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深圳將開「個人碳賬戶」,減碳不再是APP里種棵樹 | 焦點分析

作者 | 鄧詠儀

編輯 | 蘇建勛

在支付寶或者地圖 APP,你每天騎單車/乘地鐵換來的「綠色能量」,未來將可能成為貨真價實的財產和貨幣——當你擁有「個人碳賬戶」之後。

7月1日起,上海首部綠色金融法規正式施行。法規里提到:上海將建立區域性個人碳賬戶,鼓勵碳普惠減排量進入上海碳交易市場。

「碳普惠」是一種減碳權益,簡單來說,是來自個人的減排量,市場會為個人少開車、少用電節能等減碳行為給予激勵。

不只是上海,如今「個人碳賬戶」正在全國遍地開花。

6月,深圳供電局和深圳排放交易所聯合推出了名為「碳普惠」的小程序。以後,市民們每個月交電費時,就可以自己家減碳了多少,以減碳量換取積分。

更重要的是這一條:預計到明年,「碳普惠」小程序積分可以接入深圳碳交易市場中,供高耗能社會團體或企業購買,居民可自由兌換禮品卡、地鐵出行卡等權益。這意味着個人減排量正在走向資產屬性。

「碳普惠」應用界面 來源:深圳供電

國內雙碳戰略頒佈不過一年多時間,開始減碳也是先抓電力、石油這類高耗能企業,對個人減排還沒有明確要求。2021年7月啟動的全國碳市場里,也是先讓較高排放的企業進行碳交易,還沒允許大眾買賣個人減排量。

但這無損各地對「個人碳賬戶」的熱情,新交易品類的探索已經開始。很多省市都出台政策文件,鼓勵「碳普惠」這類創新金融形式。不過,要讓個人碳賬戶能真正賺錢,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從公益到交易,不再是遊戲

「個人碳賬戶」的概念很早就作為環保公益活動出現,發起者通常是公益組織和大企業。

2010年的聯合國氣候大會就掀起了一股民間環保熱潮,不少環保網站推出的「碳排放計算器」,用戶輸入日常衣食住行的數據,大概計算出自己的碳足跡。但這些只能靠環保觀念吸引用戶,沒有激勵,很難讓用戶持續使用。

這個概念的大範圍普及,繞不開螞蟻森林——每天通過出行、綠色消費等支付行為,用戶可以獲取綠色能量,用來種樹或是參與一些公益活動,用戶也能在自己賬戶里看到減碳量。

螞蟻森林 來源:視覺中國

但「個人碳賬戶」的名稱看起來很有金融屬性,也曾招致過爭議。2021年,螞蟻森林專門澄清自己是公益遊戲,「綠色能量」是根據低碳行為設計出來的虛擬積分,不能參與碳交易。

而讓「個人減排」從公益走向交易,很大程度受去年碳市場啟動的影響。

中國的「雙碳」戰略,是指在2030年碳達峰,2060年做到碳中和。比起歐美國家有50-60年的時間來實現碳達峰,我國時間非常緊張。現在,國內能源結構里煤炭還是佔大頭,一下扭轉能源結構並不可能。碳市場就是重要的市場機制,承載着加速減碳進程的希望。

這樣的背景下,碳市場很快啟動。大眾注意到「碳」作為資產的交易價值,是因為市場開始有層出不窮的「賣碳致富」新聞——比如2020年,特斯拉靠賣碳積分就收入了15.8億美元。

作為虛擬資產,真正要讓個人減排量成為可交易資產,核心是要通過碳市場認證。

全國在深圳、上海、北京、廣州等九個地區建立了碳交易試點交易所,市場中交易的對象分為兩種。一是碳排放配額,這部分只有納入控排體系的高耗能企業才有,由政府分配給企業;另一類為核證自願減排量(CCER),任何企業都可以自願參與。只要有符合規定的項目,如光伏、林業碳匯等,企業通過進行認證,就可以讓項目里產生的減碳量成為CCER,然後參與交易。

如今所說的「個人碳賬戶」里的減排量,以後只能指望通過CCER參與交易。但CCER機制從2017年暫停后,到如今還沒有恢復運行,重啟時間也不確定。

所以,現在國內各地做碳普惠,都是以區域開始試點。各個城市都有自己的一套碳積分機制,就像一個個泡泡,個人減排量只在泡泡內流動。

企業減碳很大程度來自政策監管壓力,以後要調度起個體的減碳動力,主要還是看激勵多少。

在碳普惠上做得最早的是廣東。廣東早在2019年就上線了首個城市碳普惠平台,如今有20多種生活場景減碳量得到認證。市民經計算獲得的碳積分,可以用來兌換禮品。而上海7月1日要施行的綠色金融法規,就提到碳積分的企業或個人,能獲得更優惠的金融產品或服務。

離賺錢差很遠,但要搶佔先機

雖然個人碳賬點探索剛剛開始,離真正能「賣碳賺錢」還差很遠。但這件事的戰略意義更為重要,各地的積極性不是空穴來風。

國內的減排計劃里,個人減排肯定不是第一位。據BCG測算,國內能源和工業的碳排放就佔全部碳排放的80%,在我國,這兩大行業都被歸在生產端排放里。減碳也是先從這裡開始——也就是讓這些企業承擔硬性減碳指標。

但這本質上是個供需問題,單讓生產端減碳並不現實。隨着人均收入水平提高,消費產生的碳排放還會繼續增加。中國科學院報告顯示,國內居民消費產生的碳排放量佔總量的53%,發達國家這一比例往往到60%-70%。

終端消費者改變消費方式,上游的生產端自然生產就少了,減碳才可能持續。各地政府背上減碳指標后,也需要以這種方式倒逼生產端減碳。在這個維度上,鼓勵建立個人碳賬戶是必要的。

在做個人碳賬戶這件事上,中國比起國外會更有優勢,也不難理解為何各地如此有動力。

互聯網業態成熟是重要原因——類似螞蟻森林這樣的遊戲,很好地讓用戶接受用互聯網產品來統計自己的減排量。但國外,幾乎沒有平台型公司做類似的事情,受限於更為嚴格的隱私要求,他們未來也很難做這樣的嘗試。

而一旦個人碳賬戶能夠從換權益到賣碳賺錢,無疑會催生巨大的市場。在尚未有全國統一的個人碳賬戶政策前,各地抓緊開展試點,也是在搶佔未來市場的話語權。

地方已經出現了創新實踐。以往,一家企業可以為自己多出來的減排量申請認證CCER(核證自願減排量),然後作為一種資產,在碳市場里進行交易,賣給需要的企業。但現在,有地方已經嘗試在讓個人減排量成為資產。

一位碳排放專家對36碳表示:「地方創新遠快於政策制定速度。廣東就在CCER基礎上,推出針對個人減排的『PHCER』(省級碳普惠核證減排量),這是非常中國特色的產品。」

個人碳賬戶會作為企業加強用戶粘性的工具,企業也樂於投入,以後若真能接入碳市場交易,企業相當於多一塊新業務。騰訊去年年底就推出了「低碳星球」,用戶通過出行減碳能夠獲得能量,建造自己的星球。而今年開始,包括中信銀行、平安銀行等許多金融機構也推出了個人碳賬戶,和消費者的銀行賬戶會有權益上的聯動。

中信銀行「個人碳賬戶」 來源:中信銀行

不過,各地個人碳賬戶看似繁榮,但現在的嘗試還是比較稚嫩,未來面對的難題有很多。

基準線設定就是很大的挑戰——也就是各個場景到底按照什麼基準來進行對比,才能得出減排量。

一位參與過各地基準線制定的專家對36碳表示,最近深圳推出的居民用電方法學還是有待改進的,方法學設定的基準線是每人日均排放量。「那麼不用電就可以拿到最大減排量了,但這並不符合碳市場中的通行做法。」她表示。

個人碳排放來源極為繁多,比如消費就涉及商家、物流等,碳足跡很長,精確測量幾乎不可能。現在各地一般都會簡化場景數量,比如只核算出行、用電等相對標準化的場景。

市場也在等待碳價上漲。一個人每年能夠減下來一噸碳,已經是很難的事情了,但如今2022年全國碳市場平均碳價為每噸49元,和歐盟高達100歐元的碳價有很大差距。如果碳價能夠上漲到一定程度,個人減排量受到的關注也會更多。

最終,要想將各地的「碳孤島」打通成全國統一市場,除了基準線外,還要考慮到個人隱私、各地標準互認、高昂監管成本等問題,過程是漫長的。

小小的個人碳賬戶背後,參與者都各懷心思,但大家都在往相同的方向走去:對政府而言,他們要完成即將到來的地方減碳目標,調動公眾減碳,也是從消費端倒逼生產端減碳;對企業,先機要佔住——這是建立良好社會印象,甚至成為未來業務的重要入口;對個人,這是對碳市場最直觀的感知,若賣碳真能賺錢,改變生活方式也有更持續的動力。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Phone App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