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首发 | 在阿里四年从P7升至P9,原犀牛制造商家中心总监创立科技智造轻运动服饰品牌COCOFIT

文 | 姚兰

36氪获悉,科技智造轻运动服饰品牌COCOFIT宣布完成由险峰长青领投的超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产品研发和供应链体系升级。

2021年下半年创立于杭州的COCOFIT,致力于用新产业链新技术和更加科学的开发手段打造好看又舒适的贴身轻运动服饰产品。

天鹅裤

创始人袁炜拥有清华电子工程硕士教育背景,做了8年芯片,是索尼第一代NFC芯片的开发者。回国后连续两次创业,后进入阿里历任淘工厂总经理、C2M商品供应链总监和犀牛制造商家中心总监,四年里从P7升到P9,在产业链数字化,柔性供应链和商品开发上有长期积累和规模化实践,尤其擅长新技术应用和数据驱动的业务模型构建。在21年下半年新消费资本热潮和流量红利褪去的情况下,选择离开大厂,重新创业。

为什么创立COCOFIT?袁炜表示,自己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深知科技对于功能性服装穿着体验的重要性,尤其是贴身第一层产品,好产品和普通产品一上身便能感知出差别。国外大牌产品在技术上下了很多功夫,产品体验更好,但售价高昂;而国内主打“轻运动休闲”定位的品牌更多是在“营销+外观设计+ODM工厂”的模式下进行产品开发。COCOFIT希望在科技供应链上扎得更深些,从而为消费者带来可日常化穿着、舒适度更高的功能性服饰产品。

之所以选择以leggings切入市场,是因为COCOFIT认为这类产品的覆蓋人群面足够广,国内品牌的产品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也还没有充分占领市场。将一个细分品类做到极致,有极大可能成就一个品牌。

为什么选择在这样的时机创业,还是做新品牌?袁炜认为,在资本热潮期和人人可见的流量红利期,品牌会不自觉地去做可快速获得规模化增长的事情。但品牌是一个链条很长的事情,在商品开发、供应链整合、零售经营、消费者互动、团队管理等方面涉及到基础能力建设和细节打磨的问题,这些东西都需要时间的磨砺。虽然短期看起来估值会低一点,拿到的钱少一点,流量红利没有了,增长变慢一点,成本压力大一些,但是从长期来看,只要坚持正确的策略,这样的品牌在这个周期之后会有更大的爆发潜力。

弹弹裤+运动bra

市场上已经有不少主打“轻运动”的品牌了,COCOFIT的做法有何不同?

首先,在技术研发上“做得重”。成立前半年,没有启动销售,而是先投资建设了功能量化研究实验室,对贴身服饰的“舒适”这个感性认知进行科学的拆解和量化。

一方面,COCOFIT持续邀请种子用户来到公司,对公司不同面料、版型、工艺开发水平的产品和市场上优秀品牌的主打产品进行试穿盲测,这样有助于研发团队分析不同特征的消费者对于心理舒适服压的需求和产品偏好。COCOFIT发现,弱运动属性的人群对于显瘦的诉求更强,普遍心理舒适服压偏好更高,喜欢包裹感更强的产品;更年轻的消费者则喜欢外侧无缝线的设计;强运动属性的人群和心理年龄更高一点的人群对于轻柔裸感舒适性的诉求更高,心理舒适服压偏好更为轻柔。

另一方面,COCOFIT建立了自己的面料舒适弹力测试标准体系,模拟消费者不同场景下对于弹力面料的拉伸状态,从而更好地将不同消费者对弹力舒适的体感需求和面料弹力特性的客观数据进行匹配,便于团队根据具象的数据参数曲线判断需要开发的面料。

以两个核心系列产品——“弹”系列和“羽”系列为例:

“弹”系列将莱卡公司的液体莱卡技术用到极致,在面料保障舒适瘦腿的同时将臀部侧下围面料弹力定向提升200%,实现更好的优化臀型效果,满足弱运动属性人群显瘦打底百搭单品的需求。

“羽”系列主要满足用户的轻柔运动裸感需求,让面料弹力特性自动适应人体体型曲线,两码适应全体型。值得一提的是,COCOFIT自购了人体3D扫描设备,积累了150多组人体数据模型,用来仿真不同弹力特性的面料和不同的版型设计在不同体型人体上的服压分布,从而优化立体版型设计。

另外,新上市的“告别拜拜肉”冰袖产品也是基于3D人体模型开发出来的,更能主动贴合人体手臂曲线,在“拜拜肉”的位置定向收拢,可达到显瘦和防晒的效果。

“告别拜拜肉”冰袖

其次,在供应链上“手伸得很长”。在袁炜看来,品牌方只有更懂上游的新材料和新技术的优缺点,掌握产业链各环节的核心knowhow,才有机会在最恰当的时机,以最高效的方式实现上游新技术的应用变现。

具体来说,在制造过程中,每个生产批次的面料在COCOFIT的实验室中会经历舒适弹力性能、水洗、色差、色牢度等全面测试,之后才能进入成衣供应商可调货的面料储备库。在成衣制造领域,COCOFIT不仅进入到下单生产计划环节,还会裁剪优化,力求将裁减环节的面料损耗降到最低。

从源头介入定制开发面料的纤维选择,采用垂直一体化供应链管控方式,使得COCOFIT可以用更贵、更好的纤维和面料,实现更低的产品成本,从而带给终端消费者更具“质价比”的产品。

最后,在品牌营销端依靠口碑传播。据袁炜介绍,在小红书平台上,通过与自主挖掘的垂类腰底部KOL/KOC的合作以及品牌忠实用户的自主内容,COCOFIT在瑜伽裤热词下的互动量仅次于lululemon,目前排名第二。淘内品牌自主制作的短视频多次登上行业热榜top10,这使得其内容访客占比开始趋近店铺访客50%。

COCOFIT虽然正式启动销售仅3个月时间,私域用户也只有几百人,但私域的活跃度很高。一个例子是,COCOFIT发起一个“宅家跳本草纲目发视频”的活动,能够获得50多人的参与。袁炜还谈到,对于退货客户,团队会安排专人回访,以详细了解对方关于产品的看法。“如果是杭州地区的消费者,我们会邀约到公司来,实际扫描体型,针对性做版型调整和优化,再送样衣给她试穿。”

线下活动

本轮疫情对COCOFIT的影响是怎样的?据36氪了解,COCOFIT今年2月3号正式启动天猫销售, 3月4号就做到了女装TOP3000,“紧接着3月中就开始感受到这轮疫情对平台整体流量和直接成交转化的影响。”

销售端,当发现天猫平台商业流量效率和直接成交效率受到影响后,COCOFIT快速决定调整打法,转换重点竞争战场,逐渐降低商业投放,重点发力内容,强化“站内种草-加购-成交”的链路。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COCOFIT的内容引导访客翻了3倍多,内容种草成交已经接近店铺1/4销量。

受疫情影响,COCOFIT在拓展其他销售渠道时尤为谨慎,不考虑热门的抖音和快手,而选择社群团购。袁炜称,仅社群团购这一渠道,“羽”系列天鹅裤就卖了2000多条。COCOFIT最主力的一个团长困在上海两个月,通过推荐产品实现了几万元的收入,这让团队觉得很有价值感。

供应链端,COCOFIT一方面开始加强核心工艺环节的小区域闭环,降低多工艺长距离转厂的不可控风险;另一方面开发不同区域的的核心品成衣制造商,避免单一区域封控带来的供货风险。

经营端,COCOFIT内部重点抓管理,抓精准决策。

创立于新消费品牌创业最糟糕的时期,袁炜希望自己首先冷静下来,坚持做正确的事情,然后带领团队朝着稳健的方向迈进。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网站设计及开发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