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金小蝶,練習時長五年,正式出道」

.. 「小蝶,請對今年企業銷售事業部的業績進行分析。」「小蝶我看到風華科技園是預警狀態,具體是什麼原因呢?」「小蝶,『資金占用額度過高』的風險有沒有什麼建議?」

在11月11日的全球創見者大會上,一名企業管理者不斷向財務BP「金小蝶」發問,而「金小蝶」的反應也十分迅速,分分鐘就對企業業績、預警情況進行了全面分析,並針對資金異常情況,立馬給出許多管用的建議。

這位「小蝶」的超強業務能力,讓台下觀眾直呼:這是什麼神仙財務BP!不僅如此,「金小蝶」皮膚白皙、鵝蛋臉、長頭髮,稱得上是部門的「顏值擔當」。

不過,與大家想的不同,此處的「金小蝶」並非真實員工,而是由金蝶正式發佈全球首位EBC企業管理領域的數字員工——K,是一個以「AI+RPA+大數據」等多重技術深入融合的、高度擬人化的新型勞動力。


今天,我們為何要談數字員工?


事實上,這幾年隨着數字化、智能化的不斷發展,數字員工正在成為許多企業用工新常態,有許多的數字員工開始上崗,比如說,拿下萬科優秀新人獎的「崔筱盼」、招商局集團的「招小影」、浦發銀行的「小浦」、桂林銀行的"小漓"、中金財富的「Jinn」等等。

不可否認,數字員工對於企業的重要性。從宏觀上大環境上來看,當前全球人口紅利都在逐漸消失,人力成本水漲船高已是不爭事實,數字員工的出現將在很大程度上彌補勞動力缺口,緩解全球企業「用工荒」「招工難」等問題。

從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來看,從2015年到2019年,中國勞動力數量呈現「五連降」。而如今,由於人們生活壓力加大,加之思想觀念的轉變,個人生育意願不斷降低,未來傳統勞動力短缺問題毋庸置疑將進一步凸顯。

從微觀層面來看,一方面,許多企業員工仍被一些重複性工作所困擾。比如在財務領域,一個財務人員原來要審核、記賬、對賬、結賬、收款、付款等等項目,就是一個人有三頭六臂也很難處理完。每日沉浸在事務性工作中,員工精力大量被被消耗,更不用提太多做更多有創造性工作。

據麥肯錫發佈的《數字化勞動力白皮書》顯示,企業若持續視數字化勞動力為新用工方式,便有望在1~3年內將中後台生產力提升40%~50%,員工離職率降低30%,並節省10%~20%的人工成本。

另一方面,許多老闆的經營決策還是憑藉經驗,而不是憑數據。過去幾年,企業浩浩蕩蕩開啟了一場數字化轉型,從OA系統、到CRM、ERP等等,企業積澱了大量的數據。隨着企業研發、生產、銷售、人力等各項業務場景數字化深入,如何藉助數字員工的力量,最大發揮出數據價值,用數據進行決策、分析正成為企業商業制勝的關鍵所在。

以上種種原因,促使數字員工需求攀升以及相關賽道快速發展。近三年,數字員工中的核心技術RPA就經歷了一段快速發展期。2020年一年,有10家RPA企業融資超過千萬元;2021,有19家RPA企業融資總額破34億。

不過,真正要把數字員工中的AI、RPA、大數據種種技術應用於真實的業務場景,這對於所有的技術提供方來說還有最大考驗:要懂業務。

沒有真正與業務相融合的技術,最終只會是隔靴搔癢,對解決企業業務問題作用不大。而金蝶K也是在這種背景下誕生,金蝶基於企業管理領域的長期實踐、技術積累,希望能夠幫助企業以數據驅動,構造更具價值的數字員工。


從「小K」到「K」,像人一樣成長


雖說金蝶的數字員工剛剛亮相,但其很早就開始了數字員工的技術研發。2017年,金蝶曾在業內發佈了第一個財務機械人平台——小K,這也是K的前身。

當時的小K主要採用自動化技術(RPA),包括基於規則的自動化和基於界面的自動化,比如說自動記賬、自動結賬等。這種基於規則的自動化大幅度提升了會計事務處理的效率。

不過,小K的落地過程也遇到過不少問題,比如:自動化水平程度。當機械人真正進入不同企業、不同業務場景中,基於確定的規則,機械人的自動化水平可以達到80%,但如果從80-100%,這個過程就比較困難。

「當時候我們就想通過數據來自動產生規則,這種規則不是人已經想好填進去,而是通過學習算法來不斷提升。」小K的研發負責人,也是金蝶中國執行副總的裁趙燕錫對雷峰網說道。於是智能化成為小K研發的第一大重點方向。

在智能化迭代的同時,有一次小K上線一個小型項目時,趙燕錫在客戶反饋中,又察覺當前客戶需求的變化:以前,客戶更多的講究功能,通過智能化工具解決業務中的實際問題,但現階段,客戶有更多情感訴求,希望機械人不是冷冰冰的,而是有人物形象、能與人溝通互動。於是,2017年至今,讓小K更具備「人格化」,成為了趙燕錫團隊攻克的第二重點方向。

通過5年時間在智能化、人格化方面的打磨,今年11月11月,數字員工也終於揭開了神秘面紗,並且帶着新的角色身份進入到了企業管理當中:

第一層身份:業務部門的分析者、輔助決策者

在本次全球創見者大會上,雷峰網看到,金蝶為讓現場觀眾更能切身體會K在業務場景中發揮的作用,在現場直接演出了兩場情景劇,其中一場發生在財務交談上,數字員工「金小蝶」作為財務BP在建言獻策,這也就是開頭場景那一幕。

員工A是企業銷售事業部的一位員工,今年的業績完成得不錯,但是老闆同時提醒他要注意經營質量,於是員工A找到了金小蝶,讓他對今年業績的整體情況進行了分析,同時基於數據分析,對某些項目給出了建議。

員工A:小蝶請對今年企業銷售事業部的業績進行分析。

金小蝶:截至10月,企業銷售事業部在簽單金額、新簽收入轉化率方面保持持續增長,預計可完成年度目標,但是項目平均毛利率現下降趨勢,回款周期較去年有所延長,同時我們對千萬級商機項目進行了評級,加強了對項目毛利率和資金風險的評估。

員工A:小蝶我看到風華科技園是預警狀態,具體是什麼原因呢?

金小蝶:結合招標信息,投標方案及歷史同類項目的分析數據,對該項目風險等級評估為「預警」。項目風險有三點:1.資金占用額度過高;2.毛利率低於年度計劃值;3.客戶可用的信用額度較低。

員工A:小蝶,「資金占用額度過高」的風險有沒有什麼建議?

金小蝶:有的,根據對該客戶以往合同、信用等數據的分析,建議提升預付款比例到15%,提升貨款比例至45%,貨款賬期從收穫后2個月縮短到1個月,預計可降低2/3的資金占用額度。

......

從這段業務場景演示可發現,K的角色,已不僅只是一個高效的「執行者」,還是一個優秀「協作者」,不僅是被動接受任務,而且還能主動提出建議;K的出現,讓企業也從經驗驅動走到數據驅動,決策變得更為精準。

第二層身份:擺脫機械人身份,做更有情感、溫度的員工

除在功能上更為強大之外,這次K也有了許多個性化的形象:素雅恬淡型、知性優雅型、都市白領型、英俊瀟洒型......總有一款適合你。

在趙燕錫看來,機械人與人本身是為了更好的協作,所以做產品時並不需要那麼嚴肅,要多關注客戶體驗,這也是為何小K一定會演化成今天的數字員工K。人機協作體驗好了,自然企業的生產效率也會提上來。這就像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是一個道理。

目前,金蝶雲EBC已推出多個崗位的數字員工,並提前預置100多種員工技能,並且金蝶內部已有部分財務數字員工「上崗」,從事着流程催辦、費用報銷、應收催收等重要工作。

例如,在金蝶共享中心,數字員工近三月完成的單據審核已佔29.73%,平均一年節約1911人天,大幅提升財務管理運營效率;數字員工在純電票場景下,從提單到完成審批及付款,最快9分鐘到賬,極大提高工作效率及用戶體驗。


K誕生背後,是金蝶轉型、開放的縮影


事實上,K誕生的背後,與金蝶不斷開放、進取的姿態分不開。

回顧過往,金蝶一共經歷了三次轉型:第一次是1993年到2001年從DOS到Windows;第二次是2001年到2011年從財務軟件到ERP;第三次2011年至今,從ERP到企業雲服務。

金蝶每一次轉型,都是堅決的,甚至會被外界認為有些激進的。這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金蝶的「砸」文化。

從徐少春本人砸掉鐵飯碗,投入到財務管理行業開始,金蝶就一直都在不停地「砸」,砸掉舊產品、舊思想、舊理念,也在這一過程中迎來了金蝶雲、數字員工等種種創新。

2014年5月4日,徐少春將自己的一台筆記本電腦砸碎,倡導新的辦公方式。自此,幾乎每過幾年,徐少春都要砸掉一些東西,比如:砸過客戶的服務器、「繭」、「卡脖子的手」等等。而數字員工的誕生,也與這種砸文化,與金蝶開放、進取的企業風格、姿態息息相關。

金蝶數字員工迭代過程中,金蝶採取了開放的態度,選擇與科大訊飛合作。在技術層面,語音識別、人物形象是科大訊飛的強項,而在業務層面,金蝶對企業管理擁有深入了解,雙方強強聯合,才有了這位既有業務能力,又有顏值的K。

與此同時,K的出現,也是金蝶助力企業數字化轉型不斷深入的結果。

徐少春在會上談到了企業數字化轉型有四個階段:1.0信息化、2.0數字化、3.0智能化、4.0數治化。

2012年,金蝶推出了財務雲ERP,開始全面幫助企業走向2.0數字化,並且在2015年開始研發中國首款自主可控、基於雲原生架構的企業級雲服務平台——蒼穹。2018年,蒼穹對外發佈后,企業數字化轉型開始有了「超級數字化底座」。

如今,金蝶已經形成了非常全面的產品解決方案:包括可組裝的企業級金蝶雲·蒼穹PaaS平台、面向大型企業的金蝶雲·星瀚、面向高成長型企業的金蝶雲·星空、面向小型企業的金蝶雲·星辰等,並得到了華為、招商局、海信、雲南中煙、元氣森林、麥當勞、一心堂、東方甄選等500強及標杆企業的認可。

而今隨着數字化不斷深入,國內企業已經開始進入到3.0智能化時代,並且正在朝着4.0數治化時代邁進。在向「數治化」轉變過程中,企業對數字員工的需求也就應運而生。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數字員工的「上崗」並不意味着自然人的「下崗」。

目前,數字員工大多上線從事重複性、智能化數據處理事務,將「自然人」投入到更有價值的工作中去。同時,數字員工作為人類在虛擬世界的助理,更「有溫度」、更自然地交互,將「人+工具」的傳統模式轉變為「1 個自然人+N 個數字員工」的智能新模式。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