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2020」雖無法觸及弦月,但能聆聽星光

我在想星星們閃閃發亮是不是為了要讓每個人找到回家的路。——《小王子》




   2020,對每個人來說應該都是難過的一年。突如其來的疫情,擾亂了至少大半年的計劃;但又因為疫情,年後的一段時間在家辦公,多了不少陪伴家人的時間;又因為整年都在戴口罩防護,所以一年下來都沒有生病。換個方式想,是不是就有點因禍得福的味道了呢?



   疫情之下,人與人只能通過線上交流,有時候在想,如果沒有互聯網,沒有即時通訊應用,那疫情期間的生活又會變成怎樣呢?是回到原來互聯網還沒普及時那樣,只能迷茫等待機會見面?抑或是如《霍亂時期的愛情》那樣,儘管存在着種種約束,但孤獨的內心最終還是能找到歸宿?



   7月,半年多,終於走出門,雖然大家都還是戴着口罩,但生活好像恢復到了往常的樣子。而恰好那段時間天氣變化很頻繁,烈日與颱風交替,每次出門前都在想如果下暴雨了怎麼辦,抱着碰運氣的心態出門,但幸運的是每次出門都能碰上好天氣。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小確幸?



   拿起相機四年了,越拍越覺得平平無奇,總感覺照片里沒有故事,只是純粹的記錄。一直在看別人的照片去思考,似乎又悟出了什麼。有想過也許可以把攝影發展成副業,但是又深知自己的水平還遠達不到可以幫人記錄生活的地步,所以一直都只是在空想。哦對了,原來我是個程序員。



   十月,國慶,難得的出門散心的假日,跟很多人一樣,決定國慶旅調整一下被疫情壓抑的心情。遇見了秋季豐收,感受了小橋流水,走過了崇山峻岭。雖說這些旅遊區大部分都已經被商業所侵蝕,但反過來想,如果不是這些商業的推廣,我們又怎麼會知道原來還有這麼多地方是可以值得我們一去的呢?

   在廬山山頂因為地滑還滑了一跤,不遠處就是懸崖,也不知道那時候是什麼原因,滑倒了心情還非常平靜,繼續走走拍拍,下山後回想起來真的心有餘悸。



   這一年復工之後,彷彿在公司的時間比往年要長。表面上是996的工作性質,但很多時候又在想,好像就算下班早點,最終的生活也還是那樣,該發獃的發獃,該晚睡的晚睡,那不如多留一下處理事務。至於休閑時間,周末能出出門到處走走,到處拍拍,這樣的生活好像也過得去?


    其實這一年,還邁出過一些步子,工作上,生活上。不少都有點難走,但不走出去,就沒法知道到底走得對不對。年末感恩 ,感恩自己,感恩遇見的人,讓我在這不平凡的一年裡有了各種精彩。


When you make peace with yourself, you make peace with the world.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程式設計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