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工坊」給你,你來教暴雪做遊戲

「地圖工坊」給你,你來教暴雪做遊戲

本文屬虎嗅「腦洞2019」系列文章,首發於虎嗅年輕內容公眾號「難逃一吸」(ID:huxiu4youth)。「腦洞很大,製造變化」,我們希望呈現當下蘊含在年輕人消費品中的創意洞察,及其反映出的產業和文化現象。


虎嗅年輕內容組出品

作者 | 格林糖


很多玩家一直以來對暴雪又愛又恨。一方面,暴雪的遊戲素質過硬,讓玩家們流連忘返。另一方面,對遊戲的把控,也讓暴雪背負着「教玩家玩遊戲」的「惡名」。


這種狀況正在得到改善,隨着玩家群體的劇增,越來越多非核心玩家,能夠受益於暴雪的許多調整。而暴雪也主動為核心玩家推出一些新功能,使其能夠以自己喜愛的方式參與到遊戲中來——《守望先鋒》的新功能「地圖工坊」便是例子。


今年四月開始上線測試的「地圖工坊」可以讓玩家在不脫離《守望先鋒》遊戲元素的情況下,充分的自定義遊戲玩法,比如就有網友在《守望先鋒》里玩上了「魔獸副本」「自走棋」以及「吃雞」。還有段子笑稱:現在甚至你可以在《守望先鋒》里玩《守望先鋒》!在這個模式里,核心玩家終於有機會實現一直以來的夙願:「教暴雪做遊戲」。


最近虎嗅專訪了「地圖工坊」項目的兩位創始人 Dan Reed 以及 Keith Miron ,他們說,「地圖工坊」已經得到了玩家的接納和喜愛,而在這背後,暴雪公司以及玩家們的支持,都功不可沒。



玩遊戲,玩的是什麼?


我們首要考慮的就是讓玩家能夠享受樂趣。想要體驗遊戲開發者製作的內容的玩家可以遊玩快速遊戲和競技比賽模式,而想要實驗和嘗試新玩法的則可以選擇地圖工坊。——Dan Reed


一般人對遊戲的認知會停留在打開一個程序或者App,然後點擊「開始遊戲」,接着就完成那些設定好的遊戲目標就好。


但一些久經沙場的核心玩家早膩味了遊戲開發者設計的套路,他們期盼把自己的創意加入到遊戲裡面,於是應運而生了「地圖編輯器」,玩家可以自己製作Mod,即遊戲腳本,來規定自己的玩法。


如果說普通玩家玩的是遊戲設計師製造的玩法,許多核心玩家則是在把玩這個遊戲本身。


遊戲開發者很早就發現了玩家這種需求。ID Software 的創始人約翰·卡馬克早年就親自為 Doom 和 Quake 開發了地圖編輯器,鼓勵玩家修改自己的遊戲。後來從 Quake 引擎發展起來的《半條命》系列同樣開放地圖編輯器,並誕生了後來名滿天下的《反恐精英》Mod。在那以後,實際上地圖編輯器已經是遊戲的一部分。


譬如暴雪,在《魔獸世界3》中隨盤附贈了WE編輯器(WorldEditor),由於其功能過於強大,至今仍然是許多有志於遊戲開發的玩家進行開發和學習的好夥伴。


WE編輯器的早期界面


但地圖編輯器同樣會造成一些問題:由於仍然需要相當程度的編程學習,因此開發難度依然比較高。而且因為能夠使用不屬於遊戲本身的圖形和各種元素,迫於玩家編程水平有高低,部分Mod頻出惡性Bug,嚴重影響了玩家的遊戲體驗。並且,從商業角度來說,一些Mod的商業化也會影響到遊戲廠商本身的利益。


《守望先鋒》的「地圖工坊」就並非「地圖編輯器」,而是更類似於「關卡編輯器」,玩家可以基於遊戲本身的元素,創建自己的規則。相比於大部分「地圖編輯器」來說,地圖工坊上手要簡單一些(但依然需要一定的編程基礎),且不會衝擊整個《守望先鋒》的遊戲體驗。


「關卡編輯器」與其說是一個工具,不如說本身就是一種玩法,基於這種玩法甚至能夠單獨出遊戲。譬如任天堂的《馬里奧製造》系列。個中樂趣也很好理解:自己製造的遊戲規則分享給朋友,或者在網上公開,可以瞬間誕生出無數遊玩場景以及人與人的連接,相當於將遊戲製作的工作眾包給了網友,隨着樂趣加倍。


通過拖拽就能完成關卡設計的《馬里奧製造》系列可能是最輕量級的關卡編輯器


可以說地圖工坊的上線,讓《守望先鋒》有了另一種遊戲模式,豐富了玩法,這背後要歸功於兩位程序員的不懈努力。


暴雪的進擊


通常公司每年會給我們一次機會去嘗試開發一些功能的原型,比如地圖工坊之類這樣的,所以我們肯定會充分利用這機會!在這個黑客馬拉松活動期間,遊戲團隊的所有人都可以製作自己想要的任何東西,如果團隊的領袖喜歡我們做的東西,有時就有可能會加入到《守望先鋒》中。——Keith Miron


從2016年開始,Dan Reed 以及 Keith Miron,就在討論製作「地圖工坊」的創意,但當時繁重的開發工作讓他們一直無法落地想法。


此前,Dan Reed 是暴雪的高級遊戲機制工程師,此前他大部分工作時間花費在開發名為Statescript的腳本系統之上,簡單來說這是一個暴雪自有的,面向非程序員(比如說關卡設計師)的可視化遊戲編輯器。這麼聽起來,他後來開發面向玩家的地圖工坊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而 Keith Miron 則是暴雪的高級遊戲邏輯工程師,他曾經開發了 Play of the Game 專利,即每局遊戲中會產生的「全場最佳」機制,會在一場比賽結束之後回放系統判定的本場最精彩鏡頭,而且無論是己方還是對方都會一起看到這個回放——這種看似簡單的功能,背後有複雜的邏輯。


在這兩名經驗豐富的開發者的協同努力下,地圖工坊的開發「出人意料的順利」。但唯一的阻礙依然是時間。直到三年後的2019年,他們才實現了所有功能,並使「地圖工坊」上線。


上線之後,迎來了玩家熱烈的回應:


「PVE常駐有望啊。」

「可以在屁股里吃雞了。」

「趕緊做一個2fort。」


在每個玩家社區,你都可以找到類似的話。一些原本離開了《守望先鋒》玩家,也表示準備回來試試這個新的模式。


Keith Miron 透露,現在整個地圖工坊欣欣向榮。目前地圖工坊中已經有29萬個不重複的遊戲代碼。超過15.2萬名創作者已經在地鐵工坊中打造遊戲。還有464萬名玩家已經玩過地圖工坊。


這個成績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兩人對「地圖工坊」平衡性的努力。在有限的時間裡面,他們要保證新手和老玩家都能從中找到樂趣:


「我們也知道無論是推出什麼新的系統,都必須要讓新手可以上手,所以我們決定使用下拉菜單的方式,玩家可以通過自行實驗來了解相應的功能。我們還想要確保有經驗的玩家可以充分實現他們的想法,所以我們也提供了循環和嵌套值之類的支持功能。」


而在功能上線之後,他們也有非常多新計劃在實施。比如最近他們加了一項新功能,讓玩家可以將地圖工坊的腳本導出為文本格式,讓喜歡用文本的玩家可以用一種不同的方式編輯腳本。再比如向地圖工坊添加更多的腳本示例,用來展示上線的新功能。


我們試圖從兩名開發主創嘴裡套出他們自己最喜歡哪些地圖工坊中的自製玩法,但兩人可能是為了不偏袒腳本開發者,而表示「都很喜歡,我倆也很喜歡看到玩家們製作的內容!他們創造了我們之前完全沒想到的遊戲玩法。」


但顯然,地圖工坊僅僅是從無到有並不是一個終點,作為遊戲的常駐功能,它將持續運營下去。終歸會有一些玩法更流行。暴雪是否會像Bethesda對待Mod那樣,為玩家的自建遊戲規則建立市場乃至收費?而又是否會將流行的自建規則納入天梯乃至OWL(《守望先鋒》聯賽)?


這可能是玩家更關心的事情。



《守望先鋒》的守望


地圖工坊的目標有兩個方面。一是讓內容製作者可以製作他們喜歡的遊戲內容,同時了解一下遊戲的開發過程。二是讓《守望先鋒》的玩家有新的方式去體驗這個不斷變化的遊戲。——Keith Miron


雖然大多數時候,遊戲公司都很樂於看到玩家為自己的遊戲進行二次創作。但有時候二次創作帶來的無序,以及商業利益的損失,也會讓他們大為光火。


2017年6月,GTA系列的母公司Take Two一紙律師函,狀告著名的GTA Mod工具OpenIV,認為許多聯機模式下的作弊Mod是使用OpenIV開發。通俗的說,就是OpenIV被懷疑用來開發外掛。


OpenIV 是一款俄國人開發的軟件,但它仍然受到DMCA(美國數字千年版權法案)的監管


這件事情最後折射出兩個現象:


首先,Mod的不當使用確實會損害遊戲本身,以及玩家利益,尤其是對於聯機遊戲而言。


其次,即使有風險,玩家依然非常熱愛能夠自定義的遊戲模式,因為它提供了大量不同的遊戲體驗。OpenIV事件發生之後,大量玩家在Steam上給GTA系列打差評以表示自己的不滿。最終以Take-Two和OpenIV開發者和解而告終。


可以說如何在可控的風險範圍內,為玩家提供多樣的遊戲體驗,是各個遊戲及廠商的命題。做得好,遊戲可玩性和壽命都倍增;做不好,遊戲很快因為失去平衡而過氣。玩家可以自定義的遊戲模式,Mod或地圖工坊,則成為了這個平衡過程中的重要砝碼。


在採訪中,Dan 和 Keith 對於玩家在《守望先鋒》中的遊戲體驗有一個充滿包容性的預期:「比起其他遊戲模式,有些玩家確實會更喜歡遊玩地圖工坊,這一點其實很棒。《守望先鋒》傑出的一點就是玩家可以選擇自己想玩什麼,而且並不會彼此衝突。玩家可以先玩一會兒競技比賽,然後玩一會兒快速遊戲,最後再玩一會兒地圖工坊作為一晚的收尾。玩家也可以專心遊玩競技比賽。這並沒有什麼對與錯,我們希望玩家用自己的方式享受遊戲。」


在未來,他們也希望地圖工坊有更多拓展空間,比如和OWL(守望先鋒聯賽)的結合:「實際上在守望先鋒聯賽全明星活動的時候,我們討論過推薦一些地圖工坊中出彩的遊戲模式。也許如果地圖工坊中出現目前遊戲模式中那樣需要團隊競技的內容,我們也會考慮推薦。」


也許未來在守望先鋒聯賽中能夠玩到地圖工坊里的關卡


但目前許多想法依然還只能停留在想象之中。畢竟此前,整個地圖工坊的開發目前主要是 Dan 和 Keith 兩個人完成,還有幾位工程師和藝術家提供協助,人手不多。對於我們提出的許多問題,比如說「是否會有『地圖市場』?」也只能遺憾的表示「還沒有計劃,但會考慮。」


好在,自由的盒子已經打開,此後地圖工坊不再只有他們兩人戰鬥,許許多多的玩家會在YouTube或者B站上學習如何使用地圖工坊,然後做出自己的遊戲關卡。他們和他們,都正在為《守望先鋒》的「守望」歷程,賦予更多歡樂和意義。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格林糖 授權 虎嗅網 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6857.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想在手機閱讀更多Android 遊戲資訊?下載【香港矽谷】Android應用
分享到Facebook
技術平台: Nasthon Systems