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 Capital Foundation 发表“野生、受威胁、人工饲养: 香港的隐形宠物”报告

香港 - Media OutReach - 2022年5月18日 - 最新报告发现,2015至2019年间,多达四百万只珍禽异兽动物从世界各地进口来港,增加物种灭绝的风险。

Credit.jpg
Photographs by Paul Hilton for Earth Tree Images.
按此到传媒包及更多报导材料


ADM Capital Foundation“野生、受威胁、人工饲养: 香港的隐形宠物”报告指,香港珍禽异兽宠物贸易对全球过百物种造成极大压力。

该报告的发布,正值国际保育人士向外界发出警号 - 生物多样性因气候和土地用途改变、污染及过度捕获陷入危机。

报告首席作者Sam Inglis指,香港的珍禽异兽宠物贸易有巨大的生态足迹,在短短五年内有至少四百万只动物被进口。我们对物种的需求,如黄头侧颈龟 、非洲盾臂龟及赞比亚饼干龟,加剧对野生种群不可持续的压力。贸易发展迅速,交易量大,不论人工繁殖或野生捕获,牵涉数百个近乎来自每个生物群落的物种。许多物种正面临灭绝的威胁。

相关规管于2006年期间倒退,可能导致贸易近年显著增长。分析显示,虽然 2000 年少过 15,000 只受《公约》[1]管制 的珍禽异兽进口来港,直到 2016 年,数量却增至近 800,000 只。

研究强调珍禽异兽在供应链每个阶段中的复杂需要,并提供证据表明零碎且过时的规管制度,不足以确保环境、动物及公众健康。

物种的特性及特定饲养需求不一,报告其中一个议题是珍禽异兽作为宠物的合适程度。受欢迎的宠物有:可以活到一百岁的非洲盾臂龟;可长达两米的绿鬣蜥;具有强劲下颚及咬人倾向的大鳄龟。非洲灰鹦鹉需要大量的智力训练及社交互动,对活动空间的需求亦难以满足。欠缺心理关注的鹦鹉容易出现焦虑、挑衅性情和自残等有害行为。

基于提供充分护理及兽医治疗的支出,远超购入宠物的成本,以及主人的承担能力和意愿,导致“垃圾宠物”的出现,令人非常担忧。这些动物通常被视为“可丢弃的”。

报告合著者 Christie Wong指,社会上一直存有一个错误观念,误以为体型较细的珍禽异兽宠物需要较低兽医治疗及护理成本。可是,珍禽异兽的治疗和手术需要专业技能,以及为具有复杂需求的珍禽异兽提供合适环境,以维持其健康,是绝不便宜的。

大部分在贸易中的珍禽异兽是无法追踪的。似乎很少珍禽异兽被再出口,只有不到 50 万只珍禽异兽合法地离港,显示大多数可能留在香港的家庭及宠物店。或者很多动物已经死亡。大量珍禽异兽亦可能被偷运离港。确定真实情况可说是不可能的,因此对管理贸易的多个方面造成影响,包括病原体传播。

在香港,放生是一个持续且不受监管的活动。珍禽异兽也被采购和出售作放生用途。这种做法引起对动物福利的关注,并增加了入侵物种和病原体引入香港的风险,同时对生态构成威胁。

香港大学法律学副教授韦凯雯Amanda Whitfort指,从可疑来源国家进口大量动物,理应引起执法机构的关注。香港不但未有追究,并且缺乏可接受的珍禽异兽宠物“正面清单”,变相鼓励进口用于宠物贸易的走私动物,亦将面临高灭绝风险的物种加快推向灭绝。她补充,我们目前的政策和法律损害了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目标。

此报告旨在促进就香港珍禽异兽宠物贸易的规管进行检讨。报告呼吁加强香港的 “健康一体”模式,以确保建立一个全面而务实的监管制度,从而为报告中的大量建议奠定基础。这些建议的范围很广泛,包括修订现有法例、更改和实施赋予渔护署署长权力的相关政策,以及在行内和向认真尽责的宠物主人推广更好的做法。

建议包括:
  • 引入珍禽异兽的“正面清单”,包含用作宠物贸易的预先筛选及认可物种
  • 修订濒危物种的管有许可证制度
  • 以 2017 年引入犬只贸易的要求为蓝本,要求出售珍禽异兽的私人宠物饲养人士持有许可证
  • 为珍禽异兽检讨生物安全程序,并确保受严格的边境检查
  • 实施可追溯机制,如注入芯片
  • 引入奖励计划,积极推动业界改善做法

QR-CHI.JPG



[1]受《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公约》管制的动物



The issuer is solely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of this announcement.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其他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