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模式背後:愛奇藝「隨刻」靠什麼打動創作者?

德國人Duke可能沒有想到,自己和中文互聯網產生連接,竟然是因為一檔綜藝節目。

曾在紐約和倫敦學習電影製作的Duke,因為愛好和專業,過去三年曾在YouTube上做reaction(反應)類視頻,內容大都關於K-pop(韓國流行樂),積累了超10萬訂閱粉絲,內容選題多靠自己的興趣,很多時候也少有平台或專業人士提供指導。

這種創作狀態對於一些傾向自由的創作者來說很好,但對於另一些想要獲得更多關注與成長的創作者來說,則可能會面臨瓶頸。

Duke很喜歡韓國女子組合成員Lisa,當他發現Lisa參加了中國偶像選秀節目《青春有你2》的時候,便專門錄製了一期自己觀看《青春有你2》的reaction視頻。正是這期視頻,給他的視頻創作生涯帶來了新的機會——當在YouTube視頻點擊量達到70萬的時候,他收到了來自愛奇藝隨刻運營人員的邀約,邀請他入駐成為隨刻的創作者。

「我覺得應該抓住這個機會。」Duke告訴品玩,一直有想法進入中國市場的他意識到自己的機會來了,《青春有你2》是愛奇藝的原創IP,恰好剛起步的隨刻又十分鼓勵新興創作者,於是Duke很快答應了隨刻的邀約,開始在隨刻以「德國小哥duke杜克」的名字發佈視頻,雙方第一階段的合作便是關於《青春有你2》。

合作收效不錯。到《青春有你2》結束的時候,Duke在隨刻的粉絲數從0迅速增長到了近16萬,超過3年經營的YouTube粉絲數,在隨刻上發佈視頻的累計播放量已超千萬。

「隨刻的運營人員很棒,如果有任何問題或疑問,很快就能得到反饋。」對於和隨刻的合作,Duke表示非常滿意,因為反應類視頻的特殊性,往往和IP關係密不可分,而恰恰愛奇藝能夠提供這樣的條件,「大熱的IP不僅會為我們這些視頻創作者提供高質的內容,還會為我們提供獲得贊助的機會。」

在隨刻,和Duke一樣受益於愛奇藝原創IP內容,並且得到平台快速成長起來的創作者不在少數。上線僅半年的隨刻,也憑藉愛奇藝的獨特資源優勢以及一系列的扶持政策,迅速積累起了一批優質創作者。

爆款IP的想象力

海外創作者Duke的加入也讓隨刻感到了驚喜。除了Duke外,平台也湧入了像vk棒棒雞、 asgirls說變就變、蚊嘰嘰等大量做綜藝、影視二創的優質作者。

愛奇藝高級副總裁葛宏也曾在採訪中提到,最開始不會想到會有德國小哥這樣的海外作者來到隨刻,他說,「但當真正做的時候會發現,我們基於原創IP的短視頻二次創作和消費,以及通過這個原創IP給創作者帶來的賦能,對這些創作者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愛奇藝本身強大的內容生產能力,使得它能夠持續產出原創爆款IP內容。正如愛奇藝很多業務是圍繞影視綜等IP展開,在今年4月正式上線的綜合視頻社區產品隨刻,也在很大程度成為愛奇藝爆款IP的受益者,後者也成為隨刻在激烈市場競爭中的獨特優勢。

爆款IP給隨刻帶來的想象力是巨大的。

背靠愛奇藝帶來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隨刻能讓創作者獲得使用這些原創IP素材的權利,發起基於IP的創作活動、跨界聯動等等。除了像Duke這樣創作反應類視頻,以及更加常見的將影視綜長視頻剪輯成花絮等短視頻上傳,短視頻創作者完全能夠利用隨刻提供的IP便利,掌握機會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比如針對一些綜藝,隨刻會提供諸如「隨刻報道團」的明星直采機會,也會推出像在《青春有你2》收官時的「婧彩倒帶」粉絲創作活動,號召粉絲為愛豆製作視頻,還有一些優秀短視頻作品可以進入綜藝的正片播放環節,擴大創作者在全網的影響力;此外,隨刻也會成為一些節目的選角通道,比如《中國新說唱2020》就在隨刻上進行了雲海選,選手通過在隨刻上傳視頻的方式報名參賽。很多時候,隨刻也會邀請熱播影視及綜藝中的明星入駐,和平台作者、用戶產生更多有趣的互動。

在愛奇藝原創IP的加持下,綜藝、影視娛樂類也自然而然成為隨刻平台的優勢品類。大量的影視綜二創視頻在隨刻湧現,成為構成隨刻內容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

不過,這並不意味着原創IP僅僅只能施惠於影視綜二創類視頻創作者,很多情況下,其他品類與原創IP的聯動反而更能收穫意想不到的效果。

比如同樣是在《青春有你2》期間,在隨刻的促成下,開箱類視頻創作者「無聊的開箱」就和節目訓練生聯合創作了一期開箱內容;同樣地,在最近《中國新說唱2020》的熱播期間,隨刻也邀請到比比老師、薛凝藍、超級小朱Super_pig和李食鍋等非影視綜二創類視頻創作者參與了通過說唱推薦美食的活動,均獲得了不錯反響。

隨刻百科創作者「我是EyeOpener」向品玩表達了他對類似活動的支持。「背靠愛奇藝獨家自製IP的優勢,隨刻經常會發起針對熱點IP的百科向徵集活動,比如《迷霧劇場》衍生的 『迷霧奇案季-看迷霧說奇案』徵集活動,《古董局中局2》衍生的 『花式追劇《古董局中局2》人人爭當鑒寶大神』徵集活動等等,」他說,「都為我們創作者提供了更多的創作空間。」

葛宏也曾提到:「通過這些原創IP的二次創作,我們可以讓創作者充分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做一些他們之前可能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也能讓很多創作者用一個新的角度去認識他們的作品。」 這些,也都是隨刻區別於其他平台的獨特所在。

中腰部、新興創作者「恣意生長」

很多時候,原創IP更多是為創作者提供了一種創作土壤,但光有土壤還不足夠,還需要平台方發揮更多作用,幫助創作者去更好地耕耘。

「隨刻是一個嶄新的平台,可以讓剛起步的自媒體作者相對公平地競爭,並沒有像其他平台流量大多數傾向於老作者。」隨刻平台上的主攻動漫二次元、玩具手辦的開箱類作者薛凝藍告訴品玩。在獨家簽約隨刻前,他曾在其他平台創作視頻,但薛凝藍明顯感受到隨刻更加重視他的作品和創作能力,出於上述原因,他隨後選擇成為隨刻的簽約作者,在短短三個月內積累起了超30萬平台粉絲。

薛凝藍所說的,也正是隨刻能夠吸引眾多創作者的另一項優勢所在——在引入頭部作者外,也在發力扶持中腰部、新興創作者,讓他們得以快速成長,成為隨刻的原生力量。不同於其他平台僅爭搶頭部創作者的策略,目前的隨刻更傾向於建立起一個完善的、從新興創作者到中腰部,再到頭部創作者的扶持策略。

為此,隨刻推出了「喜雨計劃」(針對原創視頻內容)、「新葉計劃」(針對原創新銳作者)及「海外內容引入計劃」(為擁有優質海外內容的MCN機構、作者提供高額流量、百萬補貼、榜單激勵等支持)在內的針對所有創作者的長期扶持計劃,以及如百萬開箱計劃(針對開箱類作者)和奇知創享官招募計劃(針對百科類作者)等面向特殊品類作者的長期扶持計劃。與此同時,隨刻也會邀請到優質的作者一起定製出品爆款內容,發起創作徵集、寵粉活動等等。

對於創作者來說,這些扶持動作的意義,不僅僅體現在實際的曝光與支持上,更多還在於隨刻展現出了對於創作者的重視。

薛凝藍告訴品玩,在隨刻的支持下,從事全職視頻創作的他得以堅持,前者也給予了他很大的創作自由,使他得以「不斷嘗試新的風格和垂類的創作」。

Duke也用「開明」來形容隨刻的運營人員,「在一開始我們還沒有粉絲和影響力的時候就開始鼓勵挖掘我們,給予了我們很多的支持和幫助。」他擅長的反應類視頻,往往需要緊抓熱點,在這方面隨刻運營人員給了他很多切實的幫助,「給我們節省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去找內容,讓我們能更好地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到內容產出中。」

對於百科創作者「我是EyeOpener」來說,類似的體會某種程度也更加深刻。原本就是視頻專業並有多年相關工作經歷的他形容隨刻的運營人員「非常專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兩次經歷,一次是創作《SCP基金會是真的嗎?》的選題過程——這原本不是他看到的領域,而是運營人員的建議,視頻發佈后最終在隨刻獲得了超百萬的播放量,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成績,這次經歷也讓他學到了「應該多回歸用戶思維,考慮和了解用戶想看什麼樣的內容」。

另一次經歷則是在節能宣傳周與另一名隨刻美食類創作者「法國人安鬧鬧」的聯動,在隨刻的牽線和歐盟的支持下,兩人共同創作了一期有關「節能減排宣傳」的公益內容。「任何一個垂類創作者,都要想方設法與不斷加速的觀眾審美疲勞做對抗,」EyeOpener告訴品玩,與安鬧鬧的合作讓他看到了自己在內容創作選題和形式上的更多可能,「能夠在隨刻上發佈獨家定製內容這件事本身對我和我現在的團隊來說都是一種非常大的激勵,這是對我們創作能力的一種直觀肯定。」

美食開箱創作者「小食神叨叨」也向品玩提到,從視頻創作的主題到各種活動的參與,再到視頻發佈之後的流量扶持等,能感受到隨刻在全方位地幫助作者創作。比如每個月都會有寵粉活動,平台會提供創作方向、獎品支持等,是有趣又很有效的活動。目前,「小食神叨叨」已經在隨刻產出了很多過百萬的爆款視頻,其中一期「開珍珠」的視頻在平台已經有超過300萬的播放量。同樣,還有開箱創作者「小文哥吃啊吃」,在加入隨刻的扶持計劃前,他的日均漲粉為11個,在加入計劃後日均漲粉提升了近113倍;遊戲創作者「二狗子玩遊戲」在加入扶持計劃前,粉絲數為73萬,在隨刻的扶持幫扶后,他的累計粉絲已接近140萬,提升了約92%。

可以看到,在隨刻的扶持體系下,大批中腰部、新興創作者開始選擇在隨刻這片興趣社區土壤「生根發芽」。

「我們發現,很多新興創作者關心的並不是創作第一天能掙多少錢,而是在這個體系里能不能成長起來。」葛宏此前曾提到,「我們的指導更多是讓作者更高效地找到喜歡、追隨他們的粉絲,告訴他們什麼作品可能更符合用戶的喜好。對於他們來說,創作的作品有粉絲分享、觀看,是一個非常正面的反饋。」

讓創作者不再為「變現」焦慮

儘管對於一些創作者來說,收入暫時不是最重要的,但如果想要長期從事視頻創作,擁有穩定的收入是絕對的必要條件。

EyeOpener向品玩回憶,在2016年開始創業的很長一段時間,他和團隊做短視頻都是入不敷出的,早期只有單一且非常有限的流量分成作為變現渠道,加上沒有足夠的資源接觸投融資機會,因此只能靠給一些企業做宣傳片、晚會特效片等純製作上的收益來反哺在自由賬號短視頻創作上的人力支出。

隨刻對EyeOpener的另一個吸引力在於,它能為創作者提供更加多元的變現渠道,並且在他和團隊看來,「我們已經很滿意了。」

如何為創作者帶來多樣化商業變現也幾乎是隨刻從上線開始就在同步思考的事。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葛宏提到:「創作者做視頻要花費大量時間和成本,我們必須要讓創作者有穩定的收入,才能讓創作者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目前,隨刻已經形成了包括平台簽約、廣告分成、激勵計劃、廣告接單、直播打賞及電商帶貨在內的多種變現方式。同時在一些具體的激勵機制上,也有如粉絲觀看收益比非粉絲觀看收益多,原創視頻收益是比非原創視頻收益多等等,此外,隨刻也首創了以「視頻有效播放時長」為關鍵指標的信息流分成策略,意味着優質內容的創作者可以獲得更高收入。

對於隨刻優質創作者,平台也推出了更多針對性的專項激勵計劃,幫助創作者提高商業變現能力和全網影響力。例如,隨刻會針對創作者聯合定製獨家創作內容,通過全方位曝光,打造爆款內容。創作者 「我是E噔」結合《中國新說唱2020》獨家推出的「素人挑戰一天內錄製說唱歌曲」,一經發佈就達到了破百萬的成績。對於隨刻創作者來說,他們只需專註好內容創作,多元的變現體系足以讓優質作品得到可觀的收益回報。

目前,活躍在隨刻上的創作者已經超過300萬,大量的頭部、中腰部、新興創作者開始湧入,Duke小哥、薛凝藍等等這些帶着隨刻標籤成長起來的創作者也在加速出圈,讓我們看到了隨刻「YouTube模式」的可期值。在當下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隨刻正按照自己的節奏,做出正確的選擇。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網絡與創業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