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給小米、聯想賣超70億元電池,珠海終於迎來科創第一股|IPO觀察

文|潘瀟雨

編輯|彭孝秋

儘管科創板已開板2年多,但珠海一直沒有一家科創板上市公司,直到上周五珠海冠宇的出現,填補了這一空白。

10月15日,靠消費類鋰電池發家的珠海冠宇,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上市。此次IPO,珠海冠宇的發行價為14.43元/股,開盤首日,股價一度大漲超170%,市值超400億元。

珠海冠宇所在的領域,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相對偏冷門。

其主要從事聚合物軟包鋰離子電池的研發、生產及銷售,根據下游應用可分為:消費類鋰電池和動力類鋰電池兩大類。

其中,消費類鋰電池是珠海冠宇最主要收入來源,去年全年佔比99.84%,對應金額為67.38億元。消費類鋰電池應用領域涵蓋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智能手機、智能穿戴設備、消費類無人機等。而動力類鋰電池僅佔了0.16%,銷售額為0.11億元。

就市場格局而言,根據近幾年業績表現可以發現,相較於ATL( 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 )等龍頭企業,這家起步較晚的公司,筆記本電腦鋰電池出貨已佔到全球第二名的位置,市佔率達23.67%。第一名是ATL,市佔率達34.44%。

來源招股書

終端客戶中,珠海冠宇已進入惠普、聯想、戴爾、華碩、鴻基等全球五大筆記本電腦廠商供應鏈。值得一提的是,還成為了聯想一供。

主營業務一度不被看好

作為一家偏技術型公司,不僅需要技術實力強,更需要路線判斷正確。

從發展路徑來看,珠海冠宇的前身珠海光宇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由哈光宇電源、光宇國際等聯合設立。

而前母公司哈光宇,早在1998年就開始從事鋰電池的研發工作,並在2001年實現了鋰離子聚合物電池的量產。隨着各項技術先後突破,也使哈光宇電源生產的電池接近國��一流水平。

正是藉助母公司的技術積累,珠海光宇成立之初就聚焦聚合物軟包鋰電池業務,但在當時由於市場規模小、定製化生產難等原因,該業務一度不被看好。

直到平板電腦和智能手機的崛起,軟包電池的滲透率才開始飆升,也就迎來產業紅利期。同時證明珠海光宇董事長徐延銘的判斷——聚合物軟包電池會成為未來大趨勢。

移動互聯網的大發展,使得筆記本電腦輕薄化的需求越來越明顯,智能手機快速的更新換代一起使得軟包電池逐漸替代了傳統電池。

從數據來看,智研諮詢數據顯示,軟包電池滲透率由2011年的16%增長到了2016年的63%,近四倍增長。

2011年,珠海光宇進一步布局鋰電PACK(組合電池)領域,2017年月產能達1300萬顆,一躍成為全球前五的聚合物鋰電池供應商。並在2019年,珠海光宇正式更名為珠海冠宇。

截至去年,珠海冠宇消費類鋰電池總出貨量,已進全球前三。其中,筆記本電腦和平板電腦全球第二,市佔23.67%;手機端全球第五,市佔7%。

根據招股書顯示,珠海冠宇在2018年、2019年、2020年的營收分別為47.5億元、53.3億元、69.6億元。凈利潤為2.2億元、4.3億元、8.2億元,三年平均增速達到了92.5%。

珠海冠宇三年收入、凈利潤增長

事實上,筆記本電腦增速早已開始下滑。只不過受去年疫情影響,居家線上辦公導致這個市場出現難得的14.11%增長。

儘管疫情帶來了銷量回暖,但還是抵不住大環境的向下。所以一進入2021年,筆記本電腦就在出貨量上整體呈現增速放緩態勢。

根據IDC最新報告,2021年三季度PC市場銷售量創下自疫情開始以來最慢增速。對於嚴重依賴筆記本市場的珠海冠宇來說,這也是一大風險。

大牌雲集,但五大客戶並不穩定

從團隊來看,珠海冠宇創始團隊從業經歷大多超過20年。特別是董事長徐延銘,從事鋰離子電池行業超過 25 年。從哈工大畢業后,他先後就職於比克電池、哈光宇電源等。其他成員,也大多是工程技術出身,鋰電池研發經驗豐富。

徐延銘也是珠海冠宇實際控股人,IPO前通過珠海普瑞達、重慶普瑞達等主體,持有公司 35.07%的股份。

而在珠海冠宇的身後,也聚集了小米、聯想等明星企業。

根據招股書顯示,湖北小米持股4.3011%,是第五大單一股東;珠海格力創投持股0.9364%,湖北聯想持股0.8026%,深創投(CS)持股0.7608%。

IPO后,控股股東珠海普瑞達將持股17.8253%,湖北小米持股為3.7041%。

和一般投資不同,珠海冠宇很多股東也是其客戶,即通過綁定上下遊方式鎖定訂單,穩定供應鏈 。

珠海冠宇客戶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終端客戶指定的 PACK 廠,主要出售電芯產品,客戶有新普科技、加百裕、順達、飛毛腿等;另一類是終端客戶,主要出售PACK 產品,如HP、小米等 。

在筆記本電腦和平板電腦領域,珠海冠宇2012年進入惠普供應鏈,2013年進入鴻基、華碩,2014年進入戴爾,2015年進入聯想、微軟,2016年進入亞馬遜供應鏈。

在智能手機端,也在2012年進入小米供應鏈,並成為主要電池供應商。隨後又打入三星、華為、OPPO 等廠商供應鏈。

在無人機及智能穿戴領域,相繼與 BOSE、蘋果、大疆等企業展開合作。

珠海冠宇的五大客戶與對應終端

雖然在收入來源中,前五大客戶的佔比已接近70%。不過,根據近三年表現可以看出,珠海冠宇的大客戶其實並不穩定。

在前五大客戶中,除了新普科技與小米始終佔據前列之外,此前合作的加百裕、順達、飛毛腿已不在2020年名單里,取而代之的德賽集團、HP和欣旺達。

大客戶源不穩定,便成為珠海冠宇另一隱憂。

競爭方面,相比ATL,珠海冠宇在智能手機鋰電池的市場佔有率仍較低。2020年出貨量僅佔全球的7%,而同期ATL則佔比 37.96%。

因此,相較於三星SDI、LG Chem等競爭對手,珠海冠宇的產品結構較為單一。在產業龍頭趨勢穩固的情況下,其競爭力也會相應減弱。

新增長點長期虧損

在意識到消費類電池空間有限的情況下,珠海冠宇也開始提前布局動力類鋰電池,並已開拓了豪爵、康明斯以及中華汽車等客戶。

好在消費類電池市場能給珠海冠宇的時間還比較多。

首先是國產消費電子企業的崛起,將強化本土的供應鏈優勢。特別是隨着華為、小米、VIVO、OPPO等智能手機在全球市佔率不斷提升,與之密切合作的珠海冠宇也將迎來順勢迎來增長紅利。

其次是國產替代的紅利,會有更有上下游企業選擇國產供應鏈。所以此次IPO,珠海冠宇計劃將募資 32.49萬元,用於珠海聚合物鋰電池生產基地建設、重慶鋰電池電芯封裝生產線項目等。

在珠海聚合物鋰電池生產基地建設項目達產後,將增加1.55億隻/年消費類鋰離子電池的產能,並預計在2024年可以實現5.59億隻產能全部達產。

同時,消費類鋰電池經歷了從圓柱電池、方形電池向聚合物軟包電池的轉變。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軟包電池的佔比還將繼續提升,而對專註於軟包電池的珠海冠宇來說,這無疑給了新業務一個很好的窗口期。

但是,珠海冠宇新業務仍需加速。因為目前其動力類鋰電池仍處於研發、試產階段,2018-2020年,銷售收入僅佔0.22%、0.15%、0.16%,對應金額為988.02萬元、765.18萬元、1106.65萬元。

珠海冠宇營收結構,來源招股書

珠海冠宇的動力電池業務主要由全資子公司冠宇動力電池開展,然而由於動力電池產業屬於重資產、資本密集的科技製造行業,前期投入大但落地市場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冠宇動力電池2019 年成立以來持續虧損,2019 年度和 2020 年度凈利潤分別為-88.46 萬元和 -1.26億元。

而在研發端,在20個在研項目中,動力類鋰電池僅有5項,消費類鋰電池則有12項。顯然,距離動力類鋰電池的業務成型,珠海冠宇仍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

眾所周知,偏製造類的企業很容易受到原材料漲價影響,特別是今年大宗商品持續漲價背景下。

從近三年來看,珠海冠宇的原材料佔比高達75.12%、68.78%和 69.33%。其中,原材料主要以鈷酸鋰為主。

根據測算,原材料價格每增減5%,對公司凈利潤的影響則達到16.80%-53.10%。因此在原材料佔據高成本的情況下,如果價格出現大幅波動,對於珠海冠宇來說,如何降本增效將成為首要問題。

此外,對於下遊客戶來說,珠海冠宇的議價能力並不高。招股書顯示,對於終端客戶,珠海冠宇不僅需要提供低於其他客戶相同產品的價格,還要求持續降低同一產品的供貨價格。

所以對於這家起步較晚、取得授權專利數量相對較少的企業來說,未來在技術競爭方面,也有一場硬仗要打。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手提電腦 Notebook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