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以后我的那些车,公路车&固齿

从小就喜欢自行车,工作以后经济独立了就不停倒腾,但却鲜有记录;换手机翻相册翻出来的我的那些车们零星的图,搜罗一起做个记录。


我购入的唯一一台成品整车,vento2,小黄车,单纯只为体验一下campagnolo的意大利风情。后来这台车很快出掉了,原因是成品整车有太多让强迫症膈应的地方了,所以除了这台,我其他的车都选择自己买件买工具装配。

下面是我最情怀的一台车,阿佩辛车队版TCR ADV SL。传奇车型TCR发展到这一代(第八代),车架几何开始不那么违和。作为这一代TCR的第一个队版涂装,国内还是比较少见的,特别是好成色的。这台车陪我爬遍了深圳东部每一座山头,留下的回忆相当战斗而又中二。

面对不可逆的碟刹化和电子化大潮,我还是更钟情机械圈刹一点。疫情期间,赶在禧玛诺疯狂涨价前购入了一套dura-ace9100,看现在的价格,庆幸自己当时下手果断,宛如买入了一个理财产品。然后就有了下面这台钛合金养老车。

最近把黑色的vibe坐管也换成了同色的钛合金坐管,曾经的TCR战斗少年就真变纯正养老味了。

日常通勤,买菜散心都是用固齿,天气好的话用钢架。

天气不好的时候用铝架,一台colossi小绿车在深圳的暴雨和烈日里饱受摧残。

都翻完有图的就这么几台,有的车甚至临到转手都没留下一张图片,真就挺草率。



想在手机阅读更多中国内地资讯资讯?下载【香港硅谷】Android应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术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