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之前,微軟移動之後:記一台微軟出品的功能機。

芬蘭的白雪,藍色的巨人。千里之外的海風越過遙遠的彼岸,輕撫着彼時國內雛芽般的通信行業,柔和又不失溫婉。

往事如風,逝水流年,伴隨着「多點交互」為賣點的大屏智能手機憑藉往日機海戰術肆意侵吞諾基亞市場時,一系列錯誤的決策往往失足成為千古恨,如今,空留一聲嘆息。

一台由微軟出品的純功能機(RM-1181)擺在我的面前,陽光透過窗子泛照於機身上,投下錯綜複雜的陰影,它無言。殘留在拋光外殼間些許的指紋,斑駁的屏幕上流落的塵埃,熟悉而又陌生的」Microsoft」標示。有些事物頃刻間消失殆盡,有些事物卻亘古不變,藏在機身間徘徊流連的那抹文字,書寫着一個北歐的神話,一個「科技以人為本」的時代,一個」Connecting People」的故事。


(仍然採用「Nokia」標示的BL-4UL電池)

長按那顆熟悉的開機按鍵,一行「創想改變未來」的標示映入眼帘。時光回溯到2014年,彼時鮑爾默引導下的微軟移動部門仍意氣風發,Windows Phone 8.1的免費授權是微軟放下身段的坦誠,《電腦愛好者》等雜誌文章中一系列樂觀估計的文章報道不由得令人心馳神往。

好景不長,隨着納德拉上台後提出「移動為先,云為先」的經營方針,短短一年有餘,微軟轉變了其發展方向,而微軟移動部門在這一時代逐漸式微,大潮落幕,原有諸如」Honjo、Vela、Goldfinger、McLaren」等一系列產品計劃被終止,而「Windows Phone「在迎來曙光后便已日暮西山,直至今年七月正式停止支持。於退潮后無人知曉的灘涂中,我撿起了這部內部型號為RM-1181的工程機。


從一塊硬屏重回 T9 傳統鍵盤,所有的往事復在腦海中重演。那是一種熟悉的感覺,甜蜜而溫潤,成為數字時代之初不可或缺的一種回憶,信手按下幾枚按鍵,回彈清脆,反饋明確,故去的時光彼此間拉近了一步,逝去的昨日彷彿近在眼前。


「我們永遠無法預知未來,是因為我們無法想象雙手能創造出什麼」。

二十四小時循環往複,概覽屏幕中一顆顆細小模擬圖標閃動,原應引用的接口卻早已拋棄了它們,望着這寄託着開發者們厚望的空殼,黍離之悲油然而生。輕擊菜單鍵,樸素純灰壁紙后是如同它的「大哥「Windows Phone」般的九宮格設計,淡藍色極窄間距磁貼昭示着二零一五年Windows 10元年的到來,偉大卻又盲目的微軟公司轉變了原有激進的設計思路,回歸本源,以一種平和的方式潛移默化改變用戶習慣,試圖挽回Windows 8 時代普遍的負面評價。


(「九宮格」式 界面設計)


打開信息欄,不見往日使用這台手機的工程師與夥伴間交談痕迹,只有一則從未發出去的信息跨越了四年光陰,如今與我會面,簡單的「 :-) 」表情符號彷彿蘊藏無限深意,不由得令人展開遐想,回憶起那些被遺忘着的美好。


而人間百態,往往隱藏在細微之間,一顆二百萬像素相機模組,輔以單顆閃光燈,從世紀初延伸至今日,貫徹着一段段故事的始終,銘記着一段段時代的興衰,又觸及了一種種可能的誕生。摩爾定律,讓電子產品的更新換代變為常態,時代在發展,智能手機上的拍照模組不斷進化,而定格着的功能機,卻在悄然間,見證着這個快速發展時代。



設置菜單中,一行「Microsoft賬戶「引人注目,簡單登錄后,彈出的菜單中顯示出OneDrive、通訊錄同步兩則選項,只是機身沒有內建無線局域網功能,猜想使用3G同步數據會不會有些緩慢。


手機產品信息頁內,一片佔位符遮擋住了型號頁面,而那行」China Unicom」運營商標示卻格外顯眼。顯然這台工程機已至運營商協作階段,卻因着未知理由而被取消,如今,安靜的躺在我看得見的地方。



如同多數由諾基亞出品手機一般,這部工程機也繼承了各式鈴聲,諸如「Brimful」這首歡快旋律、「Brikabrak」悠閑小調,更獨有當年Lumia1320廣告背景音樂「Exoplanet」、Lumia535廣告背景音樂「Air Display」,只是不見「Nokia Tune」的蹤影。



而這台工程機終歸是工程機,許多按鈕都只是一列未經應用的Label文字,諸如「主題」「藍牙「」網絡瀏覽器「均無法正常工作,按下確定鍵后除了漫長的空白毫無他物,待機即是關機,重啟即是還原,它的音容永遠定格在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那一天。


在百花齊放的年代,純粹的功能機是剝離了一切特性的工具,蜻蜓點水,簡單實用。在浮躁的社會中沉靜下來,安心於手中的事物,不會為繁雜他事所迷惑,想必這也是「Microsoft Business」曾計劃推出本機的理由。



一台功能機引出一片往事,見證着一個時代。身處當今社會潮流中,創造的同時即是失去,事物由生至息乃至最終的褒貶定論,時間總會告訴我們,人事也非,往日已逝。當我們如恆河沙數般隨波逐流,試圖抓住時代的步伐時,卻發現曾經那些熟悉的事物早已不知不覺消失殆盡,一聲嘆息,往往即是全部。

伴隨着由HMD出品的諾基亞品牌手機在市場中的嶄露頭角,微軟移動,或曾經的老諾基亞團隊,如今已經沒了聲音,似乎已經消亡。而那些「Surface Phone」的傳說,對於「第三系統」的期望,早已化作茫茫煙雨,無疾而終。

獨自佇立於喧鬧的世界之中,總會有一件事物激起那麼一瞬錯覺,彷彿重新歸至那熟悉的時光中,當一切塵埃落定之時,回味昨日,正如回味那一份青澀的初戀,於泛黃相片中思量起那久違的溫婉。但這一切終歸只是遐想,再美好的時光也有消逝之時。

「別在禮服上的玫瑰,閃耀灼眼,卻終會凋零。但是請不要忘記,你和這朵嬌艷的玫瑰,也曾在夜色下歡快地共舞,在燈光下暢快地跳躍。」

——作於10月2日微軟下一個Suface活動發佈會之前。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Microsoft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