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神葯」成爆品,中國有多少人在吃NMN?|醫氪

.. 文|胡香贇

編輯|海若鏡 楊軒

連續吃了4年多之後,今年54歲的陳茉莉用「試試吧,萬一活過120歲我就比秦始皇厲害」的形容,描述自己第一次接觸到NMN時的感受。

那是2019年8月底,距離李嘉誠擲2億港幣高調投資抗衰生物科技公司Chroma Dex已經過去兩年;而幾個月後,美國「抗衰教父」、哈佛醫學院教授大衛·辛克萊就將在Frontiers科學論壇上拋出那個經典問題:「有多少人想恢復20歲的活力?」陳茉莉可能猜不到現場那些舉手的人在想什麼,但對於不久前經歷了一場「腦細血管大面積破裂」,又長期受失眠和頸椎病折磨的她來說,恢復青春無疑極具誘惑力。

NMN,也就是β-煙酰胺單核苷酸,大約5年前開始以「不老神葯」聞名全國。直到今年「6·18」消費節期間,仍被相關企業稱為「現象級大單品」,銷售額和功效一樣長紅不衰。

不過,對於身處其中的人來說,變化在慢慢發生:一方面,賣方增加、產品迭代逐漸使上下游市場競爭陷入「內卷」;另一方面,作為一款高度依賴跨境銷售的保健品,中國國家衛健委、美國FDA等海內外審批層面態度的收緊,也引發了外界對NMN未來市場的擔憂。傳導至鏈條最終端的銷售者身上時,這些都有可能成為影響他們繼續選擇NMN的因素。

5年之後的今天,國內到底還有多少人在吃NMN?為什麼選擇NMN?新變化之下,他們是否願意繼續為這類產品買單?36氪與NMN產業鏈上下游的從業者、研發人員和消費者逐一聊了聊,試圖為這個問題找到答案。

中國人,到底多追求「長生不老」

如果拋開人類對長壽的原始慾望作為價值加持不談,從科學的角度出發,NMN就是一種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常見於毛豆、黃瓜皮和你的身體里。

在人體內,NMN是合成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前體,其功能主要通過提高NAD+的水平體現。而NAD+是一種能夠激活沉默信息調節因子的化合物,又稱輔酶Ⅰ,是幾百種重要代謝酶的輔酶,與能量代謝,乃至DNA複製等活動存在密切聯繫。

上世紀末,就有科學家發現了NAD+在對抗衰老和疾病方面的作用,比如作為沉默信息調節因子的「燃料」,如果沒有足夠NAD+就無法從組蛋白中去除乙酰基,使得基因沉默、壽命延長。但直到辛克萊在2013年首次給出「提高NAD+的水平,能夠延長小鼠壽命的30%」的結論,NMN作為一款保健品的消費屬性才開始被人們看到。

2015年,日本品牌新興和推出了全球首款NMN產品,背後的智囊團正是辛克萊在哈佛時期的合作夥伴今井真一郎。隨後,這款產品開始通過代購途徑進入中國;自2017年開始,除日本之外,香港、美國陸續開始有很多品牌商介入進NMN市場,新興和、基因港和Herbalmax成為大陸消費者最熟知的三家。

庄峰鋒如今是山東第一醫科大學特聘教授、中國抗衰老促進會生物科技分會副會長,早在2000年初赴美求學時就開始關注抗衰領域的科學研究。他的NMN朋友圈,也正是從那些和自己一樣身處科研圈的研究人員開始拓展起來的,尤其以醫學類單位為主。「他們對這個成分的了解更多,具備付費能力,也更容易接受成分轉化成的產品。」

這個小維度很好地貼合了NMN在國內流行的消費者畫像變化:中國富豪「帶貨」、美國教授站台,讓一個原本只作為科研原料的成份,逐漸被包裝成21世紀的「不老神葯」,並從港台明星圈、金融機構、科研院所等高凈值人群開始,不斷向下擴圍。

及至目前,在一部分公開口徑中,中國消費者已經成為NMN產品的最大買方。比如國內頭部NMN原料企業金達威(002626.SZ)在2022年年報中引述的Bosson Research數據稱,2021年時,全球NMN市場規模已達2.5億美元,中國地區的消費量接近七成。

不過,在36氪溝通的從業者中,部分人認為國內的需求尚未達到這個水平。「目前沒有很準確的數據,但核心需求還是在歐美,我們估計中國終端市場的全球佔比大概在20%。」國內頭部NMN原料供應企業音芙醫藥的相關人士表示。

至於前些年鼓吹的「長生」功效,深圳希吉亞生物技術有限公司銷售總監黃朝志認為,NMN如今已經是「一個非常理性的產品」。庄峰鋒也觀察到,願意復購的往往是真的體感自己身體狀況發生改變的人。

如今,陳茉莉也不提「活到120歲」了,而是將服用NMN作為身體保健的方法,對於那些不到40歲、又對這類產品十分好奇的人,她還會勸他們「沒必要吃,更適合年齡大、身體差的人」。

從追求長生變成保持健康,或許才是一款抗衰產品最好的宿命。

更便宜,是NMN市場擴圍的重要因素

幾年間,NMN的受眾是如何快速拓展的?

答案其實很簡單:如今打開電商平台挑選NMN產品,常見品牌的瓶裝價已由數萬元降至千元左右,親民的價格為這款「現象單品」奠定基礎。

上游原料端技術成熟、出貨量增加是終端價格的下降的最重要推力。早年間,NMN只作為科研原料使用,用於腦溢血、腦中風等治療藥物的開發,用量大的實驗室研究可能也就只需要幾百克或者一公斤,整體需求很小。直到2017年到2019年間,原料公司的體量也「只有4、5家生產,幾百公斤的規模」。

從工藝上來講,目前上游原料企業在合成NMN原料時主要有兩個路徑,一個是化學合成,先做到煙酰胺核糖,再將煙酰胺核糖經過酶的催化得到NMN;另一種同樣以煙酰胺為原料,但過程中全部採用酶催化的工藝,由煙酰胺與核糖經過三步酶反應到NMN,也就是半酶法和全酶法之別。

前述從事上游原料開發的從業者多認為,由於技術路徑已經「達到了比較極致的水平」,加之相關概念被炒起來后入局者眾多,NMN產業鏈上游其實已經呈現供過於求的趨勢。

如今,整個NMN市場「僅原料端每年的出貨量就到了百噸級的產能」,國內企業已經拿下了全球NMN原料供應的90%左右。金達威曾在2022年年報中披露,公司NMN實際產能已達500噸;另據公開信息,基因港餘姚工廠的規劃產能也達到了200噸。

這樣的量級能夠供給多少消費者?

前述音芙醫藥相關人士給36氪算了一筆賬:按照一人一天300mg的常規用量來算,一人的年需求就是100g左右。100噸出貨量每年可供應的消費者就超過了100萬人的規模。

「這是一個保守估計的數據。」當36氪向另一位從業者求證這個數字時,該從業者表示。目前,國際上其實都沒有一個準確的NMN官方服用劑量參考。在日本,由於製作比較嚴謹,最新的規定劑量設定在一人一天500mg左右;但國內的人體試驗中,比如在2021年廣州體育大學針對48名27-50歲年齡段人群開展的中國首項人體試驗中,最高劑量達到1200mg。

於是,在買方成為NMN市場主導者的今天,上游原料企業如今的重心不再是技術迭代,而是「抓住」下游品牌客戶,或拓展其他的保健品類;對應到下游的品牌時,儘管利潤空間更寬鬆一些,但面對國內大大小小几千家品牌商的競爭態勢,如何為自家產品尋找新的營銷「賣點」,成為關鍵的競爭途徑。

明星代言已經是最不值一提的套路了,產品迭代成為主流趨勢:一種是量販式,增加NMN的劑量來維持定價,比如最開始時一瓶60粒裝的NMN常見含量為9000mg,如今已出現15000mg、18000mg的劑量;

或考慮復方的形式,添加抗氧化劑或殺死衰老細胞的成份,將NMN與市面上其他的熱點分子相結合,如輔酶Q10、白藜蘆醇、葡萄籽提取物等。

陳茉莉介紹稱,她服用的一款美國品牌的NMN產品,就在這幾年間「升級了兩次」,這也成為她願意長期選擇同一個NMN品牌的前提。

NMN,或仍大賣

就像藥品研發一樣,提高療效、拓展「適應症」同樣是保健品維持自身競爭力的思路。今年年初,辛克萊公開的新研究稱:他的團隊按藥物類別開發的「超級NMN」MIB-626成功完成一項針對超重/肥胖人群的試驗,在安全性良好的前提下,MIB-626干預的受試者表現出了「明顯的體重下降和血脂改善,血壓也有所降低」。

「超級NMN」可以理解為具有還原能力的NMN。今年年中,辛克萊再度更新動態稱,MIB-626又開了新臨床,已知能夠參與治療的適應症包括但不限於新冠、阿爾茲海默症、糖尿病……

簡單概括就是:更「萬能」了。

同樣在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庄峰鋒解釋稱,「超級NMN」可以理解為NMN的變體。正常的NMN在人體內只停留在輔酶Ⅰ的概念,而輔酶Ⅰ其實有還原型和氧化型兩個概念,真正起作用的是前者。與此同時,輔酶Ⅰ又是可以循環利用的。「比如一塊錢就能帶動系統運轉,就是速度慢;100塊錢可能就更快,生命力更加旺盛,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補充輔酶Ⅰ。『超級NMN』到人體內就能直接變為還原型輔酶Ⅰ,更好地發揮作用。」

不過,目前雖有多家企業開始嘗試「超級NMN」的開發,但都是是概念性的科學研究,尚未有產品被推入市場。儘管如此,超級NMN的概念仍然給市場帶來一絲不確定性:按照美國當地規則,為保護相關產品專利,保健類補充劑產品中不得添加藥物成分。辛克萊抓住這個規則,在2021年年末致信FDA,要求下架市面上所有的NMN膳食補充劑。

隨後這一年多時間裡,FDA態度曖昧,最後雖公開表態NMN不能作為補充劑合法銷售,卻又不做出強制限制,所以NMN產品仍安穩地在美國銷售。「我們的原料繼續出口,當地品牌繼續使用。」黃朝志表示。

但在大洋彼岸的中國,這件事曾小範圍發酵。考慮到成本和時效,國內NMN產品大部分通過保稅倉發貨。FDA公開表態之後,國內大部分保稅倉口頭通知不再允許新的NMN品類入倉,包括NMN品類非常集中的寧波保稅倉。今年9月雖又放開了條例,但要求海外生產工廠在中國海關備案才能完成入倉,導致門檻越來越高。「純粹是執行方式的問題。」有從業者評價稱。

與此同時,國內政策端對NMN態度的緊繃也開始體現在審批環節。今年5月,國家衛健委正式發文宣布NMN不得用於食品添加劑中,一度引起外界對NMN產品未來銷售的擔憂。對此,從業者們的態度倒很坦然,表示不批準是意料之內的事。黃朝志還認為,雖然作為食品添加劑的應用能夠比保健品更廣一些,但卻不允許宣傳相關功效,這樣來看並不全然是壞處。

在他們看來,經過多年的市場教育,如今的NMN已經是「一塊兒穩定的、穩步增長的小市場」,一時的政策變化未必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國內未來的NMN銷售表現。至少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消費節,天貓國際、淘寶「全球購」等電商平台上,NMN仍作為熱門產品,不斷被推薦至保健品品類的列表首頁。

畢竟,抗衰可能是科學追求,但抗衰產品,一定是門生意。

(文中陳茉莉為化名)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子商貿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