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4G nova打不動了,32萬元新品SUV救場| 焦點分析

作者 | 袁斯來

編輯 | 蘇建勛

華為和小米發佈會撞車,但這一次他們已經不在同一個空間對峙。

如果只看手機產品,nova10不如小米12S出彩。小米發佈會選在和華為同日,搭上曾經和華為獨家合作的徠卡。小米為12S耗費了大量心力和金錢的旗艦機,希望它奪走曾經屬於華為P系列的那份風光。

華為的手機產品帶着掙扎痕迹。nova 10 的配置放在2022年沒有太多競爭力。無論120Hz刷新率的屏幕,還是66W快充,早已是中端機標配,況且它還是款4G手機。

更受關注的是華為手機之外的業務。時隔7個月,華為再次發佈的新能源汽車,為中端SUV問界M7。引人關注的產品已然從手機轉���到汽車,即便汽車發佈只佔到發佈會一小塊時間。這或許會成為未來華為發佈會的常態。

手機銷量數據如此殘酷。2022年第一季度,中國和全球智能機出貨量前五位已經看不到華為。這意味着用戶從華為向其他品牌的遷移已經走向尾聲。比起手機下滑,華為有更迫切的事:尋找下一個增長點。

尷尬的汽車業務

在華為的各大線下店,用戶已經不會為停在店中央的汽車奇怪。

M7是華為和小康股份子公司賽力斯合作推出的第三款汽車。它的產品不僅使用華為研發的三電系統和鴻蒙OS,更顯性好處是,這個此前名氣寥寥的品牌進入了華為遍布全國的線下店。

賽力斯並非華為合作的唯一主機廠家,但綁定最深。華為和車企合作分為華為智選和Huawei Inside(HI,解決方案集成)兩種模式。前者華為會深度參與產品定義、零部件選用、系統研發等等,產品進入華為門店。HI模式則是車企採購華為智能座艙、智能駕駛、通訊架構等模塊化解決方案。 

多數廠商還是選擇銷售權在自己手中的HI模式,比如北汽的極狐阿爾法用了華為的智能駕駛系統和鴻蒙座艙。其實除了硬件,軟件全是華為的技術。

作為一家新入局的公司,華為HI模式推進並不順利。北汽極狐阿爾法HI版在2021年中的上海車展已經發佈,至今未能交付。華為和長安、寧德時代合作的阿維塔11難產,和廣汽合作的子品牌很長時間杳無音訊。

比起HI模式的波折,賽力斯和華為以「智選」模式合作的車型推出相對順利,這種模式在軟件合作之外,也提供華為設計、渠道、移動生態等服務。

華為和賽力斯半年推出了兩款產品。不過,因為賽力斯品牌力不強,目前銷量也不盡人意。他們合作的第一台汽車SF5 2021年銷量只有8086台。如果說SF5隻是試水,但之後獨立品牌線AITO M5也沒有成為爆款,直到今年5月才有些起色,6月有了1萬以上大訂單。

余承東曾經放出豪言,M5全年要賣出30萬量,差不多是紅旗汽車全年的銷量。他「大嘴」發言造勢雖然成功,事實證明這一目標太過樂觀。M5產品剛發佈就遇到芯片短缺,芯片價格暴漲上百倍。當4月華為舉行分析師大會時,華為輪值董事長鬍厚崑承認:目前看30萬的年銷售目標很難達到。余承東也改口:「根本做不到30萬輛,第一年能完成10-20萬輛已經是奇迹了。」

問界M7,圖片來自企業官方

華為和賽力斯合作,是兩家生存艱難廠商的破釜沉舟。賽力斯在搭上華為前,只算個邊緣品牌。2020年賽力斯母公司小康股份全年賣出27.3萬輛汽車,不過吉利四分之一,2021年歸母凈利潤更是虧損18.24億。和華為合作后,小康汽車的新能源線的確有了點起色。截止今年5月,它們新能源車銷量同比增長了2倍。

然而,這兩者同行仍能看出不和諧的陰影。華為一直強調自己不造車,小康則竭力撇清和「華為代工廠」一詞的關係,至今定位曖昧不清。賽力斯大範圍使用華為技術、依靠華為賣貨,必然要出讓部分生產主導權,這樣又觸到車企們的大忌。

華為在手機行業積累的光環,究竟還能在汽車行業消耗多久也是未知數。小康的賽力斯畢竟是個三線品牌,M7定位為中型SUV,價格為31.98萬元起,雖然低於新勢力旗艦SUV價格,但在賽力斯產品中也算昂貴。顯然華為希望靠自己的品牌拉一把賽力斯。

華為或許高估了自己手機用戶的忠誠度。「把勞斯萊斯的引擎放到拖拉機上,肯定還是拖拉機,不是勞斯萊斯。」華為一大離職管理層對《深網》談起合作現狀時這樣形容。

下一站

華為在拚命尋找活下去的新方向。

他們的手機產品的頹勢很難挽回。根據華為公布的財報,比起2019年高峰時期,其消費者業務營收已經下滑了一半。

和其他產品類似,華為這次發佈的nova 10仍然只有4G版本,用戶只能靠提供的手機殼勉強接收5G信號。

這一產品在2022年很難激起太多水花。整體市場已經開始衰退,2022年第一季度國內智能機出貨量下滑超過10%。廠商們瘋狂地在2000-4000價位段的中端機塞配置。同樣價格段,榮耀70是高通5G芯片,紅米K50Pro是1億像素三星攝像頭、120w快充。甚至連主攻線下的OPPO Reno系列,最新產品Reno 8也有自研芯片這一賣點。

對比看,nova 10隻有4G版本,售價2699元起。對比看,剛發佈的榮耀2699元,OPPOReno 8 基礎版價格定在2999元。

曾經nova是華為產品線中既掙錢又走量的產品,毛利高,曾經的nova 5一個月就賣出了200萬台。2022年推出的nova10,多少帶着些英雄遲暮。

此時或許還沒到最糟糕的時刻。國內市場用戶正從4G向5G遷移,4G用戶仍然佔據很大的市場。當遷移完成後,如果華為還沒能解決5G芯片問題,手機業務才真正步入凜冬。

這一窗口期,華為正在其他產品上拚命擠水。消費者業務中,智能穿戴、智慧屏等收入增長30%,多少能抵消手機收入的暴跌。他們在發佈會上也推出了新的及智能手錶Watch FIT 2,搭載鴻蒙系統。但這些產品需要手機作為核心,如果手機業務繼續下滑,生態產品也會失去依託。至於全屋定製,在房地產市場低迷時,更是很難出彩。

他們的探索延伸到更硬核的領域。如在光伏行業,華為的逆變器業務已經在全球排名第一,甚至超過老牌廠商眼光電源。

今年4月,華為又成立了十個軍團,涵蓋電力數字、政務一網通、機場與軌道等領域,很多由政府部門把控。他們的目標明顯,華為MVP馬超在接受《證券時報》採訪時就表示,新的軍團是為了「向利潤更高的企業級市場擴張。」

對於現在的華為,手機不可放棄。它仍會貢獻很長時間現金流,但未來的業務重點早已悄然轉移。或許5年後,華為會成為一家汽車服務商、政企服務商,手機的烙印將逐漸淡去。

36氪製圖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