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社会学 | 终极“财务自由”= 免于被剥夺资产的自由

打从《穷爸爸富爸爸》出版,财务自由的概念一直深入民心,追求者众,更甚美女。不必读过这系列畅销书的都知道,《穷》所指的财务自由,是被动收入足以支撑日常生活开支,不需为钱工作。“够钱退休”是也。

然而,就算《穷爸爸富爸爸》写得再好,毕竟是 1997 年的书,而且以美国为背景,到了今天,仅仅抓着“够钱退休”这个概念,恐怕已经不足以一劳永逸。财务自由必须被重新定义,多包含两个层面。

你管分子、我管分母

首先,所谓够“钱”退休,指的自然是美元。然而,当你努力赚得自以为足够退休的“钱”,徐徐老去,美元的购买力恐怕已经贬值到不知什么地步了。私人财产保障固然是资本主义和自由社会的基石,但即使连政府都不能侵吞你的美元,别忘了,你所受的保障只是分子而已,而政府和议会控制的却是分母。这就像某些公司大股东,在小股东没法购买的情况下大量增发新股,沟淡小股东利益,非常屈机(令对手毫无招架能力)。

如果我跟你玩游戏,你的目标是制造一个尽量大的数字,你可以随便说一个数字用作分子,然后我会说一个数字用作分母,小学生都知道揾笨(占人便宜)。偏偏,这正是现代货币理论(MMT)的基础,而大部分成年人意识不到自己一生都被逼玩这个游戏。远的不说,单是拜登刚推出的纾困案,就印出 1.9 兆美元。数字太大没概念?那是接近比特币市值的两倍。相比之下,比特币真的有资格称为泡沫吗?

相关阅读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加密货币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