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丨小米Q3財報:陰霾尚未散去,逐漸認清現實

.. 作者丨邱曉芬

編輯丨蘇建勛

在經歷了第二季度的陰霾之後,小米發佈的第三季度財報依舊愁雲慘淡。財報顯示,小米集團第三集團營收704.7億元,同比下降9.7%,略高於市場預期的701.6億元。經調整凈利潤為21.2億元,同比下降59.1%,高於市場預期的19.9億元。

阻礙的因素有很多,疫情、地緣政治衝突、全球通貨膨脹、美元加息、手機市場大盤下滑,這些擺在小米麵前的利空客觀因素,到了這一季度依舊沒有緩解之意。

這也導致了,小米這一季度在手機、IoT和互聯網收入這「三駕馬車」的收入同比增長速度、毛利率、以及整體凈利潤,都出現了明顯的放緩態勢。而最誇張的是,小米本季度的經調整凈利潤同比腰斬。

但不是沒有正面信號。把比較的時間縮短,相比上一個季度,手機業務中,收入和出貨量都有了一定的改善。Q3一般是消費電子熱銷的一個季度,在銷量的帶動之下,這一季度小米手機主業的毛利率也從上季度的8.7%提升到了8.9%。

儘管主營業務尚且籠罩在陰霾之中,小米在汽車業務等研發投入中踩了一腳油門。這一季度的研發投入達到了41億元,是經調整凈利潤的2倍,也是上市以來的季度最高數值。

小米還要繼續艱難過冬。

小米營收和凈利潤走勢 36氪製圖

高端化三年,彌補急行軍的錯誤

高端化推進了三年,小米手機正在逐漸認清現實。在華為手機受到重創后,國產手機陣營在2019年紛紛開啟高端化進程,但經過三年的驗證,華為份額的大盤,還是被蘋果收入囊中。

從銷量和ASP來看,小米手機的高端化經歷過一段高歌猛進的時期,小米10系列幫助小米打開局面后,成功收穫了一波小米6釘子戶換機潮。但很快,乘勝追擊的小米11系列,又因為高通芯片的適配問題出現燒主板現象、隨後推出��摺疊屏手機小米Mix Fold則因為方案不成熟,退貨率居高不下。

過於急躁向高端化切換,頻繁出現質量問題,售後又算不上誠懇,讓小米高端手機的口碑遭遇滑鐵盧。而如今,小米正在彌補急行軍的錯失。

認清現實的一個表現在於,質量問題在逐漸被糾正,口碑被擺上日程。比如,在11月份,小米中國區服務部就更新了服務政策,宣稱小米11系列無論是否過保,將免費提供免費的主板更換服務,時間為自手機激活之後的3年。

財報中,小米方面特意強調的是,今年發售的小米12S系列,在京東平台的好評率超過98%,相比此前機型表現好了不少。

服務政策調整

不僅如此,去年發售的小米12系列、小米12S系列,產品定義思路上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在小米10、11系列中,小米的高端化更多是延續以前的打法,把供應鏈厲害的技術在手機產品上拉滿,然後制定比同行更低的價格,製造一種反差感。

但到了12系列上,小米去掉「米味」,放下了對性能滿分的「水桶機」的執念,轉而強調產品某個細分方向的長板。與此同時,相比於小米10系列、11系列,12系列的產品線也更集中了,沒有拆分出太紛繁的變型機。

綜合種種,逐漸重視產品口碑,精簡產品節奏和機型,都是小米在高端化上做出的一些調整。但這種轉變,不會那麼快出結果,至少不是出現在這一季度。

財報顯示,本季度小米手機ASP降到了1058元,依舊是推進高端化以來的低位,毛利率也還徘徊在10%之下。

這是因為,小米手機短期內的難題是,支撐着銷量大盤的中低價位產品,庫存如何儘快出清,為此小米手機在這一季度採用了一定的促銷手段。財報顯示,小米本季度「製成品」庫存達到了273億元,環比有所下降,但是佔據到本季度手機收入的65%。

儘管華為已經證實國產手機品牌與蘋果手機平分秋色的可能性,現實證明,要複製華為的路徑,是一件難度不小、且長期主義的事情。

華為案例的獨特之處在於時機,其推出Mate P系列的時候趕上了國內手機爆發的時間點,還在更早的時候就搶先布局了底層的芯片、系統的核心競爭力。而對於小米、OV這三家手機廠商來說,需要在國內的手機大盤衰退兩年之久的時候,兼顧布局核心技術、構建品牌。

正如小米方面在財報電話會議上提到,「高端化不是靠一兩款機型就能夠解速勝的,這不是一件急躁的事情,但我們是有戰略耐心的」。

艱難輸血研發和造車,小米推進降本增效

手機業務低迷之餘,一個悲觀的事實是,本季度小米的IoT業務、互聯網業務拖了後腿。其中,IoT業務的收入為191億元,同比下滑9%;互聯網收入為73億元,同比下滑3.7%。兩項同比數據都是上市以來最低值。 

小米三項收入同比增長走勢 36氪製圖

儘管三項主業績表現低迷,小米的研發投入還在加大火力。也是為了儘可能保證現金流,小米本季度開始提升運營效率,節省研發之外的支出——在「三費」中,只有研發費用是大幅度提升的,另外兩項都在持續縮減。

財報顯示,這一季度,小米的研發投入達到了歷史最高的41億元,同比增長8%。其中,僅僅是汽車業務投入,在今年的前三季度就達到了18億元,佔總研發投入的16%,汽車團隊的人員擴張也基本完成,截至本季度,小米汽車的員工達到了1800名。

另外,本季度行政和銷售推廣支出出現了較大幅度的降低,分別同比降低4.6%、8.1%。

降本增效的一項具體表現是,在燒錢的新零售策略上,小米嘗試「借力」。線下渠道是手機高端化、提升IoT設備設備出貨量的重要突破口。在過去,小米採用的是高頻快速開自營店的重資產模式,而在今年9月,小米轉向嘗試一種更輕巧的方式撬動合作。

綜合財報和電話會議,在9月份,接入了京東到家和美團的3500家門店、以及餓了么的1500家門店,去覆蓋3-5公里範圍內的消費者——而這部分業務,在快速起量,財報顯示其佔據線下渠道的GMV達到了7%。

總的來說,連續兩季度低迷的財報,有客觀環境的衝擊,也有小米自身的問題。對於小米來說,眼前的一樁一件都是很難短期破解的難題——小米收入主要由海外支撐,海外最大的困境是地緣政治掣肘和美元加息,國內則面臨著疫情和宏觀經濟所導致的消費電子需求疲軟。這些至少不是小米憑自己之力能夠破解的。

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小米都將用持續低迷的主業收入,養汽車業務這一重資產業務,布局手機之外的下一個增長點。可以預見的是,小米的冬天還要再持續一段時間。但彌補急行軍的過錯, 推進降本增效,對於小米來說,已經是一項積極信號。

延伸閱讀:

《Long China 50分析 | 高歌猛進的小米,踩下一腳剎車》

【end】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ndroid 手機及裝置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