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圖2021財報:打響影像SaaS「卡位戰」

「我們做了14年影像業務,本質上都是基於需求驅動。」

美圖公司(01357.H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吳欣鴻在向36氪講起做SaaS業務的驅動力時提到,「聚焦」是他反覆提及的關鍵詞。「公司花了大量精力洞察用戶和客戶的需求,聚焦影像尋找更大商業空間。」

從2021年報這份成績單來看,美圖的商業路徑越發清晰,也找到了第二增長點。

3月30日,美圖公司披露2021年全年業績。財報顯示,公司實現總收入人民幣16.66億元,同比增長39.5%;經調整歸屬於母公司擁有人的凈利潤人民幣8510��元,同比增長39.7%,實現連續兩年經調整利潤凈額盈利。

整體來看,公司營收及利潤均實現高增速成績,這背後,是美圖業務邏輯從流量變現到產品變現的成功換檔。

過往很長時間裡,美圖都仰仗C端的用戶基礎,穩坐行業龍頭位置,但隨着存量時代到來,廣告已是健康而穩定的業務,尋找新增長點的美圖,通過2021年報給出了答案。

增長搶眼

財報中,美圖公司VIP訂閱及影像SaaS業務增長態勢搶眼。

數據顯示,該業務2021年實現收入人民幣5.195億元,同比大增146.9%,佔總營收比例超過30%。截至2021年12月,美圖公司的VIP會員約400萬,較2020年底水平增加超一倍。

此外,期內,在線廣告業務2021年收入同比增長12.5%至人民幣7.658億元;IMS(達人內容營銷解決方案)及其他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0%至人民幣2.990億元,其中,IMS業務佔比達86.3%;互聯網增值服務同比增長51.9%至人民幣8167萬元。

可以看出,影像SaaS業務正成為驅動公司打開更大商業空間的新引擎。

針對用戶的影像需求,不久前,美圖公司在「美出圈」美圖影像節線上發佈會上推出了Wink、Chic、美圖秀秀Mac版、美圖設計室、美圖雲修、美圖證件照6款影像新品。

其中,Wink主打視頻人像美容,Chic主打潮流主題濾鏡。美圖秀秀Mac版、美圖設計室、美圖雲修、美圖證件照4款影像新品,面向市場營銷、電子商務、商業攝影等行業,提供圖片處理、海報設計、AI修圖、專業證件照等服務。

而現有拳頭產品依舊保持過往優勢。

數據顯示,美圖秀秀「美圖配方」功能的成功上線讓美圖秀秀在2021年春節期間再次實現突破,日活躍用戶峰值超3100萬人,較2020年的峰值高出13%,再創歷史新高。美顏相機則上線了AI實時美妝、Live實況、多人美顏功能等,通過影像技術,滿足用戶不同拍攝場景。

QuestMobile發佈的《2021年度中國移動互聯網實力價值榜》顯示,美圖公司旗下美圖秀秀、美顏相機分別蟬聯圖片美化賽道用戶規模NO.1應用,入選「TOP50賽道用戶規模NO.1」。

不斷提升的產品力意味着公司在研發投入也在持續加碼。

財報顯示,2021年美圖公司研發投入達人民幣5.455億元,同比2020年增長35%。美圖公司將核心技術延展出美圖影像研究院(MT Lab)、美圖AI開放平台。作為美圖公司的算法中樞,美圖影像研究院的頂尖技術均應用於前端產品中。

全方位布局SaaS業務

對於任何細分領域的頭部公司而言,步入成熟期后,構建自身從消費者到行業的全產業鏈生態,都是生命力延續的關鍵。

美圖也不例外。SaaS業務作為美圖新增量,代表了公司從C端向B端的延伸,背後涉及公司C端積累的能力復用、廣大用戶基礎的鋪墊和行業頭部的領先地位。只有在能力外溢的情況下,才能邁出這一步。

吳欣鴻告訴36氪:「我們在經營美圖秀秀的過程中就收到一些影樓客戶的問詢,說能不能幫他們修圖,因為對他們來說修圖的工作量或者成本其實還是比較高的。」

吳欣鴻發現,在商業攝影領域,大量的修圖需求未被滿足,存在市場缺口。這一市場洞察是美圖開始布局SaaS業務的靈感來源。

「我們可以看到,B端客戶在自然的、快速的增長,我們其實並沒有投入太多的營銷預算,說明還是能夠解決他們的痛點的。」吳欣鴻表示。

但to B業務從不容易。在市場普遍認為「虧損是常態」的環境下,美圖剛開闢的B端已然盈利,實屬少見。

一切源於過硬的C端業務基礎。「我們把在影像的產品能力、技術能力、AI能力都做一層升級,把原來只是給到C端做生活的場景的技術,變成服務他們工作場景的技術,這是我們影像SaaS的第一步。」吳欣鴻表示。

據美圖介紹,B端的影像SaaS業務主要包括商業攝影和設計兩部分服務,前者服務於影樓的修圖需求,後者服務於各行業更泛化的海報設計需求。

在美圖公司首席財務官兼公司秘書顏勁良看來,影像SaaS業務短期內的增長動力來源,是在設計部分。「設計部分有更多的產品去覆蓋,比如說美圖秀秀的Web、Windows、Mac版、美圖設計室都是在服務設計的影像SaaS業務。」

相比於應用場景更特定的商業攝影服務,泛設計服務顯然擁有更廣的受眾基礎,是真正長期被忽視的需求痛點。

影像之外,SaaS業務的另一大組成是美業SaaS。

去年12月19日,美圖增購美得得股權。今年1月,後者財務業績併入美圖公司的財務報表中。

美得得成立於2014年,並於2020年初開始向美妝產品供應鏈業務拓展,為下沉城市的個人護理和美容產品零售店提供商戶服務及SaaS產品。2020年下半年,美得得收入較上半年增長約216%,2021年上半年,美得得收入較2020年下半年增長約73.5%。目前,美得得為11500多家線下化妝品集合店提供SaaS業務。

在SaaS業務協同層面,美圖和美得得將在影像SaaS生活娛樂場景、影像SaaS工作設計場景、美業SaaS業務三方面產生協同效應。

吳欣鴻告訴36氪,「門店有營銷獲客的需求或者說引流的需求,美圖因為服務了非常多愛美的用戶,所以我們在試圖找到一個路徑,能夠更好的連接,把我們C端愛美的用戶跟服務B端的門店比如線下的化妝品門店結合在一起,為這些門店導流。」

吳欣鴻提到,美圖當下會先把美業SaaS布局完善好,然後再進一步跟影像SaaS打通。

從行業角度來看,美圖公司用戶與美妝領域客戶重合度較高,有助於美圖將美得得觸達的美妝用戶資源,擴展至美圖公司VIP訂閱業務,發展影像SaaS針對日常生活影像美化、影像美容需求場景的業務。

也就是說,以C端業務起家的美圖,仍舊會以C端的大體量用戶為基礎,延展相應的B端業務,協同形成「大C小B」格局。

值得注意的是,從C端業務起家的美圖,在布局B端時,具備顯著優勢。

艾瑞諮詢發佈的《中國企業級SaaS行業發展報告》預測,2022 年中SaaS 市場規模有望超過 1000 億元。艾瑞諮詢指出,軟件過度、決策思維轉變和社交需求提升正推進SaaS產品不斷優化,其中,越來越多員工將C端產品偏好帶入B端,工作和生活界限變得模糊。

也就是說,美圖切入的影像SaaS仍是廣大待開墾的藍海。

拉高天花板

成立十餘��,美圖並非沒遇到過挑戰,但這也成為公司成長的動力。比如日益精進的智能手機拍照美顏功能,正驅動美圖持續創新。

「智能手機確實對我們會有一些挑戰,特別是國內的手機廠商,他們在美顏或者圖片和視頻都做了很多原生的功能,對於我們來說,我們需要做更多的創新,去挖掘新場景。」

吳欣鴻指出:「比如AR,AR還有很大的空間,我們之前很多AR都是針對人臉,比如說人臉上的耳朵,比較萌的一些道具,但是對整個人體、全身的AR或者空間的AR,都有很多可挖掘的。」此外,視頻美顏也是美圖打出的一記重拳。

顏勁良指出,美圖B端業務剛開始,所以它的增速理論上比C端快,但是C端依舊是公司「現金牛」,「比如今年整個訂閱和SaaS的業務增長140%多,裡面佔比大部分都是C端來的。所以目前可以預計,C端還是會驅動短期的收入增長,接下來是B端,再往後才是美業SaaS,美業SaaS需要一點時間慢慢的布局。」

也就是說,美圖的400萬付費用戶僅是業績增長的一個支撐部分,而各細分業務進入了一種正向循環,幫助提升自我造血能力,同時也為公司生態建立了護城河。

從美圖最新的業務架構來看,美圖的最終形態正無限接近於Adobe。

影像界龍頭Adobe,同樣是從最早的photoshop,做創意、設計的工具,逐漸延伸到了營銷服務,最終現在形成了兩個核心的業務板塊,分別是數字媒體和數字營銷。在去年全年這兩者的收入佔比超過97%。

Adobe從2008年全面轉向SaaS模式,拋棄了之前的買斷模式,到2013年,SaaS佔比已經到了28%——這和美圖現在所處的階段有點類似,當下美圖VIP訂閱和影像SaaS業務佔比是31.2%,相當於Adobe 2013年的水平。

Adobe一直是行業領頭羊,從PC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又到雲計算時代,儘管經歷了多次轉型,但Adobe始終在圖像處理領域擁有統治地位。據Gartner數據,早在2014年,Adobe在數字內容製作軟件市場份額高達53.6%,佔據絕對領導地位。

「我們並不想喊口號說做中國的Adobe,很虛,但很多業務本質是相似的,Adobe已經驗證了很多年。」吳欣鴻說道。

儘管互聯網紅利期已過,但整個軟件行業的轉型升級紅利還未釋放完,從移動生態發家的美圖公司,顯然更早地抓住了市場缺口的機會,搶先打響影像SaaS「卡位戰」。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dobe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