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綠色交易所總經理梅德文:碳市場——碳中和的解決之道|談碳

..

「談碳」, 36碳圍繞「雙碳與ESG」議題推出的專訪欄目,我們會尋找業內大公司「雙碳業務」的關鍵角色、明星企業 CEO、學界產業代表等人物,針對碳中和戰略、可持續發展��企業社會責任等話題,進行一場深談。

以下是談碳第十五期,36碳專訪了北京綠色交易所總經理梅德文。梅德文有超過十五年碳交易與投融資從業經歷,併兼任北京綠色金融協會秘書長,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委會副秘書長等,發表過多篇綠色金融與碳市場的研究文章。

自2021年7月16日以來,全國碳市場正式啟動上線交易已一年有餘,如何看待我國碳市場的發展現狀?行業關注的CCER重啟,未來會走向何方?

近日,梅德文接受了36碳的專訪,對我國碳市場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提出他的見解。

文 | 呂雅寧

編輯 | 蘇建勛

11月11日,在埃及沙姆沙伊赫舉行的COP27大會期間,中國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的一份「年報「正式發佈。

據報道,中國向《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正式提交了《中國落實國家自主貢獻目標進展報告(2022)》(以下簡稱《進展報告》),反映2020年中國提出新的國家自主貢獻目標以來,落實國家自主貢獻目標的進展。

相比往年不同的是,今年《進展報告》中的一大章節聚焦在全國碳市場。

目前,全國碳市場已經上線交易一年有餘,並已完成第一個履約周期。首批納入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2162家,年覆蓋二氧化碳排放量約45億噸,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碳市場,覆蓋了全球12%的二氧化碳排放。

也許在很多人眼中,相比於新能源發電、新能源車、儲能技術等熱門領域,碳市場似乎少了幾分熱度。但是,這是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大重要政策工具,不僅落實了企業的減排責任,還能發揮其經濟激勵的作用。

「一個有效的市場大家才願意來做買賣,才有活躍度。「談及我國碳市場發展,梅德文這樣表示。

梅德文有超過十五年碳交易與投融資從業經歷,目前他任北京綠色交易所總經理一職,並在北京綠色金融協會、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委會、中國環境科學學會氣候投融資專委會等機構主導多個研究項目。關於梅德文所在的北京綠色交易所(以下簡稱:綠交所),國務院明確強調「推動北京綠色交易所在承擔全國自願減排等碳交易中心功能的基礎上,升級為面向全球的國家級綠色交易所,建設綠色金融和可持續金融中心。」(國發〔2021〕15號文)。可以說,他是親自參與我國碳市場從無到有,從單一向多元發展的一位資深專家。

梅德文向36碳表示,與歐盟成熟的碳市場相比,我國碳市場在活躍度上還是有很大的距離和提升空間。

他向我們展示了兩組數據,一組是歐盟配額交易市場(EU ETS)的數據,2021年,歐盟碳交易市場配額總量為15.72億噸,全年交易量122億噸,交易額6830億歐元,二級市場單價55.98元,換手率超過760%。

另一組是我國的碳市場數據,從2021年7月16日到2022年7月15日,整整一年中,全國碳市場的配額總量為45億噸,二級市場交易量1.94億噸,交易金額76.61億元,換手率不到5%,單價不到50元。

不過他認為,客觀評價,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期完美收官,市場運行健康有序,交易價格穩中有升,促進了企業減排和加快綠色低碳轉型。事物都有一個逐漸成長的過程,我國碳市場也不例外。現在的歐盟碳市場運轉完善,但它也是一步步走來的。

梅德文表示,我國碳市場的建設註定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需要分成市場化、金融化、國際化三個階段去發展。

如何看待我國碳市場的發展現狀?一個有效且活躍的碳市場應該如何實現?對於未來CCER的重啟,市場做好準備了嗎?近日,梅德文接受了36碳的專訪。

北京綠色交易所總經理 梅德文

以下為交流實錄,經36碳編輯整理:

成熟有效的碳市場:政策嚴,數據准,市場活

36碳:自去年7月全國碳交易市場上線,如今已一年有餘,您如何評價我國碳市場的交易活躍度和金融化程度?

梅德文:通過對比歐盟成熟碳市場和我國碳市場的兩組數據,可以看出我國碳市場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從金融化程度看,目前我們的全國碳市場交易主體主要是控排企業,產品只有現貨,不允許金融機構等其他主體進入,也不允許期貨等其他金融衍生品交易。

但是在試點階段,各交易所在金融產品創新方面,做了很多嘗試,比如說北京綠交所的碳配額場外掉期交易、碳配額回購融資、碳配額質押融資等,不過這些產品整體規模小,大多停留在首單效應上。

36碳:目前全國碳市場的交易換手率約為2%-3%,低於國內試點碳市場5%的平均換手率,也遠低於歐盟碳市場500%的換手率。您覺得主要原因有哪些?

梅德文:我們現在的碳市場不活躍,原因有多方面,比如說立法未定、配額總量沒有限制,以及三個單一:單一行業、單一主體、單一產品。

借鑒有效市場假說理論,有效市場最重要的三個要素是多元化主體、市場化產品與透明化監管。我國要形成有效性、流動性、穩定性,且兼具廣度、深度與彈性的碳市場,需要滿足「嚴、准、活」三個字,即「政策要嚴,數據要准,市場要活」。

36碳:可以展開講講「政策要嚴,數據要准,市場要活」嗎?如何有效發揮出協同效應?

梅德文:首先,政策要嚴,即嚴格立法。因為碳市場是個配額市場,未來的碳交易市場需要從目前的強度減排走向絕對總量減排,所以一定要嚴格。

碳市場的核心原理是總量與交易,沒有總量就沒有交易。沒有總量,這個市場的有效性大大降低。考慮到發展的要求,現階段仍是強度減排,未來碳達峰之後就要考慮做總量減排,同時配額的分配方式要實時增加拍賣比例。關於價格機制,所謂「短期價格看需求,長期價格看供給」,而配額的供給和需求都取決於政策的嚴和松。

第二,數據要准,即嚴謹量化。碳市場是一個建立在能源數據統計體系上的虛擬市場。隨着碳市場從電力行業擴大到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造紙、民航這八個行業,這些行業能源使用多樣化、排放過程複雜化、生產流程多元化,對能源統計和監測帶來更複雜的要求。未來中國的碳交易市場,應在一級市場建立基於ABCD即人工智能(AI)、區塊鏈(Block chain)、雲(Cloud)、大數據(Date)等現代科技基礎上的監測比對、量化核查的大數據體系、系統和平台。在二級市場建立防止操縱市場、防止違規交易的大數據預警系統。

例如,我們北京綠色交易所在今年的金融街論壇年會上發佈了「企業碳賬戶與綠色項目庫」系統,該系統基於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為企業和項目建立碳核算賬戶,通過在線監測和政府大數據實現動態監測和自動核算,引入多維度綠色評價體系,作為服務政府主管部門的雙碳管理公共平台和服務金融投資機構的綠色金融基礎設施。

第三,市場要活,即嚴肅定價。市場活了,才會有流動性,有規模,價格才能夠反映真實的碳排放邊際減排成本、綜合社會成本與外部性成本。首先需要吸納更加多元化、規模化的參與主體,多元化的市場主體是指數量要足夠多的且具有不同風險偏好、不同預期、不同信息來源的市場主體,只有市場主體多元化才能形成公允的均衡價格,才能發現真實的碳排放價格,才能發現所謂邊際減排成本、減排綜合社會成本、外部性成本,另外市場的規模要足夠大,要兼顧持續性、有序性、成熟性和穩健性。同時要推出更加市場化與金融化的多層次產品,以滿足信用轉換、期限轉換、流動性轉換等市場基本功能;還需要更加透明化和包容性的監管,要嚴格保護投資者的利益,執行全面的信息披露制度,以促進嚴肅定價。

36碳:目前全國碳市場的行業主體還比較單一,只有電力行業被納入進來,出現了明顯的履約驅動現象。您認為這個問題未來會得到改善嗎?該怎樣看待呢?

梅德文:是否會得到改善,答案是肯定的。在我國,真正的全國統一碳市場目前才運行一年多,又面臨著經濟發展與減排的兩難,疊加區域發展和產業發展的不平衡、價格機制的系統性、碳數據體系的複雜性等因素影響,我國碳市場建設註定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所以,我們也要分幾個階段來邁。

第一個階段在於市場化,以提高現貨市場的市場化程度為目的。這個階段,全國碳市場的擴容與產品的完善將同步進行。「十四五」期間,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造紙、航空這些行業被有序納入,配額總量有望擴容至70億-80億噸/年,納入企業將達到7000-8000家,按照當前碳價水平,未來全國碳市場總資產將有望達到4000-5000億元。隨着時間的推移,全國碳市場將逐步克服其弱點。這個階段,也許持續到實現碳達峰為止,估計還要7-8年的時間。

第二個階段是金融化,以完善市場金融化為目的,也就是允許期貨交易,允許金融衍生品的開發,吸納金融機構與個人主體加入進來。碳資產將不再僅用於履約,通過金融創新盤活存量碳資產的需求更加旺盛,包括碳遠期、碳互換、碳期權、碳租賃、碳債券、碳資產證券化和碳基金等金融服務將逐步完善。這個階段,也許需要再持續十年。

第三個階段,國際化,以和國際市場進行融合為目的,包括探討建立基於「一帶一路」的全球區域碳市場。積極關注國際統一碳市場發展,加強與國際碳信用的衡量標準、全球碳價的形成以及碳市場的互聯互通。

碳市場是實現雙碳目標的解決之道,重啟CCER已迫在眉睫

36碳:碳市場是幫助國家實現雙碳目標的一大政策工具,其獨特性體現在哪?

梅德文:首先,我要講一個觀點,中國要實現碳中和,解決之道在碳市場。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翰·希克斯曾提出過一個顛覆性的觀點:工業革命,其實是包含能源革命、產業革命和金融革命在內的三場革命。誰應該先發生呢?希克斯認為,是金融革命。他說「工業革命,不得不等待一場金融革命」。

歷史上看,第一次工業革命的金融支持靠的是債券市場,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金融支持靠的是股票市場。實現碳中和,我們還必須要有一個能提供大規模、低成本的長期資金支持的金融市場。

什麼是「大規模」?很多機構都分別計算過實現碳中和所需要的資金,結論也非常相似:我們總共需要至少140 萬億左右的投資,用於發展無碳技術、舊設備減碳升級,以及新技術的產能擴張,這是「大規模」。

什麼叫「長期」?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經濟學家周子彭認為,如果我們需要40年實現碳中和,那前10年應該每年投入 2.2 萬億,后30年每年投3.9 萬億。持續40年,每年投入2萬億元以上,這是「長期」。

什麼叫「低成本」?就是指資金到賬快,等待周期短,不需要抵押或者低成本抵押等。在金融領域,我們把融資分為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間接融資指銀行貸款,而直接融資指在證券市場發行股票,或者從風險投資那裡獲得融資。顯然,直接融資的「成本」更低。我們常說的BAT(百度阿里與騰訊)、TMD(頭條、美團與滴滴),還有現在很火的寧德時代這類創新型企業,主要都是靠直接融資,獲得了「低成本」的資金。

但是我們已有的金融市場是很難滿足這個要求的。一是以銀行為主的間接融資體系,很難催生能夠滿足碳中和需求的重大技術創新;二是我國的金融資產配置,在能源結構調整即未來大力發展新能源的大趨勢下,有可能面對重大的安全風險。

因此,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手段,幫助綠色創新型企業直接獲得融資,並且推動國家的金融資產,從非綠色向綠色轉變。而發展碳市場,鼓勵碳交易,就是我們可用的一個重要手段。這就是我說的,中國要實現碳中和,需要碳市場。

36碳:您如何看待全國碳市場與地方碳試點的關係?二者如何協調呢?

梅德文:我認為全國碳市場和地方碳市場是一個互補的關係。

全國碳市場抓大放小,納入的都是年碳排放量超過2.6萬噸的工業大戶。而在試點碳市場裡面,各地可以根據自己的特點,以及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行業可以更豐富一些,門檻可以更低一點,所以兩者並不交叉。

另外有一點很重要,碳市場的成熟完善需要出台很多新的政策規則,而地方碳市場規模小,影響也小,很多政策規則可以在試點市場先行先試。比如說地方市場可以在覆蓋行業、納入門檻、配額分配方式、交易主體、交易品種、配額總量控��、監管制度等方面進行探索,為全國碳市場的發展和完善提供借鑒。

未來,隨着兩個碳市場的不斷發展,雙方兼容性也會越來越高,條件成熟后,兩個市場可以實現互聯互通、全面融合。

36碳:目前CCER市場重啟的呼聲已經非常高,相關的交易工具是否完備?市場準備好了嗎?

梅德文:CCER重啟是必然的。自願碳市場是強制碳市場的有益補充,可以促進形成市場「柔性機制」,豐富產品類型,幫助遵約市場和企業實現低成本減排;並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同時充分調動全社會的力量共同參與應對氣候變化工作。

從國際和國內看,CCER的重啟已迫在眉睫。

從國際看,無論從政府、產業層面,還是金融、供需層面都在探索建立一個全球統一的碳信用體系。

在政府層面,聯合國推出了可持續發展機制SDM,要建立全球統一的自願碳市場;產業層面,國際民航組織(ICAO)主導的全球統一的國際民航碳抵消與減排機制(CORSIA)也在快速推進中,2021年已進入試運行階段,2027年開始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的規模以上民航公司都要強制控排;金融層面,國際金融界人士推動建立了國際自願減排規模擴大工作小組(TSVCM),提出了CCP即核心碳原則。

另外,歐盟將於2027年推出碳邊境調節機制(CBAM);美國經過二十多年的談判,兩黨、兩院在今年簽署通貨膨脹削減法案(IRA),達成歷史上最大的新能源補貼與氣候治理法案,新能源領域補貼達到3690億美元。

這些信號均激勵我們要在自願碳市場建設與國際碳定價話語權上有所作為。

從國內看,按照目前我國碳市場45億噸配額規模測算,每年CCER需求量最大為2.25億噸。與此需求量相比,當前市場上剩餘CCER數量已嚴重不足,未來碳市場擴容,疊加市場需求,CCER會更緊缺,這也是CCER重啟呼聲特別高的原因。

目前,CCER重啟正在準備中。根據10月27日舉行的生態環境部例行新聞發佈會,目前生態環境部正在組織修訂《溫室氣體自願減排交易管理暫行辦法》,同時開展配套制度規範的制修訂工作,包括項目開發指南、審定與核查規則、註冊登記和交易規則、方法學等重要配套管理制度和技術規範研究,也正在組織開展自願減排註冊登記系統和交易系統建設。

36碳:基於碳市場的重要性與未來趨勢,北京綠色交易所目前的關注點主要在哪?做了哪些改革和創新工作?

梅德文:既然碳市場對中國實現雙碳目標非常重要,綠交所作為國內最具影響力的環境權益交易機構之一,關注點必然集中在與碳市場相關的綠色量化、綠色定價和綠色資金配置等方面。

在綠色量化方面,綠交所面向會議活動、企業運營管理、金融機構以及個人提供碳中和服務;不斷開發綠色量化減排方法和標準;助推低碳能力建設,協助地方政府完成低碳發展規劃、溫室氣體排放清單編製、碳信息管理系統搭建等工作;在全國開發完成了近百個CCER等自願減排項目;同時,綠交所積極支持個人減排量化,大家熟悉的「螞蟻森林」項目,綠交所也是該項目的技術開發方,提供了三十多種應用場景計算方法。

在綠色定價方面,綠交所一方面協助北京的碳強制減排交易試點工作,構建區域性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另一方面支持國家自願減排碳市場建設,於2021年啟動了全國統一的溫室氣體自願減排註冊登記系統和交易系統建設。同時,按要求編製完成CCER交易、結算相關的制度文件。未來,綠交所將積極發展自願減排交易,並借鑒國際碳市場中碳期貨、碳期權等成熟經驗,發展新型碳金融工具。

在綠色資金配置方面,綠交所目前正聯合有關機構推出氣候股權投資基金與碳基金,培育和推廣碳中和商業模式和適用技術,服務地方和國家雙碳目標。為更好地引導資金投向氣候友好型項目,綠交所正在開發企業碳賬戶和綠色項目庫系統,並配合市金融監管局研究起草《北京市企業(項目)融資綠色認定評價辦法(試行)》,作為企業碳賬戶和綠色項目庫系統的配套標準;同時積極開展金融創新,研發與CCER等綠色資產掛鈎的綠色金融產品等。

未來,綠交所將在金融管理部門的指導下,進一步完善綠色金融的服務體系,服務全球綠色金融和可持續金融中心建設,探索綠色金融引導綠色發展的體制機制,助力中國如期實現雙碳目標。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