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虛擬製作,愛奇藝打造中國樣本

.. 愛奇藝的虛擬製作基地位於橫店一座新建的影視產業園內。從一排頗為復古的西式建築進入,便是愛奇藝剛剛在此搭建不久、佔地約2400平米(約為三分之一個標準足球場大小)的虛擬製作棚。一塊巨大的弧形LED屏幕立在攝影棚中央,今年7月,這塊大屏剛剛從河北大廠搬遷過來。

 圖源:微博@新加坡小筆尖
圖源:微博@新加坡小筆尖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虛擬拍攝還等同於綠幕拍攝,但在愛奇藝的規劃里,未來大部分的虛擬拍攝,都可以由這塊屏完成。

上周剛剛宣布殺青並登上熱搜的古裝奇幻題材新劇《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就是這塊大屏第一次投入使用於拍攝商業劇集。

 圖源:《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方預告海報
圖源:《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方預告海報

說得更具體一點,所謂的XR虛擬製作,就是將提前製作好的數字場景投映到LED屏幕上,讓演員置身於這面隨着視點位置隨時變化的「屏幕牆」前進行表演。實時引擎的圖像輸出和攝影機的追蹤能實現同步結合,也就是說攝影機取景框在虛擬環境下拍到的畫面,就如同在實景中拍攝那樣,能夠實現「所見即所得」。

相比以綠幕為主的虛擬拍攝需要耗費更多的後期處理時間,XR虛擬製作能比綠幕提供更真實準確的光照效果,同時給予演員以更強的沉浸感信念感。正如《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導演杜林談到的那樣:

「目前大多數特效拍攝中演員的支點來自於導演的描述和概念設計圖,需要腦補能支撐其表演的各種氛圍和細節,但XR虛擬拍攝讓演員置身於一個令他們信服的氛圍里,從而最大限度地感染他們,激發他們的表演細節。」

當然這還只是XR虛擬製作在影視製作中帶來的「看得見」的改變。如果將目光放得更加長遠,就會發現不僅是在拍攝層面,XR虛擬製作不管是對影視製作流程,還是對整個行業的運作模式,帶來的改變將是深遠的,甚至是顛覆性的。

不只是把「綠幕」換成了LED屏

理解XR虛擬製作的價值,還是要先將關注點放回到影視行業中。

正如前文提到的那樣,特效類影視作品的製作通常需要用到綠幕拍攝,再通過後期製作完成特效。換句話說,影視作品的製作往往是從策劃、到拍攝、再到後期,流程是線性的。同時,因為綠幕拍攝過程中難以避免的種種問題,比如「腦補」與幕布素材的構圖、角度、視線、調度等不匹配,常常也會面臨補拍和重拍等等繁複的狀況。

XR虛擬製作正是改變了這個線性流程,前期和後期并行,分散了後期的壓力。

由於XR虛擬製作需要提前搭建數字場景,相當於是把過去影視製作的後期工作前置了,這就使得一部影視作品的策劃、拍攝和後期工作幾乎是并行的,避免了漫長的後期製作;而即便是面臨補拍和重拍,也可以通過調用已經製作好的數字場景快速實現「一鍵切換」,根據內容需要快速便捷地調整虛擬場景中的置景。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虛擬拍攝現場(圖源:@新加坡小筆尖)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虛擬拍攝現場(圖源:@新加坡小筆尖)

顯然,在提升製作效率的同時,未來XR虛擬製作的影視作品在拍攝時間和資金成本上更為可控。

這也相應地要求創作團隊在拍攝之前,就做好萬分周全的準備。據愛奇藝智能製作部負責人朱梁介紹,《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在拍攝前,創作組和技術團隊就已經開始了非常深度的協調和磨合,來保證拍攝時能夠嚴格按照預演好的過程進行,「因為『所見即所得』意味着拍攝完畢之後更改和調整的空間非常小」。

這些恰恰又和影視工業化的要求是相符合的,即能夠最大限度地在控制成本的基礎上,保證影視作品保質保量地產出,避免出現過去因為從業人員的「不職業」等人為因素造成的損失。

XR虛擬製作作為在國內剛剛興起的技術,第一步往往也是最難的。《狐妖小紅娘月紅篇》恆星引力製片人沈京京介紹說,《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光是虛擬資產的製作就花了至少半年時間。雖然在現階段,XR虛擬製作看上去是把後期工作需要的成本挪到了前期的籌備上,但長期看,早期投入的這些成本在日後都是有很大發揮空間的。

虛擬數字資產的復用,愛奇藝已經有所嘗試。

愛奇藝曾在去年11月推出過一支名為《不良井之風雲再起》的虛擬製作實驗片,可以說是數字資產復用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不良井之風雲再起》場景數字還原演示(圖源:愛奇藝)
《不良井之風雲再起》場景數字還原演示(圖源:愛奇藝)

據朱梁介紹,這部實驗片中的所有場景都來自對愛奇藝去年熱播的自製劇《風起洛陽》片場「不良井」場景的高精度數字化掃描。所謂的「高精度」,就是即便是對某個場景中的任何一處進行放大(比如一扇門后的場景),都能非常準確地還原出放大后的細節。

這就給數字資產的後續復用提供了空間。

今年年初,愛奇藝發佈了包括六件道具數字藏品和一件場景藏品「不良井」在內的《風起洛陽》主題數字藏品;7月,又初步完成了對《風起洛陽》VR全感沉浸項目的製作——所有這些項目,用到的都是當初掃描自《風起洛陽》片場的數字虛擬資產。實際已經跑通了「實景掃描—資產重建—虛擬拍攝—精修入庫—多業務復用」的製作流程。

 圖源:愛奇藝
圖源:愛奇藝

相較《風起洛陽》,《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實則是從一開始就把虛擬資產的復用納入了規劃。沈京京提到,「雖然單純看這一部虛擬拍攝的佔比不多,但後面兩個篇章復用的虛擬場景佔比可能是不錯的,這是一個不斷嘗試和學習的過程,這部劇只是一個開始。」

而如果放到更廣泛的場景下思考,數字資產的復用也不只限於圍繞影視作品。

譬如早在去年,愛奇藝就曾製作過一場「THE9虛實之城」虛擬製作XR直播演唱會,粉絲在感受偶像在虛擬世界中精彩表演的同時,也獲得了在虛擬世界中擁有分身、虛擬坐席和同頻聯動應援棒等等的新鮮體驗。這不如說也是虛擬資產應用一個非常適合的方向。

 圖源:「THE9虛實之城」演唱會截屏
圖源:「THE9虛實之城」演唱會截屏

據朱梁透露,愛奇藝未來在虛擬製作方面的構想,就包括了將數字資產能力進行更廣泛的分發和變現,形式包括但不限於發行數字藏品、廣告和翻外劇的拍攝、雲演出、VR體驗、遊戲和元宇宙等等。

顯然,儘管從表面上看,XR虛擬製作只是把綠幕換成了LED屏,但它背後包含的,卻是對設備、技術和攝製流程的一系列改變,是在應用新設備和新技術的基礎上,影視行業正在形成的一種全新「生產力」。

虛擬製作席捲好萊塢

雖然在國內,XR虛擬製作還是一項比較新的技術,但結合國外虛擬製作技術的發展來看,這種製作方式已經多有應用,並且正在展現其獨特的價值。

自從在2019年的SIGGRAPH大會上,虛幻引擎與合作夥伴們共同展示了一支「虛擬LED片場」(Virtual LED Stage)和「攝影機內特效」(In-camera Visual Effects)的演示視頻,虛擬製作的概念此後便席捲了影視行業。

 虛幻引擎2019年發佈的虛擬製片演示視頻(圖源:源於網絡)
虛幻引擎2019年發佈的虛擬製片演示視頻(圖源:源於網絡)

2019年Disney +上線的星球大戰番外真人劇集《曼達洛人》,常常被從業者視作是XR虛擬製作的經典案例。當年為拍攝《曼達洛人》,電影特效製作公司工業光魔就聯合Epic Games專門搭建起一座22.86米寬、6.4米高的全LED虛擬片場「The Volume」。

 《曼達洛人》拍攝現場(圖源:源於網絡)
《曼達洛人》拍攝現場(圖源:源於網絡)

《曼達洛人》用到了許多虛幻引擎曾為遊戲創建的資產,並總結出一套「工業光魔虛擬製片方法論」,此後便不斷被同行所效仿。

為滿足當時暴漲的關注和需求,虛幻引擎還在2020年把專為影視行業舉辦的「虛擬製片峰會」特別升級為「Unreal Build」線上大會,不少好萊塢頂級製片公司的高管們都在圓桌討論中表達了自己對虛擬製作的看好:

Netflix虛擬製片總監Girish Balakrishnan:與其說虛擬製片是種新技術,倒不如把它看成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它史無前例地解決了創作過程中的溝通障礙。

環球影業視效高級副總裁Christopher Cram:虛擬製片的最大優點,是讓製片流程中的「視效預覽」(Previs)更高效。導演和攝影指導在早期就對實時渲染出的畫面效果做討論、達成共識,減少了製作盲區,極大地提升了溝通和後期的效率。

盧卡斯影業執行副總裁兼總經理Lynwen Brennan:一旦導演們嘗試過虛擬製片,就再也回不去了……傳統製片和虛擬製片不是割裂的,後者讓前者更強大。

此後,不少好萊塢頂級視效公司和遊戲開發公司,紛紛在毛髮實時渲染和表演捕捉實時渲染等等更細分的方向進行了諸多探索。

曾執導過《回到未來》和《阿甘正傳》等經典影片的奧斯卡金像獎導演羅伯特·澤米吉斯,也在2020年推出了利用虛擬製作技術拍攝的奇幻電影《女巫》。《女巫》拍攝搭建了全虛擬場景,並配備了一台「虛擬攝影機」,供導演在實時渲染出的場景中隨意找角度、看畫面,幫助創作團隊更清晰地根據導演意圖完成製作。

 羅伯特·澤米吉斯移動着虛擬攝影機,預覽實時渲染出的畫面(圖源:源於網絡)
羅伯特·澤米吉斯移動着虛擬攝影機,預覽實時渲染出的畫面(圖源:源於網絡)

虛擬製作最近的一次著名應用則是HBO在今年夏天推出的重磅新劇——《權力的遊戲》首部衍生劇集《龍之家族》。《龍之家族》是第一個在華納兄弟英國利維斯登工作室(WBSL)最新的虛擬製作攝影棚「V Stage」進行的拍攝項目。

V Stage是目前歐洲最大、最先進的虛擬製作攝影棚之一。24000平方英尺的場地里分佈着92台先進的Vicon動作捕捉相機,7100平方英尺的環繞式虛擬製片環境則由26000多個LED面板組成的矩陣構成,還有一個由5544平方英尺LED面板組成的定製動態頂棚,能根據需要傾斜和變換角度。

 《龍之家族》龍石橋拍攝現場圖(圖源:源於網絡)
《龍之家族》龍石橋拍攝現場圖(圖源:源於網絡)

這使得《龍之家族》在新冠疫情肆虐的背景下,也能順利進行拍攝。創作者對這種更先進的拍攝方式顯然也是感到興奮的,就像HBO西海岸製作執行副總裁Janet Graham Borba提到的,

「《龍之家族》雄心勃勃的虛擬製作規模確實需要一個可以提供尖端設施的工作室,V Stage虛擬製作攝影棚使我們能夠充分利用技術進步」。

此外,虛擬製作技術也在HBO今年上線的劇集《海盜旗升起》第一季以及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今天》節目中多有運用,《奇幻森林》《獅子王》和《指環王》等電影也有所涉及。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The Insight Partners去年發佈的統計數據,2020年,全球虛擬製作市場價值為14.6億美元,預計在2028年將達到47.3億美元,2021至2028年的複合年增長率預計將達到15.9%。

不管是虛擬製作在好萊塢的風靡,各製片巨頭和大導演對虛擬製作的試水,頂級視效公司和遊戲引擎選擇入局影視虛擬製作,還是種種市場調研數據,其實都在說明,XR虛擬製作正在成為如今影視行業不能忽視的一個新興力量。

需要一個樣本

在影視工業不斷走向成熟的中國,各方從業者自然也不會錯過擁抱新技術的機會。

以愛奇藝為例,去年上線的《不良井之風雲再起》虛擬製作實驗片就是其在虛擬製作領域一次積極主動的嘗試。據朱梁介紹,因為帶有實驗片的屬性,《不良井之風雲再起》的目的非常明確,「用小體量實驗片考驗我們的系統、我們的技術能到達怎樣的極限」。

 圖源:愛奇藝
圖源:愛奇藝

所以在這部實驗片的創作中,創作團隊加入了許多「極限性質的」,可能「僅僅是為了做鏡頭調度技術測試」的劇情,比如要測試一個飛行鏡頭,就會加入「劇中角色在天上飛的」的橋段。

「通過《不良井之風雲再起》,我們其實找到了自己在那個階段裡面的一些上限,在這些上限的基礎上再去做一些取捨,比如哪些東西可以做,哪些東西最好不要碰。在這個過程里我們也會不斷升級我們的系統,不斷用到最新的引擎技術來優化效率、質量和效果。」朱梁說。

但朱梁也告訴品玩,國內的XR虛擬製作技術依然處在慢慢起步的階段。

一個體現便是,XR虛擬製作在商業片中的運用尚不成熟。實際的商業項目和實驗片的要求不同,後者允許創作團隊有試錯的機會,也允許其花很長時間把每個細節打磨得很細;但實際項目因為有劇情的框架在,通常不能為了「炫技」而改寫劇本,同時商業項目的生產節奏非常快,往往不容有失。所以當下,技術的使用也要更多建立在穩妥的基礎之上。

儘管我國的影視工業在顯卡、算力、高階的芯片、核心引擎和人才儲備等等問題上,和起步更早的美國相比依然有所欠缺,在整個影視製作技術和生產理念上,也依然處在學習的階段。

「但是並不代表我們未來一定會落後。」朱梁說。

「至少就目前,我們在LED屏幕的搭建、工程的質量和速度上做得都非常好。」在他看來,我們現在「最需要的並不是要往裡面投多少錢或者是買多少軟件」,而是需要有一個能夠在行業里起到示範作用的好項目出現。

這或許能夠解釋為何愛奇藝和恆星引力願意在《狐妖小紅娘月紅篇》中支持XR虛擬製作技術的投入。「我們的核心困難是行業對這件事情的認知,現在按照原來的製作方式,完全也可以交片,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願意嘗試,這是一個挺大的問題,」朱梁告訴品玩,「愛奇藝不想自己完全成為運動員,純做一個視效公司,這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我們還是希望把新的生產模式帶給整個行業,核心目標是給大家做個樣子,通過項目的落地給大家一些新的支撐,告訴大家能夠在劇集里展現什麼樣的可能性。」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虛擬拍攝現場(圖源:愛奇藝)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虛擬拍攝現場(圖源:愛奇藝)

「虛擬製作會改變影視產業整體的製作模式,影響力會非常大,但它的意義是需要漫長時間才能展現的,」沈京京說,「如果我們不邁出第一步,更不要說後面幾步。為什麼好萊塢做得很好,好像我們不行,不是說我們做不到,關鍵是要邁出這一步,需要大家有更多信心,把現在的基礎做好。」

「總要有人開始做這件事情。」沈京京補充道。

我們關注XR虛擬製作,並不意味着它將成為取代傳統影視製作的新方法,而是期待着XR虛擬製作作為「科技改變世界」的註腳,未來能夠給影視工業帶來哪些補充和幫助。改變已經發生,我們也有理由相信,XR虛擬製作會在中國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存空間。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攝影設備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