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弟子加入,這家公司要超越替代數百萬元一台的進口設備 | 國產替代

..

編者按:最近幾年,有關供應鏈安全、國產替代的討論愈發頻繁。在風雲變幻的外部環境下,越來越多企業加入國產替代行列。對此,36氪特推出「國產替代」欄目,專門報道在國際歷史洪流中邁出強國之路的企業。它們可能是上游的基礎材料、也可能是C端看不道的小小芯片……,我們希望越來越多國產替代被看見。 

今天推出「國產替代」系列第一期——量准,一家用半導體技術賦能生命科學領域的公司。

文 | 鄭燦城

編輯 | 彭孝秋

生命的本質是什麼?科學家說,生命的本質是蛋白質的相互作用。蛋白質作為生命的物質基礎,其不斷的更新、複製和調節就構成了整個生命過程。

因此,生物學家們一個重要的課題,就是如何表徵蛋白質之間的相互作用。1990年是這個課題取得突破的關鍵一年,彼時Biacore(大分子相互作用儀)剛面世,至今已經成為了業界的「金標準」。比如2020年的諾貝爾獎得主,有3位在科學研究時就需要大量使用Biacore。

事實上,Biacore的全球壟斷長達30餘年。36氪了解到,一台Biacore的固定成本在數百萬元,再加上和儀器配套使用的耗材,大大增加了在這個方向進行科學研究的成本。

基於此,這家生物芯片公司「量准」從底層技術上做了國產替代,提出了一種超越傳統技術的解決方案。

傳統SPR技術(Surface Plasmon Resonance,等離子體或等離激元共振)的原理,簡單來說就是通過偏振光照射蛋白質,光子的能量轉化為共振波的能量。通過對共振波的測量就能夠檢測蛋白質之間的相互作用。

技術原理,圖源企業

「量准」在原有的基礎上提出了nanoSPR技術(全稱納米超表面等離子共振光學芯片),將原本二維的基膜變為三維納米結構,這樣做能夠帶來幾個方面的優勢:

第一,nanoSPR靈敏度更高。nanoSPR將共振波的信號放大了1000倍以上,能夠檢出的分子濃度下限更低,也就拓寬了這個技術的下游使用場景;

第二,nanoSPR成本更低。傳統的SPR方案需要調校光源發射和接收的角度,nanoSPR只需要更簡單的LED光源和光電器件就能夠替代,可節省80%以上的成本;此外,因為通量更高,nanoSPR技術能夠一次在多個維度上進行檢測,滿足更多下游的定製化檢測需求;

第三,nanoSPR下游應用場景更寬。作為一種通用的平台技術,nanoSPR能夠被用作開發各類超敏生物芯片,在傳統SPR的基礎上,還能夠應用於智慧實驗室生物檢測場景。

nanoSPR下游應用,圖源企業

「量准」基於核心技術nanoSPR,研發了多功能分子檢測儀、微型分子互作儀、高通量分子互作儀(已經上市投入使用);正在研發的超高通量成像系統也將在2023年面世。

「量准」產品矩陣,圖源企業

此外,「量准」還將從下游應用的維度繼續發力。「量准」創始人劉鋼告訴36氪,「除傳統的蛋白質篩選應用外,量準的技術方案同時在農業檢測、豬牛羊檢測、小型寵物貓狗、小分子食品安全和合成生物學等在線檢測上得到了應用。」

「量准」的核心技術涉及材料學、光學、電學,是一個多學科交叉領域。「量准」核心團隊由集成電路方向、光學芯片方向、生物醫學方向人才構成,具備全鏈條生物芯片設計製造能力。

其中,創始人兼CEO劉鋼就具有多電子和醫學的雙重背景,博士畢業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生物工程系和舊金山分校細胞和分子醫學系,為華中科技大學教授,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終身教授,美國醫學工程學會終身會士;

技術總監黃麗萍博士畢業於中國藥科大學藥劑學專業,為華中科技大學生物醫學工程博士后,曾在廣東省食品藥品檢驗所實習工作;

基礎研發負責人胡文君博士畢業於日本京都大學醫學專業,為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消化外科博士后,其導師為201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本庶佑;

芯片及原料生產團隊負責人許錦龍畢業於浙江大學化學工程專業,曾任Amazon中國區副總裁,TESCO中國區前高級總監,寶潔公司中國區生產主管。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