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業等待一次效率革命

.. 三里屯是中國零售業的一個微縮景觀。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直到改革開放,這裡只是一圈小商店、菜店和水果店的集合。直到80年代,三里屯從原來的地標建築改頭換面,出現了一座國營商場。

21世紀初,三里屯的地標是雅秀,一個曾經顯眼的外貿服裝市場。2017年後,向購物中心轉型失敗的雅秀選擇賣身,成為太古里西區,就是現在優衣庫所在的位置。

這裡現在已經成為整個中國最經典的零售範式,也隱喻着中國零售的困境——這仍然是一方商業地產邏輯十分強勢的陣地,地租的抬升或者地段的失寵都會輕易的顛覆這片熱鬧景象。電子商務近十年所帶來的消費繁榮並沒有改變這一切,如兩條不同象限的曲線,始終相近而行,但一直未能並軌。

 圖源:搜狐
圖源:搜狐

脫節的實體零售

1989年,北京第一家酒吧在三里屯南街開店。同年,河南鄭州的二七區火車站附近,一個叫做亞細亞的現代化商場開張,一時萬人空巷。

亞細亞的出現,第一次帶給國人的興奮感覺——星級酒店般的商場環境,琳琅滿目的商品,友好的導購員。開業一年時間,亞細亞即進入全國大型商場第35位,並且營業額在此後3年內以年均30%以上的速度遞增。

但在2001年10月14日,鄭州亞細亞購物廣場被河南建業住宅集團有限公司以2.3億元買下整體產權。

亞細亞的衰落,緣由是在錯誤的時間節點選擇了大型連鎖百貨的發展道路並終為其所累。但亞細亞仍然是中國零售業的一顆耀眼明星,成為一場行業浪潮的註腳。

 圖源:搜狐
圖源:搜狐

90年代,是中國零售業方興未艾的孕育期。隨着1991年4月八佰伴與上海第一百貨合資成立,外資零售開始進入中國,國內商超不斷崛起。僅僅30多年時間,中國零售業便走完國外一個半世紀多次零售變革的道路。

這背後,也一路伴隨中國城鎮化的進程發展壯大。內在的契機,則是跟90年代商業地產開發息息相關。

1992年,國內房地產吹響商品化號角。兩年後,北京的燕莎商城成為中國第一家中外合資零售商場——中國顧客開始可以走進櫃檯裡面選購商品。隨後1995到1996年,麥德龍和沃爾瑪,711和羅森,相繼進入中國。

90年代末商辦綜合樓的出現,成為之後洶湧而起的SOHO等商業綜合體的雛形,但依靠舶來品迅速成熟的零售業態也意味着其中深刻的商業地產烙印。從選址、運營等角度來看,其內核仍然與商業地產邏輯極為接近。

直到淘寶的成立。

當中國的實體零售業尚未褪去商業地產的虛火時,就已經開始迎來電商的降維打擊。依靠着高度成熟的社會化物流網絡,電子商務開啟了大流通時代,眾多品牌商和產業帶的商品,通過手機和快遞,源源不斷通過航空、高鐵、高速公路,直接進入消費者家中。對於用戶來說,只需要忍耐兩到三日,便可享受到極具價格競爭力、選擇極其豐富的商品供給。

這個時代的主題,是移動支付、雲計算。當實體零售商們,還在鑽研ERP、CRM等MIS信息管理系統時,電商直接將零售拽入了更高維度的科技效率比拼。來自全國工廠、品牌、產業帶的商品,通過信息流和物流湧入消費者家中時,基於地產邏輯的實體零售商們被忽視了。

這也直接導致了持續十年之久的「實體VS電商」之爭。

在上一輪電子商務所引發的消費變革中,實體零售並未享受到技術變革帶來的紅利,反倒是商業模式本身不斷受到挑戰。

這場模式之爭中,實體零售商並非沒有努力。銀泰、王府井紛紛接入網購,但這種數字化轉型始終沒有跳出「傳統零售+電子商務」生硬疊加的邏輯。技術投入不足,數字零售稀釋在流量經濟與渠道拓展的陷阱里,並未貢獻業績的大幅增長,反而持續拉低了本就不高的利潤水平。

 圖源:新京報 攝影:鄭新洽
圖源:新京報 攝影:鄭新洽

第三方數據顯示,按IT投資佔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0.05%估算,2020年國內零售業IT投資市場規模為190億元,約合27億美元,這個數字甚至遠不如同期沃爾瑪單季的技術研發投入。

從各家頭部零售企業研發費率來看,永輝超市2020年銷售額1045億元,研發投入2.66億元;天虹百貨2020年銷售額296億元,研發投入5500萬元——年度投入不足1%。

如這與國外相差巨大——2021年全球對零售科技的投資金額達到了1092億美元,遠高於2020年的471億美元。同時IDC研究結果顯示,作為全球零售企業沃爾瑪,早在2018年IT支出為117億美元,僅次於同年亞馬遜的136億美元。

與此同時,逐漸脫節的實體零售卻正在迎來一場全球範圍內的「即時零售」變革。

變化

不再需要出門走路或開車購買生活必需品,也不再需要等待幾天的快遞時間,從餐飲,到電子產品、生活用品,滿足所見即所得的即時性需求,當下全球的消費者逐漸習慣「外賣點一切」的生活購物,消費者對履約的確定性以及即時性提出更高的要求,「即買即得」的需求日益旺盛。

消費者習慣的改變倒逼零售行業進行被動變革,過程中,萬千實體零售商正在與國內外科技企業、新型零售企業加速融合,成為零售變革的新基建,一同捲入萬億零售新賽道。

早在2016年10月的雲棲大會上,已經用電子商務衝擊並整個顛覆了中國人消費行為的馬雲,突然降低姿態將電子商務歸為舊事物,試圖在概念上重新靠近傳統零售產業,態度堅決。

「純電商時代很快會結束,未來的十年、二十年,沒有電子商務這一說,只有新零售。」

行動則要早於演說。盒馬鮮生的第一家門店在那場雲棲大會的9個月前悄然開張,並在獲得阿里巴巴的一筆1.5億美元融資后迅速生長。2017年7月,盒馬生鮮已經擴張到13家店的規模。

劉強東在《財經》雜誌發表署名文章《第四次零售革命》,推出「無界零售」的概念,希望把下一場變革的定義權握在自己手裡,並直言「零售不存在新與舊」。

「零售的本質一直都是:成本、效率和體驗......下一個10年到20年,零售業將迎來第四次零售革命。這場革命改變的不是零售,而是零售的基礎設施。零售的基礎設施將變得極其可塑化、智能化和協同化。」

2022年,京東已經成為一家擁有53家生鮮超市、近2萬家加盟電器店、超5萬平方米的線下商場的實體零售巨頭。

可以看到,現在的實體零售,不再是20年前那個「將會被電子商務顛覆」的實體概念,而是開始進入城市本地即時零售的無數張網絡,成為其中的最小單元。

但某種程度上,盒馬們是這張零售網絡版圖上平地而起的增量,中國社會30年積攢起豐富而散落的實體零售生態如何被真正搬到線上,還是那個未能完全實現的核心問題。

這個宏大問題的現實呈現可能異常簡單,比如:

如何把居民生活範圍中的大量社區店納入進來?

或者:

一個地段不好,做熟人經濟空間有限的實體商鋪,能否有個「活的好」的一般方法?

《即時零售開放平台模式研究白皮書》顯示,預計到2025年,即時零售模式僅開放平台的規模就將達到約1.2萬億元,整個中國市場有將近700萬家的夫妻店、小便利店,他們將會在這個萬億市場中貢獻40%的出貨量。

這些實體店鋪是中國零售行業的商業敘事中籍籍無名的大多數。

 圖源: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圖源: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對這部分小微經營主體來說,即時零售多SKU、少庫存、高周轉的模式,對於門店的采銷、盤點、庫存周轉率都提出了重重挑戰。即時零售的生意並非簡單地將線下商品搬到線上。如果想要更進一步,靠感覺賣的粗放經營模式需要改革,變成可量化、可分析的精細化經營。

對於一些本土便利店來說,這場變革是從一個全新的Saas系統開始的。

隨着更多的本土零售店開始從線下轉到線上,即時物流對於經營半徑的增長一方面意味着「小生意」的上限變高,但也直接對應SKU的擴展難題以及熟人經濟的失焦。

用Pos機錄入消費金額,再用計算器和賬本手工進行商品的盤點和結算,結合店長對本地市場的理解來進行選品,這種傳統的經營模式是大量本土便利店在線下的生存之道。而一旦轉入線上,一個幾十平米的便利店可以將SKU擴展到3000個以上——逼近一個中型超市的規模——甚至開出更多分店的誘惑。這時候它開始被困在這套傳統方法里。

一家新分店的前提是重金找到一個合適又可信任的店長,一個基礎的EPR系統意味着3萬以上的年費,一件商品在貨架上7天無人問津,就意味着虧本。

 圖源:物流指聞
圖源:物流指聞

許多本土小店裡,POS機+計算器的傳統運營模式正在被牽牛花系統替代——一個能夠覆蓋到盤點、補貨、動銷,實現商品數字化的Saas系統。

這套由美團為實體零售商戶開發的系統,核心是深入後端供應鏈的「庫位碼」。當商家進貨時,通過收貨和盤點工具,每個商品品類都有對應的庫位號編碼,用手機即可管理每次收貨和上貨的過程。

 圖源:美團
圖源:美團

根據美團財報數據顯示,2022年第三季度美團平台上便利店和超市的交易量分別同比增長27.9%和62%,夫妻小店訂單量同比增幅高達125%;以「本地門店+即時配送」為特徵的即時零售越來越受到消費者的歡迎,第三季度美團即時配送訂單數增長至50億筆。

一家便利店的真正數字化從每個商品單元的數字化開始,一場新的效率革命則首先是一場技術革命,這在傳統的零售商業史中也從未有過例外。

新的效率革命

物美超市創始人張文中曾形容,「零售就是高科技」。

誠然,回看全球零售商業發展史,每次大的商業模式迭代,背後都是由科技力量推動。

成就「百貨商店鼻祖」西爾斯的是美國18-19世紀的鐵路時代,1896年美國農村免費郵寄法令的通過和1913年郵遞包裹制度的確立推動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零售革命的齒輪轉動。

沃爾瑪的興起則依賴於美國早期汽車工業的基礎,以及隨之而來的在上世紀中葉以後迅速成熟的公路網。上世紀70年代,沃爾瑪建立起物流管理信息系統,其美國境內的門店依附於美國的州際公路系統鋪陳,隨着公路網的成熟,沃爾瑪以物流配送中心為半徑的門店網絡幾乎同步成型。

然後就是亞馬遜,以及一場電子商務對傳統零售行業的技術性顛覆。

 圖源:源於網絡
圖源:源於網絡

現在這場即時零售的變革仍然建立在移動支付以及社會化物流的互聯網底色上,只是以此作為新的起點,開始對整個履約體系提出更高的要求,同時對後端供應鏈加速延伸。這一次,圍繞Saas系統、視覺識別、自動機械臂、倉儲機械人、無人機和自動配送車,技術革新正在成為這場零售變革的核心科技動能。

在國外,即時零售定義為Quick Commerce,即通過暗店(Dark Store也就是國內常說的前置倉)或者實體商鋪,在30分鐘時間將商品就近交付給消費者。參與者包括亞馬遜、谷歌、Uber、沃爾瑪等科技公司和傳統零售公司,同時在整個生態鏈條中,湧現出大量的視覺識別、無接觸支付、自動配送機械人等創新公司。

其中,幾乎成為一家機械人公司的亞馬遜和一直以來的零售巨頭沃爾瑪,正在引領這場即時零售的站位賽。

今年6月亞馬遜第一次推出了「完全自主」的AI倉儲機械人Proteus,同時宣布了多個機械人系統。其中的自動機械臂Cardinal可操作的包裹負重超過20Kg,而在計算機視覺技術以及AWS的加持下,這些機械人可以實現在多個包裹中找到目標件的動作,亞馬遜希望明年將其部署到倉庫中。

在此之前,去年亞馬遜已經發佈了兩款可以進入現實倉儲流程的機械人Ernie和Bert,以及另外兩款實驗室階段的倉儲機械人Scooter和Kermit。自2012年亞馬遜首次在倉儲環節引入機械人之後,到現在已經有超過35萬個機械人被部署在其全球的各大倉庫中。

 AI倉儲機械人Proteus  圖源:源於網絡
AI倉儲機械人Proteus  圖源:源於網絡

線下根系龐大的沃爾瑪近年則在進行一場向上的自我革命。早在2018年沃爾瑪在便攜式技術、機械人等領域的科技研發支出就已經達到117億美元,與谷歌相近,次於同年亞馬遜的136億美元,也是時年全球研發投入前十中唯一的零售公司。

2021年沃爾瑪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一個地下停車場試運行了最新的微型智能前置倉。6名員工和數十台AGV機械人管理着1393平方米的物流空間。據技術負責人介紹,這套新的物流作業效率可以比人工高出10倍,一個900平米的智能倉,最高每天可以完成1000個訂單。這被視為直指亞馬遜的倉儲體系。

去年的全美購物節「黑色星期五」之前,沃爾瑪宣布開始嘗試在其在線食品雜貨業務中使用全自動駕駛卡車運輸貨物,合作方是硅谷的初創公司Gatik,後者是第一家以商業身份在公共道路上實現完全無人駕駛的自動駕駛汽車公司。

 圖源:源於網絡
圖源:源於網絡

一場「求快」的即時零售浪潮漫向全球。

根據CB Insights評選的2022年零售科技公司TOP100來看,大量國外創業公司已湧入零售生態鏈,從事商品視覺識別、倉內分揀機械人、無接觸支付等新型業態。根據統計,2021年上述100家初創公司共融資131億美元,是2020年的3倍。截至到2022年,其已募集到230億美金融資。

今年10月,Uber宣布與英國大型連鎖葯妝店Boots達成合作,幫助後者的14家門店接入即時配送網絡,為消費者提供900多種商品的30分鐘送達服務。早在今年年初,Uber就宣布了其即時零售業務開始在澳大利亞試水的消息,為消費者提供一小時配送到家的即時服務。

谷歌的內部無人機孵化項目Wing到今年年初已經完成了20萬次的配送服務。Wing已經與澳大利亞連鎖超市Coles建立了合作,部分本地居民已經可以享受到從下單到收穫僅幾分鐘的購買體驗。

Wing  圖源:源於網絡
Wing  圖源:源於網絡

在把履約的時間刻度推以分鐘計的同時,Wing到目前為止的后10萬次配送服務是在從去年8月開始的短短7個月內達成的。

而同樣的變化也在變革着國內的零售市場。天虹百貨、物美、超市發等傳統零售商超,以及便利店、夫妻店等實體不斷湧入,激發出大量的創新業態。而且,在國內即時領域的科技探索中,包括Sass、視覺識別、自動機械臂、倉儲機械人、無人機、自動配送車等硬創新也層出不窮。包括美團在內的多家科技公司,與谷歌、亞馬遜等國外玩家一樣,正在探索底層技術突破,以推動行業效率的提升。

今年8月4日,美團與咖啡品牌Manner在上海落地首家露營地內的無人機咖啡快閃店,無人機負責配送露營地內的所有飲品,等待時間是兩到三分鐘。美團的無人機業務已經在深圳的5個商圈落地,航線覆蓋18個社區和寫字樓,在接近兩年的常態化試運營時間內完成了超過10萬單的配送服務。

 圖源:澎湃新聞
圖源:澎湃新聞

已在抗疫場景中有過社區、醫院等複雜場景實踐的美團自動配送車已在北京順義常規化運營超過2年,截止2022年8月,已完成室外全場景配送訂單超過240萬單。美團自動配送車現階段已經可以實現5cm~150m範圍內的障礙物識別以及360度的無死角實時感知,目前業務團隊正在與清華大學聯合研究如何在離線的狀態下在高度複雜的路面上完成自動避障。

更為關鍵的是,在即時零售的消費場景驅動下,大量前沿技術被源源不斷泵入實體零售的各個環節,在實際應用中得到了驗證。僅在2021年,清華大學就聯合美團發起20個科研合作課題,涵蓋智能無人系統、語言智能、基礎技術、運籌優化與數字化和數字經濟方向,這些課題均面向未來零售科技場景建立,以真實社會需求為導向,為高校前沿的科技能力落地結果創造條件。

 圖源:攝影吳用
圖源:攝影吳用

在2021年初的一次財報電話會上,王興開始以「一家零售公司」描述美團。同年9月美團將戰略從 「 Food + Platform 」 升級為 「零售 + 科技」。戰略變更的背後是持續的高研發投入,今年的前三季度,美團科技研發投入149億元人民幣,約佔三季度營收總和的10%,幾乎趕上2021整年167億元的研發投入(同比增長53.1%)。

在持續加持對後端供應鏈以及終端履約能力的科技投入之後,美團即時零售的一系列技術布局開始逐漸顯現。這家一直深耕本地生活的科技公司,多年來積累了足夠多的零售場景。它更像那個亞馬遜和沃爾瑪的混合體,可能是當下在中國最適合推動這場效率革命的一家科技公司,不僅是在推動科技應用在零售行業落地,也在布局行業未來的前沿性技術突破,勇於探索「深海區」,做好零售科技「硬基建」。

這在很長時間內仍然是一場低利潤率的基建生意,但一場零售的效率革命,第一次在國內外同時發生了。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子商貿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