国芯片产业与美国芯片产业的差距很远,但正因为有差距,才更有动力。

「80年代通信行业全是外企,经过几十年发展,中兴通讯发展起来了,很多国外的通信公司找不到了,中国的企业变成了世界级的通信公司。」李亚军认为,「中国的集成电路行业会复制通信行业的发展历程,出现世界级的龙头企业。」

李亚军说这不是拍脑袋的出的结论,可以从多个维度去判断。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能在这个市场实现自我循环,这是一个显著的优势。

其次是中国人的勤奋。还有快速试错、迭代演进的能力。以及愿意尝试和主动创新的特点。

「要持之以恒做难而正确的事情,要有跑马拉松的精神、毅力和准备」李亚军表示。

作为已经上市企业的代表,安凯微电子董事长胡胜发也在芯谋研究主办的第三届IC NANSHA上分享,「高通、英伟达、联发科这样的头部公司,成立后十年乃至二十年以后才起飞,我们国内的芯片企业,都属于练内功阶段,还没有到爆发时期。

「我们国内芯片的企业家还是要坚持,只要有希望,就一定要坚持。」胡胜发同时表示。雷峰网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网络与创业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