隅田川咖啡联合创始人兼CMO吴振将离职丨36氪独家

.. 文|杨亚飞

编辑|乔芊

36氪获悉,速溶咖啡品牌隅田川咖啡联合创始人兼CMO吴振将离职,2月10日为其在职的最后一天36氪就此向隅田川咖啡方面求证,对方表示,目前还没有明确变化。

隅田川是近些年崛起的速溶咖啡头部品牌之一,由林浩在2015年创立。林浩最初经营咖啡贸易,在2009年引入滴滤式袋装咖啡,后取名「挂耳咖啡」进行销售。自2019年起,隅田川陆续开拓咖啡浓缩液、冻干咖啡等多个产品系列,连续三年居于挂耳咖啡、咖啡液天猫双类目第一。

吴振于2020年6月加入隅田川,任职CMO,主管公司市场营销业务。在此之前,吴振有着十余年品牌战略和市场营销操盘经验。

吴振在任期间,隅田川的品牌和营销成绩可圈可点:在2021年签约肖战担任品牌代言人,提出锁鲜品类战略,进行品牌视觉升级,以及跨界合作导演王家卫并推出短片同名礼盒等。

不过据36氪了解,吴振在去年底便已提出离职。昨日,其还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处于「辞职期间」。

值得一提的是,据林浩日前在官方渠道透露,隅田川用时约一年,完成了一轮估值40亿元的C轮融资,但未透露融资金额。此前,隅田川分别在2020年8月、2021年3月相继完成A、B轮两轮融资,融资金额分别为数千万元、近3亿元。

目标三年线下渠道破10亿元

相对于隅田川十余年的创业历程来说,吴振两年多的在任期间并不长,但这期间也是隅田川业务快速增长期。据36氪从知情人士了解,2022年销售额保守估计在8亿-9亿元,而2020年,隅田川实现销售额约2亿元。

与三顿半、永璞等品牌不同,隅田川定位更平价。此前接受36氪采访时,林浩曾表示,隅田川看到的是冲调咖啡领域「从1元~1.5元区间向2元~5元的升级可能」。

1元-1.5元价格带,对应的「王者」恰是雀巢三合一速溶咖啡,后者也是速溶咖啡市场的最大单品。

从渠道分布来看可能更加直观。三顿半、永璞业务更多聚焦于线上渠道,而隅田川很早便开始线下渠道同步布局,合作酒店、商超、便利店等各类终端渠道。至2020年8月,线下零售终端便已经超过2万个。

大力铺线下依然是隅田川接下来的核心策略。昨日,林浩在隅田川咖啡2023年线下销售团队动员大会上表示,「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零售咖啡品牌。」他计划用三年时间,实现隅田川线下渠道收入突破实现10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隅田川。

不过,尽管近些年新锐品牌们在快速崛起,且在线上渠道蚕食雀巢的份额,但后者的市场地位短时间恐难撼动。根据欧睿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期间,雀巢占据速溶咖啡超过6成市场份额。

产品创新与库存难题

基于各类速溶咖啡形态升级保鲜技术,是各家速溶品牌的技术突破方向,也是隅田川的产品核心卖点。

据36氪了解,隅田川挂耳咖啡、鲜萃咖啡液主要通过跟日本工厂签署独家合作形式保证产能,近年来开始建设本土供应链,包括筹划在江苏、云南自建生产线,以及合作部分本土上游工厂。

但「保鲜」技术基础以及新品的持续推出,难掩隅田川在销售端面临的难题。

一位接近隅田川的人士称,隅田川目前面临不小的库存压力,在通过各种渠道低价去库存,同数量正价款咖啡液咖啡,在李佳琦直播间卖19.5元,临期款在拼多多13.9就可以买到。

36氪注意到,隅田川在品牌拼多多旗舰店以及天猫海外旗舰店,销售保质期仅剩约3个月的临期咖啡。其中隅田川在拼多多渠道上架的万人团产品,8颗浓缩液定价9.9元包邮,产品剩余保质期在2-3月不等。

此外,36氪近日从官方渠道下的订单发现,隅田川天猫旗舰店「促销款」挂耳咖啡,生产日期为2022年2月,到手之后所购产品的保质期已经过了2/3,仅剩半年保质期。

在小红书平台上,也有不少消费者提到关于隅田川临期咖啡的反馈,从部分网友提供的订单来看,产品实付价格约为零售价折扣的3折左右。

临期商品是快消品库存压力的一面镜子,当前隅田川在线上渠道对于临期及准临期产品的销售,反映出隅田川当前在产销端面临着一定经营挑战。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网络行销 / Adsense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