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征程 | 深圳芯片公司「造富神話」:成立四年半上市,三年賣出10億顆芯片

深圳,造夢之都,消費電子的耶路撒冷。

從手機到電腦,從礦機到音箱,在深圳華強北這片僅有1.45平方千米的土地上,誕生了超過50個億萬富翁,他們各自緊抓着時代風口,與中國製造業一同騰飛。

而華強北最新一輪的造富神話,則源自一對小小的真無線藍牙耳機(TWS)。

「中科藍訊」是一家成立僅四年半的芯片設計公司,在TWS耳機與智能音箱的雙重熱潮之下,它在過去三年的芯片累計出貨量已經超過了10億顆,並在今年5月正式遞交了科創板IPO申請書,中金為其保薦機構。

2018-2020年度,中科藍訊營收分別為8442萬元、6.46億元、9.27億元,增長速度快得驚人,其員工總數卻僅有104人,人均創收近900萬元。

與另一家已經成功上市的TWS耳機芯片企業「恆玄科技」不同,中科藍訊的主要客戶大多為白牌廠商,99%集中在華南地區,可謂是深圳市場的無冕之王。

中科藍訊的成長經歷幾乎可以看作是深圳製造的縮影:抓住時代風口、迅速跟進迭代、靠山寨/白牌殺出一片天地、形成規模優勢、衝擊上市、轉型升級。

如今的TWS耳機市場已經殺成了一片紅海,各路廠商爭相進軍。根據研究機構Counterpoint數據,2016年,全球TWS耳機銷量僅為918萬台,而到了2020年,這一數字飆升到了2.33億台,市場年複合增長率超過100%。 

TWS耳機全球出貨���,數據來源:Counterpoint,36氪製圖

一、創始十三人與神秘的「老東家」

TWS耳機(真無線耳機)的火爆有目共睹。根據媒體統計,自2020年至今,已有17家TWS耳機供應鏈玩家衝刺科創板IPO,涉及智能音頻SoC芯片、電源管理芯片、存儲芯片等領域,已有5家企業成功登板。

TWS耳機市場的火熱要追溯到2016年。2016年9月,蘋果第一代真無線耳機AirPods正式發佈,再度引發了全球關注。這款小小的耳機即便有着超過千元的昂貴售價,依舊沒有攔住消費者的購買熱情,產品一經發售便全球缺貨,人人都在談論AirPods。

蘋果AirPods,圖片來源:蘋果

在龐大的市場需求刺激之下,最早嗅到行業需求的華強北迅速行動,不到幾個月時間內就打造出五花八門的「類AirPods」耳機,從山寨到白牌,應有盡有。

「中科藍訊」也正是在2016年成立的。2016年12月,在初代AirPods發佈僅僅三個月後,60歲的黃志強(董事長)、33歲劉助展(CEO)、以及劉助展團隊的其他技術骨幹,共同在深圳投資組建了中科藍訊有限公司,註冊資本300萬元,專攻TWS耳機類藍牙SoC芯片。

其中,黃志強負責公司戰略、市場開拓、發展經營,持有60%股權;劉助展,以及梁明亮、孔繁波、吳瀚平、蘆文、林錦鴻、李健勛、瞿濤、劉境發、張敏、黎健、張志會共12人所組成的創始技術團隊則負責技術研發、團隊建設、運營管理等,持有40%股權。

這13個人,就是中科藍訊最早的創始團隊。黃志強是項目的牽頭方,劉助展所帶領的團隊則是核心技術提供方。

黃志強出生於1956年,中國國籍,高中學歷。與大多數嶺南的成功企業家一樣,他的工作經驗非常豐富,不僅當過福建閩星電子二廠廠長、深圳環勝電子集團總經理、深圳新宇電子廠廠長,還有着一個團結的嶺南商業家族——其本人不僅在深圳威瑪泰電子科技(黃志強家庭成員池少華控制的企業)、豪之傑(黃志強姐姐之子黃亦亦控制的企業)任職,中科藍訊前五大客戶中的愛而普與豪之傑也是黃志強親屬所控制的企業

劉助展則出生於1983年,中國國籍,本科畢業於華南理工大學自動化科學與工程學院的自動化專業。本科畢業后,他先在珠海建榮集成電路科技工作了將近8年,從一名普通的軟件工程師一路做到了技術總監,隨後他又在珠海煌榮集成電路科技、南京多行電子科技擔任技術職位,直到2016年參與創辦中科藍訊。

在劉助展的這幾段工作經歷中,2006-2014年珠海建榮集是最值得關注的一段。

建榮集成電路科技是卓榮集團的一部分,公司成立於2003年,總部卓榮集成電路科技設立在香港,並先後在珠海、深圳和中國台灣設立了研發機構以及全資公司,產品方案覆蓋藍牙、音視頻、Wi-Fi、MCU、以及存儲芯片等領域。

除了劉助展之外,中科藍訊多位高管(同時也是13位創始團隊成員)吳瀚平、孔繁波、林錦鴻、蘆文、李健勛、瞿濤等都曾在珠海建榮集成電路任職。

巧合的是,中科藍訊的最直接競爭對手,公司的產品、客戶、市場、以及商業定位都最為高度相似的——珠海傑理科技——其創始團隊也都來自建榮集成電路

除了傑理科技的創始人、董事長、總經理王藝輝之外,傑理科技的多名公司高管與核心技術人員都曾在珠海建榮任職。在2010年離職珠海建榮、創辦傑理之前,王藝輝是珠海建榮的副總裁。

今年4月,傑理科技辦理了輔導備案登記,第三次闖關IPO。此前的2016年與2018年,傑理科技曾兩次衝擊IPO,但都因多種原因而未能取得成功。2017年底,「老東家」珠海建榮還曾實名舉報傑理科技,內容涉嫌訴訟、專利糾紛、招股書信息披露不實等。

雖然在中科藍訊的招股書中,公司並未披露與珠海建榮有關的專利訴訟問題,不過在2020年10月的IPO衝刺前夕,中科藍訊通過增資和股權轉讓引入了深創投、紅杉資本中國、元禾璞華、華登國際、招商資本、常春藤資本、朗瑪峰創投等眾多知名機構,並在特殊條款的補充協議中指出:

「若公司(中科藍訊)因珠海煌榮集成電路科技有限公司、建榮集成電路科技(珠海)有限公司產生知識產權/技術秘密/商業機密侵權糾紛被提起訴訟或申請仲裁的,且公司被初審法院判決構成侵權……投資方有權要求公司回購投資方本輪以增資入股方式取得的全部或部分股份……」

二、擋在安卓TWS前的兩座大山

雖然在2016年AirPods發佈之初,網友普遍認為「安卓在1年之後就會有同水平產品」,但實際上,在此後1年多的時間裡,安卓系列的TWS耳機產品體驗大多不盡如人意。

究其原因在於,蘋果不僅在AirPods的材料、造型、工藝上下了不少功夫,更為其設計了一款專門的W1芯片,配合雙光學傳感器、運動加速感應器、語音加速感應器、波束成形麥克風等技術,實現了實時配對、入耳檢測、通話背景噪音過濾、低功耗、長續航等功能。(後來W1升級並改名為H1芯片) 

蘋果AirPods零部件,圖片來源:蘋果

而且,當時的AirPods有着兩項對用戶體驗影響最大的技術壁壘——藍牙雙耳播放、超低功耗。

首先,無論是2016年還是現在,國際通用的藍牙技術標準都不支持兩隻耳機同時接受手機的藍牙信號,也就因此無法做到左右耳同時播放。

為了繞開這一技術難題,其他藍牙耳機芯片普遍採用了「轉發(Relay)」方案,由一隻耳機接收音頻數據,再將其轉發給另一隻耳機。然而,這種繞路的方案存在單隻耳機功耗過大(通常只有一邊耳機特別燙)、雙耳延時明顯、容易掉線等問題,用戶體驗一直不好。

而在2016年推出的AirPods中,蘋果的W1芯片搭載了自研的「監聽(Snoop)」方案,讓左右兩隻耳機都能夠同時播放音頻,讓用戶體驗有了明顯的提升。同時,這一技術已被蘋果申請專利,其他廠商即便通過逆向工程研發出來了,也不能使用。

而相比起左右耳的音樂體驗,續航則更是一個更大的用戶痛點。

AirPods之前的藍牙耳機芯片功耗普遍在20mA以上,再加上耳機體積與重量的限制,其續航時間往往非常短,有時甚至不到一個小時,嚴重影響用戶體驗。

而蘋果自研的W1芯片則突破性地將功耗降到了「同類產品的1/3」,並表示單次充電完成可提供5小時的收聽時間或2小時的通話時間。

根據研究機構Silce Intelligence數據,在初代AirPods上市后僅一個月,其市場佔比就達到了驚人的26%以上,力壓一眾老牌傳統耳機廠商。

在當時,中國大陸幾乎沒有玩家能夠提供和蘋果W1相媲美的芯片產品,除了首先突破雙耳藍牙播放的恆玄科技獲得了華為的採用外,市場被高通、瑞昱(RealTek)、以及聯發科旗下的絡達等老牌廠商所佔據。

此時,剛剛成立不到兩年的中科藍訊還未站穩腳跟。2018年,中科藍訊年度總營收約為8400萬元,但其中67.54%來自藍牙音箱芯片、21.45%來自非TWS藍牙耳機芯片,僅有6.89%來自如火如荼的TWS藍牙耳機市場。 

中科藍訊2018年收入僅有6.89%來自TWS藍牙耳機,圖片來源:中科藍訊招股書

上文提到的愛而普與豪之傑——這兩家中科藍訊實控人黃志強的關聯企業——正是以藍牙音箱等系列產品為主營業務。其中據豪之傑電子科技官網介紹,豪之傑成立於1994年,擁有「WSTER」品牌的藍牙數碼音響和藍牙數碼麥克風產品及30多條全自動生產線,每月可生產各類數碼電子產品200多萬台套,產品銷往歐美、中東、非洲和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

三、一鳴驚人的2019

一直到2018年為止,TWS耳機還停留在知名品牌的戰爭,蘋果帶頭狂奔,各家有輸有贏。

可2019年,真正將TWS耳機徹底引爆,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的價格大戰,將工廠開模成本從100+元瞬間拉到只剩10-20%的,正是中科藍訊和傑理科技。

2016-2018年期間,TWS耳機市場每年以超過100%的速度飛速增長着,華強北市場已經等不及了。

技術路徑非常明確——隨着高通、絡達等芯片廠商逐漸通過TWS+、MCSync等技術路徑實現了藍牙雙耳播放難點后,低功耗、長續航成了擋在華強北前進路上的最後一座大山。誰能用最低的價格率先做出跟蘋果AirPods同等功耗的TWS耳機芯片,誰就能收割一整個嗷嗷待哺的華強北。

2019年1月8日,中科藍訊將兩年的研發心血凝結成了一片小小的55nm AB535X芯片,推向市場。

這款TWS耳機芯片的功耗僅為約7mA,幾乎達到了蘋果AirPods的水平,可其售價卻低至1.5元人民幣——此時,高通TWS耳機芯片的價格約為1.6美元,直接砍掉了近80%的成本。幾乎在同一時間,傑理科技也帶來了一款近似的價格與功耗的AC6936D芯片,被「缺芯」問題困擾許久的白牌TWS耳機市場幾乎瞬間被這兩款芯片所點燃。

中科藍訊與傑理科技的芯片並非在性能上超越了蘋果、高通這些高端TWS耳機芯片,而是將長續航、低功耗這些原本只屬於高端芯片的性能壓到了極低的價格。

中科藍訊芯片架構,圖片來源:中科藍訊招股書

而且,與市面上幾乎所有主流TWS耳機芯片不同,中科藍訊採用的是RISC-V架構,這是一款免費的開源指令集,中科藍訊通過自主設計CPU架構和拓展DSP指令,減少了IP授權費的相關支持,更進一步壓低了產品成本。

芯片產品的降價帶來的是整機成本的直線下降,中科藍訊與傑理科技以驚人的速度收割着整個市場。2019年,TWS耳機全球出貨量從去年4600萬台直接飆升到了1.29億台,各類白牌廠商、代工工廠迅速崛起,工廠開模成本從100+元瞬間降到20元以下,市面上湧現出第一批19.9元的TWS藍牙耳機,甚至有方案商在電商平台上打出了「最快3天開模、2周交付樣品」的廣告。

值得一提的,正如上文所言,這兩家公司的創始團隊都來自珠海建榮集成電路。雖然這家公司平日里非常低調,但從它培養出的兩個「徒弟」來看,這是一家在低功耗藍牙領域積累頗為深厚的芯片企業。

整個2019年,中科藍訊與傑理科技都賺了個盆滿缽滿。

中科藍訊2018-2020年度芯片銷量與價格,圖片來源:中科藍訊招股書

2019年,中科藍訊的公司營收從8400萬飆升到6.45億元,TWS藍牙耳機芯片銷量更是從302萬顆衝到了1.65億顆,增長超過5000%,每月出貨量從不到30萬顆變成了直接突破1000萬顆,堪稱一騎絕塵。

2018年,中科藍訊的凈利潤僅為72萬元,而在2019年與2020年,這一數字分別為1.27億元、2.0億元。

2019年11月,中科藍訊更是宣布完成數億元A輪戰略融資,由元禾璞華、中金公司、中芯聚源領投。

元禾璞華管理合伙人、同時也是中國半導體界的泰斗級人士陳大同對其評價為:「中科藍訊是市場上殺出的一匹黑馬,從創立至今,其市場表現令人驚嘆,非常高興能看到中國芯片設計公司這樣令人驕傲的成績。

截止至2020年底,中科藍訊共有104名員工,公司年營收9.27億元,人均創收超過890萬元。

四、混戰還將繼續

目前,中科藍訊面臨著幾大市場挑戰:

1、公司營收99%以上來自華南地區,但市場白牌紅利逐漸消失品牌耳機價格持續走低;

2、降噪、續航等高端化性能倒逼研發快跑,研發支持佔比較少,毛利率低於市場平均;

3、華為、小米、OPPO紛紛入局造芯,客戶變對手,市場競爭加劇;

具體如下:

1、99%收入來自華南,依賴白牌市場

乘着白牌TWS耳機的東風,中科藍訊在華強北一戰成名,寫下了又一個深圳造富傳奇。

然而,白牌——作為跨越市場鴻溝,推動用戶教育的絕佳手段——始終只能維持一時的火爆。正如曾經的山寨手機市場,從蓬勃興盛到一片凋零,也只用了區區數年時間。

隨着華為、小米、OPPO、vivo等手機廠商的不斷投入,市場對於白牌TWS耳機的感知度開始明顯下降,尤其是紅米Redmi AirDots 2真無線藍牙耳機這類產品,竟然打出了99元價格,對白牌TWS耳機市場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在察覺到威脅后,中科藍訊在2020年推出了「藍訊訊龍」系列高端藍牙芯片,其BT892X產品不僅將製造工藝從55nm升級為了40nm,更是進一步優化了功耗、射頻、通話環境降噪、主動降噪等功能,其芯片功耗低至5mA,關機功耗低至2uA,目前該系列芯片已經進入聯想、網易、傳音、Aukey等品牌的供應體系中。

2020年,中科藍訊還與阿里旗下的平頭哥半導體達成合作,宣布將基於平頭哥的玄鐵系列處理器及AI算法共同研發TWS耳機、藍牙音箱等產品。目前已啟動研發一款智能語音芯片,預計2021年出貨量超3000萬套。

2、毛利率低於行業平均,研發支出明顯落後

中科藍訊產品毛利率對比,圖片來源:中科藍訊招股書

不過,白牌依舊是中科藍訊的主要市場。在2018-2020年期間,中科藍訊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17.1%、28.5%、26.7%,顯著低於市場平均的30-40%。

低毛利率所帶來的是相對更低的研發投入,2018-2020年期間,中科藍訊的研發費用分別約為1100萬元、5200萬元、5900萬元,占營收13%、8%、6%。

相比之下,處在國內高端TWS耳機第一陣營的恆玄科技這幾年的研發費用分別約為8700萬元、1.3億元、1.7億元,分別占營收的26%、20%、16%,每年都在中科藍訊的數倍以上。

中科藍訊&恆玄科技營收及研發費用對比,數據來源:公司財報及招股書,36氪製圖

與此同時,隨着蘋果不斷對AirPods進行更新,用戶開始不滿足於4小時續航、入耳檢測、觸摸控制這些TWS耳機「基礎」功能,開始要求無損音質、主動降噪、全日佩戴等更高的要求,也就逼迫着耳機品牌商、芯片商、方案商不斷拿出更強的技術手段——下一個將主動降噪技術的成本拉到白牌水平的芯片廠,很有可能復刻中科藍訊的神話。

3、華為小米接連造芯,客戶變對手

除了上述提到高通、瑞昱、絡達、恆玄、傑理、中科藍訊等已經入局的TWS耳機芯片公司外,還有更多TWS耳機品牌商與本就具備藍牙基因的物聯網芯片廠商對這一市場躍躍欲試。這是中科藍訊所面臨的挑戰,也是整個TWS耳機芯片業所面臨的挑戰之一。

舉個例子,華為最早推出的TWS耳機採用的是恆玄的TWS耳機芯片,但在兩代之後,華為FreeBud系列就用上了自家的麒麟H1芯片。

而在今年6月11日的世界半導體大會上,從小米旗下的松果芯片拆分出來的大魚半導體發佈了其首款藍牙5.2智能音頻芯片U2,這是一款定價約300元TWS耳機市場的中端芯片,採用40nm技術,支持ANC/ENC主動降噪,時延可低至20ms。

此外,關於OPPO將親自下場「造芯」的市場傳聞已經成為業內認可的共識,OPPO不僅在今年7月1日變更了業務範圍,新加入了半導體器件的設計開發和銷售,此前還曾多次通過投資、設立子公司等方式布局芯片。

當前,TWS耳機市場的火熱已是有目共睹,即便2021年有着將近3.1億的預測出貨量,相較於全球13.8億智能手機的出貨量來說,其滲透率也還是只有22%左右,遠遠不到市場飽和。

廣闊的市場空間吸引着無數玩家的垂涎。除了中科藍訊之外,傑理科技、易兆微、炬芯科技等TWS耳機芯片廠商也都紛紛開啟了上市之路。在安卓市場殺出一個水落石出之前,這場TWS耳機的混戰還將繼續下去。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ndroid 手機及裝置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