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過時的電子產品,又開始流行起來了

.. 2001 年喬布斯從牛仔口袋掏出 iPod 后,人類聽音樂的方式徹底被改變了,當時上街拿着 iPod 佩戴白色耳機絕對是時尚弄潮兒的標配。

隨着 iPhone 誕生,iPod 逐漸消失在大眾視野之中,因為在便攜性不變的前提下,功能單一的一定會被更全能的設備替代掉。


直到懷舊浪潮的興起,iPod 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人們通過它重拾單純聽音樂的樂趣,這樣的趨勢也正蔓延在遊戲機、相機、手機領域。

數碼圈有人追新,也有人懷舊


如今,廠商更新產品的節奏比任何一個時代都快,更強的性能,更新穎的設計吸引着消費者嘗鮮。但,有人追新,就有人懷舊。


此前就有來自法國的街機愛好者藉助樹莓派,組裝出一台名為 Starforce Neo 的迷你街機,不僅還原了街機台的操作體驗,還能兼容原版 Neo Geo MVS 遊戲卡帶。


相比電腦模擬器,街機復古玩家追求的是搖桿按鍵所蘊含的本初競技樂趣,在充斥聯網加載、匹配排位、互相栽鍋的遊戲時代,直面式的街機體驗讓人能找回電子競技最簡單的快樂。

(圖源網絡)

無獨有偶,數字尾巴社區最近都在發帖曬 MacBook Air M2,反而是 @gj91 展示了一款 2007 年鮮有人知的「觸控版 Macbook」贏得了更多尾巴們的點贊。

機器是由一台 Macbook 改裝,將數位屏疊加在液晶屏上實現觸屏,並保留了所有接口,甚至還有 GPS 模塊方便行業用戶使用。


在聊到為什麼要收藏這台機器時,@gj91 表達了對於那個時代產品百花齊放的懷念,敢於突破,願意嘗試,即便有些被時間驗證為錯誤的方向。

(觸控版 Macbook 與 初代 iPad)

在社交媒體中,同樣有不少頻道做着舊電子產品的節目,分析產品設計背景以及嘗試讓它重獲新生。比如像 @六分超超 數碼博主製作的初代系列,平台上經常獲得百萬級播放量,彈幕打滿「爺青回」。

雖然當下電子產品更新迭代比任何時期都快,但人們依然對舊產品抱有好奇和念想。不止好奇,那些被淘汰的產品,在二手市場仍有一群狂熱而忠實的顧客。


以數字尾巴微博「懷舊小抽屜」為例,每次展示的機器都吸引着大量粉絲在評論區留言,並表達淘機過程中遇到的趣事。原本 4988 元的 iPhone 4S,如今玩家僅需 100 元就能彌補當年的遺憾,需要注意的是,二手市場中混雜大量組裝機、魔改機,淘機是有一定鑒別門檻的。


社交傳播,是懷舊浪潮的導火索


但,如果你認為這些購買者只為收藏,那就太小瞧懷舊浪潮的魅力了。


拿 CCD 相機來講,這兩年在小紅書火得一塌糊塗,價格也由幾十塊漲到上百元。要知道早些年 CCD 相機在二手相機店都是論斤賣的,並且由於購買的人少,店家還會免費送給光顧的客人一些。


如今小紅書上信息流中推滿了復古電子產品,拍照、打卡,配上各種精心設計的文案,用戶很難不被其感染。原本屬於小眾的玩物,正以流行的方式回歸。

CCD 相機原本是廠商探索照片數碼化的實驗性產品,對標膠片相機。但 CCD 相機性能實在太弱,成像時經常出現偏色,效果難以讓人滿意。後面逐漸被數碼相機取代,更別說手機攝影時代,CCD 相機屬於完全被時代拋棄的產物。

(圖源 667283950 用戶)

之所以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是因為 CCD 相機獨特的復古外觀,還有成像風格。


人們用慣了手機拍照,看膩了千篇一律的照片色調,而 CCD 相機可以拍出略帶殘缺美的「復古膠片」感,這是手機所不能做到的。

(圖源 4995868722 用戶)

CCD 相機更像是膠片相機的平替,不需要持續的資金投入,分享也更方便。


獨特且容易複製是互聯網流行的基礎,於是 CCD 復古相機在小紅書一炮而紅,成為了新的數碼流行密碼。

(圖源 cccccdd23 用戶)


過時產品,怎麼「復活」?


當一款產品足夠優秀,能在數碼發展里程碑中形成足夠的影響力,我們稱之為經典,CCD 相機就是其中一款。時過境遷,這些產品除了當作古董收藏起來外,還有另一種實現價值的方式 ——「復刻」。


復刻,在遊戲圈早有先例,2016 年任天堂推出的迷你紅白機,保留了經典的設計元素,體積也大幅縮小,內置幾十款遊戲,電視連接口也跟上時代的使用了 HDMI。任天堂的復刻讓粉絲感受到原汁原味的紅白機體驗,用更現代技術重塑過去的美好,這,也許才是緬懷 FC/小霸王時代最好的方式。

隨後,遊戲廠商陸續跟風,世嘉復刻迷你 16-bit 遊戲機,SNK 復刻迷你街機 NEOGEO mini,廠商樂此不疲的推出各種經典遊戲機復刻版,紛紛開始為自己上世紀的產品尋找一個 「復活」機會。


遊戲從 8Bit 到全息模擬,遊戲畫面越來越真實,機制也更多花樣,然而人們卻難以找回童年茶飯不思的投入感。所以玩家們才會重新翻出紅白機、PS1 等遊戲機,來找回那簡單的快樂。

手機圈同樣有代表性的復刻品牌——諾基亞。


2000 年上市的諾基亞 3310 一經面世,就創下了 1.25 億部的銷量神話,這部手機以堅固耐用被稱為「一代神機」。在被智能手機時代拋棄后,諾基亞似乎找到了新的出路,17 年後諾基亞致敬傳奇,推出諾基亞 3310 復刻版,設計更加圓潤,也更多彩。不少諾基亞粉絲表示,諾基亞 3310 復刻版給了老年人重新選擇九宮格打字的機會。


市場調查機構 Counterpoint Research 消息,2017 年第三季度諾基亞在功能機上賣出了 1350 萬台,賣得最叫座的就是諾基亞 3310 復刻版。

這種用現代技術致敬經典的方式,讓諾基亞找到了盈利機會,隨後復刻戰略延續到更多產品中。


2018 年推出的諾基亞 8110(也稱香蕉機),致敬 1996 年的全球首款採用滑蓋結構的手機:諾基亞 8110。手機因《黑客帝國》劇中的頻頻出鏡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造型彎曲,時尚前衛,隨後迅速破圈引發了消費者追捧。

如果說諾基亞的懷舊牌不夠有影響力的話,不妨看看蘋果 MacBook Pro 2021 致敬 20 年前 PowerBook G4 的例子。不少果粉表示:這是文藝復興。


MacBook 系列尚未採用英特爾處理器之前叫做 PowerBook,當時因為英特爾的功耗比蘋果優秀,性能更強,2005 WWDC 上喬布斯當著上千名程序員面與英特爾 CEO 相抱,隨後展開了長達十餘年的合作,但自研芯片的決心也就此埋下。


如今帶着 M 系列芯片的 MacBook Pro 捲土重來,為這段長達 20 年卧薪嘗膽的復仇故事劃上句號。

在筆記本功能嚴重同質化的下,外觀設計成為了重要的突破口,考慮到前面提到的歷史背景,致敬 PowerBook G4 顯得相當合理。



懷舊,我們究竟在懷的什麼?


從詞源的角度看,「懷舊」在希臘語「nostos」指「回到故鄉」,但數碼愛好者的懷舊,更多是渴望情感上的滿足,是藉助曾經用過的,又或者當年消費不起的產品來完成一場心靈自愈。


因為從心理角度出發,人們的潛意識喜歡回顧往昔,而舊款電子產品,就像一把時光鑰匙,幫助我們重新找回過去某個時間段的回憶。

(圖源 shirleryrao 用戶)

另一方面來說,電子產品高度同質化的當下,年輕人討厭同質化,喜歡尋找不同是大勢所趨。試想一下,拿起膠片相機,放入膠捲,按下機械快門,最後拿去相館等待沖洗的過程,現在手機上只需要點擊快門就能實現,但是後者儀式感的匱乏讓前者的等待顯得更加彌足可貴。

所以如果還有人購買膠片相機記錄日常,我一點都不意外。



註:封面來源網路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Pod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