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玩如此火爆,如何才能再下一城?

將於月底開啟的北京潮流造物博覽會

從來沒有這麼一刻,潮流玩具會以如此迅速的方式融入中國主流年輕人的生活。從90年代發源於香港與日本,到05年內地開始出現潮玩工作室與獨立設計師,到19年大大小小潮玩展的相繼舉辦,潮玩這一原先小眾的趣味消費品,正越來越多的被年輕人所喜愛與追捧。

在這一現象的背後,小眾硬核玩家越發追求限定品與新品,而大眾「泛二次元」用戶則開始熱衷於入門級的盲盒,隨着越來越多的用戶、廠商、平台、資本的進入,潮玩行業如何才能吸引到更多更廣泛的用戶?將於11月29日開幕的北京國際潮玩造物博覽會,或許能從另一個角度給我們一些答案。

潮玩有多火?用戶規模、營收同比擴大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在中國包括潮流玩具等在內的「二次元」核心用戶,已從2014年的4984萬人上升至2018年的13600萬人。而某家潮玩頭部企業的凈利潤,僅在2018年上半年就達到了2109.85萬元,相比2017年上半年增長高達1405.29%。隨後大大小小的潮玩展開始相繼舉辦,優先入場、夜排也逐漸成為潮玩展會常見景象,展會上知名潮玩品牌的新品和限定品火速售罄的現象,也進一步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吸引更多的潮玩粉絲、炒家、看客、廠商與資本進入其中。

喜歡潮玩的群體在不斷擴大

限時限量 小眾硬核玩家的心頭好

在整個潮流玩具的領域中,最資深的莫過於小批量硬核潮玩作品,它們多以工作室和獨立設計師的方式出現,作品通過社交平台或各類展會限量、限時發佈,導致炒客與黃牛在這一領域十分活躍。喜歡這類作品的用戶以年輕玩家為主,經濟條件較為優越,對各類型硬核潮玩有着強烈的認同感與喜好。不過隨着作品的批量化生產、品控與稀缺性的下降,以及用戶年齡增長、喜好改變,硬核潮玩市場的規模與受眾範圍並未急速增長,各類「新奇特」的潮玩作品也依舊是小眾玩家的心頭好。

清河聯合擦主席在北京國際潮玩造物博覽會上展示的全新潮玩系列——明日深淵

稀有與交換 大眾用戶的社交魔盒

與小眾硬核潮玩作品相對應的,盲盒這種瞄準「泛二次元」年輕女性用戶的量產大眾潮玩產品,則多選用可愛、好玩的題材,具有統一的尺寸、包裝及價格標準。相對低廉的價格、產品的系列化與隱藏款的抽取方式,將盲盒類潮流玩具徹底推向了大眾用戶。抽中稀有款式並收集整個盲盒系列,較高的收集難度使盲盒在「收集癖們」的強烈推動下,不僅稀有款的收藏性與二次出售價格急速上升,也使其成為了一種全新的社交方式——在社交圈裡交流愛好、在線開盒、展示收藏,通過二手平台出售或交換玩具,甚至是相約線下交流,種種行為使盲盒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喜愛。

多蘿西將在北京國際潮玩造物博覽會首發新品盲盒

前景廣闊 外國潮玩看重中國市場

在各類產品、用戶、流行風潮與資本的助推下,處於萌芽期階段的潮玩市場,從未像今天一樣如此迅速的發展。面對着站在風口的中國潮玩市場,和用戶日益增長的消費力,日本、韓國、泰國等亞洲國家的潮玩設計師和廠商,也開始通過各種途徑來進行試水。以將於11月29日開幕的北京國際潮玩造物博覽會為例,在韓國頗具人氣的uomini、韓國潮流解剖玩偶ANATOY、Chewyhams、日本INS網紅的螃蟹筆架、來自泰國的BLUSHING OWL STUDIO……已經有越來越多國際上的優質潮玩企業看重中國市場,他們的產品關注度也在逐步提升。

如何進一步 融合發展或為下一方向

潮玩這個小眾市場正在日益壯大,目前硬核用戶的小眾傾向,以及女性用戶的喜好變化,都使得潮玩行業整體爆發性的機會較小。而隨着消費屬性的增強、消費觀念的變化、市場發展趨勢以及國際上同類企業的發展方向,有業內人士認為,IP授權玩具、以及同動漫、遊戲、文創的結合,或許是未來潮玩行業的一個發展方向。其實從今年開始,CAWAE、北京國際潮玩造物博覽會等線下潮玩展,以及天貓旗艦店CJOY、二次元次v殿等線上平台,就已針對喜愛IP衍生品、動漫遊戲、文創愛好者等客群,推出了一系列更符合大眾口味的潮玩產品,在維度更大的年輕群體中取得了細分賽道的領先優勢,這或許預示着,融合動漫、遊戲、影視、文創的細分賽道,或許是潮玩行業的下一個發展方向。

即將展出的《東京喰種》手辦,嘗試將動漫與潮玩進行融合

從硬核潮玩到大眾盲盒,從原創設計到融合發展,潮玩這個未來存在巨大商機的市場,一切才剛剛起步——當前火爆的潮玩產品與商業化運營模式究竟能走多遠,融合發展能否成為潮玩市場的下一個引爆點與方向,讓我們拭目以待。

鈦媒體送限量福利門票

鈦媒體作為本次北京國際潮玩造物博覽會的合作媒體,將送出20張限量門票,感興趣的用戶可以在文末留言,小編會聯繫您送出福利門票!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電子商貿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