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中視頻為什麼盯上了大屏?

如果要為西瓜視頻近一年來的動作提煉出一個關鍵詞,那一定是「服務創作者」。而種種跡象表明,西瓜視頻對於創作者的關注還遠沒有結束——當然,也不會結束。

9月15日,西瓜視頻專門面向創作者舉辦的「西瓜PLAY」好奇心大會(簡稱西瓜PLAY大會)在四川九寨溝舉行。這場活動尤其值得關注的一個動向是,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宣布,未來西瓜視頻將加碼對「大屏」的投入。這裡的大屏,包括但不限於智能電視、電視盒子和投影等等產品。用任利鋒的話說,「中視頻已經迎來多屏時代」。

此時距離「中視頻」的提出才剛剛快滿一年。同樣是在去年10月舉辦的西瓜PLAY大會上,西瓜視頻首次提出了「中視頻」的概念,並將之定義為「1-30分鐘時長、橫屏模式、PGC生產為主」的視頻類型。

說來也新鮮,彼時人們理解中的中視頻的主要載體還是手機,也許還沒有多少人會想到在今天,以智能電視為代表的大屏會成為用戶觀看中視頻的重要途徑。任利鋒在西瓜PLAY大會的演講中展示了這樣一張圖,在圖片顯示的西瓜視頻各渠道播放時長佔比中,中視頻內容在電視端的時長佔比從2020年第四季度的21.1%,已經增長到了今年二季度的35.33%。

所以可見,西瓜視頻這次會選擇加碼大屏,並不是沒有依據。

就中視頻的概念本身而言,其實自提出之後便在業內有諸多爭議,譬如這是否是個偽命題,以及未來發展空間如何等等。就在外界還在對問題爭論不止的時候,西瓜視頻已經把目光投向了未來。加碼大屏,西瓜視頻其實想向外界傳遞一個信息——中視頻可以有更多新的外延。

西瓜視頻正在試圖打破中視頻觀看場景的邊界,當然更重要的,還有大屏帶給創作者的更多可能性。

大屏能給創作者什麼?

那麼大屏和創作者之間到底有怎樣的聯繫?

李永樂老師是許多觀眾都知道的知識科普類視頻創作者,清華北大雙學位、在人大附中做物理老師的他因為在網上對科學知識通俗幽默的講解成了一名「網紅」老師。過去一個月,他的視頻在電視端的播放量高達2663萬——已經超過了全部渠道總播放量的50%,2329萬的手機App端的播放量則被擠到了第二。

李永樂老師的視頻播放表現至少能夠說明,有一部分中視頻內容的確更適合在大屏播放。

就像疫情期間很多家長在安排孩子上網課時,都會把視頻投屏到電視上,來給孩子營造一種更像在現場上課的感覺,很多觀眾在電視端看李永樂老師的視頻時也大抵出於相似的考慮。而除了像李永樂老師這樣的教學視頻,還有不少中視頻是觀眾更願意在電視觀看的。

羅曉是一名研究阿爾茨海默症的醫生,他在西瓜視頻上以「羅夕夕博士」的網名做這一疾病的相關科普。因為視頻內容本身的特殊性,羅曉有不少老年人觀眾。不用說,比起智能手機,老年人對電視的接受度普遍更高,如果能讓老年人在電視端更方便地看視頻,羅曉所傳播的內容大概率能幫助到更多人。

「對一些像羅夕夕博士粉絲這樣的用戶,甚至創作者來說,屏幕更大本身就是一種價值。」任利鋒這樣認為。

其實,對於另一些比如視頻中有更多細節呈現,畫面信息量更豐富,或是原本就使用了更好的設配進行拍攝的視頻創作者來說,能讓觀眾在體驗更好的播放端觀看自己的視頻,本身就是他們身為創作者的潛在訴求。就像羅曉想讓更多老年人看到自己的科普視頻,大屏放大的,其實是內容本身的傳播度和價值。

而另一方面,雖然中視頻在電視端播放時長佔比的增長可能讓很多人驚訝,但這一現象事實上正和互聯網電視近年來的增長趨勢相吻合。

跟據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的統計數據,2020年,我國互聯網電視用戶數和終端規模均創新高,用戶數已達9.55億,終端激活規模約為2.95億台(其中智能電視激活規模已超2.5億台)。而且很重要的是,電視觀看通常都是以家庭為單位,有天然的分享和社交屬性,對很多人來說,有電視才有家的感覺,這也是現在很多人依然在看電視的原因。

對於視頻創作者而言,大屏端用戶的增長也意味着能多一份收入來源。

比起短視頻,時長更長、信息量更豐富的中視頻往往有着更高的創作門檻,相應地內容製作成本也會更高。從這個意義上講,能有持續穩定的收入對中視頻創作者來說尤其重要。

一個宏觀的數據是,廣電總局統計2020年互聯網電視廣告運營總收入達121億元,並預測2021年這一數字將達153億元,到2026年商業化運營總收入有望達776億元。儘管具體要怎麼圍繞大屏幫助創作者創收,平台依然在探索階段,但至少已經給出了誠意——據任利鋒表示,西瓜視頻未來會將電視端的流量也納入到中視頻夥伴計劃的分成中。

說了這麼多大屏對創作者的利好,西瓜視頻又能從中「撈」到怎樣的好處?

其實對於西瓜視頻這樣以創作者為中心的PUGC平台,加碼大屏還有一個潛在的目的——吸引更多專業視頻製作方。這些專業製作方的內容原本以大屏為主要播放渠道,大屏端的內容在過去也幾乎是被他們壟斷,而一旦西瓜視頻能夠在大屏端有好的表現,也能在吸引專業製作方的同時,幫助他們的內容更順暢地向移動端的手機小屏分發。

而就像前文提到的,反過來講,一些從「小屏」生長起來的非專業製作方,也就是許多對內容有要求和探索但難以達到專業級製作水準的普通視頻創作者,也可以享受到平台打破中小屏壁壘的好處,讓自己的內容更好地向大屏分發。

從這一點來說,西瓜視頻加碼大屏的意義更多在於「打通」中小屏,而不僅僅是簡單地向大屏「拓展」。

不只是「服務創作者」

近兩年西瓜視頻在「服務創作者」上做了不少努力,而其重視創作者的一大體現在於,能讓創作者看到許多物質上的回報。

不管是在2019年回歸PUGC內容的西瓜視頻針對Vlog內容推出「萬元月薪」計劃,投入百萬創作基金,還是同年的「揚帆計劃」上線如內容導購、付費專欄等變現方式,又或是去年10月任利鋒宣布未來一年平台將至少拿出20億補貼中視頻創作者,西瓜視頻其實都是在用為創作者提供更好、更多元的變現方式來向他們展示自己的誠意。

而最近的一次大動作是今年6月剛剛推出的「中視頻夥伴計劃」。這一計劃的一大核心內容是「多平台分成」,即中視頻創作者在加入該計劃后,能夠同時在西瓜視頻、抖音和今日頭條三大平台獲得流量收益分成,這也是抖音首次開通流量分成計劃。

相比於階段性的資金扶持,流量分成的方式對創作者來說無疑是一種更直接、穩定和公平的變現方式,意味着只要視頻內容足夠好,就可以獲得好的收益。

西瓜視頻也在最近公布了「中視頻夥伴計劃」的最新成果:截至今年9月1日,該計劃已經幫助18.5萬位作者獲得收入,其中5000位作者月入過萬,111位作者預計年收入過百萬,新入駐西瓜的作者已獲得超過1780萬的流量分成收入,所有參與計劃的作者平均收入超過1600元。

結合9月15日西瓜PLAY大會上任利鋒透露的,西瓜視頻未來會將電視端的流量也納入到中視頻夥伴計劃的分成中,這次宣布加碼大屏投入,也可以理解為是對「中視頻夥伴計劃」的延伸。

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
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

當然西瓜視頻想通過大屏做的,遠不止「服務創作者」這一項。

畢竟最終視頻還是要給用戶看的。對廣大用戶來說,能在不同尺寸的屏幕上,選擇自己感興趣且適合屏幕大小的內容,本身就是一件能夠帶來「舒適」的事。

而且據任利鋒所說,「目前,我們已經為80%的智能電視、機頂盒、有線電視提供了中視頻服務,幫助他們打破大中小屏的壁壘、完善電視端內容生態,增加內容豐富度。」這實際上也解決了大屏用戶一直以來的一大痛點——即由於來自牌照方和內容方的種種原因,常常無法在同一個大屏終端收看到所有自己感興趣的內容。

「接下來,我們也會在內容形態、大中小屏交互以及商業化模式這幾個方面和廠商、運營商朋友一起探索更多可能性。」任利鋒接著說。

這些其實也在向外界透露出一個信號,即西瓜視頻不僅僅只顧着服務創作者,而是更想成為串聯上中下游和整個行業的「連接者」。從這個意義上說,選擇加碼大屏只是一個開始。

「我們希望所有用戶需要中視頻的場景,都能被滿足。中視頻所能提供信息價值的邊界,就是我們服務的邊界。」正如任利鋒在演講中說的,我們對西瓜視頻和中視頻的想象,是時候可以再打開更多了。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教學錦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