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熱鬧的光伏展會,最冷清的光伏市場 | 焦點分析

.. 文 | 王方玉

編輯 | 蘇建勛

作為光伏行業的風向標,第十七屆SNEC國際太陽能光伏與智慧能源(上海)展覽會(以下簡稱「SNEC展會」)終於落下帷幕。

此次SNEC展會是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參展企業數和展會面積均創歷年之最。據大會官方介紹,國內外參展商超3500家,展會面積超過40萬平方米,註冊觀展人數達50萬人,可謂熱度空前。

但展會的熱鬧仍無法掩蓋整個光伏行業在下行期中滲透出的陣陣寒意——展會前夕,業內不時傳出關於光伏企業產線關停、裁員降薪、業績暴雷的各種壞消息。拉長供應商賬期、拖欠供應商貨款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

一位接近展會主辦方的光伏從業人士告訴36氪,為了預防供應商和員工在展會現場拉橫幅討要貨款和工資,主辦方特意加強了安保,並在展會第二天的入場安檢中增加了開包檢查環節。

SNEC展會現場        圖片來源:企業授權

市場的寒冷本質上還要歸因於供需的錯配。協鑫集團董事長朱共山在SNEC大會上的演講中表示,光伏行業正遭遇史上最強內卷,供需嚴重錯配,產業步入冰河期。他指出,截至目前,硅料、硅片、電池、組件四大環節,基本上跌破現金成本,全產業鏈集體承壓。

經過展會上供需信息的充分交換后,光伏產品價格並沒能夠止跌回升。36氪了解到,某光伏龍頭企業在展會上就宣布降價,還有不少資金鏈緊張的中小企業正在甩賣清庫存,這導致光伏各環節產品價格在跌破現金成本的情況下仍有進一步下探的態勢。

產業何時走出「冰河期」,迎來向上的新拐點,可能是所有產業鏈上下游從業者和一二級投資者最關心的問題。但從龍頭企業管理層、到市場機構分析師,到證券投資經理,一個較為普遍的共識是,這一輪光伏洗牌會比以往經歷更長的時間。

「行業內卷剛剛開始,明年還會加劇,這是必然的。」 經歷多輪光伏周期的老將朱共山在SNEC會議上稱。

最冷清的光伏市場

「這還是記憶中第一次出現全行業的虧損。」SNEC展會前的第十七屆全球綠色能源領袖對話上,賽拉弗集團董事長李綱回憶起自2008年加入光伏行業后的從業經歷如此表示。

回顧歷史周期,上一次集體性虧損(並非全行業虧損)發生在2011年,由於歐洲市場削減補貼及美國發動「雙反」調查,中國光伏業哀鴻遍野,行業老大無錫尚德宣告破產。

如今,美國再次發動「雙反」調查,而光伏行業也再次觸近下行周期的底部,有技術和一體化優勢的龍頭企業陷入虧損,面臨著龍頭座次的重新排序,而更多的二三線廠商則面臨著減產、停產甚至是退場的困境。

在此背景下,光伏企業勢必要捂緊錢袋過日子,在��屆SNEC展會上所花費的每一分錢,都經過了精打細算的考量。

36氪了解到,為了降低參展成本,不少光伏企業都控制了參加SNEC展會的營銷人員數量,一些展台粗糙的展品和略顯拮据的活動也受到了不少從業者的吐槽。展會前夕,已經鎖定從A股退市的光伏企業愛康科技甚至直接放棄了參展。

SNEC展會現場        圖片來源:企業授權

展會是促進合作和交流展示的平台,大部分廠商也預期能夠在展會上結識客戶,簽約訂單,拉動銷量增長。但從本屆SNEC展會上廠商官宣的簽約訂單來看,規模相比往年也有所縮水。

「產品價格越是下跌,下遊客戶越容易有觀望的情緒,反而不容易促進成交。」一位資深光伏從業人士告訴36氪,國外貿易壁壘升級,導致外需收縮,而國內也面臨著分佈式市場的消納問題和電力市場化交易的不確定性,可以說是「內憂外患」。

36氪注意到,SNEC展會前夕,新能源研究機構InfoLink Consulting就發佈報告指出,由於電網承載力受限、分佈式光伏入市政策的不確定性等影響,今年國內分佈式光伏市場面臨著很大的壓力,下半年分佈式需求量很有可能會出現萎縮。

此前,曾有部分聲音認為當下光伏行業跌破現金成本的價格水平只是短期的,將很快觸底回升。但相反,SNEC展會成為了光伏企業持續價格戰的「發令槍」,這導致市場整體價格進一步下探,光伏組件價格進入了0.7元每瓦的時代。

上述光伏人士表示,中小光伏企業庫存壓力大,為求生存給錢就賣,進一步放大了供需的不平衡,要等這部分產能實現出清,還需要一段時間。

除了脆弱的中小光伏企業在甩賣自救之外,李綱指出,還有一部分經營正常的企業「為了保證開工率,兌現投資人和地方政府的承諾,無底線低價搶單。」再加上「買方買漲殺跌,持續觀望,再加上低價中標,內卷變得更加嚴重。」

新一輪周期的拐點何時到來?

回溯中國光伏的成長史,往往與周期性緊密相隨,呈現出繁榮和低迷的交替。

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2011-2012年歐美「雙反」、2018年「531新政」三次下行周期后,本輪周期是我國光伏業成長的第四輪下行周期。

周期性困境下,光伏產業鏈又一場殘酷的淘汰賽正在進行時,從去年年底以來,龍頭企業遭遇集體性虧損,實力弱的二三線企業則在不斷減產、停產與退出市場。

當下,按照協鑫集團董事長朱共山的說法,光伏行業已進入「冰河期」——硅料、硅片、電池、組件四大環節,基本上跌破現金成本,全產業鏈集體承壓。

何為跌破現金成本?一位機構投資經理告訴36碳,一般意義的賠本指的是虧生產成本,其中包含企業的日常運營費用、購買設備和原材料的費用、支付員工薪酬費用和設備的折舊攤銷,而現金成本則剔除了折舊攤銷。在極端情況就會有廠商以低於現金成本的價格出售產品,以求把競爭對手先拖垮。

因此,當行業都在虧現金的時候,也就意味着行業的洗牌進入到了深水區。

晶科能源副總裁錢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對於現在的光伏企業而言,還能持續再虧現金虧三個季度的企業,已經不多了。

換句話說,目前全行業虧現金的情況不會持續很久,光伏各環節產品的價格會在見底之後反彈。

SNEC展會現場        圖片來源:企業授權

不過,光伏產品價格的反彈和拐點,並不能代表整個光伏行業周期的拐點。

36氪了解到,多位光伏行業的資深人士有着較為普遍的共識,即光伏行業這輪周期,與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可能需要更長的洗牌周期。

光伏行業前資深分析師張治雨在近期文章中指出,目前國內做好準備隨時能開的光伏產能還是太多,只要價格稍稍合適,就會又有潮水般的產能湧現出來。他認為,「本輪光伏周期的洗牌深度將會是史無前例,必將以眾多企業的實質性退出作為周期終結的終結。」

寧泉資產創始人楊東在其報告中指出: 「這幾年新增的很多光伏產能都有國資的土地和廠房建設等投入作為助力,要退出都不太容易,這回要再次實現供需平衡可能需要比以往更多的時間」。

隆基綠能總裁李振國則在去年SNEC展會期間就預警,「就像2012年-2014年的光伏行業洗牌一樣,今後兩三年會有超過一半的光伏企業被淘汰出局。」

如果以眾多企業的實質性退出作為洗牌結束的標誌,那麼當前光伏行業的淘汰賽雖已開始,還未進入到賽點和高潮,企業還未面臨至暗時刻的終極考驗。

在光伏展會的火熱與行業寒冬的裂痕中,如何留在牌桌上繼續追光,將是光伏企業們下一步要面對的關鍵挑戰。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業界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