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減新政下的K12,兩條快車道在浮現 | 焦點分析

自「雙減」政策塵埃落地后,整個K12教育行業都在積極尋找轉型之路。

除了行業本身以外,整個資本市場也在期待企業的合規應對之策。因為政策公布以來,中概股教育公司出現了斷崖式下跌,市值蒸發明顯。

其中股價曾經登上90.96美金的好未來,年初至今已跌掉93.85%,僅報4.40美金;市值一度摸到316.19億美金的新東方,目前市值僅為高位時的10%左右——33.26億美金徘徊;主打菲律賓外教1對1 的51Talk也已經跌了89.71%。

這是美股教育板塊的表現,港股教育板塊的大山教育同樣跌了46.3%、卓越教育集團跌了82.56%。

這一切都表明,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科培訓行業正在迅速退潮。

那麼,這份雙減政策的影響到底有多深?轉型應該往什麼方面去探索?公立校與教育市場將會如何協同?帶着這些疑問,36氪結合多位行業人士的交流,期望帶來解答。

人才與資金准入受限,義務教育階段學科培訓謝幕時

從「雙減」政策可以看到,義務教育階段的課外學科培訓行業成為重點規範區。整個文件主要從資質批准、資金准入、辦學空間、市場營銷等各個方向嚴控了學科培訓行業的操作空間。可以預見的是,自2014年伊始的義務教育階段行業創投資金熱將不再存在,上市、併購等資本動作也不再能成為投資人和經營者的退出路徑。

也就是說,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科培訓受到了空前限制。

首先《意見》要求,不得再新增審批學科培訓類校外機構,現有機構均需要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同時,《意見》中也點名培訓機構不得高薪挖角學校教師。這兩點對於目前教培行業現狀來說,很大程度鎖定了行業的從業者數量,也限制人才的湧入。

在市場准入資金方面,不少學科類培訓機構也直接面臨現金流風險。

其次,《意見》規定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且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培訓機構,也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學科類培訓機構資產;外資不得通過兼并收購、受託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現利益實體等方式控股或參股學科類培訓機構。而在資金的使用方面,《意見》也要求學科類培訓機構資金將使用在培訓業務經管,明確機構的非營利性。

然後在辦學空間上,學科類培訓機構也遭遇了全方位限制。在辦學時間上,意見要求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佔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此限定時間與目前的校外學科培訓時間幾乎完全重合,學科培訓類機構的辦學空間急劇壓縮。

最後在市場營銷層面,校外學科類培訓廣告可謂遭到了全方位封禁:《意見》再次明確規定主流媒體、新媒體、 公共場所、居民區各類廣告牌和網絡平台都不得再刊登、播發校外培訓廣告。且中小學校、幼兒園內不得開展與校外培訓相關的商業廣告活動,中小學和幼兒園的教材、教輔材料、練習冊、 文具、教具、校服、校車等都不得發佈或變相發佈廣告。

除了K12,雙減新政也對學齡前培訓、拍照搜題、外教等提出明確要求。

具體來看,《意見》直接點名封禁「拍照搜題」等助長學生懶惰思維的功能。這對於大部分有相關功能的K12題庫類在線教育產品可謂當頭棒喝。

使用境外教材、課程資源授課,在境外的外籍人員開展教學及針對學齡前兒童開展的線上培訓也被叫停。這些相關的禁止政策將直接影響51talk、VIPKID等廣泛使用境外美籍或菲籍教師在線遠程授課的教育企業。

針對線上的非學科類培訓,除卻全面禁止學齡前(3-6歲)兒童參與線上培訓外,《意見》也點名嚴禁以學前班、幼小街接班、思維訓練班等名義面向學齡前兒童開展線下學科類培訓,且外語類啟蒙培訓也包含在其中。這些條例也將直接影響受眾覆蓋學齡前兒童的在線教育機構。

向素質教育、托育、職業教育轉型已經開始

事實上,在政策發佈前後,一條前往素質教育、成人職教、托育的轉型之路已經默默在培訓行業啟動。對於主要用戶為C端市場的中,大型培訓機構而言,這或許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7月7日,好未來宣布整合輕舟考研幫、輕舟考滿分、輕舟留學等三個子品牌,推出好未來輕舟品牌,進軍職業教育領域。7月13日,一個名為「彼芯Better Me」公眾號宣布彼芯課後成長中心來了,而在公眾號內容中也表明其為好未來旗下品牌,據介紹,「彼芯」將專註於孩子們的課後學習體驗,集放學接送、餐食、課��作業、自主提升等服務。

同樣在7月,新東方在官網及BOSS直聘等招聘渠道上已經開始招收美術、書法等素質教育類教學教研老師。

此外,素質教育行業也因為政策的發佈變得躍躍欲試。「擴科」成為7月各類素質教育營銷的關鍵詞。7月17日,主要受眾為教培機構的行業某新媒體上線素質教育產品設計課程,課程以闡述學科教育產品如何轉型素質教育產品開發為主要內容。

7月20日,STEAM教育品牌童心制物也發佈了編程擴科的方案,在方案中,童心制物直接喊話K12機構「利用現有生源,通過短期體驗課快速擴科編程,是K12機構最便捷的破局之路」。

資源逐步迴流公立校內

同樣在《意見》中,針對學校課後服務也提出了很多保障措施,這在一定程度上給課外培訓機構提供了一個窗口機會。特別是業務轉向相對靈活的小、中型培訓機構。

「對於我們來說,主要有兩條選擇路徑,第一是進入學校課後服務,事實上我們已經開始服務學校了;第二是服務有需求的家長。」一名廣州線下培訓機構主管告訴36氪。據了解,這家機構發源於廣州,目前在廣州有多個校區,數學培優是其優勢,就在政策發佈前三天,仍舊有不少學生在教室中進行着暑期數學培優。

該主管透露,校區中部分班級組班完全基於家長自發。「家長是有這個需求的,只是如果政策發佈了,那麼行業的新教師會很難。因為現在家長自行組班很普遍,但她們主要還是認有成績且資深的教師。」 對行業的擔憂不止於此,他也認為小機構轉型相對容易,因為小型規模機構的主要團隊仍舊是骨幹教師,但對於中、大型教育機構而言,如果此前沒有積累,突然轉向服務B端公立校或擴科可能在短期內都無法解決財務壓力危機。

「在中、大型機構中,教研和教學是嚴格分開的。廣泛使用年輕教師,讓新教師使用打磨好的課程開班一度是這些機構的核心競爭力,而在需求重回家長手中時卻將成為劣勢。因為有需求有能力組班的家長是不會選擇這樣的教師的。這對於整個行業來說,可能都不會有新教師的機會了。」

除卻區域型機構直接參与進當地學校課後服務外,不少頗具規模的素質教育公司也在持續湧入服務學校的市場。

編程教育科技公司編程貓就是其中一位。「編程貓很早就開始為培訓機構、中小學等B端提供編程教育解決方案,目前我們也在加大投入布局B端業務模塊,相應地也帶來了一些收入結構變化。」編程貓創始人李天馳告訴36氪。「過去那種廣告驅動、跑馬圈地的獲客方式並不是良性做法,這讓整個行業陷入了一定程度惡性競爭。」李天馳補充道。他認為,在未來,服務學校將成為一種趨勢,但這將更考驗企業對於學校需求的準確把握及對政策環境的理解。

圖片來源:雪球

而這種趨勢或許也正在被資本市場驗證,一些以服務學校教育信息化及教育裝備需求的上市公司並未明顯受此次教育類股價跌勢影響,整體股價年初至今漲幅依舊超過10%。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程式設計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