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產業到資本,從資本到產業|2022中國基金合伙人峰會

..

長久以來,美元基金締造了中國投資業最多的財富故事和都市傳說,以致於人們長期忽視了另一個重鎮的存在:廣袤的人民幣基金市場。但今天,毋庸置疑的是:中國本土基金已經是更不可忽視的玩家了。經歷了數十年風雲變幻,人民幣基金在資本遊戲中獲得了更多籌碼,也遇到了更大的挑戰。

人民幣基金的發展與政策引導如影隨形,市場多變而迷人,穩定只是一時假象,變化才是一切的答案。但無論路途如何曲折,浪潮不會停滯,資本也不會撤退。擁抱變化,要謀長望遠,一時成敗不足以論英雄;與其隨波逐流,不如親征潮頭,要以社會發展為己任,探索硬科技,直入無人區。只要一直「置身事內」,厚積待發,未來定會有更好的時間。

9月21日,36氪「置身事內」2022中國基金合伙人峰會在杭州舉行,匯聚先鋒力量,成為見證者、參與者,親歷周期的更迭,感受時代變化的洶湧。

整理|徐牧心

在過去的幾年,產業資本憑藉著雄厚的資金和產業集聚的優勢,在股權投資領域迅速崛起,也讓我們見證了"脫虛向實"的經濟動向。在PE市場,產業資本和股權投資的互動常常要經歷一個"資本從產業中來,又到產業中去"的鏈條。

那麼如何發揮產業+資本的疊加價值?和金融資本相比,產業資本又能如何更切實地賦能被投項目?

此次圓桌的嘉賓都是在專業領域經驗豐富的投資人,包括陸石投資 董事長創始合伙人鄧釗、東方嘉富 創始合伙人徐曉、復星創富投資 董事總經理華茜,由36Kr基金 創始合伙人趙甜。

峰會現場圖

以下為圓桌實錄,經整理——

主持人(趙甜):非常榮幸作為今天活動最後一個panel的主持人,請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和自己所在的機構。

鄧釗:大家好,我是陸石投資的鄧釗,陸石投資脫胎於清華大學和中國航天,主要投資賽道聚焦在航空航天和智能汽車兩大產業鏈。陸石投資成立於2015年年底,是一家年輕的機構,與此同時我跟我的創始合伙人們還聯合創辦了一家科技公司-清智科技,聚焦在ADAS智能駕駛輔助系統,2019年底,清智科技被國內最大的商用車產業集團濰柴動力收購。

成立六七年,陸石投資投的項目共35家,其中天使項目佔比超過70%,我們是一家聚焦在早期,尤其是天使階段的股權投資機構,圍繞航空航天,智能汽車這兩個產業鏈,覆蓋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半導體、高端裝備等硬科技領域。目前整體的策略是「投資階段早,持股比例高,項目數量少,質量相對精」。

徐曉:大家下午好,我是東方嘉富的徐曉。東方嘉富是浙江本地一家上市公司——浙江東方旗下的基金板塊,浙江東方目前轉型為浙江省唯一一家上市的國有金控平台,旗下的業務有信託、期貨、保險、融資租賃、財富管理等。東方嘉富作為浙江東方旗下核心的基金業務板塊,主要以直投為主,有一部分母基金業務,同時也有一部分二級基金業務,是一個全鏈條的資產管理公司。

我們在一級市場上的投資布局,除了母基金之外,大部分的基金投資重點在直投項目上,從階段上來說差不多70%的資金投向初創期和早期,當中拿出10%—15%左右的資金做天使項目的孵化,剩下30%的資金配上成長期的項目,追求DPI和IRR的平衡。我們希望跟市場上眾多的金融機構、諸位投資同行一起在浙江把科技型創業公司的創業服務生態很好地打造起來。

主持人(趙甜):如果說鄧總關鍵詞是聚焦和剋制,徐總的關鍵詞是完整和生態。

華茜:大家下午好,我是來自復星創富的華茜,復星創富是復星旗下私募股權投資平台。復星自1992年成立以來今年已有30年。復星創富則在2007年成立,今年是第15年。在這15年間,復星創富從早期投資到Pre-IPO再到併購的投資,覆蓋全鏈條,歷史管理規模達到500億。同時復星創富的投資方向比較多元,涵蓋新材料與智能製造、數字經濟與大消費、大健康、新一代信息技術四大賽道。復星創富歷史投資上市的企業有數十家。今天我們的話題是CVC的話題,對於復星來講,不僅在某一個垂直產業上有覆蓋,我們是一家從整個產業板塊上來講,比較多元,覆蓋比較全面一家CVC。

主持人(趙甜):復星是CVC界的鼻祖,在CVC這個概念還沒有出來之前,復星就很好實現產業和金融結合整體的平台,當然有多年歷史沉澱,加上多元化投資組合,復星用很好的數據證明產業資本,資本產業之間能形成很好的生態閉環。

我是36氪集團副總裁,36氪基金創始合伙人趙甜。當時來到36氪做這支早期基金,考慮到36氪自身的平台是國內比較大雙創服務平台,集團除了今天組織大會的媒體公司之外,還有氪空間,精準的數據平台。無論從企業的培養、企業的孵化、企業辦公場景的組合等等,各個業態都在助力早期企業和資本對接,也因為有了這個生態,我們才做了早期,立足於科技領域36氪的基金。

為什麼今天去聊資本和產業的話題?相信大家都應該能觀察到,這幾年資本和產業的結合空前活躍,產業資本上的話語權、活躍度達到歷史新高度。以前產業對於資本端淺嘗輒止,很多通過GP來融入到資本市場的現在已經都親自下場了,穿過資本市場的波動,這幾年財務投資人變得更加冷靜、剋制,對於產業資本而言,我覺得這個趨勢也很明顯,活躍度以及投資的規模、投資的跨度都不容小覷,結合今天的話題,大家如何看待產業資本開始攪動資本市場的浪潮和趨勢?

鄧釗:從趨勢上看,產業資本參與投資的動機有兩種,一種是服務於自身主業,補充自身產業鏈;另一種則是尋求新的機會並助力完成轉型升級。

實現產業的轉型升級需要企業自身的研發能力和內生生長力作為基礎,但是會面臨周期長的挑戰,藉助資本的力量,利用投資、併購的方式嘗試參與新方向、抓住新機遇,對於產業實現轉型和尋找新增長點是一個很好的布局和切入方式,可以用時間換空間,大幅降低進入新領域的時間成本,對於迭代很快的產業環境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

舉個例子,整個汽車產業目前正處於變革和升級的過程中。最近很多汽車領域的Tier1和Tier2零部件的上市公司找到我們進行交流,他們很苦惱的事情是:隨着新能源汽車的滲透率越來越高,傳統的燃油車越來越少,這些傳統零部件公司的市場份額被大量蠶食,甚至伴隨着他們的主營業務可能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沒有應用。他們進行產業投資,更多是從轉型升級的角度進行布局,這種產業進入資本的布局和趨勢在未來會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的。

主持人(趙甜):出於自己產業上轉型布局的需求,這樣可以大幅降低進入一個新領域的時間成本,這點對於現在迭代很快的產業環境是非常重要的。讓我們聽聽徐總的視角。

徐曉:我們的角度可能跟一般產業方不太一樣,因為我們上市公司的主業是金融,基金管理就是我們的主業。浙江東方做基金投資有一個變化的過程,很早做上市公司的直接投資,最早在2008年,當時在浙江本地投資了海康威視的A輪,當時的投資金額在2500萬,最後在資本市場兌現接近60個億左右的收益,從中浙江東方體會到做科技型投資的益處。最早是從做自有資金投資開始起步,這個過程當中也陸續做了基金的LP,比如我們是天堂硅谷最早成立時的主要股東之一,我們最早跟錢江水利一起支持了天堂硅谷的發展。現在東方嘉富還是天堂硅谷的股東,包括後來天堂硅谷成立母公司硅谷天堂后,我們也在硅谷天堂後續很多基金上做了支持。 2012年,浙江東方開始成立自己的GP,開始以基金的方式嘗試做投資業務。2015年10月,浙江東方轉型做金控平台,在基金業務上也開始了更多元的拓展,不僅在基金的產品上,拓展了母基金和二級基金,也不限於做LP,開始培養自己的GP,同時也跟更多的合作夥伴一起雙GP基金,探索和覆��不同的行業以及不同的細分領域。2015年之後,浙江東方跟一些優秀的團隊合作,做了跨境電商、生物醫藥、集成電路的投資基金,覆蓋了不同的行業,也有一些覆蓋不同階段的基金,比如天使、VC、Growth capital、PE的基金,基於基金管理主業做了多元的探索和拓展。

在多元探索和發展過程中,這兩年,也開始跟產業方真正開展各種合作,基於產融結合,脫需向實。最早開始做Co-GP基金的時候,我們支持了一批原來從大機構裡面出來單飛的投資人,我們經常做他們第一支基金或者第二支基金的基石LP,同時也作為GP股東支持他們初期的發展。但最近談的Co-GP合作夥伴大部分都來自於產業方,來自於新能源、新材料等製造行業,因為感覺到產業方下場做基金,補強自己、延伸自己、發展和轉型自己的訴求開始特別的強烈。所以作為一個服務於實業的金融機構,同時實體產業有向金融方面拓展的意願,正好兩方面的需求一拍即合。最近密集有很多上市公司,包括非上市公司但已經是頭部的企業希望跟我們合作,利用我們的投資團隊資源、行業研究資源,我們母公司的金融資源,以及產業方的產業資源和認知,大家一起看能不能在產業基金上做更多的合作,幫助產業方實現補強、延伸、轉型和突破的目標,這個大趨勢在目前3-5年來看會非常確定。從整個市場資金端的重要供給方地方政府來講,他們也非常渴望這樣的產業基金去他們那兒落地,因為除了有實質的投資團隊,實際項目的儲備,同時還有很多產業方在後期的賦能和產業落地,這些東西對於產業基金其他參與方都是很好的益處。但因為參與方多了,各方利益之間需要有一個平衡和互相妥協的過程。這是對產業基金提出的挑戰,如何同時滿足產業投資方、財務投資方、地方政府方、團隊方四方不同的利益訴求,這是下一步做產業基金中很重要的功課。

主持人(趙甜):徐總娓娓道來一個產業投資人怎麼變成一個專業化的投資人怎麼又回歸到對產業的深耕,歷史脈絡講得很清晰。這是一個很樸素的產業方走向投資的路徑,先從單一的項目嘗到巨大甜頭,開始通過作為LP來小試牛刀,最後開始搭建專業的團隊去布局自己整體的投資生態,再進一步回歸到產業,和很多產業龍頭一起耕耘具體產業的投資。很符合今天的話題,從產業到資本,從資本到產業,而且還展開講了產業投資需要平衡各個關係網和各個要素方。復星華總也有很多話題分享。

華茜:這個題我來解,有兩方面��

一方面是內因和外因。首先外因,為什麼產業資本現在被大家這麼推崇,其外部原因兩點:一是產業周期的變化,雙創之後某些產業的下行和現在專精特新產業的上行,形成了對產業資本方更大的渴望和訴求。二是資金層面上,在市場上有限的財務資本已經沒有辦法滿足這個訴求,所以產業資本承擔了非常重要的資金輸出作用,這也是這兩年大家非常關注外部的原因。

內因以復星為例,復星遵循「深度產業運營+產業投資」雙輪驅動戰略,通過雙輪驅動形成的產業體系在復星30年曆程中幫助我們穿越了周期,在這幾年過程中可能會更加明顯。我經常說我們內部就是一個小的板塊輪動。復星的各個產業板塊能夠相互交替乘上產業周期的紅利。

另一方面,我們跟很多產業資本方聯動進行各種各樣的投資和共同賦能,這其中包括我們自己內部的南鋼股份、復星醫藥。許多上市公司會因為產業第一曲線遇到一定程度的瓶頸,了解到復星深厚的產業運營經驗與產業投資經驗,形成穿越周期的能力,所以積極跟我們尋求合作,用QGB的方式做一些產業比較垂直的賦能。

主持人(趙甜):剛剛在候場的時候跟華總聊,經歷風雨還是穿越周期,從微觀來看,這兩年的確實體經濟和資本市場都在經歷風雨,有一個大家肉眼可見的振蕩。只有從業30年,耕耘30年產業布局以及資本布局的機構,才能夠很有底氣地跟大家說,從微觀來看只是階段性的風雨,但是只有經歷過熊牛的機構,才能說我們要做產業上的布局,來達到穿越周期的目的,只有能夠很好洞察到穿越周期的能力,姿態才會很從容,不會被市場上一些波動改變很多投資決策。很多產業行為、動作,對一個大機構來說非常重要的。

剛剛徐總也有提到,其實產業資本有獨特的,得天獨厚的優勢,能平衡多方訴求,傳遞在資本市場信號。這幾年看到特別典型,很多創業者點名純人民幣我不要,要帶着資源來的。特別點名你得有錢以外的能力他才要你的投資,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產業投資人在資本市場成為加分項。能不能從這點展開,為什麼創業者這麼歡迎有產業背景的投資人?

鄧釗:從我們自己創業和融資的經歷來看,首先產業資本的進入利大於弊。近2年,創業越來越卷,起點也越來越高,創業公司間的競爭也愈發激烈。所以創始人們,包括原來我們自己也一樣,希望有產業資本的加持和助力,獲得更多的投后賦能,比如增強市場能力和訂單的渠道等,能夠幫助創業公司縮短進入市場的周期。

但是另一方面,創業依舊是創業者本身的責任,創業者需要的是藉助資本的助力,而不是受到資本的掣肘;創業者還是要根據自身需求,選擇專業的,擁有更開放心態和更加包容的產業資本。陸石投資在利用自身產業資源對企業進行賦能和助力的時候,也是這麼要求自己的,做「幫忙不添亂」的投資人。

創業者擔心一旦站隊之後,競爭對手可能不太敢跟他合作。大家還是基於企業自身的業務發展,訂單的需求,產業資本確實能給企業帶來錢以外,更多的助力。當然財務投資人也有財務投資人的優勢。

主持人(趙甜):鄧總特別客觀、全面,要求創業者冷靜地思考產業資本帶來的利弊。的確是,要去選擇那些專業的,同時有更開放心態產業投資者,當然如果有賦能能力更好,我們喜歡幫忙不添亂的產業資本投資人。徐總肯定是幫忙不添亂的產業投資人,聽聽您的看法。

徐曉:這個話題是一個很好的話題,根據我個人的觀察,無論對創業公司還是對產業資本,都要有一個比較正確的心態。對創業者來講,創業者肯定會希望產業資本有很大的加持,核心的原因是創業很卷,總希望有一些外力的幫助和扶持。我非常理解這種心態,但同時也認為創業者得正確面對這件事情,類似我們去找LP一樣,你需要找一個基石的LP,但是你不能指望這個LP幫你解決所有的問題。創業者可以找一個產業的孵化方和產業的支持方,但是不能指望產業方幫你解決創業過程中各種各樣的問題,因為最終創業還是得靠自己。我非常相信一句話:能夠為你遮風擋雨的,也將對你遮天蔽日。這是一個非常雙刃的力量,看你怎麼用好這個工具。

產業方也得正確面對這個問題,人的認知非常有限,哪怕是產業方,在行業當中的認知也是有限的。從這麼多年投資的觀察來講,我自己有一個篤信的原則,成功的經驗是不能複製的,往往可以借鑒的,其實是失敗的經驗。有一句話叫做:幸福的婚姻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幸。我感覺投資和創業是反過來的,成功的創業各有各成功的理由,但是失敗的創業其實就源於那麼幾個原因。失敗的東西其實反而更有借鑒意義,但是產業方往往會把自己過去成功的經驗當成長期真理,希望把它傳遞給被投資的企業。成功的經驗無法複製,這個命題無論拋給創業者還是產業資本方,恪守自己的能力邊界,做自己在合作當中該做的事情,一切才會順其自然地朝着既定規律發展���去,對大家來講都是一個更好的合作方式。

主持人(趙甜):徐總金句頻出,能為你遮風擋雨,以後也會遮天蔽日。其中有一點非常值得大家借鑒,對於創業者來說可以有期待,不要太有過多的期待,不要高估一個產業投資人對你的賦能。第二也提醒產業投資人,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高估自己一路成長過來,積累下來的所謂經驗和財富,在現在時代下是否得以複製,同時也要清醒地考慮,更不要把這個強加給投資的公司。

華茜:復星的資源平台對被投企業有着產業賦能的意義。比如復星在30多個國家有全球化的布局,能夠幫助企業出海,鏈接到當地最直接的資源和高效溝通。比如最近復星就幫助了捨得酒業走出國門,走向歐洲市場。

復星內部板塊是多元化的,企業能夠找到相應的平台或者是產業,去做小規模的驗證,或者獲取客戶資源。

主持人(趙甜):復星給優秀的投資人打了一個樣,這樣產業投資人的錢可以拿。剛才徐總分享說「不要把經驗和戰略硬塞給被投企業。」華總則很好地分享「可以把資源開放給被投企業」,這就是一個很好的結合。當然看華總非常克制,點到為止。通過一兩個案例,大家足見復星在產業投資上非常有心得。

最後三分鐘,請每位用一分鐘給今天「從產業到資本,從資本到產業」這個主題做一個總結,或一個寄語。

鄧釗:從產業到資本,從資本到產業,產業的發展往往離不開資本的助力,資本獲得良好收益也一定是以產業的健康發展為前提。隨着中國資本市場逐漸成熟,「資本助力產業,產業回饋資本」這樣的正向循環模式也正在逐步形成,我們也將見證產業和資本的深度融合併螺旋式上升。陸石投資脫胎於產業,藉助資本的力量深耕產業,致力於成為推動產業和資本相互助力,共同發展的踐行者。

主持人(趙甜):成熟的資本市場,從產業到資本,從資本到產業,這是成熟資本市場邁出的必由之路,隨着成熟度越來越加深,融合度會越來越提升。

徐曉:不管從產業到資本,還是資本回到產業,在螺旋型發展上升的過程當中,背後最重要兩個字是「價值」,不管是產業的價值還是資本的價值,不管是產業方還是資本方,最終給企業、給產業、給社會帶來價值,才是我們各方的立身之本。謝謝!

華茜:這兩句話特別是順序,從產業到資本,從資本到產業。今天絕大部分中國的企業需要更看重后那半句話,「如何從資本到產業」。最終還是希望把自己的產業運營得更好,從資本化率的角度、資本良性程度的角度去改善它,不管對於復星未來的發展,還是所有做產業去面向資本,最後回頭看自己的初心,都應該落腳在產業運營上。

主持人(趙甜):正如鄧總說的剋制,徐曉說的要回歸價值,華總說的「要更加不忘自己的初心,回歸立足產業」。作為從業者而言,更關注產業,更聚焦產業,這才是所有資本人做的最有價值的事情。謝謝大家。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