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社會學 | 終極「財務自由」= 免於被剝奪資產的自由

打從《窮爸爸富爸爸》出版,財務自由的概念一直深入民心,追求者眾,更甚美女。不必讀過這系列暢銷書的都知道,《窮》所指的財務自由,是被動收入足以支撐日常生活開支,不需為錢工作。「夠錢退休」是也。

然而,就算《窮爸爸富爸爸》寫得再好,畢竟是 1997 年的書,而且以美國為背景,到了今天,僅僅抓着「夠錢退休」這個概念,恐怕已經不足以一勞永逸。財務自由必須被重新定義,多包含兩個層面。

你管分子、我管分母

首先,所謂夠「錢」退休,指的自然是美元。然而,當你努力賺得自以為足夠退休的「錢」,徐徐老去,美元的購買力恐怕已經貶值到不知什麼地步了。私人財產保障固然是資本主義和自由社會的基石,但即使連政府都不能侵吞你的美元,別忘了,你所受的保障只是分子而已,而政府和議會控制的卻是分母。這就像某些公司大股東,在小股東沒法購買的情況下大量增發新股,溝淡小股東利益,非常屈機(令對手毫無招架能力)。

如果我跟你玩遊戲,你的目標是製造一個盡量大的數字,你可以隨便說一個數字用作分子,然後我會說一個數字用作分母,小學生都知道搵笨(佔人便宜)。偏偏,這正是現代貨幣理論(MMT)的基礎,而大部分成年人意識不到自己一生都被逼玩這個遊戲。遠的不說,單是拜登剛推出的紓困案,就印出 1.9 兆美元。數字太大沒概念?那是接近比特幣市值的兩倍。相比之下,比特幣真的有資格稱為泡沫嗎?

相關閱讀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加密貨幣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