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基礎科學,更應該站着把錢掙了

下午四點半,50位年輕的科學家們依次走上紅毯,其中的一些人對這麼矚目的儀式感到局促。在簽名牆上留下字跡併合影后,科學家們進到主會場列席入座,接下來是一場關於他們的頒獎禮。

11月14日,2020年「科學探索獎」頒獎典禮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隆重舉行,來自數學物理學、生命科學等九大領域的50位獲獎人依次從饒毅、潘建偉、鄔賀銓、程泰寧等發起人手中接過獎盃,以及未來5年內總計30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可以自由支配。

「科學探索獎」今年已經是第二屆,是由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騰訊基金會發起人馬化騰,與北京大學教授饒毅,攜手楊振寧等十幾位知名科學家共同發起的公益性獎項。該獎項面向基礎科學和前沿技術領域,支持在中國內地及港澳地區全職工作的青年科學家。

在獎項從提名到評審的過程中,有超過800名「兩院院士」參與其中。僅在提名推薦階段,就有13位諾貝爾獎、圖靈獎、菲爾茲獎得主,和100多位發達國家的院士參與,獎項的含金量很高。

「科學探索獎」監督委員會主席、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錢穎一
「科學探索獎」監督委員會主席、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錢穎一

「科學探索獎」圍繞的核心詞是「基礎科學」。

相比於應用科學的遍地開花,中國在基礎科學的研究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處於停滯。

生命科學領域的獲獎者之一的黃志偉教授表示:「過去資源有限,這決定了過去很長時間內國家政策的傾向是希望青年科學工作者更多做一些能夠很快能夠產生應用效益的研究。」這種長期形成的偏重影響到現在,就是對產學研的過分強調。「現在大學裡計算機專業的分數很高,但是科學相關的專業,學生相對來說就比較少。「

這與基礎科學本身的屬性有關。純科學研究不以應用和產業為目的,也意味着其不能被估值和拿來致富。「麥克斯韋到1879年死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的電子理論、電子方程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用,孟德爾發現的遺傳規律在30年內無人問津。」

在三食簡餐的實驗室外,是這個被房、車和整個消費主義所定義的社會。如果埋頭坐基礎科學的冷板凳意味着天然的與物質追求背離,而只要輕巧地從科學轉向工程,隨之而來的可能就是金山銀山。那麼應用與基礎科學的失衡也怪不到青年們追逐眼前的個人選擇。

「但對大自然的興趣、對其中奧秘的好奇心,對認識生命基本規律的好奇心,這才是科學,這就是科學,不是工程。」

「這個獎給做基礎科學研究的年輕人一個信心。「黃志偉教授說。

這場頒獎禮的主角是一群「青年科學家」。

獎項對年齡設定了45歲的年齡上限。而從本屆獲獎人年齡分佈來看,50位獲獎人平均年齡不到40歲。35歲及以下獲獎人6位,最年輕的獲獎者僅30歲。

中國科協2018年發佈的《第四次全國科技工作者狀況調查報告》顯示,我國科技工作者群體平均年齡為35.9歲。顯然45歲以下的科研工作者群體佔了很大比重。相比資歷更深的成名學者,青年科學家的收入可能更少,但在體力和腦力上正處在做科學研究最好的時候。

這兩者的矛盾正好是科學探索獎這樣的「外力」可以發揮影響的地方。

201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本庶佑教授(Prof. Honjo Tasuku)在頒獎禮的致辭中說道,「當我們環顧周遭,會發現我們對科學的支持,尤其是對年輕科學家的支持,尚難以令人滿意。因此,對年輕科學家早期科學研究的鼓勵,顯得尤為重要。從這個意義上說,『科學探索獎』的發起人做得非常出色。」

與第一屆不同的是,今年的評選人範圍首次將港澳納入其中。50位獲獎人中有三位香港科學家,香港城大的王鑽開教授是其中之一。他向品玩透露一些關於國內從事基礎科學研究青年的現實處境。

「做科研的肯定要讀到博士或者博士后,所以『起步』階段就在30歲以上了,這對於你個人生活的壓力是很大的。香港和大陸對科研人員的待遇很不一樣,香港你做研究會有一萬八的基本工資,而在大陸只有幾千,不夠生活。」

這說遠一點就是科研工作者沒有得到他們應該有的社會地位。「哪個娛樂明星會去嫁給教授?不會的。」

這使得這筆由騰訊基金會所出的,強調青年科學家可以「自由支配」的獎金有了另一層意義。

騰訊高級副總裁奚丹在採訪中表示,在獎項發起時馬化騰已經明確定義這個獎項和騰訊業務本身沒有關係,也因此這筆獎金會由騰訊的公益基金會來出,而不算在騰訊的科研費用中。「300萬的獎金會給直接給到科學家本人,並且是稅後」。

騰訊高級副總裁奚丹
騰訊高級副總裁奚丹

談到獎金如何使用的問題,天文和地學領域的獲獎者李婧教授表示目前還沒有想好,「可能會拿一部分來還房貸。但至少這筆錢足夠讓自己可以心無旁騖的專註於科研。」

雖然幾位獲獎科學家都表示用這筆錢讓生活環境發生質變不太現實,但至少這會使得科研工作能夠看到一定物質上的回報——科學是美的,但是追求科學的過程不一定非要伴隨着清貧的痛苦。

王鑽開教授表示,他會把部分獎金投入到科研里,另一部分則會獎勵自己帶的一些研究生和博士生。但他特彆強調,包括他本人在內的這些獲獎科學家都已經是目前中國科學界各個領域的頂尖人物,從這個方面來說,他們不缺科研經費。所以這筆獎金可以算作每個人的另一筆「個人工資」。

但在這一席金字塔頂端人物下面,更大多數的科研工作者處境困難。「在香港,教授是社會中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前5%的群體」,王鑽開教授表示,「但在大陸,大量科研工作者只能拿着年薪10萬不到的工資。」

就像王曉東院士在另一次採訪中對記者的反問那樣:「科學家也是人,不談錢怎麼生活?」

改變這一現狀除了等待社會對科研人員的重視程度進一步提升以外,短時間內的期待是類似獎項在未來對科研人員的獎勵機制是否能夠進一步下沉,在基礎科學各領域更早期的時候介入。但基礎科學出成果的周期不定,如果不依結果論,如何對青年科學家們半道上的研究進行評審會是新的課題。

但至少比起第一屆,今年的評審更為權威,獲獎人平均年齡也更低。獎項發起人馬化騰表示,「騰訊會長期保持對『科學探索獎』的投入,助力國家基礎研究的長遠發展。我們也希望同更多的人一起努力,讓科學成為時尚,讓創新成為年輕一代的追求。」

這看起來是一個積極的趨勢。

(下附「科學探索獎」2020年獲獎人名單)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中國內地資訊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