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分」的新加坡, 「不拼單」的AI 造城記

生存條件最為惡劣的國家之一,新加坡當有姓名。

土地不夠、資源不足,糧食、淡水等基本生存物資都依賴進口,經濟依賴轉口貿易和金融,地處馬六甲海峽,處於國際政治爭奪旋渦。

近日,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髮展學院發佈了《2020年智慧城市指數報告》,新加坡被評為全球「最智慧」城市之一,新加坡已連續多年在全球智慧城市排名中位居榜首或前列。

這樣一個原生基礎極度貧瘠的彈丸小國,建國55年來不僅把自己打造成花園城市,甚至沖頂全球最安全、最智慧國家矩陣。

新加坡,怎麼做到的?

謀事

建國之初,積貧羸弱的新加坡懂得充分利用自己的地緣優勢。

海上咽喉要道馬六甲海峽原本由印尼、馬來、泰國和新加坡共同管理,新加坡面積最小,經營卻最為成功。

皆因新加坡法律法規健全,停泊費不高,貨物進出不收稅,補給實惠方便,安全,服務好,辦事效率高等等因素,使其出其不意地一躍成為世界最大港口之一。

其港口流量囊括了全球近50%的原油和世界五分之一的貨輪運輸,集裝箱吞吐量全球第二。

轉口貿易也因此興起,國際物流、信息流、資金流都需在此交匯、中轉、集散。又因為所處時區的天然優勢,使其很好的彌補了倫敦、紐約金融交易時段的空缺。

1968年以來,新加坡不斷在稅收、外匯、資金流動等金融政策上採取刺激措施,金融服務業迅速崛起,又成為世界四大金融中心之一。

積累財富的同時,新加坡也在積極打造軟實力。

自1980年開始,新加坡先後提出了「國家電腦化計劃」、「國家IT計劃」、「IT2000-智慧島計劃」、「信息通信21世紀計劃」、「國家科技計劃」等國家方針,推廣電腦化應用,普及信息技術。

在這期間,新加坡實現了電腦化,在行政和技術層面上解決城市信息互聯互通和數據共享的問題,逐步將信息共享從政府擴展到全社會。

新加坡經濟坐上了火箭,躋身發達國家隊伍,一時間,「亞洲四小龍」的名號響徹太平洋。

而後,當人工智能來襲,刻在基因中的前進號角讓迫使其快馬加鞭,以智慧國為目標打造新加坡。

新加坡是全世界最早推行「政府信息化」的國家之一, 在服務深度上位居世界第一,同時也是最早推行智慧化的國家之一。

新加坡從國家戰略布局、政策、資金投入、頂層設計四個層面重倉。戰略確定方向,政策保證背書,資金提供底氣,頂層設計規劃具體執行。

新加坡智慧國理念的核心可以用三個C概括:連接(Connect)、收集(Collect)和理解(Comprehend)。

「連接」的目標是提供一個安全、高速、經濟且具有擴展性的全國通訊基礎設施;

「收集」則是通過遍布全國的傳感器網絡獲取更理想的實時數據;

「理解」是通過收集來的數據—尤其是實時數據—建立面向公眾的有效共享機制,通過對數據進行分析,以更好地預測民眾的需求、提供更好的服務。

2006年,新加坡啟動了十年計劃「智慧國2015」。

在公共安全、交通、社區等眾多領域推進信息化和智能化,並在2013年提前完成計劃。當年的IT產業產值達148.1億新元,年增長率高達44.6%。

取得階段性成果后,2014年新加坡的「智慧國家2025」計劃將智慧城市戰略升級,向世界上首個智慧國家進發。

值得一提的是,公共安全領域,新加坡建設了全島統一的城市級公共安全信息平台,視頻系統全島聯網實現網絡融合、信息交互、數據共享、功能協同等。

其中,覆蓋超400萬人的智慧政務系統,將讓新加坡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在其國民身份計劃中使用面部驗證的國家,民眾無需身份證,只需刷臉就能享受政府部門提供的服務。

這項技術目前正在全國範圍內推廣。新加坡主管部門表示,只要滿足要求,這種技術將會提供給任何想要它的企業。

在細分領域,新加坡還將打造智慧街燈,有意利用現有的10萬盞路燈,建設涵蓋全國的傳感器網絡,在燈桿上裝置傳感器,收集音量、氣溫、濕度、降雨量、水位和水流等數據。

除此之外,新加坡還計劃為這些路燈柱配備面部識別傳感器,以提高新加坡街道的安全性。

新加坡國家研究基金會的五年基金下,總計9億新幣用於人工智能、機械人技術和超級計算機的研究與開發,該研究將持續到2021年。

而以上這些,還只是新加坡人工智能投入的冰山一角。

謀士

事由士成,永遠不要低估人才的力量。

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戰國時期魏國流落各地的士大夫們,用自己的謀略與才智,幾乎主宰了整個戰國時代。

回到人工智能層面,如果說資金投入與政策保證AI基本面,那麼人纔則決定AI水平和潛力。

新加坡的AI人才培養戰略自下而上、由點及面,從少兒到高中到科研,從通用人才到專用人才面面俱到。

基礎教育上,他們全面推動少兒編程教育,將編程納入中小學正規課程,從小培養學生抽象邏輯思維、創新等能力。

科技公司Landing AI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吳恩達認為,新加坡的教育系統讓國人擁有很強的數學和科學能力,讓新加坡具備打造人工智能生態系統的穩固基礎。

國際經合組織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有「教育界的世界盃」之稱,在其國際數學和科學評測趨勢測試中,新加坡常年排名第一。

在高級人才上,新加坡不惜千金買「姚巍」之繁華,2017年,推出「國家人工智能核心」(AI.SG)計劃,在未來5年投資1.5億新幣。

AI.SG 計劃將教授約10000名從高中生到在職成人基本機器學習。政府希望,新加坡人能夠使用AI通用技術參與未來的AI驅動型經濟。

在專用人才上,除了獎學金培養人才,也積極為人才打造上下求索、一展拳腳的AI實驗室。

新加坡國立大學正在將現有的互動和數字媒體研究所轉型為智能系統研究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4月也宣布,將成立新的數據科學和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巧借外力是新加坡的傳統,人才培養上也敞開懷抱與世界著名科技企業合作。

阿里就在新加坡與南洋理工大學開設了中國以外的第一家聯合AI研究所,Salesforce則在新加坡開設了其帕洛阿爾托研發中心之外的首家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除了本國培養,新加坡也廣泛吸引國際人才。據《新加坡R&D國家調查》顯示,該國外籍科學家和工程師佔總人數的比重約為29%。

在一以貫之的人才培養下,新加坡的AI界彬彬濟濟。Element AI《2019年全球AI人才報告》調查顯示,新加坡AI人才領先於大多數國家,每10萬人就有5位AI會議作者。

譬如新加坡工程院院士、依圖科技CTO顏水成,他同時也是IEEE Fellow、IAPR Fellow、ACM傑出科學家。

顏水成2008年加入新加坡國立大學后,帶領團隊發表了近 500 篇文章,引用量超過4萬次。另外,顏水成團隊還取得過計算機視覺競賽PASCAL VOC和ImageNet7次冠軍或提名獎,並逐漸成為NUS的機器學習和計算視覺領軍人物。

顏水成的一位得意門生馮佳時也不得不提,他目前擔任NUS機器學習與視覺實驗室負責人。

馮佳時曾獲ICCV』2015  TASK-CV最佳論文獎等國際獎項,還擔任ICMR 2017技術委員會主席。其已在計算機視覺、機器學習領域發表論文60餘篇。

再譬如,阿里AI Labs首席科學家王剛、 AI Labs計算機視覺首席科學家譚平、優必選人工智能首席科學家陶大程等人都有着深厚的新加坡學術背景。

Element AI的此份報告中還顯示,全球女性AI人才不足,但新加坡以23%的比例位居世界第二。

其中包括澎思科技首席科學家、澎思新加坡研究院院長申省梅。作為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領域少有的華人女性科學家,她曾任新加坡松下研究院副院長,累計專利300餘項。在基於深度學習的人臉識別、行人檢測、Re-ID、智能機械人等等領域均取得了世界頂級成果。

顏水成、馮佳時、王剛、譚平、陶大程、申省梅等人之外,目前新加坡已有近20萬名信息技術人才,且數量每年都穩中有升。

謀式

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產業資金投入大、研發周期長、見效慢,新加坡完全可以用更少的金錢從中國等國購入性價比高、技術強的產品和服務,但新加坡依然籌謀幾十年,不遺餘力死磕AI。

這是新加坡的無奈之舉,也是狼子之心。

正如前文所述,新加坡的底子薄,條件差。國狹人稠,生存物資匱乏之甚從新加坡人當初自嘲的「只有空氣能自給足」中可見一斑。

土地和自然資源的缺乏導致經濟結構失衡,三大核心產業金融、轉口貿易和旅遊,都是世界經濟的晴雨表。國際形勢惡化、世界經濟下行,以及一場疫情,都能威脅到新加坡命門。

引起為傲的金融中心和新加坡港,不足以給予新加坡安全感。

政治上,福也馬六甲,禍也馬六甲。獨特地緣環境,使這片窄窄的海峽成為了美國、日本、中國、印度以及俄羅斯等大國的利益交織點,多重勢力的交疊,使新加坡面臨巨大的政治壓力。

新加坡在一隻華麗但並不堅固、安穩的船上,船毀人亡的風險讓新加坡惶惶不安。

新加坡深知自己比丘之身無力正面對抗大國,如果不尋得傍身之技,新加坡可能將是一顆隨時可被遺棄的棋子。

先天不足的新加坡從來都明白,無限爆發力的科技是唯一的出路。

憂慮、進取新加坡人並沒有被一眾壓身之難打退,甚至,擁有無限爆發力、不受原生條件桎梏的AI讓它有了更大的野心。

對於經歷過經濟騰飛的新加坡而言,"亞洲四小龍」顯然已經安頓不下它跳動的心,全球第一個「智慧國家」才是它預想中的牛頓之果。

科爾尼公司預測,到2030年,AI將為新加坡經濟帶來1100億美元,相當於新加坡2030年GDP的18%。

除了給本國帶來的直接利益,新加坡更想通過第一個智慧國家獨創「新加坡模式」,引領世界,從而獲得空前的財富、地位和安身立命之所。

打通雲邊端,布滿全國每個角落的傳感器,為新加坡織成一張智能之網,源源不斷地獲取實時數據,雲端實時分析數據,預測民眾需求,將更好、更智能的服務輸送到安防、交通、醫療等等領域。屆時,新加坡將成為一個高效智能的機器。

一旦新加坡的智慧國成功,千金買賦者將紛至沓來,複製到全球的新加坡範式,將為其帶來不可估量的利益。

新加坡憑什麼安頓它的野心?

第一個吃螃蟹,敢不敢是一回事,能不能是另一回事,逆襲的新加坡,再次讓自己拿到了號碼牌。

AI的前提是資金的比拼,一個窮國永遠成不了AI大國。過去幾十年,新加坡已經利用地緣優勢逆風翻盤,手握經濟資本。

大規模的資金投入能決定一個城市或產業的下限,但無法決定其上限,成就新加坡未來的,首先是地緣優勢,更是新加坡一次次變劣為優,轉危為安。

國家狹小這一被詬病的原始條件,卻成為新加坡發展AI和智慧國家的王牌。

正因國小,智慧城市的高效利用一切資源、最大限度發揮資源效能命題,也正是新加坡的核心訴求。智慧國家,新加坡來得比任何人都迫切。

正因國小,新加坡可以以靈活的身段在各個細分領域砥志研思,隨時隨地試錯,更小的沉沒成本讓其不為試錯代價所累,這一點,就已經讓難轉身的大國望塵莫及。

正因國小,其體量是智慧城市的最佳樣本,但作為一個國家,新加坡可以全權主導、統籌決策,以舉國之力重倉AI。而其他隸屬於國家的城市,都有國家羈絆,也不可能獨佔所有資源。

落地、實踐,這個人工智能發展最需要的東西,在新加坡,可以俯拾即是。

除了別國無法比擬的客觀優勢,新加坡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佔據主觀優勢。

李光耀曾評價自己,無論「硬件」(由先天決定)多麼好,沒有「軟件」(靠後天培養),「硬件」也不會有多大的用武之地。事實上,於人、於國皆如此。

新加坡後天打造的軟實力,都在為人工智能鋪就花路。

世界銀行發佈的《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新加坡的營商便利性在全球排名第二。優越的營商環境,能吸引各個領域和整個產業鏈AI公司,從而更容易打造一個AI生態王國。

新加坡的稅收制度給予科技公司優厚待遇,比如政府對技術先進的企業可免徵5-10年的企業所得稅。這不僅優化企業成本,也激勵企業力爭上遊。

知識產權對AI科技企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新加坡,企業可申請和享受全球知識產權保護。尤其是金融科技和人工智能行業,根據新加坡政府的專利優先計劃(簡稱AI2),授予專利的時間最快可達六個月。

科技公司只需埋首創造,新加坡是其成果的堅強後盾。

另外,新加坡嚴格的法律制度,高效、穩定、專業、廉潔的專業的文官集團,都為舉世稱道,這些都為AI發展保駕護航。

小國新加坡,強國新加坡

據《聯合早報》,位元組跳動將以新加坡為戰略據點,未來三年投資十億美元,向亞洲其他地區和全球市場擴張。阿里也擬在Grab投資30億美元。阿里、位元組跳動之後,騰訊宣布將新加坡發展成為它的亞太業務中心。

目前,有7000多家跨過公司的總部設在新加坡。

新加坡穩定的政治環境、低腐敗率和公共機構的公開透明,以及穩健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健全的司法體系,對全球企業、資本與人才都具有極高的吸引力。

新加坡沒有大國幅員遼闊的土地,沒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礦產等等資源,沒有大量廉價的勞動力,不能發展獨立的工業、農業體系,它只能夾縫求生,依靠地緣優勢和身份,以柔軟的身段左右逢源來換取發展空間。

新加坡雖是小國,但有大國尊嚴,這份尊嚴讓他們不甘安守一隅,讓他們從不曾停歇。新加坡國民的秉性也在困境中塑造得更加頑強、創新、進取。

新加坡充分發掘後天「軟件」的效能,獨立五十多年來,人均GDP翻了一百多倍。

以狹小的國土面積和惡劣的條件,把自己從十八線的配角,發展成在一眾大國中擁有姓名的響噹噹人物。

如今無論是經濟、科技、政治還是文化,新加坡的地位都不容忽視。新加坡也許不是大國,但無疑它以有限的先天條件讓自己變成了一個強國。

島國缺乏的安全感,給了他們奮發進取的動力,人工智能、科技的強盛,又反過來給予新加坡人安全感。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髮展學院發表的《2019年世界競爭力年報》,新加坡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

從一個被驅逐的小港口,蛻變成發達國家和世界金融中心,內外兼修、天時地利人和,新加坡的人工智能夢安能不崛起?

新加坡範式的野心,來得理所應當。雷鋒網雷鋒網雷鋒網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腦與科技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