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馬化騰和扎克伯格同時熱捧的概念,究竟是噱頭還是人類的未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硅星人」(guixingren123),作者:Juny 編輯:Vicky Xiao


「我們前幾天又投了一個Metaverse相關的公司,這個概念最近越來越火,感覺下一個風口要來了。」在華爾街投行工作的小夥伴告訴硅星人。

是的,近期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科技、VC圈都在熱議一個概念——Metaverse(元宇宙)。

它是Facebook下注VR領域的直接推動因素,是英偉達CEO黃仁勛眼中正在到來的下一個時代,它被Google聯合創始人謝爾蓋 · 布林認為是未來幾年一定會發生的事情,它也是近幾年來被騰訊反覆強調的 「全真互聯網」的背後理念…

有人說「Metaverse」是人類科技進步的the next big thing,其重要性堪比當年「互聯網」概念的出現,將在未來10年對人類社會產生顛覆性的影響。

也有人說,所謂的Metaverse只是一個充滿噱頭的新故事,大家都裹着高大上的「宇宙」外衣來吸引資本,但最終也會跟AR/VR一樣,只是一時虛假的繁榮。

那麼Metaverse的特點到底是什麼,又為何會引起這麼多的關注以及爭議呢?

接軌現實又超越現實的雲端世界

其實關於Metaverse,硅星人在上個月介紹遊戲平台Roblox的文章中就有提及,當時業界的討論還沒有這麼火熱。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也正是Roblox作為「Metaverse第一股」所創造出的400億估值神話,才讓多年前就已經存在的Metaverse概念又重新以高昂的姿態回到大眾視野。

Metaverse的基本概念並不難理解,它起源於一本1992年出版的美國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裡邊描述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元界」(Metaverse),它擁有現實世界的一切形態。

簡單來說,就是現實世界中的所有人和事都被數字化投射在了這個雲端世界裡,你可以在這個世界裡做任何你在真實世界中可以做的事情。比如在上邊跟家人朋友吃飯逛街、用虛擬Facebook社交、刷虛擬亞馬遜商店購物等等。

與此同時,你還可能做你在真實世界裡做不到的事情,比如瞬移到阿爾卑斯山滑雪,跟相隔千里之外的朋友一起買票去聽場虛擬周杰倫開的演唱會。

需要注意的是,Metaverse並不是有且只能有一個平行於現實的虛擬世界,它可以是多個虛擬世界同時存在。也就是說,任何公司都可以來構建一個虛擬世界,Facebook可以構建一個虛擬遊戲世界,迪士尼可以構建的一個虛擬遊樂園,亞馬遜可以構建一個虛擬購物世界...

但Metaverse的最終形態是,這些世界要能夠互聯互通,還要存在一套能夠統一運作的社會、經濟系統。

有點暈?舉個例子。

假設這個雲端世界裡發行了一種貨幣X,你可以用美元、人民幣等來購買X,然後你能夠用X幣來逛虛擬沃爾瑪消費、買虛擬迪士尼的門票、用來打賞你喜歡的虛擬網紅等等。當然,你也可以在這個世界裡掙X幣,然後再把X幣在現實世界中兌換成真錢。

而Metaverse巨大的市場機會就在於,現在公司們在現實世界裡能掙的錢,又可以在這個虛擬世界裡再掙一遍。

當然,這些屬性也有可能是由一家公司來統一開發的,比如電影《頭號玩家》里創造出虛擬世界「綠洲OASIS」的遊戲公司。

但硅星人認為,目前來看,現實中的Metaverse大概率會經過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多個虛擬社區「分佈式」存在,一些公司先搞出一個自己的虛擬平台。第二階段:這些平台在一定機制下實現互通,被一套系統串聯起來。而當現實中各類型公司的功能在虛擬世界中交叉存在時,Metaverse也就出現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將Metaverse稱為「跨宇宙」可能要比「元宇宙」更容易理解一點。

圖片來自於Pulsar
圖片來自於Pulsar

「翻紅」的背景:遊戲的邊界正在擴大

那麼,為什麼一個早在1992年就存在的概念,最近又重新開始火了起來呢?

其中最直接的一個因素可能是,大家發現遊戲的邊界正在向外擴大,而在此次疫情期間,這樣的趨勢變得越來越明顯。

在此之前,遊戲被業界普遍認為是最有可能實現Metaverse的領域,因為它天然就具有虛擬場域以及玩家的虛擬化身。而如今,遊戲的功能已經超出了遊戲本身,並在不斷「打破次元」。

比如,去年四月,美國著名流行歌手Travis Scott在吃雞遊戲《堡壘之夜》中,以虛擬形象舉辦了一場虛擬演唱會,吸引了全球超過1200萬玩家參與其中,打破了娛樂與遊戲的邊界。

而疫情期間,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為了不讓學生因為疫情錯過畢業典禮,在沙盤遊戲《我的世界》里重建了校園,學生以虛擬化身齊聚一堂完成儀式。全球頂級AI學術會議之一的ACAI,還把2020年的研討會放在了任天堂的《動物森友會》上舉行,打破了學術和遊戲的邊界。

圖 伯克利大學在《我的世界》舉辦2020年畢業典禮
圖 伯克利大學在《我的世界》舉辦2020年畢業典禮

再比如,由於無法進行線下聚會,一些家長在《我的世界》或者Roblox上為小孩舉辦了生日Party,而很多人的日常社交也變成了一起在動森島上釣魚、抓蝴蝶、串門,打破了生活和遊戲的邊界。

因此,如今我們再談論遊戲時,已經不再只是一個會讓人「玩物喪志」的娛樂產品了,它正在將人們的日常生活囊括其中,朝着Metaverse的方向前進。

但隨着Metaverse逐漸火熱起來,最近很多公司也紛紛跳出來「碰瓷」,高喊着我就是Metaverse,想要以此獲得更多的投資。

那麼,我們該如何判定一個產品它究竟是不是Metaverse呢?

並不是誰都可以是Metaverse

首先要說明的是,由於Metaverse出自於科幻小說,因此它並不是一個經過了嚴密論證的學術概念,應該如何去定義它,目前也都眾說紛紜,還沒有一個完全統一的理論。

但關於Metaverse的特點,最近很多國外媒體都引用了風險投資家Matthew Ball此前提出的觀點,硅星人將其提煉總結為以下6大方面,:

1. 持續性:這個世界能夠永久存在,不會停止

2. 實時性:能夠與現實世界保持實時和同步,擁有現實世界的一切形態

3. 兼容性:它可以容納任何規模的人群以及事物,任何人都可以進入

4. 經濟屬性:存在可以完整運行的經濟系統,可以支持交易、支付、由勞動創造收入等

5. 可連接性:數字資產、社交關係、物品等都可以貫穿於各個虛擬世界之間,以及可以在「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間轉換

6. 可創造性:虛擬世界裡的內容可以被任何個人用戶或者團體用戶來創造

接下來,比照這幾個特點,來跟硅星人一起做幾個判斷題。

前段時間大火的《動物森友會》是Metaverse嗎?

不是。現在很多人會誤以為只要遊戲被賦予了社交屬性就是Metaverse,然而社交只是Metaverse概念里其中一個小部分而已。動森的世界並不具備持續性和實時性,同時也沒有任何可以與現實連接的經濟屬性,跟Metaverse完全是兩個概念。

沙盒遊戲《我的世界(Minecraft)》是Metaverse嗎?

目前不是,雖然它滿足持續性、兼容性、可創造性以及部分實時性,但它還沒有一個完整的經濟系統,同時它的數字資產還不能貫穿於虛擬於真實之間。

火了多年的大IP《俠盜獵車手(GTA)》的在線版本是Metaverse嗎?

目前不是,雖然GTA擁有開放世界的特點,玩家可以決定任務進行的時間和方式來推動劇情,但玩家的創造性是受故事背景所限制的,同時其數字資產目前還不能在平台之間與真實世界裡轉換。

那Roblox就是Metaverse嗎?

應該算是Metaverse的1.0版本。跟《我的世界》相比,Roblox具備可連接性,也就是說,用戶可以從平台上的一個遊戲跳到另一個遊戲中,同時用戶所擁有以及可賺取的虛擬貨幣Robux,也可以在現實生活中兌換成真錢。

但硅星人認為,Roblox目前還只是Metaverse的初級形態,他還沒有做到現實世界的完全投射,而且整個環境還比較粗糙,比起電影《頭號玩家》的「綠洲」差得不是一點半點。

當然,隨着接下來各種實踐的推進,Metaverse的概念定義可能也會不斷被修正、並越來越清晰。就像上個世紀7、80年代「互聯網」概念剛出現的時候,也是經過了產業界和學術界長達幾十年的論證和梳理,才逐漸搭建起了一套比較完整的理論解釋、行業標準以及監管審查制度。

哪些公司已入局Metaverse?

構建Metaverse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系統,它需要高速率、低延遲、超大連結的通訊環境,海量的數據處理、雲端實時渲染以及智能運算等等。而正是伴隨着5G通訊、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日趨成熟,才讓過去這個虛無縹緲的概念,如今有了被實現的可能。

實際上,現在很多科技公司的業務都與Metaverse的實現緊密相關,未來在這個系統中,可能各個領域都會出現一個或多個領頭公司,成為其中一塊重要的積木。

而Roblox之所以被稱為是「Metaverse第一股」,只是因為他們是首個將Metaverse寫進招股說明書的公司。而除了Roblox之外,目前已經頂着Metaverse標籤在大舉行動的,最知名的應該是Facebook。

Facebook在2014年以二十億美元高價收購了虛擬現實公司 Oculus,而目前Facebook全公司五分之一的人力都投入在了AR/VR業務上,這並不是因為扎克伯克突然想搞遊戲了,他在賭的其實就是Metaverse的未來。

扎克伯格在當年收購Oculus的時候曾說,Oculus VR將首先改變遊戲,之後它將改變數碼社交,再之後,它就將改變整個世界。

目前Facebook 已經推出的VR社交平台《Horizon》的測試版,被認為是Facebook向Metaverse邁出的重要一步。

除了Facebook之外,曾製作《堡壘之夜》遊戲公司Epic Games也在高調押注Metaverse,其創始人Tim Sweeney曾在採訪中表示,未來幾年Metaverse所帶來的變化會比過去20年還要多,他們也正在遊戲中不斷實驗拓展更多的元素。

而在國內市場,騰訊則被認為是最有可能成為Metaverse領導者的科技公司。近年來,騰訊持續投資Metaverse概念相關的公司和產品,其中,Roblox和Epic都在它的投資名單上,目前也初步構建起了Metaverse 的基礎生態,朝着他們自己所提出的「全真互聯網」時代前進。

騰訊的mateverse概念投資全景,圖片來自於Nasdaq
騰訊的mateverse概念投資全景,圖片來自於Nasdaq

當然,關於Metaverse也有很多質疑的聲音,很多人認為Metaverse終究只能存在於遊戲領域,並無法實現所謂的平行宇宙。

畢竟,要打造一個幾十億人都能同時存在並「生活」的平台已經夠難,還要建立一套被公認的、跨平台的社會經濟系統,這在現在聽起來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科幻小說之父「Jules Verne也曾說過,「但凡人能想象之事,必有人能將其實現。」可能很快,我們也將一起見證Metaverse的誕生。

那麼,你們是怎麼看待Metaverse的呢?歡迎大家留言討論!

參考鏈接:

1. https://www.forbes.com/sites/stephenmcbride1/2021/03/23/welcome-to-the-metaverse/?sh=4a61c408720c

2. https://www.matthewball.vc/all/themetaverse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馬化騰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