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機身「手感」與「觀感」的思考—— iPhone 12 Pro Max 有感

雖然沒有如約而至,但今年的 iPhone 終歸是悉數登場。2018 年,Apple 嘗試了回歸多彩設定的數字系列之外的 iPhone XR,而後在第二年又重新歸入數字 iPhone 11 系列。這看起來好像每年都在做決定,到了今年,Apple 乾脆一口氣……Apple 索性分別推出同一系列不同尺寸的四款機型,這四款機型,既能從中看到前幾代熟悉的身影,而同時又分別有着各自出彩所在。


iPhone 12


iPhone 11 的正統繼任者——多彩,價格下放的走量機型。憑藉一招「浪子回頭」——採用更高素質更窄邊框的 OLED 屏幕令一眾消費者化身境澤,加上直邊框平屏幕的回歸,iPhone 12 在收割釘子戶的戰場大放異彩不辱「廚」命,同時也令下面這位兄台略顯尷尬。


iPhone 12 Pro


作為「 Pro 」系列的小尺寸款,今年的 iPhone 12 Pro 也增大到與 iPhone 12 相同的 6.1 英寸,屏幕兩者存在最高亮度差別,本質上是材質區別。尷尬的原因在於,iPhone 12 Pro 與 iPhone 12 有着一樣的大小,一樣的內部元件,硬件上不一樣的是內存、攝像頭與機身材質工藝,甚至續航 iPhone 12 Pro 不敵 iPhone 12,考慮到差價以及實際使用場景,iPhone 12 Pro 的中意者或許要少得多。


iPhone 12 mini


你夢想過在全面屏時代再次擁有 iPhone SE(初代)嗎?圓夢大師蒂姆·藥師兜·庫克終於出手,在繼承經典直邊框平屏幕之後,5.4 英寸的 iPhone 12 mini 的出現總不免讓人眼前浮現當年 iPhone SE(初代)的樣子,但這款小屏旗艦並不是「借屍還魂」,雖然小屏,卻是真旗艦,除去僅支持單卡,iPhone 12 mini 與 iPhone 12 的硬件配置完全一致,由此它的價格並不低,對於懷抱 iPhone SE(初代)情懷的用戶來說:「它那麼像它,它卻不是它」。


iPhone 12 Pro Max


一句話形容 iPhone 12 Pro Max:Apple 有史以來最極致的 iPhone。極致的大,極致的性能,極致的影像從而——大有來頭。


按理說要挑最好的 iPhone,那必然是 iPhone 12 Pro Max,更何況對於像我這種入骨三分的 iOS 愛好者,一年一更的節奏意味着按下購買按鈕的那一款,將會陪伴我接下來的時間長達一年之久,這也是 Apple 不同於 Android 廠商之處,一年之中並不會有幾度迭代,儘管今年 Apple 的發佈會開到令相關從業者髮指,但相信……我非常願意相信那是時運使然而不會是某個運營天才促使的今時乃至日後的方針。


而事實上「最合適的未必是最好的」。


iPhone 12 Pro Max 最引人注目的優點也成為了它最被放大的缺點——大。曾經令人無力吐槽的「比大更大」的文案似乎在痛述自己生不逢時,因為它與 iPhone 12 Pro Max 才是絕配。6.7 英寸相比於上代 6.5 英寸的 iPhone 11 Pro Max 在數據上並不被感知,但使用工具的載體——手掌會在與之親密接觸后告訴你——「勉強是不會幸福的」。iPhone 12 Pro Max 的機身尺寸加上反人體工學的直邊框在上手的初期絕不會討好大部分人的手掌,也由此會直接勸退部分對大屏手機持保留意見的用戶,轉而投向 iPhone 12 Pro 的懷抱。

我曾經也信誓旦旦地認為,「 使用 6.1 英寸 OLED 屏幕的 iPhone 對我來說完美」,那是在我同時使用 5.8 英寸 iPhone X 與 6.1 英寸 iPhone XR 時期所萌生的,對於更契合自身審美與感官愉悅的產品形態的臆想。一方面我很遺憾 5.8 英寸握持感很棒但遊戲體驗仍顯拘謹,體現在在小屏幕上進行長時間重複性鍵位操作之後,腕關節受迫併產生明顯不適, 如果能夠適當增大屏幕令操作拇指(一般為大拇指)的活動區間相應更具彈性,那麼這種生理上的不適會好很多;另一方面如果尺寸太大則會帶來在單手操作場景下,手指負重增加的「負體驗」,這顯得本末倒置,因此我一度憧憬 6.1 英寸 OLED 屏幕輕量 iPhone 的到來,因為我深信這是「視覺與手感的絕妙界點」。


它確實來了,但我卻動搖了。即便是在發佈會上坐實 Pro 款擁有 6.1英寸的時候,我依然保持對 iPhone 12 Pro 的堅定,這個前提是質感不存在犧牲。試想一下擁有自認為絕佳尺寸的高級質感手機,對數碼愛好者是多大的魅惑,它就像是稚童所追逐的夏天陽光下的泡沫。然而在即將漂浮到手掌定格絢麗的幻想之前,iPhone 12 Pro Max 不請自來將其打破,這讓我最終選擇了最大的機型,也是在那一刻我才清楚自己一直強調的「我是視覺動物」觀點,在本身精神愉悅領域究竟烙下多深的刻印。


我是視覺動物,在一切感官里永遠以討好眼球至上。
這是我在以往文章中表達過無數次的拙見,不追求有多少人和我有一樣的愛好取向,但足以令我在因寄所託的小世界怡然自樂。在熱愛閱讀的年紀,我不止一次因為書籍的封面以及裝幀精美而產生購買慾,即使內容並不合味。隨着年紀的增長興趣逐漸轉移至數碼產品,我對「顏值是第一生產力」也從未懷疑。

那麼,iPhone 12 Pro Max 美嗎?


對於 Pro 系列,首先我要表達僅代表自己的觀點——它美。因為直邊框平屏幕的設計令 iPhone 12 系列的機身上看不到其他任何多餘的線條。如果去除凸出的攝像頭,它們簡潔地就像一塊乾淨的白板,把這塊白板用玻璃覆蓋前後,高亮的不鏽鋼包裹側面,令白板延伸出 7.4mm 的厚度,這個厚度,單論厚度薄不切手厚不撐手,這些周身鋪上的材料賦予了白板深邃與耀目質感,而屬於上帝的曲線,在這裡僅是輔助直線浪漫地塑形,最終形態再以完美弧度的圓角矩形呈現。這樣「方圓規矩、精緻簡潔」的 iPhone 12 Pro 系列,至少已經俘獲我所有目光。這是 iPhone 12 Pro Max 討好我眼球的第一點——外觀以及材質營造的視覺美感。

至於相同皮囊下為何不選擇 iPhone 12 Pro,則要回到 iPhone 12 Pro Max 這個最為人詬病的缺點上——「大」。需要說在前面的話是,我不會企圖詭辯更大的 iPhone 12 Pro Max 擁有更好的手感,這一點絕對是 iPhone 12 Pro 完勝(雖然相比前代也不咋地)。我們總結前面已經討論過的對於手掌,大尺寸給 iPhone 12 Pro Max 帶來的是:


  • 明顯撐手的糟糕握持感
  • 小拇指壓力山大的重量
  • 基本告別的單手操作

但唯一一個優點是遊戲玩家的福音——大屏的操作給手腕壓力會相應緩解,同時也不會像 iPad 那般的大超過手掌操控的舒適度。因為小屏需要維持更加收縮的畸形手腕姿勢,這會讓你逐漸感到肌肉異常難以操作,長時間甚至可能造成損傷。這是我在 5.8 英寸 iPhone 11 Pro 上經歷過的切膚之痛,曾經我因為腕關節不適而產生操作變形但依然不得不將線帶到底的執拗依然歷歷在目,這可能是一個敬業的上單,但絕不是一個效仿的對象,身體理應重於遊戲。所以對我來說,5.8 英寸已有隔閡,碰巧我也有機會嘗試一段時間 iPhone 12 Pro,結論是 6.1 英寸也並非長久之計,因為也考慮到自身當前對於「冷暉之槍馬超」的痴迷熱情,以及知名 MOBA 手游版的即將到來。事情開始從這裡發生轉機,對於我這種不敢說極度卻也算熱衷手游的玩家,iPhone 12 Pro Max 開始彎道超車。


而猶如充氮將 iPhone 12 Pro 瞬間甩圈的是——


iPhone 12 Pro Max 的「大」帶來的沉浸視覺。


這是討好我眼球的第二點,正巧我喜歡拿手機做三件事:玩遊戲,看視頻,刷微博。

我如果喜歡一款遊戲,那麼在玩的過程中我希望的是,能夠和遊戲中的不管是場景還是人物都最好能夠做到「無斷層的代入」。什麼意思呢,就比如在角色扮演遊戲中,如果能夠做到讓玩家感覺自己就是那個虛擬世界中的主角,而不是一邊做任務一邊真實地感到自己正在搓手柄敲鍵盤、正在控制屏幕中的小人,這種虛擬與現實的斷層感越薄弱,遊戲的成功性越高。當然這種代入感取決於兩個方面

  • 遊戲本身質量(包括劇情、場景、交互等)
  • 玩家設備輔助(包括顯示器、耳機、手柄等)

從這兩點看我似乎能夠理解為何手游會成為某些鄙視鏈的底層,因為和主機甚至 PC 比起來,用手機玩遊戲就像是兒戲一般。事實上不同的產品形態下玩家處於的意識維度也並不相同,但在給予玩家精神表達上並不應該被分個高下,這是題外話。

除去遊戲質量,沉浸於一個虛擬世界的體驗,首先建立在視覺上。在這個方寸之間的手機上,最直接最關鍵關乎代入感的,就是屏幕與眼睛的斷層關係。以《王者榮耀》為例,在遊戲中我們控制的英雄都是處於屏幕中間的,我們視線的焦點也是聚焦於英雄本身,那麼從英雄本身開始往周圍擴散,視線會慢慢由實到虛,這跟相機定焦是一樣簡單的道理,假如把這個由實到虛的過程動態化,以視線為移動體,那麼它移動到手機屏幕邊緣(可認為是黑邊)需要多久。


這裡有一個前提是,我們玩遊戲的過程中手機屏幕與眼球的距離一般不變。顯而易見,尺寸更大的 iPhone 12 Pro Max 需要的時間更久,意味着眼球聚焦與屏幕黑邊之間的虛化區域更大,視線更難到達邊緣,這就是視覺上的沉浸,小尺寸的手機在視線內如果直接收到黑邊的干擾信息,就更難產生玩家與遊戲主體的代入,這就是屏幕與眼睛的斷層關係。

這是我從一個手遊玩家的角度,選擇 iPhone 12 Pro Max 的原因,放在視頻播放上也是同樣的的道理,6.7 英寸的屏幕充斥着可視區域,目光需要花更多微秒的時間從這頭到那頭,所以你多餘精力都放在其中間的內容,更何況 iPhone 12 Pro Max 的屏幕本身素質,就是「不是針對誰」的體驗。


我一直想探討尺寸對於「眼」和「手」感官體驗的利弊權衡關係。


即使是在 iPhone 12 Pro Max 上,「觀感」與「手感」同樣是相愛相殺的。吸睛高級的不鏽鋼邊框不可避免地帶來指紋沾染,握持生硬的直板造型卻令審美如我的人心曠神怡,又或者在其他人眼中,其實這兩者都很糟糕,而倘若你也尋求兩者折中方案,Apple 這不是今年提供了多個選項嗎。這也是產品的魅力之一,有所期待有所遺憾,只能說在既定存在的當下,它適逢其會地打動了你某一個點,而讓你奮不顧身忍受其他缺點。

在功能機時代,「尺寸」與「屏幕」兩者並不具備非常強烈的連帶關係,甚至屏幕其本身的形態都是各種奇思妙想,那時候的大屏並不是今日的大屏。在智能機非全面屏時代,我推崇 5.1 英寸,到了全面屏的誕生,6.1 英寸也一度成為令我着迷的奢侈,結果是它真正出現在眼前時,我卻對「定不負它」食了言。當然人的感覺也很容易隨着時間改變,手感還是觀感從不敢分勝負,或許今天我抱着 6.7 英寸沾沾自喜,亦或許下一個階段我會不堪忍受,拇指負重日益增加的累贅。

我現在依然很喜歡拿着 iPhone 12 Pro Max 把玩,也依然覺得它很大。喜歡用它廝殺在王者峽谷里,也沉浸在杜比視效的愛奇藝,到這裡為止它都證明了自己,只是有時候望着黑屏的安靜,我會想想 6.3 英寸的它又是什麼樣子……


文章圖片拍攝:@羅萊爾特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iPhone 遊戲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