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布局 Web 3:一場「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博弈鬥爭

作者:趙維鵬,靖宇

Google 的新計畫挑動着 Web3 玩家們的神經。在造價 30 億美元的總部大樓裡,Google 正式成立了 Web3 部門。

「這意味着 Web3 已經被 Google 列為了優先事項,Google 覺得是時候認真研究它了。」Lory Kehoe 教授表示,過去幾年,他一直在都柏林聖三一大學研究未來的科技趨勢。

根據 CNBC 報導, Google 組建的這個 Web3 團隊,將為區塊鏈開發人員提供後端服務,將目光瞄向了 Web3 世界的基礎設施。「雖然世界還處於探索 Web3 的早期階段,但這個市場已經顯現出了巨大潛力。許多客戶要求我們增加對 Web3、加密貨幣相關技術的支持。」Google 雲端副總裁 Amit Zavery 說。

傳統巨頭沒辦法再忽視 Web3 的崛起。調研機構的一份數據顯示,2021 年區塊鏈和加密公司的獲得的風險投資達到 328 億美元。2021 年,全球 100 家最大的上市公司在區塊鏈上投資為 19.1 億美元,而 2020 年僅為 5 億美元。

谷歌

 Google 矽谷總部全景圖。

Google 雲端在官方部落格中這樣定義 Web3 熱潮:「區塊鏈和數位資產正在改變世界儲存和傳遞訊息以及價值的方式。如今的 Web3 熱潮就如同 10-15 年前開源和互聯網的興起。正如開源開發是網絡早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樣,區塊鏈正在為用戶和企業帶來創新的推動力。」

 Google 已經展現出了它對 Web3 的熱情和決心,然而有趣的是,在 2022 年初,Web3 世界的代表性人物、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在接受《時代》雜誌採訪時表示,它希望以太坊這個平台能夠制衡權威,成為各種社會實驗的啟動平台,並顛覆矽谷對我們數位生活的束縛。

Web3 信徒所宣揚的「去中心化」精神中的一項就是,將網絡的控制權從大公司手中奪走,將權力還給每一個普通用戶。當下,這家靠「中心化」成功的矽谷巨頭,想要進入以「去中心化」為主要精神的新領域, Google 需要找出化解質疑的新故事和路徑。

 Google 的 Web3 版圖

 Google 的 Web3 團隊被設置在了 Google 雲端旗下。

5 月 7 日,在發給員工的一封電郵中,Google 雲端副總裁 Amit Zavery 表示, Google 並不想直接成為加密浪潮的一部分,而是通過為 Web3 的開發人員提供後端服務的方式,來參與到這個風口裡。就像他們為很多客戶提供雲端服務那樣,他們不會自己去做具體的業務,而是打算成為區塊鏈企業的基礎設施提供商,降低開發人員設計他們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系統的門檻。

Amit Zavery 透露,新組建的 Web3 團隊主要是將內部參與過 Web3 項目的員工合併到一起,然後再從外部招募一些區塊鏈開發工程師等相關人才。

 Google 內部此前從事 Web3 相關業務的團隊不多。

在今年 1 月,Google 雲端曾對外披露,他們正在研究怎麼使用加密貨幣支付。彼時,Google 雲端金融業務副總裁 Yolande Piazza 表示,該公司已經建立了一個 Google 雲端數位資產團隊,來協助客戶在基於區塊鏈的平台上創建新產品。「讓 Google 雲端成為傳統企業和區塊鏈技術之間的橋樑。」

同樣在 1 月,根據彭博社報導, Google 工程副總裁 Shivakumar Venkataraman 正在運營一個專注於區塊鏈和下一代分佈式運算的部門,這個部門會開展各種 VR、AR 相關的項目。Venkataraman 是 Google 搜尋廣告團隊的資深專家,此前曾發表過關於分佈式運算相關的研究。

這些團隊或許將併入 Web3 部門,新的小組人員目前仍然在敲定當中。

據悉, Google Web3 團隊將由 James Tromans 領導。他於 2019 年從花旗集團加入 Google 。James 在花旗集團工作時,擔任的是外匯交易業務的數據科學主管,主攻金融科技,曾被稱作花旗集團頗為資深的外匯交易技術專家之一。

谷歌

Google 雲端負責人 Thomas Kurian

James Tromans 將向 Google 雲端副總裁 Amit Zavery 匯報。Amit Zavery 此前擔任 Oracle 雲端平台的總經理,於 2019 年加入了 Google 雲端。而他的上司、Google 雲端現任負責人 Thomas Kurian 同樣來自於 Oracle,此前是 Oracle 總裁。

「未來, Google 將設計出一套系統,讓人們更容易去探索區塊鏈數據,簡化和運行區塊鏈節點。而這套工具也可以運行在其他雲端上。」Amit Zavery 介紹。

一位區塊鏈工程師鄭晨這樣解釋道,「區塊鏈節點」一般指的是區塊鏈網絡中的「計算機」,它可以是任何連接到區塊鏈上的設備,比如礦機、PC 甚至手機等。

區塊鏈網絡中不存在像 Google 雲端、阿里雲這種集中式「伺服器」的概念,各種應用(DApp)主要通過大規模的分佈式的區塊鏈節點來進行運算,而不是雲端伺服器。

而節點是分散的,因此一些節點運營商應運而生。「項目方也可以自己去部署和運營一些節點,但會很麻煩,沒有必要。就像很少有人想要創建一個網站,還得在自己家裡建立一個機房一樣。」

例如,目前比較知名的以太坊節點服務商 Infura,第三方應用只需要通過 infura 提供的一個 API 接口就可以連接到以太坊,以便用戶訪問他們的服務,而不需要自己去運維節點。

「目前兩者沒有競爭關係,Infura 做得是節點代理,Google 雲端是提供 web2.0 的伺服器。Google 雲端未來應該也打算做節點代理。」鄭晨判斷。

Lory Kehoe 教授預測,支付功能可能是 Google Web3 部門的早期關注點。「對於 Google 來說,區塊鏈技術的前景是通過更便宜、更好、更快的方式將代幣從 Google 客戶 A 轉移到 Google 客戶 B,而無需通過多個中介機構並支付中介費用。」他解釋道。

Gartner 研究副總裁 Christophe Uzureau 觀察到, Google 對 Cash App(錢包應用)的布局,「Google 已經和 Coinbase 和 BitPay 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以支持發行用於 Google Pay 的加密貨幣。」

可以這樣理解,無論是打造「區塊鏈錢包」,還是發展區塊鏈節點服務(相當於 Web2.0 時代的「雲端服務」),這兩者都是 Web3 領域的基礎設施,甚至是「入口級」的服務。 Google 的 Web3 思路很清晰,無論未來這個新領域怎樣發展,它依舊想要在新世界裏成為基礎設施。

為什麼是現在?

一些行業人士提供了 Google 布局 Web3 的另一種解讀:一方面是布局 Web3 的基礎設施;另一方面其實是為了自身雲端服務的發展,以和亞馬遜的 AWS、微軟的 Azure 等雲端服務商抗衡。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2022 年一季度財報顯示,Google 雲端營收同比增長 44% 至 58.2 億美元,但總額仍不敵 AWS(184.4 億美元)和微軟 Azure(114.5 億美元)。而 AWS 已經佔據全球雲端服務市場的三分之一左右。

Google 雲端對於 Google 來說,越來越重要。Alphabet 財務長 Ruth Porat 表示,Google 雲端服務的增長速度已經超過了其核心的廣告部門,員工人數增長最快的就是雲端部門。

有行業人士認為, Google 成立 Web3 團隊或許有助於促進其雲端服務的增長,縮小其與 AWS、微軟 Azure 的差距。

谷歌

數位化進程中,雲端業務成為亞馬遜、 Google 、微軟的主要業務增長點。

不過, Google 的挑戰並不小。因為在區塊鏈服務方面,從 2015 年起,微軟就開始為區塊鏈開發商提供支持,亞馬遜在 2018 年便推出了自己的區塊鏈支持服務。2021 年,AWS Marketplace 總監 Marta Whiteaker 曾透露:「目前以太坊全球 25% 的工作負載都運行在 AWS 上。」

相比其他巨頭,在 Web3 上持保守態度的 Google ,為什麼是現在這個時間點成立 Web3 團隊?Gartner 研究副總裁 Christophe Uzureau 表示,「Google 可能擔心 Web3 的發展會衝擊到它的雲端服務和廣告業務,進而逐漸降低 Google 對數位生態的影響力。」

從這個角度來看, Google 布局Web3 這件事,依舊是一場 Web2.0 領域的爭鋒。

我們正通向怎樣的 Web3 世界?

「Google 作為區塊鏈領域潛在的大玩家,它的到來不會受到整個社群的歡迎。」Lory Kehoe 在接受 TECH MONITOR 採訪時表示。

「大玩家」在區塊鏈領域總是備受爭議。2018 年,大量的以太坊、比特幣還有其他區塊鏈的節點部署在 AWS 上,而因為 AWS 的當機,搭建在其上的 Coinbase 和 Binance.US 等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業務也被迫中斷。這對於 Web3 從業人來說是個殘酷的現實,很明顯,「去中心化金融」的「去中心化」部分在某些情況下還有一些路要走,而 AWS(or 亞馬遜)無論是在 web2 還是 web3 時代,都呈現出了主導地位。

同樣, Google 的入局,也激起了人們的警惕。「去中心化是 Web3 經濟的關鍵原則,而中心化的區塊鏈基礎設施可能會破壞它。」Lory Kehoe 說。

例如,2013 年 6 月 8 日,Feathercoin (FTC) 遭受了「51%」的攻擊。這意味着單個實體如果能夠控制 FTC 網絡總處理能力的一半以上,就可以使他們能夠撤銷已確認的交易,甚至阻止新交易的進行。在 FTC 遭受攻擊的同時,該網站也遭受了 DDoS 攻擊。這使得用戶難以從中提取資金。從那以後,FTC 就陷入了默默無聞的境地。它的價格暴跌,不再在任何主流交易所上市,遭受了滅頂的打擊。

谷歌

以太坊節點服務商 Infura 已被區塊鏈技術公司 ConsenSys 收購了所有權益,ConsenSys 創始人為以太坊共同創辦人 Joseph Lubin。

很多人將這種歷史上的「集中化」歸因於對雲端服務商的過度依賴。為了避免集中化,新的基礎設施提供商正在獲得關注,比如 Infura,它運行的節點分散在各地甚至是用戶家中。然而,Infura 自身不斷壯大,成為了以太坊最大的節點服務供應商,佔據了過半的市場份額。而不斷發生的 Infura 當機事件,再一次向人們證明了,以「去中心化」為名的區塊鏈,要想大規模推廣,一樣還是要靠中心化的基礎設施。

知名加密通訊應用 Signal 創始人 Moxie Marlinspike 指出了這個悖論,他在部落格中寫道,「即使是很多極客也不想運行自己的伺服器。即使一家大的軟件企業,也不想運行自己的伺服器。這就是為什麼那些雲端運算廠商會取得成功。在 Web3 時代是同樣的。」

在他看來,是否「去中心化」或許並不重要。

「關於加密貨幣世界,我一直覺得奇怪的一件事是人們缺乏對客戶端/伺服器接口的關注。區塊鏈被設計成一個點對點網絡,但並不是為了讓你的行動設備或瀏覽器真正有可能成為這些節點之一。」他說,「想像一下,每次使用 Chrome 瀏覽器上網的時候,你的請求首先發送到 Google 的伺服器裡,然後再路由到目的地(區塊鏈網絡)並返回到 Google。這就是今天以太坊的情況。」

Lory Kehoe 也這樣認為,實際上,用戶可能並不太關心他們使用的產品和服務是否完全去中心化。「如果 Google 開發出更容易使用的服務,填補市場空白,那麼即使該服務沒有達到去中心化的程度,人們也會去那裡。」他說,「這就是 Google 的力量。」

就好像 Web2.0 在 Web1.0 的基礎上,開拓了新的數位化場景一樣,Web3.0 會繼續在前面兩者的基礎上,拓寬數位世界的邊界。三者之間並不是互相取代的關係。

一位 Web3 創業者表示,「Web3 是一個自由的世界,誰都有權利參與。因此,我不覺得 Google 有什麼優勢。Facebook 在數位貨幣 Libra(後更名 Diem)項目上的失敗,就是一個例子。」

「中心化、去中心化之爭會一直存在,這是一個文化和制度的鬥爭,並不局限於技術領域,是人類社會發展的鬥爭。」他說。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極客公園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熱門市場動態與新聞傳送門:

區塊客致力於發掘和整理各種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內容,只要與區塊鏈或區塊客網站有關的合作和/或建議,我們都非常歡迎。請您發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與我們聯繫。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Googl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