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 | 光伏組件廠商阿特斯凈利翻了3倍,正經歷訴訟纏身的麻煩

作者 | 袁斯來

編輯 | 蘇建勛

一家素來低調的光伏組件公司近日發佈了一份非常亮眼的財報。

11月18日,阿特斯陽光電力集團(下文簡稱阿特斯)發佈了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阿特斯第三季度的銷售額達12.3億美元,同比增長34%,凈利潤翻了3倍,達到3524.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25億元)

當然,阿特斯與真正的龍頭隆基和天合光能不能同日而語。第三季度,隆基的歸母凈利潤為75.56億元,是阿特斯的近30倍,天合光能的歸母凈利潤也達到了11.56億元。

不過,比起已經穩坐龍頭的隆基和天合光能,阿特斯引人注目的是其增長率。這家成立20年的公司,度過了多次行業周期,一直穩紮穩打。在起起落落的光伏行業,算是一道奇景。

2021年,碳中和成為最熱的詞彙之一,光伏企業也順勢而起。從上游到下游,硅料、硅片、組件,廠商們開始趁熱打鐵地擴產。僅僅在今年第一季度,18家龍頭光伏企業就公布了總投資額1200億元的新項目,比去年增長了60%。

阿特斯也開始了募資擴張。今年7月27日,阿特斯太陽能(CSIQ.US)宣布,擬尋求將MSS業務(組件和系統解決方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的科創板或深圳證券交易所的創業板上市。他們擬募資40億,主要都會用於擴產。

「阿特斯不想做老大,只想做最後一個死的光伏企業。」這是創始人瞿曉鏵多年未變的言辭。只是在馬太效應開始顯現的光伏組件市場,阿特斯似乎也沒有從前那樣淡定。

不做第一

世紀之交發生了很多影響深重的大事,包括國企改制、中國加入WTO ,阿特斯、隆基、晶澳、尚德、中環這些公司都在世紀之交成立。海歸歸國淘金是當時的風潮,阿特斯的創始人瞿曉鏵也是大軍中的一員。

他是清華大學子弟,順風順水地上了清華,從多倫多大學博士畢業,留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電力公司工作。那十多年,他的生活安逸穩定,還成了一個重點光伏項目的核心人員。

如果不是項目被加拿大赫然有名的自動化設備公司ATS收購,或許瞿曉鏵會一直持續這種生活。當加入ATS后,瞿曉鏵所在的太陽能部門不過是個邊緣部門,還不賺錢。「我的很多時間都花在了寫報告等文案工作上。自己的很多的想法、想做的事情在原公司都無法做到。」他曾經這樣回憶。

而正好德國大眾需要太陽能汽車充電器,瞿曉鏵打算承接這個項目。他拿着BP給ATS老闆說:要想成本低,就要在中國做。如果ATS覺得太遠,可以當小股東,他自己承擔所有的風險。

2001年,瞿曉鏵帶着抵押房產的幾十萬加元、ATS幾箱設備,回到老家常熟創立了阿特斯光伏電子公司。

最初幾年,他們不過是家營業額在300萬美元左右的小公司,主要產品就是汽車光伏配件。但2004年,瞿曉鏵發現風向變了,當年1月,德國政府實行了新的《可再生能源法》,上調了補貼力度,而且對各種類型發電裝置電價做了細分,整個行業有了商業化的清晰路徑。

阿特斯抓住了光伏行業這第一波崛起的浪潮。瞿曉鏵迅速轉型,開始做起了大型光伏電站組件。當年銷售額就翻了3倍,達到了1000萬美元。

那也是中國光伏企業最風光的幾年。無錫尚德、天合光能、英利集團、晶澳科技成了出口組件大戶,阿特斯也在這行隊伍中,幾家公司都在2005-2006年這段時間上市。阿特斯在納斯達克IPO后,ATS退出,獲得了近100倍投資回報收益。

光伏企業度過初生期后,通常都會往上下游延伸。但和其他公司兇猛的攻勢不同,阿特斯一直帶着些不緊不慢。

「不做行業老大。」這是瞿曉鏵給公司的定位,在弱肉強食的光伏行業中,這句話甚至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當然,不做第一,並不代表他們要做二流公司。 「要成為第一方陣,那就要求你要勇於爭先,跑在前列,但如果說一定要做第一名,那就會出現超越經營底線的問題。」

阿特斯帶着瞿曉鏵濃烈的個人烙印。他是個帶着學者氣的人,多數時候顯得很沉默。雖然進了清華,但瞿曉鏵成績不過中游,「他看到很多遠遠比他厲害的人。」 瞿曉鏵似乎習慣有人跑在前面,自己則按着慣有的節奏行走。

瞿曉鏵給公司定下的策略是「倒三角」模式:越往上游產能佔比越少。所以他們一直是組件佔比最大,其次是電池片,最上游的硅料涉足最少。

也是因為這樣的分佈,他們一直專心於電池組件,躲過了2008年多晶硅原料價格暴跌的打擊。這種穩健也伴隨阿特斯度過接下來的「雙反」衝擊和「531」新政。他們始終不曾走到第一,甚至很多時候排不上前三,但未曾掉出第一梯隊。

這樣的平靜正在被打破。

提速

阿特斯一直是個沉默的「好學生」,也足夠有定性。但在碳中和路線圖確立后,好學生也必須學會一些狼性。

在光伏產業鏈條中,最掙錢的還是處於上游的硅料和硅片企業,以2020年為例,通威股份的高純晶硅毛利為34.5%,太陽能電池組件的毛利只有14.54%;而隆基的硅棒及硅片毛利達到了30.36%,組件毛利只有20.53%。

光伏組件受到政策和上游材料價格波動影響,算是鏈條中比較被動的角色。根據阿特斯的招股書,他們的光伏組件毛利2018年為26.68%,到去年就只有17.48%。他們給出的解釋,一是公司實行了新的結算準則,二是原材料價格上漲和平價上網政策影響。僅僅是輔料如光伏玻璃、鋁邊框等價格就漲了50-80%。

其實在組件廠商中,阿特斯的毛利並不差。和天合光能、晶澳科技、晶科能源等的組件業務相差無幾,甚至很多時候略勝一籌。但它的下滑幅度卻是幾家公司中最大的。

因為一直推行「倒金字塔」策略,阿特斯往上游滲透頗為審慎。2020年底,他們硅錠、硅片、電池片和組件產能分別為2.1GW、6.3GW、9.6GW和16.1GW。

經歷了硅料價格暴漲,阿特斯似乎也意識到,在光伏行業升溫期,保持地位必須要加大上游投入。阿特斯回科創板IPO募集的資金,有10億都打算用在10GW的拉棒項目上。

在光伏行業中,阿特斯並不富裕,根據招股書,阿特斯2020年的資產負債率(合併)為 67.32%,比起前兩年有所下降,但資金仍然緊張。

大擴張時期,光伏組件廠商們資產負債率高不算罕見,行業平均負債率在65.85%,如晶科能源負債率高達75.6%,但阿特斯也超過了行業的平均負債率。他們此次募資的40億中,有12億都要用來補充流動資金。

阿特斯更大的隱憂,是對海外市場的重度依賴。根據阿特斯的招股書,2020年海外銷售佔比高達84.91%,而上市公司中海外業務佔比最高的晶科能源為82.51%。

海外市場並不太平。從「雙反」開始,阿特斯已經嘗到了苦澀。根據招股書,截至2020年12月31日,阿特斯和加拿大母公司作為原告或第三方,正在參與的「雙反」訴訟案件就有6起。

他們接受過SEC關於違反美國證券交易法的調查,被處罰了55萬美元,又因為這項調查在2013年遭遇集體訴訟,最終集體訴訟在去年和解,阿特斯賠償了1300萬美元。

在經歷了行業幾次沉浮后,在被稱為「光伏元年」的2021,阿特斯又將面臨新的局面,更白熱化、也更兩極分化。這一次,維持第一梯隊的位置也會變得更加艱難。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T人物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