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混合辦公的未來,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通訊方案?

2020年的疫情讓不少人回憶起2003年的非典時期。如果說在無法出門見面的時候,非典促使了巨頭們的起飛,那麼去年的疫情又讓人們的目光重回通訊市場。 

作為社會運轉的基礎設施工具,通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古有烽火通訊,而現代社會則是由一根根通訊電纜連接。從電報、電話再到當今的網絡視頻、語音等等,溯源到底層,都離不開通訊這個古老的賽道。 

疫情防控常態化導致混合辦公和非接觸商業的興起。不過,這僅僅只是催化劑,此次混合辦公爆髮式增長的根源還需要追溯到底層技術的大進步,包括5G、AI等技術的快速發展,讓中國混合辦公市場將進入新一波的增長周期。 

來源:UserTracker

據UserTracker數據,2020年疫情爆發后,協同辦公行業隨即迎來井噴式增長:二月效率辦公類App月獨立設備數環比增長180.6%,日均使用市場環比增長168.2%。而單單拿視頻會議市場來看,IDC預測其市場規模在2024年就將超過100億元,雲會議市場佔比將近40%。 

來源:IDC 

疫情期間的流量是巨大的蛋糕,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吃下。玩家們的面前,是雲計算時代下的各類新場景:在線教育、視頻會議、遠程醫療等等,對現有的技術而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疫情后快速變化的需求,意味着廠商們更加無法閉門造車,誰能做到體驗最好,才有可能做好用戶留存。 

疫情后,混合辦公市場「混戰」

對於在大公司擔任銷售的小吉而言,疫情后的生活再也和疫情前不一樣了。 

疫情期間,由於客戶無法線下拜訪,小吉只能通過在線會議等方式和客戶進行前期溝通,成功談下客戶后,交付時也是大部分時間在遠程完成。很明顯地,由於都在線上完成,更多任務能夠通過更少時間完成,小吉的工作效率提高不少。 

隨之而來的,是日常生活節奏的變化,小吉與團隊也隨時在線上展開協作,這種靈活的方式直至疫情后也依然持續。由於公司沒有規定打卡時間,小吉也越來越習慣在線上展開工作。 

這是疫情后辦公場景的常見一幕。 疫情以來,人們開始走出對辦公室的依賴,終端設備以及雲的快速迭代為移動辦公也創造了條件,視頻會議成為人們開會、上學、遠程醫療等等生活場景的剛需。 

但另一方面,對員工而言線上辦公成為日常,也出現許多不便之處,在辦公室可以面對面溝通的事情,在線上需要在社交通訊平台或內網多個平台切換,文檔協作也不像從前可以紙質文檔來回傳送,線上協作則會容易讓信息出現斷層。這就需要現有的會議產品迅速跟上步伐,根據全新的辦公場景為用戶提供相應的功能和服務。 

全新的需求帶來通訊市場的劇烈變化,我們可以從這個市場的歷史開始說起——

通訊賽道從國外起家,國內市場快速發展集中在近30年間。一開始發展起來的是傳統通訊廠商,如思科、寶利通、華為、億聯等,政企市場是主要的採購客戶。 

依靠着To B和To G業務,通訊廠商在國內站穩腳跟,甚至走出海外。比如先從硬件市場切入的億聯網絡,於2017年上市,市值已達800億元,並把SIP話機做到了世界領先。 

2010年發展起來的雲計算,是這一市場的重要變量,催生了一批平台型廠商,切入到通訊賽道中。這類廠商包括騰訊、阿里等等,常常以打包軟件+硬件產品,組合成整體解決方案以服務客戶。平台型廠商靠近C端客戶,主打輕量級,在商業模式上呈現快速更迭的特徵。 

疫情將雲廠商快速推到牌桌之上。如疫情初期的騰訊會議,就曾在8天總共擴容超過10萬台雲主機,以應對突如其來的視頻需求。其背後,是釘釘、飛書等互聯網廠商對於視頻會議這一企業服務協作入口的爭奪之戰,而後,各家通過開放生態、定製行業方案等,向融合通信平台方向發展。 

可以看出,市場中的所有玩家,都朝着「融合」解決方案走去——雲視頻會議廠商需要補足硬件能力,而硬件廠商需要補足遠程靈活辦公的解決方案。 

如何服務好在混合辦公大潮中迅速變化的企業,成為通訊市場各個玩家們所要攀登的「華山之巔」。 

通訊方式因何而變?

支撐起混合辦公的未來,對服務商而言是一場前所未有的考驗。 

首先,從空間角度而言,混合辦公模糊了辦公場所的概念,用戶不僅僅停留在辦公室,在路上、在家中,都需要能夠隨時隨地溝通。而用戶的終端千變萬化,服務商如何保證不同終端溝通均有相同體驗,如何提供足夠的併發量等等,考驗的是廠商的基本功。 

而以往硬件廠商主要服務政企客戶,主要採用私有雲部署方式,但到現在,轉換到與公有雲並存的混合雲模式已經是清晰可見的趨勢,擁有專業會議設備的中大型企業都存在更新換代的需求,希望能夠擁有多一套解決方案,實現雲+端的互聯互通,並相當重視品質。 

其次,採用混合辦公模式���用戶的溝通量呈指數式增長,這些數據留存在雲上、各類終端中,如何將數據統一整合?數據留存之後如何智慧化地應用?這不僅是業務數據和聯通的問題,也需要適應組織協同模式的變化,建立大數據應用的能力。 

這一切都指向,產品需要建立全方位的能力。 后疫情時代,整個行業都在適應混合辦公所帶來的新需求,不同廠商有着不同的應對策略。 

對於傳統硬件廠商而言,原有的客戶基礎就已是護城河,大型客戶一旦採購了會議系統產品,替代成本極高,並且雲視頻解決方案儘管足夠靈活,但專業系統和硬件在穩定性和解碼能力上還是領先。因此,當前不少傳統廠商致力於拓展新的雲端方案,並且基於行業提供定製化方案。 

雲廠商則大多數基於平台優勢快速獲取用戶,如阿里、騰訊、位元組就基於各自的辦公平台釘釘、騰訊會議和飛書,在疫情期間獲取了個人和企業客戶。到了今年,這些平台也紛紛開始建立生態,比如建立硬件合作聯盟,推出自有硬件產品等等,為用戶提供混合辦公方案——讓用戶在線上和線下都擁有媲美辦公室的體驗。另外,走差異化路線也是其彎道超車的方法,不少雲廠商就深耕中小企業,試圖覆蓋這波新用戶的需求。 

通訊的未來,屬於「全場景」

一個趨勢清晰可見:通訊市場的未來屬於「全場景」,即在任意場景之下,實現線上和線下的互聯互通。未來的協作場景,正在朝着讓線上線下協作體驗達到一致的目標逐步前進。 

事實上,伴隨着5G、AI等前沿技術不斷進步,近期廠商們釋放出的一些信號,讓我們得以窺探未來生活的一角: 

微軟在過去一年就已經讓全球16萬名員工居家辦公,2.5萬名新員工以遠程方式入職。數據顯示,超過90%的員工認為自己融入了微軟,而微軟在此後也在持續推行混合辦公模式,產品從自用走向外部,將Microsoft Teams服務整合進Windows 11,讓更多人可以進行線上協作。花旗集團更是從今年開始嘗試將北美的職位分「常駐」、「遠程」、及「混合」型,其中後者佔大多數。 

登頂之路並不輕鬆,需要時間和實力的雙重積累。 傳統廠商和新興廠商一同在牌桌上競技,誰能在「混合辦公」場景下拔得頭籌? 

從國內廠商的發展路徑,或許可以借鑒億聯網絡的發展路徑——典型以產品驅動,從國內走向國外,再不斷拓展產品深度和行業寬度的先行者。 

2001年,億聯網絡成立,初期的億聯網絡為企業提供高效辦公的音視頻解決方案。在視頻會議、智能協作等方面,億聯網絡初期的產品主要以硬件為主,比如SIP 話機、Teams話機及DECT話機等桌面通信終端。 

而後,從2010年起,雲計算在我國逐漸興起並且快速成長,這帶動了國內雲視頻會議市場的萌芽。 

同樣,億聯瞄準這一趨勢,從硬件走向雲+端相結合,重心從國外轉向國內。2012年,億聯開始推出VCS業務,即一站式視頻會議解決方案,覆蓋視頻會議雲平台及雲服務、視頻會議室終端、桌面視頻話機等,滿足會議室、個人桌面、移動辦公等全場景需求。2017-2019年,億聯的一站式方案營收增速均超過90%,實現了技術、渠道和品牌的復用。 

到了2019年,億聯在硬件產業層面達到發展里程碑,SIP話機市場份額達到29.5%,位居全球第一。Frost&Sullivan數據顯示,2019年億聯網絡的SIP話機市場份額達到29.5%,位居全球第一。這也是為數不多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的中國企業服務廠商,並且也是國內唯一一家獲得微軟Teams、ZOOM、騰訊會議三大巨頭認證的民族品牌,在產品生態上,通過部署全球渠道和網絡節點,與國外巨頭合作,逐步建立覆蓋全球的服務網絡。 

來源:億聯網絡官網 

而疫情期間,面對混合辦公的需求,億聯網絡於2020年5月快速推出了音視頻融合通信平台UME。這一產品的推出,正好滿足混合辦公的各類場景需求。 

全場景,聯通線上線下是UME最重要的特點,這保證了用戶能夠隨時隨地靈活地進行溝通。 UME實現了多平台統一、多終端融合,支持一體化部署。另外,UME平台也和企業的辦公協作系統相集成,用戶使用「一個號碼」就可以通過任意設備、在任意地點使用。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是億聯UME的第一個客戶。疫情剛爆發時,信通院就將UME部署到公司內部。融合通信平台除了即時通信、視頻會議、語音功能之外,還跟信通院現網OA、郵件,知識管理、項目管理做了打通,無論是個人桌面,還是家裡,移動端還是會議室都能做完整辦公協同。 

信通院的數千名員工分佈在全國各地,在疫情期間採用混合辦公模式,各辦事處均能有效運轉,不僅沒有影響業務開展,溝通效率也得到保證。UME不僅僅能夠支撐緊急時期的需求,也支持靈活擴容,這讓用戶數快速增長,並且滿意度也頗高。在之後,UME平台便開始了口碑傳播,包括中海油,嘉實基金等大型企業,也相繼成為億聯網絡的客戶。 

從疫情期間到后疫情時代,UME平台不僅是企業解決效率的工具,更是伴隨着企業的組織模式變革不斷成長發展。 

視頻會議場景是企業協作的重要入口,而在混合辦公模式下產生的大量數據,是企業的重要資源,以往卻沒有很好地得到重視,被利用起來。億聯網絡曾服務的一個1500人規模的客戶,每天的即時消息達到130萬條,視頻會議達到一萬多分鐘,人均消息總數將近一千條。 

在這一方面,UME平台不僅僅會做好「溝通」這一環節,也會提供會議數據分析功能,幫助企業管理好會議資源。 

除UME外,億聯也會聯通線下,比如智慧會議室解決方案將辦公空間和會議平台打通,讓設備資源、辦公空間實現數字化管理和智能調度,顯著提高了利用效率。 

疫情更為重要的一點在於,快速普及了在家辦公這一模式。全社會不得不共同嘗試這種辦公模式,而且不少企業嘗試過後發現,的確能夠提升辦公效率以及人才吸引度。 

但再之後,故事變得越來越複雜了。億聯網絡大中華區總經理林小盛曾於36氪WISE大會上表示,疫情充分調動激活了國內市場,當前國內的協同辦公領域已和海外旗鼓相當。疫情剛開始時,很多企業考慮是如何正常推進業務,但此後發現已經上升到效率和企業競爭力問題。對於辦公模式的整體變革,企業需要的遠不止是溝通工具這麼簡單。 

技術和生態,加深護城河

從國內走向國外,並再度轉向國內深度耕耘,億聯在通訊市場中先行一步,築起技術和生態的壁壘。 

在技術層面,早在2014年,億聯就已經在行業中率先帶領基礎級IP話機進入千兆時代。億聯在音頻和視頻方面有多項自研技術,如自研各類技術的寬頻迴音消除算法、噪聲消除算法、音頻硬件設計處理技術,在視頻方面則有自研的人體檢測/語音追蹤等AI智能技術及高清視頻引擎。 

而在海外,億聯已經建立起了超過100多國家的渠道,與大部分經銷商都保持超過10年的合作關係,服務海外客戶過程中深刻地鍛煉了產品和服務能力。 

在國內,億聯也在不斷探索融合通訊的新突破點,包括醫療、教育、政府黨建等垂直領域,都有大量的未被挖掘的場景,如分級診療,遠程課堂、智慧黨建等應用,都有混合辦公的強烈需求,加上世界領先的5G、AI等技術,也為國內的混合辦公市場在增添幾分想象。 

「在未來,AI的智能化、智慧化一定是大的趨勢;二是開放,這是一個強強聯合的時代,廠商的生態要具備被別人整合或去整合對接別人系統的能力,服務提供商擁有自己的優勢部分,各有所長。」他表示。 

微軟全球首席執行官薩提亞·納德拉也表示,世界正在經歷着「混合辦公悖論」的階段,員工既想要靈活的辦公方式,又想要更多面對面的協作機會,許多企業面臨著關鍵流程和架構轉型的挑戰。 

融合型的通訊方案正變得越來越剛需。單純功能屬性的產品,即使能夠承載疫情一時的流量,但如果固守陣地,也許很難繼續留住用戶。 

知名科技博主Ben Thompson曾在近期文章中表示,建立牢固技術護城河將成為新的創業趨勢。如今看來,這樣的趨勢在通訊賽道中同樣適用。 

「辦公室」形態不斷演變,往後還有什麼?

從互聯網萌芽之初,人們通過郵件、電話交流的通訊1.0時代;到遠程會議系統加入到專業會議系統、以項目製為基礎的2.0時代;再到如今,億聯網絡見證了通訊市場20年的發展,並且帶着音視頻融合通信平台UME方案,跑步進入通訊市場3.0時代——這要求企業不僅打通內外部、上下游的溝通平台,橫向也要與業務系統之間進行整合。在業務流、工作流匯聚到平台後,底層數據進行打通,最後,通訊平台會成為解決組織化協同問題的堅實底座。 

辦公室形態則是組織形式的表徵。工業革命以來,人們從勞作的鄉間一步步走到標準裝修的寫字樓。Nikil Saval 在《隔間:辦公室進化史》提及,「90 年代,隨着互聯網泡沫帶來的狂熱幻想,各種烏托邦式辦公空間更是源源不斷出現:仿若微型城市一般的辦公場所,有着保齡球場地的辦公場所,堪比大學校園的辦公園區,猶如布置過的家庭車庫或娛樂室的小而舒適的辦公室。」 

往更大的層面看,混合辦公背後的深層動因是勞動力的重新組織,這是數字化革命的重要組成部分。 

如今,格子間里的人又要走出來了。據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數據,2014年中國僅有360萬人遠程辦公。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佈了《第46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6月,我國遠程辦公用戶規模達1.99億,佔網民整體的21.2%。 

在以前,一個辦公室也許只有20%的空間用於共享辦公,但到了疫情后的今天,不少企業都開啟了混合辦公模式,這意味着要用到協作的場景越來越多,聯結「全場景」的新辦公空間正在面臨全新的發展機遇。 

而等待混合辦公時代全面來臨之際,如何利用各項技術讓人和空間緊密連接,建立數字空間,是接下來的核心命題。「以視頻會議為例,原來的央國企市場客戶只需要一套內網視頻會議系統,現在除了內網,在雲上還需要一套產品,產品間互通互補,需求量增加,要求國產化。這對這個行業而言,是巨大的機會。」億聯網絡大中華區總經理林小盛表示。 

「辦公室」概念不再停留於物理空間,更是延伸到線上。混合辦公的概念有望將人們從狹小的辦公空間中解放出來嗎?當混合辦公時代加速來臨,這需要更多類似億聯網絡的廠商,在全場景和互聯互通的道路上,繼續舉燈前行。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