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装第一股暴雷背后:董事长日日烧香拜神、拖欠小米数千万广告费

.. 每个工作日早晨,位于北京酒仙桥的东易日盛总部都会散发焚香味道。每天上班给关公烧三炷香,是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陈辉的「必要仪式」。这一切在劳动监察机构突然拜访并询问公司是否拖欠员工工资后发生了变化。

2024年5月8日之后,仍在职的东易日盛员工,不仅再也没闻到焚香的味道,也没有见到陈辉驾驶的路虎车和其本人。 

被业内誉为「中国家装第一股」的东易日盛,成立于1996年,并在2014年成功上市。主营业务为家庭建筑装饰设计、装饰施工、产品配套,有机整体家装解决方案。

在其发展的顶峰期,公司曾先后获得来自链家、万科和小米科技等知名企业的数亿投资。然而,从今年5月起,东易日盛突然被爆出「多个地方办公室人去楼空、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

一位东易日盛总部的在职员工向36氪透露,地方分公司陆续关闭属实,由于拖欠货款,公司位于北京的全资工厂已经罢工一个月。这名员工表示:「自2023年10月起,北京总部的员工只收到过一次工资,金额为2320元,这正好是北京市的最低工资标准。之后我们甚至连最低工资都没收到。」该员工还提到,最近各部门的领导已开始进行裁员谈话。

这些员工们被告知,公司将在下个月断缴社保。然而,随着更多问题被曝光,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拿到被拖欠的工资和裁员赔偿。 

停工前一个月,郑州公司总经理私下收费

5月8日,郑州消费者李丽收到负责自家装修的工长电话,对方表示,东易日盛资金链已经断裂,因为一直没给装修队结清工资和欠款,无法继续再为李丽履行装修合同。 

随后,李丽赶到郑州分公司维权,但正门已紧闭,一楼大厅的陈设已经被清空,只能通过员工通道进入办公区,一同维权的还有不少供应商、施工工人。对接李丽的负责人表示:「如果想拿到剩余的工程退款,需要签署一份’询证函’,还得在东易日盛app签署一份服务变更合同。」

李丽的合同总金额是35万元,在签署询证函和服务变更合同的过程中,她发现,合同金额与实际服务发生额出现偏差,金额超过2万元,东易日盛虚报多项服务。

截至目前,郑州地区维权群人数近300人,涉案金额超千万。多名郑州地区受害消费者表示,东易日盛停工前一个月,郑州分公司总经理余炬斌于3月30日举行签售会,诱导消费者下单,还承诺部分签单消费者,如果不走东易日盛的公司官方账户,将预售款打至余的私人账户,可以享受更大程度的优惠。

36氪了解到,在郑州公司出现经营问题后,余炬斌已经将钱款退还给个别消费者。有郑州分公司员工透露,余炬斌应该是预知了总部的经营情况,选择在3月底加大营销力度、提高签约额,尽可能多「圈钱」。 

5月起,除郑州外,东易日盛各地分公司陆续被曝出关闭消息。先是东易日盛装饰集团武汉分公司人去楼空,多名与该公司签订家装合约的消费者联系不上工作人员。与此同时,上海、合肥、宁波、无锡地区分公司也被曝出联系不上工作人员、门店关闭、拖欠主材商货款等情况。

媒体未提及的城市还有北京。「五一」假期之后,一北京地区消费者发帖称,自己在东易日盛订购的木作材料一直没有到货,已经超出约定时间2周。

目前出现经营问题的区域集中在华北地区、华东地区、华中地区,查阅东易日盛财报得出,这三个区域占营业收入比重过半,2023年,华北地区、华东地区、华中地区分别为东易日盛贡献了8.08亿元、11.65、3.82亿元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分别是27.56%、39.71%、13.02%。

另一位前蚌埠地区的加盟商向36氪表示,自己2019年退出了东易日盛加盟体系,被扣押了5万元的品牌加盟保证金。按照合同规定,东易日盛总部需要在2024年1月之前返还这笔保证金,但截至目前,他并未收到这笔退款。同时,这位加盟商在五年前就该收到的2万元服务费,也一直没有到账,他只能自行垫付工人佣金。 

这名加盟商还提到,当时加盟东易日盛,是看中了公司的品牌知名度和营销力度,但随着时间发展,这些优势与其他友商基本没有差距。决定退出的原因,一是总部给的销售额任务过高,无法完成;二是涉及整装的产品,必须使用东易日盛的合作品牌,个别品牌在蚌埠以及整个安徽地区的知名度较低,为销售增加了不少难度。

36氪就停工、分公司关闭、拖欠员工薪酬等问题向东易日盛总部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迷信风水的董事长、拿不到广告费的投资人 

劳动监察部门到访总部的两天后,东易日盛北京公司财务部发布一份内部文件,内容显示,公司账户已经变更,并由「文景易盛投资有限公司」进行代收款服务。同时,其他账号将暂停使用。

上述总部员工表示,自从2021年创始人夫妇离婚、陈辉前妻杨劲辞去公司总经理和董事职务后,陈辉逐渐迷信上「风水大师」,按照风水师的指点,将总部办公室进行重新装修,并在总部的一层摆放关公像,每日上香。

东易日盛总部

奥维云网统计,2023年我国二手房装修市场规模达到4129.2亿元,占比10.52%;存量房装修市场规模为17404.6亿元,占比44.34%。作为二手房及存量房比例高于新房装修的东易日盛,没能在一个规模更大的市场保持业绩增长。

数据显示,2023年全国共有75家装饰公司宣告破产。据「家页」观察,面对「存量房时代」的新趋势,有的企业能够积极适应新形势,快速调整并逐渐走出泥潭;也有的企业至今仍未摆脱困境,面临破产、重整等不利局面。

叠加疫情的影响,东易日盛的业绩在2021年开始逐渐走下坡路。据同花顺iFind显示,东易日盛近三年的净利润由正转负。2023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2.08亿元,2022年同期亏损7.44亿元;同期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1亿元,2022年同期为-3.91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为-0.5元,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206.40%。 

2024年第一季度,东易日盛业绩继续下跌,公司营业收入4.40亿元,同比下降20.68%;归母净利润亏损1.16亿元,已经超过2023年全年亏损额的50%。

近年来,木材、海绵、纸箱、铁、沙子、钢铁,这些持续上涨的家装行业原料,也为东易日盛的经营增加了压力。2023年,东易日盛购置材料金额为10.44亿元,同比上涨23.08%,这部分支出占公司营业成本比重为59.97%。

根据2023年财报,东易日盛15.08%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其中,第一大股东天津东易天正投资有限公司质押6327.00万股公司股份,占其全部持股的46.69%。

2020年10月27日,东易日盛获得小米科技入股,并发公告称:「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小米科技(武汉)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将募集资金不超过1.34亿元,小米科技拟以现金认购。」

合作之初,双方表示,东易日盛将依托小米集团在智能物联领域的布局,立足自身在家装领域的积淀和数字化能力,探索 AIoT物联技术与不同家居生活方式的融合,塑造用户家庭生活新智能化场景。 

据媒体报道,小米的目的,是一方面继续完善打磨小米生态链,另一方面在后装消费类市场缓增的情况下,除了线下门店渠道下沉策略外,逐渐打开家装、地产、酒店等前装市场,并通过战略投资前端市场的方式快速切入。

近几年,在投资者平台上,面对双方具体领域合作的问题,东易日盛董秘并未披露具体合作细节,并统一回复为:「公司一直积极与小米科技探索家装领域合作」。

一位亲历双方合作的内部员工对36氪表示,小米与东易日盛并没有业务方面的实质合作。小米入股之初,东易日盛承诺在小米电视等生态链设备投放广告,该员工称:「广告确实播出了,但东易日盛没有按时支付小米公司广告费,涉及欠款金额在四千万以上。」

在小米科技入股前,东易日盛还曾引入过链家、万科,2018年初,东易日盛向天津晨鑫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简称「天津晨鑫」)和万科链家(北京)装饰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新增股份960.77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为2.40亿元。

天津晨鑫为链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万科链家是由北京万科企业有限公司持股50%、北京链家持股35%、北京佳信和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5%共同出资设立。

公开信息显示,万科链家和贝壳的持股成本约为每股23元。截至发稿,东易日盛(002713.SZ)每股股价是3.78元。

在入股东易日盛后,链家并没有选择继续追加投资。2021年7月,链家母公司贝壳找房(NYSE:BEKE; HKEX:2423)与圣都家装达成协议,将收购圣都家居装饰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总对价不超过80亿元人民币,并于2022年并表圣都家装。在收购公开之前,还有媒体猜测,贝壳的收购对象是东易日盛,当时,东易日盛的市值约为25亿元。

上述东易日盛内部员工称:「2021年以来,虽然有几家投资人来访洽谈收购,但陈辉并不愿意将自己创办的公司转手他人。劳动监察机构到访公司之前,陈总几乎每天都来上班。」

金陵晚报曾在2014年报道称,东易日盛的陈辉、杨劲夫妇,在同年1月办理了加拿大永久居留权。

一周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向东易日盛及董事会秘书管哲发出监管函,指出东易日盛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错误。 

在《关于举行2023年年度报告网上说明会的通知》中,东易日盛错误地将举办年报网上说明会的时间披露为2023年5月16日,而正确的时间应为2024年5月16日。

此时距离5月16日已经不足24小时,没有人知道,陈辉会不会准时出现在北京总部大楼,参加公司业绩说明会。

(李丽为化名)

36氪作者 | 宋虹姗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IT人物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