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的上海,至真園的生意都是被誰搶走的?| 商業Friday

.. 作者 | 楊典

編輯 | 喬芊

1993年,黃河路餐廳的包房裡,不缺聲色犬馬的故事。在經濟騰飛的前夜,飯桌上的男男女女們聊生意、談下海、挑股票、講段子,金宇澄說「時代進入一場接一場的狂歡」。

食物和飯局恐怕是《繁花》最為重要的意象,得意與失意在飯桌上盡顯。要緊事總得找個高檔包房邊吃邊聊,最好再來幾道青魚禿肺、紅燒划水、大王蛇,飯局規格越高,菜也越名貴。

至真園的原型是是黃河路上的苔聖園酒家,美食顧問和店長向眼鏡王提供了不少可借鑒的細節。只是如今的苔聖園已然沒有了當年的光輝,在這個被戲稱「有自己貨幣」、omakase盛行的城市,一個毗鄰人民廣場、有着40多年歷史的老上海餐廳,人均155元的消費水平顯得頗為良心。

如今,上海真正的名利場是陸家嘴。在《繁花》的結尾,東方明珠落成,陸家嘴開始逐漸擺脫「下只角」爛泥渡的身份,迎來了自己的「繁花」年代。

如果再具體一點,上海國金中心是名利場的心臟。上海乃至全國、全世界的商務精英們,熱衷在這裡交朋友、談生意、聊行業八卦、感知錢的流向。

從事二級投資的張凱樂是國金中心利苑的常客,他的辦公室就在國金中心樓上。利苑離公司近,吃飯方便,人均600元的價位恰好符合報銷標準,利苑有着「粵菜黃埔軍校」的稱號,人人都說全國有頭有臉的粵菜師傅基本是從這裡出去的。「商務宴請選粵菜,粵菜裡面選利苑」,張凱樂覺得這是相當穩妥的選擇。

國金中心樓上聚集着華安基金、交銀施羅德、重陽投資和中信保誠等一眾資管巨頭,這些吞吐着金錢的龐大機器,也造就了一批如張凱樂一般把利苑當工作日商務宴請的高凈值人群,國金中心底商能為他們提供的選擇顯然不止一家。

遍尋國金中心三四樓,幾乎很難找到一頓低於人均300元的飯。光海釣大黃魚,就能找到三種做法:甬府尊鮮是紅燒慢燉,南麓薈館是杭式蔥油,嫣花叄玥是川椒水煮。

「高端版wagas」花廚做的是最貴簡餐,人均消費263元,這還是199元引流下午茶套餐拉低客單價的結果。國金中心4樓消費天花板當屬人均1023塊錢的樓上薈館,服務員會貼心地幫你煮58塊錢兩根的油條;最便宜的餐廳是一家人均98元的拉麵館,但一份單人黃金龍蝦面套餐就要268元。

36氪製圖

國際化小籠包鼎泰豐,在國金中心,也只能去負一樓了。在上海,挑選高端飯館是一件需要斟酌的事,一位北京的二級從業者就對上海來的朋友說過這種話:「我們北京不像上海,好館子不多,請你吃新榮記吧。」

二級投資人喜歡聚在飯桌上「開小會」,一級投資人愛和創業者在咖啡廳和茶館裡聊商業模式。90后一級投資人Jason現在聊項目很少會約人吃飯,「這個行業需要大量時間聊天,吃飯的話吃不好也聊不好。」

Jason長期關注消費賽道,見過不少消費企業創始人,他得出的規律是「重線下的老消費品牌創始人肯定是要喝酒的,而新一批線上起家的品牌創始人反而沒有喝酒的習慣」。

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裡,新與舊的矛盾體現得淋漓盡致。一夜長大的元氣森林在2019年一度產能告急,唐彬森也不得不在飯桌上和健力寶廠長「玩命喝酒」,只為了能多拿到幾條產線,但最終以元氣森林親自下場自建供應鏈告終。

商務飯局上往往會說些場面話、邊角料,真要談合作還是得找個安靜的空間坐下來聊。Jason習慣擁抱新的商務空間,更常用的選擇是星巴克和隱溪茶館,「隱溪茶館私密性高適合談事情,環境又很不錯。」

成立於2015年的隱溪茶館,是上美集團創始人呂義雄的副業。隱溪茶館主打新中式茶館,選址商場,平均每個門店的面積在400平左右,可以提供20多個包廂,隱溪茶館的包廂相互獨立,每個包間大致能容下2到4人。和星巴克類似,隱溪茶館也在做第三空間的生意,給人們提供了一種在家和工作之外的第三選擇。

大店模式、商場選址、翻台率低決定了隱溪茶館不是一門可以批量複製的生意。因而隱溪茶館客單價很高,人均169元以上,比「至真園原型」苔聖園酒家還要高。假如買一份599元的三人套餐,相當租了三個小時的小型會議室,商家還送你三壺茶。

隱溪茶館的高端定位、高客單價,註定不是一門屬於大眾的生意,而是屬於一小部分高凈值人群的生意。一些創業者、投資人、諮詢分析師成為了隱溪茶館的核心客群。窄門餐眼數據顯示,隱溪茶館現在已經開出了41家門店,其中有36家門店都位於上海。

上海灘海拔最高的茶館——隱溪茶館上海中心店,截自小紅書

某種程度上,以利苑、新榮記為代表的高端餐飲和以星巴克和隱溪茶館為代表的第三空間,肩負起了當年至真園的功能,吃飯飲茶是面子,商務溝通是裡子。

投資學暢銷書《如果巴西下雨,就要買星巴克股票》闡述了市場波動的一種規律,如果巴西下雨,意味着咖啡豆會豐收,星巴克的成本會下降,進而利好星巴克。二級市場的波動往往受到各種信息的影響,包括商業、自然、政治、貨幣政策等等,即使遠在巴西的雨也會讓納斯達克的線條波動。

反過來想,如果星巴克里的人們都在找工作而非談生意,市場是不是也正在度過屬於自己的陰天?2023年下半年,金融行業限薪、降本增效紛至沓來,二級從業者安娜公司之前酒店報銷標準是JW萬豪,現在已經改住亞朵,但想到亞朵現在也漲到一晚八九百,內心平和了不少。

前幾天張凱樂又去了一次利苑,發現平日里常常需要排隊的午餐時間沒有坐滿,腦海中回想起朋友剛對自己說:「報銷預算減了,以後還是你請我吧。」

(文中張凱樂、Jason和安娜為化名)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