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药前董事长违法获利45万元被罚,药企内幕交易案件不断 | 焦点分析

.. 9月19日晚,证监会黑龙江监管局发布一则行政处罚通知,2020年江苏恒瑞医药(600276.SH)时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周云曙涉嫌内幕交易司太立(603520.SH)股票,因此,没收周云曙违法所得45万元,并处以50万元罚款。

本次事件披露后,恒瑞医药回应称,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他(周云曙)已不在公司工作。但是,作为中国“医药一哥”,恒瑞医药昔日“二号位”人物的违规行为依然牵动着股民神经。9月21日,恒瑞医药股价收盘下跌2.05%,司太立收盘下跌3.01%。

据了解,周云曙自1995年起在恒瑞医药任职,2003年担任公司总经理、董事,2020年1月接任董事长一职。在担任总经理的17年间,周云曙先后分管过研发、人力资源、企业运营等业务,并于2014年开始主抓销售工作。根据公司年报披露,2020年周云曙年薪为税前480万元,2021年为税前1348.6万元,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近545.6万股。

2021年7月,周云曙因“身体原因”辞任董事长一职后。彼时,第五批国家集采刚刚开标,恒瑞两大重要品种碘克沙醇注射液、格隆溴铵注射液双双丢标,丢掉2020年收入18.73亿元、收入占比高达6.75%的重要品种后两周,孙飘扬回归、重新掌舵恒瑞医药。

内幕交易背后细节曝光

事件发酵后,不少网友讨论“千亿市值药企董事长的格局”。的确,千万年薪激励之下,尚且铤而走险、选择股票内幕交易,相关收入被罚没事小,对个人名誉、信誉的影响却是难以消弭。

2020年2月,司太立制药的两款造影剂产品即将获得药监局批号之际,因为司太立没有销售团队,恒瑞寻求独家代理司太立的两款新产品;4月期间,双方合作协议已达成一致,恒瑞拟与司太立签约。5月11日,司太立与恒瑞正式签订合作协议;5月13日,双方各自披露了合作协议公告。

在此期间,周云曙控制其同学、同为恒瑞医药员工刘某的股票账户,于4月29日、4月30日、5月6日、5月11日接连买入45500股“司太立”股票;并于5月13日公告发布当日,全部卖出。

“在敏感期内向刘某账户突击转入资金……买入意图明显,买入卖出意愿坚决,账户持股单一,足见其从事内幕交易的主观意图。”针对此次内幕交易,黑龙江证监局罚没周云曙违法所得45万元、并罚款50万元。

回顾2020年5月恒瑞和司太立发布的合作公告,双方就碘海醇注射液、碘帕醇注射液的生产、供应及商业化运营开展合作,合作期限为合作产品上市销售之日起5年后到期。据查询,司太立上述两款造影剂分别于2020年5月、6月获批上市,意味着双方合作将持续至2025年。

在第五批集采中,恒瑞的大品种碘克沙醇意外丢标,司太立的碘海醇注射液、碘克沙醇注射液中选,根据公司公告及中标量、价估算,两个品种中标销售额约为1.9亿元。昔日的原料药厂商,赶上集采的窗口期,获得了快速入院的机会。

第五批集采后,2021年7月,恒瑞医药公告称周云曙因“身体原因”申请辞职;之后,恒瑞高管层也频频发生变动:公司财务总监周宋、曾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经理张月红、前首席医学官兼副总经理邹建军也相继离职。

药企内幕交易不断

无论国内外,医药行业的内幕交易并不鲜见,一方面由于药企研发、注册审批周期长,过程中的里程碑事件对于上市公司的股价会带来一定影响;再者生物医药领域中,上市公司的药物管线转让、大额license-out授权事件时有发生;且在医药行业整体估值大幅的环境下,生物医药行业并购重组颇为活跃,相关事件的披露皆可能影响公司股价走向。

2022年7月,由上海第三中院审理查明的一起生物医药企业内幕交易案结果公布,涉及科创板上市公司博瑞医药。该事件同样发生在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及相关特效药瑞德西韦备受关注,博瑞医药于2月11日公布可批量生产瑞德西韦后,股价涨幅曾高达60%。

2020年2月4日,博瑞医药董事长袁某为寻求联系相关方面支持以及咨询涉案内幕信息公告事宜,将仿制瑞德西韦小试批生产成功以及即将实现扩大生产等研发进展,告知为其提供信息披露合规咨询服务的某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邢某。刑某利用该消息买入公司股票,交易金额达1392万余元,卖出后获利86万余元;案件审理后刑某以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罚款100万元。

2022年5月,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了涉及海正医药、其子公司瀚晖制药的内幕交易案细节及行政处罚结果。事件发生于2020年5月-7月,海正药业拟收购子公司瀚晖制药剩余49%股权,瀚晖制药时任副总裁胡志强与内幕信息知情人李琰(时任海正药业总裁兼任瀚晖制药总裁)接触后次日,开始突击买入海正药业股票并交易,构成内幕交易,被处以罚款50万元。

除此之外,今年上半年公示的药企内幕交易案还包括:2020年广药集团员工得知广药将托管康美药业后,内幕交易ST康美;2019年云南金乌黑药制药副总经理赵明顺等5人得知湖南方盛制药将投资工业大麻后,内幕交易方盛制药,获利127万余元,后被处罚没287万元。

除了国内近日披露的两三年前内幕交易案处罚结果外,在2022年上半年,跨国药企阿斯利康、赛诺菲等高管也被指控内幕交易。阿斯利康与第一三共签署ADC药物授权协议前(2019年3月),其一位知情高管提前买入第一三共股票,获得近5000美元的收益。

事实上,铤而走险的内幕交易并非一定会带来收益,上述瀚晖制药前副总裁内幕交易海正药业、广药员工交易ST康美都出现了亏损现象。以往的内幕交易隐蔽性强、认定困难,但当前大数据监管的前提下,交易行为、资金流向成为重点监控对象,也正在强化监管上市公司重大事件参与人员的内幕交易行为,约束相关高管“刀尖舔血”的行为。

9月9日,最高检联合最高法、公安部、证监会召开的“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犯罪为资本市场营造良好法治环境”新闻发布会上也指出,要“坚持全链条追责,坚决查办上市公司内部人与操纵团伙串通、以伪市值管理形式恶意炒作违法行为,持续加大对并购重组重点环节和上市公司、重组方高管等重要主体内幕交易违法犯罪行为查处力度。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业界资讯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