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光伏組件回收蛋糕,只是看上去很美?

.. 作者 | 王方玉

編輯 | 蘇建勛

從2002年前後第一批現代意義的組件廠商投產,到今天我國光伏組件產量和光伏裝機量均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中國光伏業的飛速增長和巨大體量有目共睹。

與之相伴隨的是,此前裝機的光伏組件的壽命不斷到期,海量的廢舊、退役光伏組件去向成為一個問題。

今年3月初,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發佈了《關於籌備成立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光伏組件回收工作組及徵集工作組成員的通知》,使得光伏組件回收問題成為業內關注的焦點。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市場最主流的晶硅光伏組件(佔總裝機量的85%-90%)當中,玻璃約佔總重的70%,鋁邊框約佔18%,太陽能電池約佔4%,鉛、銀、鎵等金屬約佔1%。

每1000kg廢舊光伏組件中各成分質量分數

若以處理常規固廢的方式進行處置,不僅會佔用大量土地、帶來環境污染,還會造成半導體硅、貴金屬、玻璃等材料的浪費;相反,如果回收再利用,則可以產生可觀的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

中國綠色供應鏈聯盟光伏回收中心副秘書長吳翠姑曾在行業會議上提出,截至2030年,中國光伏組件廢棄量將達到18GW左右,約140萬噸的廢棄量,產值約130億元;到2040年,光伏組件累計廢棄量將達到253GW,約2000萬噸,產值規模將達到1500億元。

不過,對於這一剛剛起步、擁有千億市場空間的新興市場,行業從業者和賽道投資人卻都表示出了謹慎樂觀。

在他們看來,國內光伏回收面臨著缺乏准入門檻、行業規範不完善等問題,這導致市場參與者魚龍混雜,甚至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局面。

至少到目前來看,光伏組件回收「還算不上一門好生意,也難做成一門大生意」。

「早鳥」已入局

2011年我國新增光伏裝機量第一次突破GW(達2.13GW),按照組件壽命20年計算,約到2030年我國才開始有規模組件報廢量。但實際上國內光伏組件退役的規模要比預期和計算得更大,退役的時間點也更早。

這其中一部分來自於提前退役的光伏組件。由於我國早期建設的光伏電站技術不成熟、產量質量參差不齊,已有不少光伏組件達不到退役期就提前被淘汰。還有部分早期有補貼的電站因收益率較高,也會提前更換高效組件。

另一部分則來自於光伏組件生產廠商的廢料和殘次品。

青島某光伏組件回收企業創始人張傑告訴36碳,據他觀察,目前國內光伏回收企業大部分的貨源,其實是來自光伏組件製造廠的破損產品和廢料。廢舊光伏組件也並不是全部拆解處置,少部分仍能正常工作的光伏組件會出口到其他國家(主要是非洲、中東地區)進行梯次利用。

因此光伏組件回收市場發育成長得比預期更早更快,一批國內的「早鳥們」也早已入局。

目前圍繞退役和殘次光伏組件的回收和利用,國內已經形成了某種初步的產業集聚。「光伏組件的打包和國內國際貿易企業集中於蘇州;光伏背板和膠膜的處理企業集中於鹽城、宿遷;等外片、降級片、電池片碎料的處理企業集中於浙江和江西等」,張傑告訴36碳。

地方政府也已有所行動。2022年4月浙江秀洲市將中國綠色供應鏈聯盟光伏回收產業發展合作中心引入當地,並謀划引進國內外相關的光伏回收項目,在當地構建光伏回收的產業鏈。

在處理工廠廢料需求的推動下,國內光伏製造企業對於光伏組件回收的研究和布局也介入較早。如晶科能源方面曾對外表示,從2019年開始搭建和試運行回收示範線,運用基於化學法的組件環保處理技術,其銀,銅、硅回收率可達95%以上。

英利能源方面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其已掌握組件環保回收的核心技術,並建立了國內首條基於物理法的晶硅組件環保回收處理示範線。

鋰電池回收企業格林美也在關注光伏組件的回收與利用,其在上市公司互動平台表示,已啟動了相關技術研究,將在合適具有經濟價值的時候,建設回收光伏組件的回收工廠。

只是看上去很美?

雖然行業剛剛起步、且擁有千億級的發展空間,但當下光伏組件回收賽道並未釋放出多少市場紅利。從上文三家大企業「示範線」等相對保守的表態中也不難看出,其還並未探索出成熟的商業模式,離大規模量產還有距離。

當前市場上有三種主流的正規的光伏組件回收處置方式,分別是熱處理法、化學溶劑法和物理機械法(指將組件經破碎、金屬剝離、濕法冶金分離等步驟來回收金屬)。

但無論哪一種,光伏組件回收的利潤都比較難完全彌補運輸、拆解和回收、環保等相關成本。尤其是在退役光伏組件規模有限的情況下,回收處理工廠也難以發揮出規模效應。

集中式光伏電站大量分佈在山區,拆卸、運輸成本較高

無錫尚德執行總裁何雙權曾在論文中測算指出,一塊退役光伏組件可以提取的鋁、銀等原材料價值為56.53元,然而每塊組件的回收成本大約為75元。因此,如果完全按照市場機制運作,「正規軍」在回收市場很難有生存空間。

在實際回收處置當中,張傑表示,「一些小作坊只把光伏組件的邊框拆掉賣鋁合金,剩餘的部分則堆砌、填埋或者焚燒,幾乎不承擔環保成本。」 因此小作坊往往能夠給出更高的回收價格,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競爭局面。

除了當下發展階段原因導致的低收益、高成本之外,光伏組件回收的商業模式本身也存在一些痼疾。

由於運輸的合規性和運輸成本因素,光伏組件回收廠的布局具有區域性,只能輻射一定區域範圍內的廢舊組件。企業要大規模擴張必須不斷建設新工廠,同時每一家回收工廠的收益率都會因輻射的貨源多寡而有所不同。

「這在一定程度上會限制企業的成長規模,不像製造環節還是偏標準化產品,比較容易做大。」 清科產投投資總監劉雅達告訴36碳。

如何取得廢舊組件貨源也是個挑戰。目前佔國內裝機總量2/3的集中式光伏電站主要由幾十、上百家央國企、大民企投資商所持有,第三方的光伏組件回收企業要與這些大企業建立合作關係並非易事。劉雅達認為,大企業的相關合作方,如組件廠、電站運維方或者業主方直接下場負責回收會更加具有資源優勢。

占目前裝機總量約1/3的分佈式光伏電站的回收就更加困難,這些光伏組件分佈在數十個省市、數千萬建築物的屋頂上,分散的回收和運輸經濟性很差。

此外,光伏組件回收后的原材料價值波動也會影響到收益率。如目前國內硅料價格已經較去年最高點32萬元/噸的高位下滑了30%;HJT電池領域正在探索用電鍍銅替代高成本的電池銀漿,如能順利鋪開,也將進一步降低未來組件回收的價值。

「硅主要是製造屬性,鋰畢竟有資源屬性,這導致兩者的回收生意不一樣」。劉雅達表示。參考國外市場的成熟運營經驗,僅靠光伏組件中的資源回收再利用的價值孤木難支,組件企業也會繳納一定的廢棄物處理費用給回收企業,才能保障回收企業的收支平衡。

從長期視角來看,如果國內能夠完善對於廢舊光伏組件回收的政策支持和標準制定,並輔以行業監管,光伏組件回收產業或許探索出成熟的商業模式。但就目前來說,光伏組件回收這門生意還算不上「性感」。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