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速德國工業4.0,數千家中國工廠的下一站在哪?

中國距離世界一流製造業強國還有多遠?改革開放的巨大動能,讓中國很早就成為了全球最大製造國,但這個差距問題卻始終縈繞國人心頭。

從製造大國到製造強國,這關鍵性一躍,何時到來、怎樣到來,一直充滿着探索和爭議。儘管「中國製造」已經在往更系統、更高質量的階段去走,但參差不齊的高、中、低端製造混雜並存仍然是首先要直視的問題。

面對發展水平各不相同的企業、行業和產業鏈,如何通過數字化工具以點帶面,將它們連接起來,廣泛而快速地提升製造業整體數字化水平,形成網絡效應和生態效應,為接下來的智能化、尖端化打下基礎,在參考借鑒國際先進製造範例的同時,如何走出一條更適合於自身國情的道路,是目前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關鍵破局點。

開放平台打通縱向連接,給企業IT統建一個關鍵抓手

強者想要恆強。作為老牌工業強國,為搶佔下一輪產業革命的制高點,2013年德國提出了工業4.0戰略,並制定了具體的實施規劃——「二維戰略」,從橫縱兩個維度去推進工業體系的智能化發展。

推動智能製造,強化柔性生產是德國工業4.0戰略的核心。不同於德國等歐美國家製造業經歷百年發展,產業成熟,相關企業信息化水平普遍較高,中國製造業目前還處在結構性轉型成長的過程中,企業信息化、數字化水平參差不齊。不少企業隨着業務發展和組織擴張,內部IT系統逐漸變得龐大繁雜,IT統建難題凸顯。

如何找到一個關鍵抓手,將各IT模塊聚合併打通,提升組織管理的敏捷度,對層級多、部門多、人員多的大中型企業來說尤為迫在眉睫。

中國交通建設集團(以下簡稱「中國交建」)就曾備受此困擾,作為建設港珠澳大橋、支持一帶一路發展的中堅力量,其業務遍及各大洲,集團旗下擁有16萬名員工、60個子公司,分散於全球160個國家。

如何把這16萬員工「擰成一股繩」?要知道組織這些員工的業務板塊有48套統建系統,它們有各自的賬號和密碼體系,人財事物相互隔離,信息對齊難度大。同時,溝通協作層級多、鏈條長,嚴重影響了移動辦公的效率。

企業急需搭建一套快速的信息傳導機制,但自研的成本非常大。是否有現成的軟件能拿來即用?他們找到了企業微信。

 

2017 年 10 月,中國交建通過企業微信開始建設「交建通」。以企業微信為統一辦公入口,將48套分公司系統、500多個應用都集成到一個「交建通」工作台上,消除了不同系統間的繁瑣切換,平均每天效率節約 30 分鐘。

熟悉的類微信界面也讓16萬員工輕鬆實現互聯,消除了企業內部信息傳達的壁壘。企業微信強大的縱向連接力,讓「龐然大物」也擁有了靈活身板。

打通、連接、協同,是德國「二維戰略」中頻繁提到的關鍵詞。受此啟發,企業微信聚焦於移動「連接力」這項原生優勢,同樣嘗試從橫縱兩方面去切入。

過去五年裡,企業微信團隊走訪了數千家中國工廠,深入研、產、供、銷、服各個重點環節,逐漸摸索出了一條適應於當下中國製造業的數字化途徑。10月15日,在蘇州舉行的第二屆兩化融合暨數字化轉型大會上,企業微信首次對外分享了這一成果,正式發佈了製造業最佳實踐路徑和「一橫一縱」理論。

總的來說,「一橫一縱」指的是,企業微信從縱向上,助力製造企業提升組織的敏捷度,保障從高層管理者到基層員工信息的快速暢達,助力修鍊「數字化管理」內功;從橫向上,提升市場的敏感度,加強企業內部與上下游產業鏈/消費端連接與協同,成為連接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等各個重要環節的「高速公路」。

  

同樣成功的縱向實踐也出現在另一家國內建材龍頭企業身上。這是一家做建築配套件的業內「隱形冠軍」,其「點支式玻璃幕牆」技術走在全球前列,曾為哈利法塔、鳥巢(國家體育館)、國家大劇院等知名建築提供產品支持。

由於行業屬性的要求,這家公司的服務場景通常是各類建築工地的現場,對移動辦公的需求非常大。據其信息管理中心IT總監王剛(化名)回憶,在2017年使用企業微信之前,公司為滿足移動辦公的需求,陸續開發了十多款APP,分別解決工程報價、項目管理、研發需求、產品建議、OA審批、打卡、查詢工資等不同需求。 

軟件上線后,雖然也能大致滿足業務所需,但研發、維護、運營成本高昂,並且使用時要在不同APP間頻繁切換,效率非常低。

當時團隊也嘗試過把這十幾款APP統一成一個APP,但在技術層面遭遇了重重困難。於是他們開始向外搜尋,經過一番對比了解,最終選擇了企業微信。

「最看重的是它的靈活性。我可以把原有的十幾個應用都搬到企業微信上,雲端統一的窗口集成,它非常靈活;更重要的是,數據是沉澱在我們自己的後台里,企業微信和我們原有的應用系統之間沒有衝突,它僅僅是把這些應用連接在了一起,操作起來也容易。」王剛解釋道。

連接而不拆除,開放而不衝突,以平台的姿態去幫助企業建立內部數字化生態,打通生態循環,這也是騰訊企業微信政務民生行業總經理王瓊所強調的企業微信區別於其他數字化工具的突出優點。

「相比於其他SaaS廠商、大數據廠商、雲計算廠商,企業微信要做的是一個連接的入口。很多企業之前已經採購了一些信息化產品,有了很多數據和系統沉澱,企業微信不是要替換掉它們,而是在繼承企業原有的系統和大數據的基礎上,通過連接的方式,幫助企業把原有的數據用得更好,發揮上下貫通的縱向連接力,這是我們的站位。」她總結道。

產品基因打造橫向連接力,提升企業市場敏感度

事實上,儘管中國製造業在IT信息化底子、產業發展階段和狀態上與德國相比仍有較大差距,但得益於智能手機的快速普及,移動互聯網成為中國的領先優勢,它在幫助企業長出橫向連接力,高效連接上下游和市場端,讓製造業的數字化形成網絡效應上,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目前微信用戶已超12億,幾乎稱得上一款全民APP。由於可以和微信互通,是B2C的標準組件,企業微信在賦能企業對外連接力、提升市場敏感度上,獨具優勢。對於製造業來說,不僅僅是生產製造,和上下游、消費者里的連接協同,也很重要。

大疆農業對此深有體會。和所有TO B業務一樣,無人機在農業領域裡的銷售不再是一次性的動作,如何做好售後服務,讓用戶手中的無人機能夠「用起來,用得好」,至關重要。

過去,大疆農業通過400熱線電話,解答農戶或提供植保服務的專業飛手在使用過程中的各種問題,但是一個客服人員一次只能接聽一個電話、很多問題通過語言還很難解釋清楚。更重要的是,即使智能手機的普及率逐年升高,但各種APP、電子操作流程等數字化售後服務工具對於農業從業者來說,還是有些陌生和複雜。

如何通過最低的門檻加強與飛手和農戶的連接,及時高效地解答他們遇到的問題,成為大疆農業亟需破解的難題。

最終大疆農業和代理商選擇了企業微信。農戶們不用再下載其他APP,也不必閱讀複雜的電子文檔,用平時最熟悉、最常用的微信就能隨時隨地聯繫上客服人員的企業微信,獲得24小時便捷、及時的售後服務。

「為什麼很多時候企業自建一套數字化系統會失敗?因為它的學習成本高,大家都不熟悉、不會用,就很難推廣開來。」在王瓊看來,產品理念不是一個虛詞,相反它很重要,代表了對人性的洞察,真正好的產品是能夠讓行業一線人員都願意用,這是企業數字化的前提,而跟微信長得很像的企業微信就是這樣一個人人都會用的產品。

而且在企業微信上,服務形式也不再局限於語音,還可以發圖片和視頻,可以用更直觀的方式在最短的時間內幫助用戶解決問題,在農忙季節和時間賽跑,幫助農戶增收降損。

正是在這樣的科技力和服務力的雙重保障下,截至2021年8月,大疆農業植保無人機國內單年作業面積首次突破7億畝次,大疆農業和企業微信攜手,助力着農業生產數字化不斷走深向實。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除了連接售後服務市場外,在直連前端消費者,提升企業市場敏銳度上,企業微信也有不少成功經驗。

五菱汽車作為國內公認的「神車」,只用2萬元的成本,就能做出讀懂消費者心裡的車。為此五菱員工以前常常蹲在汽車論壇里「潛水」,因為那裡匯聚了最多的汽車發燒友,流量很聚集。但漸漸地,他們分散到了微博、微信公眾號、小紅書等平台。五菱很快意識到,必須通過新的工具,把「家人們」重新聚到一起,一定要有個地兒能嘮「家常」。

這個新工具就是企業微信。五菱通過企業微信建立粉絲社群,以車型為主要的分群依據,在互動中收集用戶需求,通過在公眾號提問,並邀請客戶進入企業微信群交流討論,不斷收集客戶反饋,敏銳捕捉車主需求,不斷聚焦核心需求,與時俱進地實現了「人民需要什麼,五菱就造什麼」。

  

不難看出,在五菱的案例中,通過企業微信的社群功能,製造業企業可以更近距離地聆聽用戶聲音,並從互動中提取到實實在在助力產品設計的想法創意。這樣的打法,不僅重塑了企業和用戶的關係,同時徹底改變了產品的鏈路,讓消費者不再只是被動等待的終端,而轉變為定製化產品的起點,從而助力企業生產出切中市場需求的爆款產品。 

結語

不可否認,中國製造業的數字化道路還面臨著不少挑戰。相比零售、餐飲等消費行業,製造業會更厚重,其整個生產加工、運輸、上下游供應、服務、市場終端等鏈條,相較於其他行業來說都更加複雜,對應的企業內外部數字化建設也更難。

「儘管難,但我們必須把製造業的數字化賦能做好,才能證明我們是真正在往產業的方向和思路上去走,而不是僅僅停留在某一個單點上去做一些簡單的事。」王瓊表示。

在她看來,這有這樣才能有望回答文章一開頭的問題:中國距離「德國製造」還有多遠?她相信只要是走在正確的路上,令人期待的答案就不會太遠。雷鋒網雷鋒網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社交網絡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